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意识里的我

很快,我才刚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很快这个美满幸福的家也会出现一个新成员。

可我还没有体会到新生命即将诞生出来的喜悦,就要面临生离死别的痛苦,我不甘心!

陆星野把包背在身上,神情淡然的看着我。

“我又没说过不救你,哭什么?”

我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陆星野已经往村外走了,我赶紧狗腿似的跟上。

“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我虽然可以救你,可不能在你睡觉上厕所的时候都在保护你,所以,你得学会自保。”

有他这句话,我心里踏实多了,连连点头。

“我明白你的意思,所以从今天开始,我是不是要改口叫你师父了?”

“不用,你喊我师父,反倒是会害我。”

我以为这句话是玩笑,压根没有放在心上。

可陆星野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明显和之前不太一样了。

……

回到老槐树下,陆星野正打算解开绑在老槐树接地根须上的黑色布条,可手刚伸出去,就停在了半空中,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走了过去,上看下看,这根布条和之前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绑的位置都没有换过。

可陆星野却皱紧了眉头,他疑惑的嗯了一声,抬头看向四周。

“暂时走不了了,回村。”

他转身的动作很快,差点就撞在了我的身上。

我一边追赶他,一边问。

“那根黑色的布条和你绑的不是同一根吗?”

“是同一根。”

“那咱们为啥不直接解开,然后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根黑色的布条是我留下的标记,一旦沾染上鬼的阴气,我就能分辨出来到底是不是这个地方的鬼。”

我靠!

这和某种动物依靠气味辨别同类似乎有些相像……

陆星野走的很快,即使我已经小跑起来了,也只是勉强跟上。

我们并没有回到先前叫鬼的地方,而是进入了一个院子。

不过在进门之前,我听到陆星野说了一句什么,然后院门就自动打开了。

这个院子是附近房屋为数不多保存完善的地方了,我们找了一个地方坐下,陆星野就拿着罗盘在定位着什么。

我则是对他的行为已经慢慢习惯了,悠闲的点了一根烟,时不时的还会看一看外面的景色。

或许是陆星野在边上,我的恐惧心理消除了一些,开始回想先前他跟我说过的话。

鬼村的白天和黑夜的确没有区别,我发现日光虽然刺眼,可并不炎热,即使是在小树林里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日光的炙热在烘烤着我的汽车,可现在坐在院子里,只能感受到阴风阵阵。

心思静下来后,我的思路也开始清晰起来。

首先我找到了最近接连不断发生怪事的源头,是源自于我本身的体质,这是重点。

其次,我这坑爹的吸鬼体质会给我自身带来灾祸,陆星野没有明说,可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确,我能活到现在并不是运气,而是那些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和陆星野的交换条件有关,也就是他必须要知道天命的关键一环。

可这部分的信息我没有收集到,他们的谈话内容是‘加密’过的,也许是有关我的身世,或者跟深层次的东西,才会让一向稳如老狗的陆星野心情波动这么大……

想到这里,我抬头看了一眼陆星野,发现他刚才还在盯着我,见我抬头又急忙收回视线,假装在研究院子里的风水。

“陆大师,我还是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你。”

我没有在意这些细节,而是想要了解更多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我这吸鬼体质会不会影响到我的媳妇?”

他对我的问题有些惊讶,可这种神态只是转瞬即逝,很快便给出了答案。

“长时间跟你待在一起的话,肯定会。而且,正常人碰到鬼,哪怕是沾上一点阴气,都会影响到身体健康。”

我叹了口气,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

这件事不能让我媳妇知道,并且,得想办法搬出去。

不过,我还是有一件事不太理解。

“在梦里让我找你的人,到底是谁?你别说不知道,你来鬼村,就是想知道他的身份吧?”

陆星野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随即点头。

“你猜的没错,昨晚我看了你的面相,并没有办法算出那个人的来历,即使他是鬼,也瞒不住我,所以,他的身份只有可能是更高层次的。”

“那你知道答案了吗?”我紧张的问道。

陆星野再次点头。

“鬼村的鬼最少也存在了几百年,而在你梦里的那个人,它们果然知道,只是你现在无需理会,强大自己才是你生存下去的唯一办法。”

顿了顿,他看着我,又一字一句的补充道:“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出现在你梦里的,并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只不过存在于另一个意识里的……你自己。”

我的身体里还有另外一个我,只存在于意识中的‘我’。

这是我在思考了大约十五分钟后才理解通透的事实,可依旧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我的身体里面会存在另一个我?

还没等我发问,原本已经不打算继续给我解释的陆星野又转头看向我,还是沉声说道:“你可以按照普通人的思路去理解,你出现了精神分裂症,或者是多重人格,而那个人格只是被短暂的封印了,你感受不到,可它确实存在。”

我颤颤巍巍的点上一根烟,沙哑着嗓音问道:“那他会取代我吗?”

这一次陆星野没有直接回答,目光深邃的看了我一眼,轻轻点头。

“或许会。”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一股酸涩涌上心头。

陆星野见我脸色不对,知道刚才的话有些重了,转而又解释了一番。

“如果是普通人,肯定就没救了,但你不一样。你的体质特殊,进入你身体里的那个东西妄想占有你的身体,而长年累月之下,你总有松懈的一天,只有那个时候他才会有机会。”

“不过……”

他沉吟片刻,又紧盯着我的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