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B计划

我感受着身体四周传来的水流涌动,确定好了河里暗流涌动的方向,加快了游动的速度。

不一会儿,胸腔里面窒息的感觉消失了,这些水流在经过一些河床后,开始往更深处的河底暗流汇聚。

而这时候我明白,这口气不可能一直憋着,我得找到换气的契机。

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我脑海里刚浮现出这个念头,河底的地势猛然间提高,暗流之下有一个巨大的石块挡住了我的游向。

前面已经不需要潜水了,我立马往上扑腾着,等到了河水上面,我贪婪的吮吸了一口周围的空气。

潮湿,带着森林里特有的气息,这里才是真正的大自然!

我摸索着挡在河中间的巨石,一点一点的摸索着往上爬去。

等我微微站定后,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的景象。

这里虽然还是在山里面,可经过了这个大石块后,河水流向正常,水流湍急。

这说明我对于河道里还有暗河的判断基本准确,更关键的是,我发现缺月不见了!

可天色逐渐破晓,四周的景象也变得清晰了起来。

我坐在石块上费力的点了一根烟,然后想办法借着微弱的打火机亮光开始查找这块石头上的标记。

姜渔和陆星野一定到过这里,因为这是河水流向的必经之路!

果不其然,我在石块的另一个侧面,看到了一句用尖锐的石子刻下的一段话。

“唐宋,希望你能摆脱巫蛊师的纠缠,然后到达这里跟我们汇合。在这附近有我们做好的简易火把,你随处找一个地方点一堆篝火,我们天亮就回来。”

我长舒一口气,陆星野还是那个陆星野,做事永远滴水不漏!

我从石块跳到了河岸,然后找到了陆星野和姜渔给我专门定制的简易火把,上面有燃烧过的痕迹,所以打火机的火苗刚点上去,火焰一下就燃烧起来了。

附近就是树林,我拿着火把照亮,然后捡了一些枯枝和落叶,堆了三个篝火在这附近。

为了保险起见,我在河对岸也点燃了一堆篝火。

等我忙完这一通,天色开始亮起来了,树林里的黑暗也变成了水雾。

我一边靠近篝火取暖,一边等待着姜渔和陆星野回来。

等待的过程很漫长,或许是因为一晚上体力消耗巨大的缘故,一阵困意袭来,我忍不住躺在了地板上,沉沉睡去。

“唐宋,醒醒……”

我不知道自己睡着了多长的时间,直到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不断呼喊,还有一个人在不断的拍打着我的脸颊,我顿时清醒过来。

一抬头,看到两张人脸映入眼前的那一刻,我没忍住,泪水夺眶而出,紧紧保住陆星野。

“你爷爷的,老子差点就死了!”

我哭的很没有形象,而姜渔却直接拉开了我,指了指陆星野肩膀上的伤痕。

“你还是悠着点吧,他才是差点要死了的人……”

这些伤痕大半是咬痕,看着很是吓人。

由于他的衣服只剩下几块烂布条遮挡住,我甚至还能清楚的看到他肚子上以及后背上都有不少的伤口,像是被什么利器划过所致的。

陆星野大概解释了一下伤口的来源,以及在和我失散后,他们做了哪些事。

首先,他们并没有像我所想的那样,在下游上岸后去蛇窟的方向,而是清醒的知道,蛇窟地形复杂,且风水异常,在没有巫蛊师的指引下,即使找对了地方,恐怕也要一天的时间才能进入蛇窟。

所以他们就启动了一个只有我不知道的B计划。

陆星野在石头上留下了一句话,然后便和姜渔去往树林,根据缺月的判断,把这里的风水全改了。

其目的,就是为了怪虫的生长,以及巫蛊婆婆的死而复生。

当我听到这里的时候,还很是诧异,陆星野和姜渔似乎都知道我被抓走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们第一时间改变这里的风水,好让巫蛊婆婆利用我重铸肉身的想法落空。

因为蛇窟的风水一旦更改,那么它的蛊术也无法施展,最终的结果是,她根本无法融入我的身体。

我们;聊了许久,而我也不再对他们隐瞒,说出了自己在蛇窟里面的猜测和想法,将这一切的源头都指向了咒师。

姜渔起初还有一些疑惑,可是听着听着眉头就舒展开来了。

因为我的逻辑缜密,一切猜测都有理有据,最关键的是,事情的走向和我的猜测完全对得上。

陆星野一边给自己的伤口上药,一边对着我说道:“你说的没错,咒师做这么多的事,不可能只是为了复仇,而且,他让巫蛊婆婆得到你的身体,真正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你身体里的道门祖师爷。”

我很是讶异的反问道:“可就算巫蛊婆婆再厉害,能有我身体里的道门祖师爷厉害吗?”

“不一定,祖师爷残存的意识一定很强大,否则你在两次进入冥界的时候,咒师早就对你下手了。别忘了,它心里装的是正义,可你的身体太香了,他就算只剩下一个肉球,也不可能逃过真香定律。”

紧接着,他又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按照你的逻辑往下猜测,咒师的目的恐怕就只有一个了,他既然知道自己无法占有你,更不想让你体内的祖师爷彻彻底底的变成邪祟力量,它就得在你正义感最强大的时候,将这股意识释放出来。”

“而这个时机就是缺月天象,人选就只剩下巫蛊婆婆了。借着诡秘的蛇窟和蛊术力量,当祖师爷苏醒的那一刻,一定是为了正义而战的。”

我感觉胸腔热血沸腾,就连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那我们现在改变了咒师的计划,祖师爷应该还没有从意识里面苏醒过来吧?”

姜渔看了我一眼,轻轻摇头:“你体内的力量只要增长一分,道门祖师爷的意识就苏醒一分,按你现在的力量,它的意识恐怕早就苏醒了,只是没有通过你的本体,抢占你的本体意识而已,所以你感觉不到。”

我皱紧了眉头。

“这么说,我们现在说的每一句话,他老人家都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