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死亡独栋
  • 莫相催
  • 1715字
  • 2022-05-09 09:35:35

楼层显示逐渐趋于正常。

顾之两人走出电梯到达十三层,十三层果然有警员把守

“你们是?”门口一个警员把两人拦下

“你们上级找来的风水师”司椋职业假笑,顺手递上名片

警员接过名片,狐疑的看看两人,又看看名片。

“干什么呀这是!赶不走我就断绝我和外界联系吗?”

打开1302门的是个女子,一副狐媚样子,涂着艳丽的红唇,不难看出她是干什么工作的。

刺耳的嗓音穿过众人的耳膜,司椋动动耳朵默不作声,顾之倒是自来熟的进屋内。

走到女子旁边用小拇指掏掏耳朵,“声音太大了”便直径进屋。

司椋对在场的几位点头示意也进到屋内。

“二位,找我是有什么事嘛?”赵可可笑眯眯看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纨绔子弟一个富家公子,长相都是极好,即便是她也不可多见。

顾之没理会她,每个屋子都走了一遍

“那几个人应该是都是他杀的,”

赵可可脸一僵,挑起眉毛,他在放什么屁?

“他进不来,那其他的肯定也进不来,什么原因呢?”顾之扒拉几下头发思考原因

司椋知道顾之的意思,目光看向赵可可

“你这几天可是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吗?我们可以帮忙解决”

“什么呀”赵可可怨气的坐在沙发上“就是来审讯的啊”

司椋再次扬起职业假笑“我们是风水师,受警署委托过来看看”将名片给赵可可放在茶几上

赵可可也不理会,把玩着自己的手指

司椋静默一会,见赵可可不说话,从衣服内侧拿出一张卡“只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这卡里的两万都是你的···”

赵可可故作嗔怒地打断司椋的话,两指捏住银行卡放进胸里“这可要从前两天开始说了,你都不知道我当时都快吓死了!”

当第一个案件发生的当天,赵可可就知道了,但是她这人,只要事不关己她就高高挂起,也没太在意那些事情,所以人命再次发生的时候,她也是全然不顾的住在屋里。

直到前两天傍晚她吃完外卖,开门将外卖放在门口的时候,她抬头突然看见一个警察样子的人,正朝她走来,为什么说“正”呢?因为那个警察一直保持着抬脚要朝她走来的动作,一动不动。

赵可可丝毫不觉得可怕,只觉得尴尬,因为那个警察一直看着自己,带着他那要笑不笑的嘴角,看起来像是抽筋的样子。

“你好?”她试探的打招呼,可那个警察还是保持那个动作,那张抽筋的脸。

赵可可扑哧一声的笑了出来,但又不好太放肆,忍得肩膀轻轻颤抖

笑毕。

赵可可看着警员,食指放在牙齿上咬破,用血在门上写了个“封”,便把门迅速关上了。

刚把门关上,门外就传来咚咚的脚步声,紧接着是歇斯底里的砸门。

“我当时可都吓死了”赵可可绘声绘色的讲,顾之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嘴“之后你就一直硬住这啊?”

“怎么能是硬住!”赵可可直起身子否定“我可害怕了,他连着两天都来砸我的门,幸好我这两天休息不出门,要不然我怎么上班啊”

“还好今天警署就派人来门口守着了,可我还是对那个砸门的疯子心有余悸,所以还是请假呆在屋里比较好”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人的?”顾之没感觉赵可可身上有什么特别的气息。

赵可可思索一下“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丢过魂吧”

司椋和顾之对视,顾之点点头,不排除这个可能。魂魄丢失,召回的时候连带着‘那个世界’的气息会使常人见到‘不该见’的东西,这个气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散。

“那你怎么会想到用你自己的血写个‘封’呢?你怎么确定就有用呢?”

“这个,”赵可可颇为骄傲“是我自学来的”

“你上哪学的的?”

“网上呗”

“我当时也不确定有用,反正又死不了”

“那万一呢?”

“那不死了正好”

顾之一个白眼没翻死过去,这女的就是个傻子!

两个人从赵可可家出来,要回到办公室,实际上就是顾之他家改的一个破事务所。

“可给了她不少符啊,照她那心大的性子,估计咱们前脚走后脚就全贴上了”顾之死皱着眉头

站在凳子上贴符的赵可可打了个喷嚏。

两人走到事务所门口,有个女生站在门口,双手放在胸前,满脸焦急。

“你好,有什么事吗?”

女生像是看见救星一样,满眼希望,“请问是顾大师吗?”

司椋点头“有什么事进屋说吧”

顾之跟在司椋后面“每次听别人叫我顾大师,都好像我是五六十岁的老骗子一样”

司椋帮女生拉开椅子“有什么疑问和顾老师说就好”目说完目光看向顾之,‘你去死’

“顾老师!”女生满眼噙着泪水,下一秒就可以夺眶而出,将护在胸前的双手摊顾之面前的桌子上

顾之看着女生的手掌,有些吃惊,倒水回来的司椋也是一愣。

女生的手掌心长着一株植物,乳白色的星星点点正在四散飞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