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楔子(本文一切内容皆为虚构 切勿模仿)

  • 死亡独栋
  • 莫相催
  • 1781字
  • 2022-05-08 13:48:44

S区的市区内有个废弃的独栋大楼,因为什么废弃居民已经快忘记了,只是大概知道一家四口在屋内接连死亡,警察最后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成为了一桩悬案。

从六月中旬开始,这个独栋又重新开启,23层46户被一抢而空,在这个独栋的临近是一家小学,学区房怎么会不抢手呢。家长们当然会在意这个大楼废弃的原因,但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出现任何负面新闻,对于废弃原因也不在意了。

顾之,男,无父无母,招摇撞骗风水师一个,好友一个。司椋,男,富二代会瞬移,被顾之偶然发现后便一直跟随顾之。

“警局让我们去一趟那个废弃的大楼”司椋平静的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顾之。

“不去”

“理由呢?”

顾之放下饭碗,擦擦嘴“会死”

“那就下午两点”

“什么?!”

···

“哎呦!你们可算是来了!”

“你好”司椋伸出手和面前的警官问好,顾之穿着松松垮垮的工装服,没理会客套的两人而是直径走到大楼下的警戒线前,随意扫视了几眼便转过头。

“讲讲案子吧”顾之看向司椋,司椋蹙起眉头,收回目光看向面前的警官。

“麻烦您讲一下案子所有的事件吧”

“啊,好”警官领着他们两个往大楼内走去。

电梯内,警官按下第五层后,开始讲起案子。

“五层是第一个出现人命的现场,死者是一对夫妻”,三人走下电梯,右拐进到作案现场,进去就是满屋的的血迹,顾之眯起双眼,仔细巡视整间屋子。

“凶手先是杀死了丈夫,男人的头部直接被砸到这面墙的上方以及地面的几处”

目光聚到那面墙上,砸的凹坑偏上,能看用的力道非常大,连头发都卡在凹坑里的裂纹中。

“我们猜测此处裂痕是由男人被凶手抓住双脚后摔向墙壁所致,但我们没在死者身上找到任何施力点”

地面上,喷溅的血迹和看起来是脑部的内组织一样的液体到处都是。

走到厨房,这里是女子的死亡地点,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干涸的血迹,还有几处尸体固定线,从数量上看死者应当是被分尸了。

“这家女的死法比较惨,她先是发现了自己丈夫被杀,逃跑的时候被抓了回来,可以在屋门内侧和通往厨房的地板上看见清晰的抓痕,她的身体是拦腰断开,伤口成撕裂状”

也就是说,这个女的是被硬生生拽断而死的。

顾之摇摇头,转身走出501。警员一愣,但又立马反应说:“我们去下一个现场”

“下一户在七层,住着一位六十八岁的老人和一个五岁大的男孩”

下了电梯,顾之率先走进去。

“老人是在厕所的马桶上方自缢,但从现场复原状况来看,他在生前曾有过异常剧烈地挣扎,并且有东西一直向下拽着死者的腿使他固定在吊绳上直至死亡。男孩的死状是最惨的,在客厅”

顾之看了扫了一眼就转身去了客厅,警官紧跟在顾之后面。

“男孩的四肢被东西固定在茶几上,身上有八十余处刀伤,凶器是水果盘里的水果刀”

“都成筛子了吧”顾之小声嘀咕,被司椋从背后踹了一脚。

到了十六层,刚下电梯就能看见一条拖拽的血迹线。

“这家的死者也是两名,中年男子男子和他十一岁的女儿,男子的双脚被砍下,双脚被扔在对面1601门口”两人顺着警官所指的方向看去,1601的防盗门上有两个血迹门口地面上是两个脚的固定白线。

“他的女儿率先被杀害,他在逃跑过程中被砍断双脚,肚子上也被剌了个口子,我们到达现场时内脏都摊在身体右侧”

“女孩是被竖着分成了两半,在冰箱里”警官打开冰箱,让两人看,女孩的尸体是一半在保鲜一半在冰冻里”

“还有是在二十层···”警员刚要继续介绍,顾之打断他。

“十六层一下没有出现人命的住户了?”

警官很确认“没有了,这栋楼从开放到现在总共就住进五户人家,有四户都出事了,后续购买房屋的户主我们也不敢让他们搬进来”

“还有一户没出事是在哪层?”

“十三层”

“走吧,我们去一趟”

“等等顾大师!”警官一脸为难“那户还没搬走,一直住着,我们进不去啊”

“还敢住?”

“是的,但她这几天都没有出事,我们也只是派人在他的门口把守,有问题可以第一时间冲进去”

电梯里,层层下降。

“这些案子有什么共同点和疑点吗”顾之吐出嘴里的烟,转头问警官。

。“有!”警官眼睛睁得圆滚“所有死者身上除了致死伤,没有任何痕迹能证明他们是被人所杀。照常来说,死者在做挣扎活动时,一定是被凶手固定住,但所有死者都没有发现被固定的痕迹,而且!···”

警官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不止,眼珠逐渐向上翻动,眼眶却还在努力睁大,微微撕裂的眼尾渗出血丝“而且!而且!你就是下一个!”警官双手成爪状伸向顾之。

在警官冲到顾之身前,顾之将手中的烟头按在警员的眉心处,随着烟头的熄灭,警官嘶吼的声音也逐渐消失,只有最后一句飘散在空气中,

你是下一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