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 死亡独栋
  • 莫相催
  • 2464字
  • 2022-05-10 11:09:36

顾之上下观摩着那株植物。

“它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就在前段时间,”女生脸上焦急不减“一开始只是手心很痒,接着就裂开一个口子,也不出血,去医院查了也没查出这是什么,再之后它就开始冒芽长成现在这个样子”

顾之伸手触碰飞舞在空中的白点,触碰瞬间,异样的酥麻感从指间扩散到全身,他立刻就知道这是什么了。

顾之收回手,笑笑说:“不用担心,这个东西过段时间自己就会消失”

“真的吗?”女生松口气紧接着问“要多久呢?”

“这就要看我们什么时候把事情解决了”

顾之接下来用两句话解释了为什么手掌会出现这个东西,用半个小时来解释为什么偏偏是她手掌长出东西。

这个世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重大的事件,靠人类自己是无法解决的。所以每当出现重大事件时,在事件周围会有随机的一个人获得解决事件的关键。

“说明你是天选之人啊”顾之苦口婆心的劝说,以免这姑娘一个激动把手上那东西薅掉

“什么天选之人啊,我就知道,从小到大好事从来都没轮到过我,坏事一件都没把我落下,我怎么这么倒霉催啊···”女孩巴拉巴拉自言自语,丝毫不停顾之说什么

搞得顾之战术后仰和司椋感叹:“这是不就是男女生吵架时女生的状态啊,怎么我说什么都不听啊?”

司椋拍拍女生的肩膀,“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事情,这样你手心上的东西才能消失。”

女生抽泣“我该不会是要去送死吧?”

“哎呦姑奶奶,要送死也是我去啊,哪能轮的到你呀”顾之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的样子让女生根本不敢相信。

司椋朝着女生点头,“放心,他先死”

女生懵懵的,“啊?”

把女生安抚走后,顾之和司椋谈论女生手掌上的东西。

“你知道那是什么了?”司椋开始整理所有发生的案件

顾之打了个哈欠,“当然,她手上长得是生灵枝,那些白点点是新灵,难怪我在赵可可她家看见那么多暗灵”

“暗灵?”

“你可以理解成厉鬼”

“也就是说那个女生要去对抗厉鬼?”司椋挑眉

“呃,”顾之撇撇嘴“就是怕她激动,我才没说”

“我可不想全程享受尖叫”司椋起身合起本子向外走

“你干嘛去?”

“先去解决那些暗灵”

“靠,马上晚上了!”

两人正往出走,迎面跑过来一个中年妇女“救救我孩子,救救他们吧!”

妇女跪在地上嘶吼的哭声引得两人不适,

“我没有办法进到那个大楼里,我的孩子都在里面,小熙?···小熙马上就要被发现了”妇女费力地说话,声音像拖拉机启动一样难以入耳

司椋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偶尔出现个人,哭着喊着救命。他指着一旁的长椅,“坐到那慢慢说吧。”

三人并排坐在长椅上。妇女平复心情,再次开口。

事情发生在多年以前,大楼最开始废弃的真相也掀开一角。

她和丈夫结婚五年多,生活很美满还生了一儿一女,直到她发现她丈夫出轨那一刻,幸福的家庭顷刻崩塌。两人打起离婚官司,但两个孩子最后还是归了她丈夫所有。小三并没有因为妇女的离开而嫁给她的丈夫,而是嫌弃带着两个小孩子决定和她丈夫分手。

丈夫带领着两个孩子住进新租的房子,可好景不长,丈夫被公司辞退,房东也着急让丈夫三人搬出去,最后丈夫受不了自缢而亡,只剩两个孩子,从父亲死亡的那天,两个孩子就被反锁在屋内无法出去,再后来就是两个孩子也接连死亡。

有天妇女外出,遭遇车祸,在濒临死亡之际见到女儿,女儿向她求救,说爸爸和弟弟被坏人控制想要抓住她

“那你怎么才来找我们?”司椋复盘着妇女诉说的故事

“我出车祸之后一直处于脑死亡状态,根本离不开那具身体,我今天刚刚被宣告死亡。”

“你怎么知道要来找我们的”

“市区内就你们一伙风水师”

“哦”

顾之解决的事件不大不小,但一直保持零失败,所以周围的风水师大多都远离他们,觉得他们抢了生意。

顾之听完妇女的讲述,点起一颗烟,吐口烟“你最好说的都是真的”

将妇女安置好后,两人到达大楼门口,四楼玻璃上倒映着的人影瞬间消失。

“咚咚咚”

司椋敲响赵可可家的门,半天没人开门。

“开门,赵可可,是我们”等了好半天门才开

赵可可穿着性感睡衣,睡眼惺忪的看着门口两人,“几点啊,世界毁灭了?”

顾之两人进到屋子开始巡视,“门口的警卫没了你知道吗”

“是吗,不知道啊”赵可可打着哈欠,翻了个大白眼,谁大半夜趴着猫眼看啊

“你们要干嘛啊?”赵可可不耐烦的看着在家里巡视的两个人。

他们没搭理赵可可,赵可可自己烦躁的不行,去倒了杯水喝。

看来看去,两人最后选定在卫生间,赵可可家的卫生间还算大,浴缸什么的一应俱全。

司椋将浴缸放满水,顾之将衣物褪去剩下背心内裤躺了进去,开始念咒

赵可可穿着她性感的睡衣歪头靠在门上,“需要我帮忙嘛?”

正说者,她突然感觉结界似的东西笼罩了周围,呼吸愈发困难。司椋走上前抓住赵可可肩膀,她瞬间如同遇水的鱼大口大口的呼吸。

司椋领着赵可可回到客厅,赵可可刚刚活过来又忍不住腿软坐在地上。

天花板上满是倒挂着的诡异人形,借着外面的光她看清那些东西的脸,惨白而青筋暴涨的人脸,身体像破布似的垂着,细长脖颈以着非人的角度扭曲着,抻着的好似只是一张薄皮扭转起来,但依旧感觉下一秒就会发出咔咔的声音,脸皮下面的血管几乎要爆出来,弯曲过来的头与她直愣愣面对面,两边静静地垂着。

“这,这都是什么啊!”

“暗灵,可理解为厉鬼”司椋推推金丝边的单片眼镜“你负责看他们,得一直看着,不能让他们去打扰我们,不然我们都得死”

“不··不行啊···”赵可可浑身战栗,不停的向后退。让她一直看着这群鬼,还不如把她也变成鬼好受些!

司椋不再理会她,走进卫生间。

顾之已经化作灵体状态,和女生手中植物所散发的乳白色星光一样的颜色,这是人刚刚死后未受污染的新灵状态。

司椋走到浴缸旁,用塑料薄膜覆盖浴缸的表面。突然注意到浴缸后方有一团东西,顾之也注意到了,立马飘到司椋身前挡住。

浴缸后的白团渐渐飘起,定睛一看,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你是谁?”顾之皱起眉头,这栋到处都是暗灵的地方,居然还有新灵的存在。

那个新灵颤颤悠悠开口:“我···我叫小熙”

“你就是小熙”顾之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屋暗灵这么多,原来是她躲在这把暗灵都吸引过来了,幸好有赵可可在,那些暗灵才没有把她抓到。

“你妈妈来找过我们,让我们帮你”司椋安抚小熙

听见她妈妈,本来缩成一团的小熙,舒展了不少

“你们能帮我救回爸爸和弟弟吗?”

“他们怎么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