第34章 满屋子的卧槽

这边,黄雷跟何炯踏入楼内。

打眼望去,两人瞬间就是一愣,整个人都是愣住在原地,脚步没敢动一下。

就怕,就怕你知道吧?

就怕一不小心,碰着磕着这手边的东西,然后赔它一个底朝天,然后内裤都得被扒拉下来。

咽咽口水,何炯战战兢兢的喊道:“卧槽...澈啊,小澈啊,你来...来看看!”

“啊?”韩澈牵着妹妹走来。

“咋啦这是,何老师,进去瞅瞅啊~”

“能进吗?”黄雷苦笑了一声,暗骂道:卧槽~

看着他俩都站在门口,不敢往里面走动一下。

后头的彭彭跟艺星就更不敢动了,但好奇心驱使之下,还是小心翼翼的探头,往楼里面看过去。

与此同时,直播的摄像头也是往里看...

:卧槽,卧槽,卧槽,这是小哥的收藏室吗?

:我看看,我看看,这屋子里面的都是些啥玩意啊?

:全是各种盘盘碟碟杯子之类的玩意,有什么稀奇的吗?黄老师他们咋啦...

:这特么都是古董吧?

:看,那是...十二花神杯吗?

:卧槽...元青花吗?

:开什么玩笑,这些都不是真的吧?

映入眼帘,一排排的博古架,排列有序的横亘在楼内,且博古架之上摆放着一件件物品。

光是能看见的玩意,何炯跟黄雷就特么有点慌...

这些玩意真能在咱们节目组的直播间...嗯,播出以后,老王不会要进去一边听凡凡的大碗宽面,一边踩缝纫机吧?

头皮发麻了一下,两人面面相觑,有种想要逃离这间屋子的想法。

但,韩澈直接在后面推了他们两个一把,“何老师,你们在想什么呢?”

“这里头的东西都是海捞瓷,还有一些更是修复过的瓷器,没伱们想象的那么珍稀。”

“放心好了,东西都是已经跟上面报备过了的,大部分都上交做研究,一小部分则是由我自己收藏,可以放心拍摄。”

“真的?”黄雷顿时眉头一松。

他可是很喜欢古董瓷器,身边更是有不少在这一行的老友们。

要是他们知道这有着满屋子的古董瓷器,还不得直接从京都飞过来,好好观摩一下这些珍稀瓷器不可。

毕竟,就眼前这一尊大罐元青花...绝对妥妥的国宝。

“十二花神杯...”

“缠枝盘...这个酒壶是...”

松了口气的黄雷,开始在博古架周边打量起来,一些东西他能认得出来,可有一些东西他一看就很清楚,以自己这半吊子的水准怕是很难认得清楚。

所以...回头跟韩澈商量一下,找朋友一起来看看成不?

其他人也是小心翼翼的在观赏着,虽然韩澈说不值钱,可这话他们能信吗?

不值钱,那是因为这东西对韩澈来说,就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毕竟都是从大海打捞上来,一分钱没花的货。

可对他们而言,随便一件不小心被打烂的话,少说就是大几百万或是上千万的赔偿,一年辛辛苦苦工作下来,都未必能还的上这一笔债务。

“小澈,这是什么?”何炯眼神一凝。

轻轻捂着鼻子想要走开,这一张还算大的台子上面,居然摆着七八块大小不一的‘石头’。

而且,凑过去仔细一闻的话,还能从这些诡异的‘石头’上面,闻到一股令人有些厌恶的味道。

其他人被吸引过来,盯着这几块‘石头’看了好一阵,也没猜透这玩意到底是个啥?

就有一种感觉...这玩意,是不是没有洗干净啊?

“好像...”子沨妹妹轻轻嗅了一下,古怪道:“这一块有一种木料的香气,闻起来好像有点甘甜...是我的错觉吗?”

看过去...

所有人一愣,七八块‘石头’之中,这一块的品相应该是最好的了。

白白净净的‘石头’,上面密布着一道道宛若年轮般的纹理,认真看的话,就觉得它像是一块蜡状物。

至于其它几块...则是从淡白色到灰黑色都有,没有这块那么的干净好看。

“这玩意...卧槽~”黄雷脑海里闪过一个东西的名字,顿时惊了。

随即,目光看向韩澈这边,略微有些震惊。

这东西,平时可是很难得一见的宝贝,咋感觉在韩澈这里,就跟市场批发的一样?

韩澈扫了一眼,很是随意道:“哦,龙涎香啊...”

“卧槽~”何炯,彭彭跟艺星傻眼了。

扛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差点脚崴一下,直接给自己摔一个大马趴。

三个字一出,所有人都是震惊了,呆呆的张大嘴巴,满目震惊的盯着这七八块‘石头’看去。

龙涎香,世界顶级的香料,同时也是极其昂贵的治病,补益强壮的中药,它的价值不仅在中州昂贵至极,就是在全世界范围也受到无数人的追捧。

据说,某家世界知名的顶级香水公司,他们的几款限定版香水的原料。

就是从龙涎香之中提取,每年都是仅有那么一点点的产量,且是只送人不卖的非卖品。

能拿到手的人,无不是世界上绝对级的权贵。

“能上手吗?”黄雷期待的问着。

“可以,黄老师要喜欢的话,自己挑一块带走吧!”韩澈摆摆手很是随意的说着。

刚伸出手的黄雷顿时一愣..

随即,指指自己,“我,可以带走一块?”

“嗯呐,喜欢就拿去,每年我都能从海上找到几块这玩意,也没什么稀奇的嘛~”韩澈语气很是平淡,就像是在叙说着一件很是平凡普通的事情。

然后,大手一拍的韩澈再次说道:“何老师,彭彭,艺星你们要是喜欢的话,这些你们自己...”

“打住!”何炯猛一抬手。

然后就是剧烈的喘息了一声,嘶声道:“别说,千万别说出来,我怕受不了这个诱惑~”

说着,他还满是幽怨的盯着韩澈看了眼,很是无奈的道:“黄老师,早知道我就不进来了,这回真的是给自己添了堵,又整得自己浑身都难受...”

“我也是~”黄雷更加的幽怨。

“不过能看一看,摸一摸这些个国宝,我也是心满意足了...”

“真不要啊?”韩澈继续问道。

“那以后可别后悔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