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怪圈

要知道,我现在并没有到达下游的终点,就算因为河流改道,某个河口被堵住了,也不可能一点水都不流通!

除非,是因为我刚才看到的那个风水眼位出现了某种问题,导致这片区域,或者是这条河段都出现了某种科学无法解释的怪圈。

说的通俗一点,我一直在绕着一个环圈奔跑,这边的地势并没有高低之分,上游、中游和下游的水位都是一样的,才有可能出现河面静止不动的情况!

这让我想起了莫比乌斯环,如果我此刻真的陷入这种环里面,那我的方向感一定是错的。

我不得不停下脚步,然后看向河岸对面的树丛,又对照了一遍自己这边河岸的树丛,在夜色笼罩下看上去没有丝毫差别。

就算有细小的差别,用肉眼也无法捕捉到!

靠!

我理解了这边的风水,却忽略了某个重要细节,才会到达这里后,又陷入了一个怪圈!

如果我胆子大一点可以直接过河,去对岸再次跑个两公里求证,只要和我现在所看到的方位一样,那么‘环圈’的概念就板上钉钉了。

又或者我直接进入旁边的树丛,如果在半小时后我能进入瘴气的地方,也能证明怪圈的存在,不过仅限于河道两岸。

可惜的是,这两种方案我都没有办法求证,除非现在有第二个人,不然我的位置一移动,在夜晚少了参照物的情况下,会直接在这个山谷里迷失……

焦急、迷茫、无助等各种绝望念头开始在我的脑海滋生,心理负担也随着各种负面情绪加重。

我意识到,蛇窟或许不是最怪异的地方,而是这紧密相连的大山里面,才最有可能是凶险之地!

各种假设性的猜测不断的从我脑海滋生,随后很快的又会被我的意识否定掉!

再这么下去,这个静谧的大山强加在我身上的压力会比这夜晚更恐怖,并且足以压垮我现在绝望的内心!

不行,我得想办法走出这个怪圈!

我随便从地上捡起了一些石头,开始在河岸旁的树丛里做标记。

第一个经过的地方垒砌三个石块,第二个是四个,以此类推。

假设我刚才估算的奔跑距离没错,也就是两公里左右,那么我只需要在每五百米处做上一个标记,在第四次标记的地方,一定会出现三个石块……

现在条件简陋,我唯一能估算距离的方式就是估算自己的脚步,这也必须让我的脚步足够平均,估算的距离才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

等我做了第三个标记后,心情也越发沉重起来,接下来走的每一步也越发小心。

可是远远的,我便看到了前面堆在草堆里无比醒目的六个石头……

奶奶的,老子真陷入怪圈里面了!

这一次我真的开始害怕了,因为如果只是简单的鬼怪之力,以我现在的力量或许还能碰一碰,可要是被奇怪的风水困住,我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得依靠这里的地形推演出走出这里的办法。

可五行八卦,奇门遁甲,阴阳秘术,都不是我最擅长的。

之前每次遇到这种情况,要么陆星野在,要么姜渔在,压根就轮不到我出手,所以我在这方面的经验也都只是古书上的理论知识,要完整的投入到实战当中,起码得再经历五次以上的类似情况……

我懊恼的坐在自己做的石头标记前,郁闷的再次点上一根烟。

吐出一口烟雾后,我抬头看着烟雾升腾的画面,忽然发现挂在天上的残月多了一层光圈!

不,准确的说,那是月晕!

月晕的出现再次让我兴奋起来,因为就算这里的东西都不是真的,但这个月亮一定是真实的!

我揉搓了一下双手,回顾着此前在山里走过的每一段路,然后用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路线图。

之后是我被带走的路线,即使瘴气里面的路径我根本没有看清,可还是凭着感觉勉强画了出来。

现在我终于发现自己此前在风水眼上的推论少了哪个细节了,我从上山开始,从来就没有注意过头顶的月亮。

假设这里的山形地势全都是假的,那么我先前在路上所见到的景物也有可能因为风水眼的改变而产生另外一种情景,这就导致我沿途所看到的参照物都是会改变的。

唯一不变的,只有头顶的月亮!

我再次吸了一口烟,把刚才在地上画的路线全部擦掉,多了这一道细节后,我重新找回了方向感。

陆星野在路上提到过两次月缺,其中有一次的时候他在我面前用罗盘做过指引,并且我现在还能能清晰的记得罗盘指向的方位。

按照星象的理解,我们前进的方位是西南,那么罗盘最后指引的方向也一定是西南。

姜渔在我们第一次休息的时候也提到过月缺,那时候我还在和叶杰抽烟,她一边检查我包里的东西,一边拿出了一张符篆,我记得当时的阴影方向是在我面向的位置,那当时月亮的位置还是在我们的后面。

最后一次她提到月缺的时候,是在我和陆星野交换位置的时候,她啰嗦了一大堆,我当时被吵的不耐烦,就没有认真听。

不过,当时我们都点着一根火把,所以我回忆不起来当时月光映照出来的阴影位置。

可当时姜渔是跟在我的后面,我能从边上看到她的影子。

那就说明,随着我们前进的方位越来越远,月光照射的范围一直都是在我们的背后,也就是说,真正进入山谷后,我们的前进方位是背对着西南的……

我感觉自己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赶忙去查看自己身旁的影子。

由于我是坐着的,所以影子不够立体,我只好站了起来。

这一次影子的朝向非常明显了,几乎跟我并排……

假设我现在就是站在罗盘的最中心,而按照现在的时辰,应当是月亮快要下山的时间,所以它处在的位置一定是西南方向。

现在影子恰好和西南方向相反,也就是说,我现在所站的位置,正是当时还没有跨过去的地方。

所以河对岸就是我们当时即将要进入蛇窟的地方!

我的推理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逻辑悖论!

从蛇窟出来到现在,我并没有跨过河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