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死水

我真没有想到咒师说的那些话居然真的能起到作用,而我带着疑惑目送他离开后,尝试着想要站起来,可晃悠了一阵,只能勉强扶墙站好。

同时,我的大脑也在飞快的运转当中。

当时和咒师的交谈当中,极少涉及到巫蛊一族的秘密,聊的最多的都是巫蛊婆婆,以及不着调的往事。

那么这些信息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还是说,这里面涉及到了某种隐秘,而在我的知识盲区外,所以我一下反应不过来?

我一边计算着时间,一边活动筋骨。

现在我终于能走路了,可是体内的力量依旧没有恢复,所以我无法依靠五感感知外面的威胁,同时也无法定位到自己背包里的罗盘,以及无法和符篆建立任何关联。

可我不敢再继续留在这里,蛊虫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倒回来,并且那两名巫蛊师虽然被叶杰支开了,可看守我的任务重大,他们随时有可能回来。

我看向四周密密麻麻的小洞口,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原路返回。

巫蛊婆婆已经不在那个巨大的洞口里面了,甚至就连巫蛊师和蛊虫都凭空消失了一般。

我按照自己来时的记忆,凭着感觉找到了出去的路。

直到置身蛇窟之外,我还是觉得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像是梦境一般,并不真实。

前面还是那头笔直的路,连通着的是被黑夜包裹的树林,以及层层瘴气。

我在蛇窟外面取下了一根火把,又看了一眼洞口里面,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离开。

由于我是被叶杰驮着进入这块区域的,所以四周的景物都没来得及分辨,又是因为晚上的关系,看地形找到出去的路肯定也不太现实。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穿过瘴气的时候,心里忽然有种莫名的悸动,就像是某种力量在指引着我。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可又安全感十足,我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打算跟着感觉走了。

不知不觉,我竟然绕过了瘴气环绕的树林,来到另外一处陌生的地带。

这里的灌木丛更多,我的脚踝也被划出了几道鲜红的口子。

可那道指引更加强烈了,我不得不加快了脚步。

大约在十五分钟后,我听到了哗啦啦的水声。

整座山谷只有一条河流,我不由的开始激动起来,这就意味着我沿着河道下游,或许能找到陆星野和姜渔。

那道指引和水声的方向一致,所以我不需要做出任何抉择,依旧继续跟着感觉走。

可等到了水边我才发现,这水并不是河流发出来的,而是一处冒着泉水的小坑。

或许有地下暗河的关系,泉水只在灌木丛中冒出来,然后又迅速的被土壤吸收了。

我的心里仿佛同时也被浇上了一盆冷水,就在我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的时候,忽然发现这冒出来的泉水有些不太对劲……

“风水眼?”

众所周知,一般大的风水眼位都在地势极佳之处,顺应了天时地利人和。

要判断是不是风水眼也很简单,只要观测泉水就不难发现,一般的泉水从地下冒出来后,都会有一个水流弧度,像是小型的喷泉一般。

可现在我脚下的这个泉水并不是这样的,它只有单边的水流方向。

这就意味着,这里不仅有水,还有‘风’,才能改变泉水冒出来的水流弧度。

我深吸一口气,原本指引者我的感觉在不知不觉消失了,这让我的主观意识变得更加主动,大脑运转速度也跟着加快了。

“既然这里有风水眼位,就说明这扇形区域的风水都是有文章的。蛇窟这一片的山谷常年潮湿,风水不可能向阳,那么阴冷的泉水一定会连通暗河,只要是河,就有可能和我先前过的那条河有交集。”

“那么,以这块风水眼的地界作为起点,以我身前视野所能观测到的地方为扇形区域往外扩展,就是一个大的风水地段……”

“不行,我还是得知道这到底是什么风水,不然现在没有方向,我很容易迷失在这里面。”

我点了一根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又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夜空。

残月当空,没有一颗能为定位的星星……

“不对不对,今晚是月缺,从我们出发开始,不管是陆星野还是姜渔,都很注重时间观念,他们应当也是知道山谷里面有一个巨大的风水地段,并且,这泉水会突然冒出来,或许就是和缺月有关,我既然无法推测出星象,就得换一种思路了……”

当我打算依靠自己的力量推演这里的风水时,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废柴,在经历多次生死后,我积攒了不少的宝贵经验!

这些经验可都是血和泪的教训,此刻正好能派上用场!

一根烟抽完,我终于想通了这个风水眼位的奇妙之处!

缺月并不是悬挂于正空,它对应的方向似乎正是泉水喷洒的方向,那就意味着,我面向的方位是西!

假设正常的河流都是自西向东流,那么这里因为有暗河和风水的关系,河流是逆向的,那西边一定就是下游!

我被自己的判断吓了一跳,因为月缺的概念是姜渔和陆星野一直在路上强行灌输的,当时我还嫌弃他们啰嗦,没想到是破解这里风水的绝佳法门!

此刻我也不再犹豫,疯狂的朝着西边赶路。

这里的风水不管是好是坏,就算碰到了脏东西,以我现在的实力不依靠符篆也能利用道术逃脱,所以我拼尽全力的奔跑!

终于,我在气喘吁吁地跑了大约两公里左右,到达了我们此前淌过河水的地段。

看着地上蛇因为爬行留下的足迹,我心里暗爽,再次加快速度朝着下游奔跑!

就在我以为自己即将要和陆星野和姜渔会面的时候,终于察觉到了这条河岸下游的不对劲!

原本湍急的河流,此刻就像是死水一般,在微弱的月光照射下,竟然没有一丝涟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