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边界

当我利用月缺好不容易推演出自己所处的方位时,得出来的结论再次颠覆了现实世界的定律。

这意味着,我解开了一团迷雾后,眼前又再次出现了一团迷雾……

陆星野说过,灵异世界的任何逻辑都要基于现实定律之上的,毕竟我们的本体依旧还处在现实世界当中,除非只剩下魂体状态,才能从这里面跳出来。

难道我要解释现在遇到的现象,还要灵魂出窍?

先不说我现在的能力是否能达到,就现在这个环境,我灵魂一旦离开本体,很有可能就会被莫名其妙的怪虫吃掉。

各种想法一一被我否定,我抬头望着弯月,再次抽丝剥茧的把刚才的推演又重演了一遍。

这一次得出的结论相同,可我却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定理。

这个怪圈像是莫比乌斯环,那么起点就是原点,尽头也是原点,只要我在这个圈子里面,无论怎么转都无法找到终点。

但是现在的起点是我刚才从蛇窟逃出来,到达这里之后才产生的起点,并且这个起点最终和我开头所走的路一样,那在这个基础上,其实包括河对岸也同样是在怪圈的范围之内。

假设我现在过河,不去在意河里的水是不是死水,河对岸一定会再次出现一个新的起点,因为怪圈始终存在,可我能利用不断移动的优势来持续刷新原点。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困难只有一个,第一个就是如何过河,第二个,去了河对岸后,我的参照物能不能再用天上悬挂的弯月。

参照物的问题很好解决,我可以把这里的标记原封不动的‘复制’到河对岸,只要算出两公里的距离,就能确定那边是不是和这里一样,也是在怪圈范围之内。

如果答案不是,那我则可以顺利的下山,并且找到村子借一部手机联系姜渔和陆星野。

反之,河对岸既然还是在怪圈里面,那我在这边和那边的处境依旧没有丝毫改变,对我现在来说,也是不能再糟糕的结果。

现在最麻烦的是我如何过河,河水已经变成了死水,风水如果还在更换,那么我下河之后可能会改变这里的风水。

甚至会因为风水的改变导致场景的变换,我会陷入一个新的怪圈,不断重复循环,直到因为体力不支困死在这个地方……

距离天亮最少还有一个小时,而且这里是山里,即使天亮了,四周也会因为雾气弥漫的关系无法视野最大化。

所以天黑和天亮对我当前来讲也没有太大的用处,我如果继续犹豫下去,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危险。

于是我重新点燃了一根烟,将裤腿卷了起来,找了一根树枝,搀扶着下水了。

河水依旧冰凉,可因为河水静止不动的关系,我很顺利的到达河对岸。

并且河水里面也没有任何的小蛇和怪虫,除了怪异的死水以外,这个场景里的一切都贴近大自然……

我上岸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着急的执行自己的计划,而是看向河对岸自己刚才用几块大石头堆起来的标记。

假设我现在已经重新刷新了原点,那么就要将河流两岸都当做参照物,依旧要在每五百米的位置上放置一些石头标记。

不过,万分庆幸的是,这里的场景一点没变,还是我之前所看到的一样。

我沿着河岸隔五百米做一次标记,持续四次后,惊讶的发现自己并没有再次陷入怪圈当中,因为这里没有再看到原点的标记。

可我并没有因此高兴,因为这个河岸通往的方向还是蛇窟,我到达这里之后才发现,自己要么原路返回到蛇窟,要么就再次返回到对面,然后穿过树林,想办法找到下山的路。

这一切看似简单,可别忘了,我刚才在河岸对面的时候,就是从蛇窟逃出来的……

在经历了漫长的两个小时的过程,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这无疑是给了我当头一棒!

我明白,天边破晓,黎明即将来临,可这也意味着一晚上的亡命奔逃后,我和陆星野以及姜渔的距离有可能越拉越远。

这不是一个好事,因为我最终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找到他们。

在休息了大约十五分钟后,我打算摒弃一切杂念。

这个怪圈就像是我们现实世界中的‘舒适圈’,虽然看不到任何的危险,可危险却无处不在。

如果我接下来还是无法摆脱,那么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对我体能极大的消耗,并且还会因为长时间的封闭导致心理上和精神上双重折磨。

我不仅要身体上离开这个怪圈,心理上同样也得跳脱出去。

“我被这里的风水迷惑了,陷入了无休止的逻辑陷阱当中。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其实这里本身并不复杂,我被表象迷惑了后,把这里想的太复杂了?”

在逐渐冷静下来后,我的思维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看待周围的一切时,也变得更加清晰明朗。

没错,怪圈没有尽头,仿佛无休止的循环往复和轮回,可最终还是有一点改变不了,没有尽头和终点,并不说明这个怪圈没有边界。

边界,应当就是在最危险的地方!

我举目眺望四周,那这里哪里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河里的死水?又或者是河岸两旁的树林?

这些的确是看起来危险的地方,但既然都是表象,说明这里的危险也只是困住我的某种事物,抛开现在环境里的假象,最危险的,应当是我看得见,却又摸不着的地方……

河底!

我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将上衣脱掉,一口气憋足,直接钻入了死水里面!

先前我只是淌过水,潜意识里并不想接触河水,所以底下的情景一直都没有注意过。

刚入水,胸腔里的窒息感瞬间传来,冰凉顺脚包裹住全身。

可我却顾不得许多,在水下睁开了眼睛,循着河底一直往下游。

我的猜测果然是对的,河底暗藏玄机!

河水看似静止不动,只不过是视觉上的误差,实则底下暗流涌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