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不被庇佑的后人

剩下的三个方位感知到的鬼将阴魂也越发强烈,似乎从我踏入冥界的那一刻开始,冥界所有鬼魂的注意力都开始放在我的身上了。

飘了大概有五分钟,我的视野里面再次出现了那些红灯笼。

由于高度关系,我更加清楚的感知到,这看似高脚楼的建筑,其实很有说法。

如果冥界是一个巨大的聚阴风水宝地,那么这巨大的高脚楼就像是一座城池,汇聚着千万鬼魂怨气组成了一道坚固的城墙,从内而外坚不可摧。

提着灯笼的女鬼将随后跟着我一起飘入高脚楼。

四周的怨气以我为中心的区域呈半径扩散,形成一个巨大的空气漩涡,将我和冥界以及外界的气息瞬间屏蔽开来。

这是咒师的手笔,为了我们的谈话能够不被打扰,以及顺畅的进行下去。

女鬼将微微躬身,用了游牧民族的俚语说了一通,便直接退了出去。

咒师那团巨大的肉球好像比之前要更加膨胀了一些,从它肉球四周的血管不难看出,这段时间他的营养尤为丰富,血液变得更加浓稠了。

此刻我再见到咒师,居然再没了先前的恐惧。

原先的等级和力量压制仿佛已经荡然无存了,如果它现在是个人体,我们应当是以平起平坐的姿态对话。

在我思考的半晌,咒师沧桑的开口了。

“意念共存,很大胆的想法,你当时是如何答应下来的?”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道:“如果这是唯一能帮助到我的办法,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咒师发出了几声冷笑,对我的回答显然不太满意。

“唐宋,我们应该真诚一点。别忘了,我们可是联手对付过巫蛊一族,你这么快就忘了?”

我轻轻摇头。

“咒师,你如此大费周章的布局这一切,却对我的身体没有丝毫兴趣,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咒师的肉球忽然毫无征兆的开始发生变化,我以为它只是一团肉球,也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存在。

可现在当着我的面,这团肉球居然慢慢的拼接成了一张人脸,而那些血管成了它的肢体。

在双脚的地方,是更为粗壮的连接血管方向的血管。

这一幕着实震撼到我了!

它就像一只怪物一般走了过来,然后在距离我十步左右的地方停下。

“你既然已经猜到了一些,那应该还是能考虑到更多的问题,我现在对你越来越有兴趣了,也很庆幸当时压制住了要吃掉你的冲动,因为你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它似乎在笑着,可这张脸因为怪异的关系,丝毫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我摆了摆手:“算了,我们绕来绕去没有意思,直接开门见山吧,你这一次找我,是为了什么?”

“为了巫蛊。”

答案跟我预想的差不多,我知道还有巫蛊一族的分支在巫蛊婆婆出事后选择了隐秘,可他们是极为危险的存在。

就和他们善于炼制的蛊虫一样,随时潜伏在暗处给我致命一击。

“你要离开冥界了?”

我看着它,淡淡的问了一句。

没想到咒师再次发出一声冷笑。

“时间还未到,你先不用着急。这冥界可不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你要有耐心。”

这话里有话的谈话让我极为不舒服,我说的更加直接了。

“我自然会全力找出剩下的巫蛊一族,可你能为此做什么?”

现在我不再是当初的小白,和祖师爷意念合一后,我体内的力量虽然还没到祖师爷的巅峰时期,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我表明了自己的想法,绝对不会去做工具人。

“你听说过大汗山吗?”

我愣了一下,同时搜索了一下祖师爷残存的记忆,只有一些零碎的片段,可并没有完整的脉络。

现在和咒师当面谈话,根本没有留给我整理的时间。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道。

“现在剩下的巫蛊一族,其实才是真正的游牧民族的后裔,他们现在一直生活在大汗山,而大汗山,在南岭山脉。”

再次听到熟悉的南岭名字,我的内心顿时一阵澎湃。

咒师可不管我此刻心里面在想什么,继续解释道:“他们察觉到了巫蛊婆婆的死,定然会借机报复。”

我想到了咒师当初也是他们名族的先祖,身上还有先祖图腾,现在告诉我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也是这么说的。

“咒师,你和他们可是同根生的,为什么你们明明是游牧民族的后裔,最终会演变成巫蛊一族?”

原先这就是我心里面最大的疑问,现在终于当面问了出来,心里释怀了不少。

我以为咒师懒得跟我解释,可似乎为了消除我心中的芥蒂,他还是花费了五分钟的时间,跟我大概讲述了这个民族的演变史。

当部落最为强悍的时候,他们驰骋于草原,可随着冷兵器逐渐没落,且狩猎方式的单一,这个民族开始离开草原,走向更广阔的舞台。

在接触到外面的文化后,有些后生发现以前保留的民族传统并不能成为这个世界的主流,他们学着改变自己的民族文化。

几百年后,游牧民族少了狼性,更加倾向于蛊术流派。

这种思想转变并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而是历经了几次磨难。

作为先祖图腾的开拓者,咒师只用了两段话来概括。

“狩猎是流淌在我们血液中的本能,可随着文化的进步,我们不再渴血,反倒更寄希望于能利用这些猎物来为我们创造价值,这种价值观的转变直接融合了蛊术和蛊虫。”

“这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我族身上流淌着的草原狼性的血统,可又做着低劣的养蛊行为。”

解开了我的疑惑后,它又重重开口道:“可我作为先祖,并不承认他们是我庇佑的后人,我需要清理门户,甚至,斩草除根。”

我深吸一口气,咒师的杀意毫不掩饰,它仿佛就是为了能让我感受到一般。

“那我有没有方式能将他们引出来?”

“不需要,你直接去一趟大汗山,等到了那边,看到了他们的劣根性,你自然而然就会想要杀了他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