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噱头

这一切变故发生的太快,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只小蛇已经溜走了!

我又咬着牙往前冲了几步,可天旋地转的感觉再次袭来,我忽然意识到,刚才抽的卷烟有问题!

下一秒,我的双脚不听使唤,整个人因为惯性径直栽倒在地!

叶杰重新捡起我的包和火把,冲我走了过来,直接将我扛在肩上,往树林里走去。

这时候我的意识依旧是清醒的,小蛇的毒液还没有完全渗透我的血管,所以毒性在短时间内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可除了意识之蛙,我四肢已经没有任何的行动能力,毒液已经麻痹了我的神经。

“你……是怎么跟过来的?”

我们这一次为了保险起见,是自己开车来的,一路上也没有被人跟踪,他是怎么找到我们的踪迹的?

没想到叶杰表现的很激动,他一边在树林里的小路穿梭,一边嘲讽道:“你忘了,我们巫蛊师,也能看到鬼魂的。”

所以,他只需要在路上随便抓几只野鬼,就能摸清楚我们的行动路线。

只要确认好了方向,再大概的推测一番,就知道我们是冲着他们老巢去的!

“你还是少说几句吧,待会儿见到婆婆,有你好受的!”

她居然还没死!

看来,咒师的一条血管也不是无敌的,如果是在冥界,或许和这老婆婆有一战之力,可到了外面,再加上有众多巫蛊师协同作战,他的计划失败了!

而我们先前想的太乐观了,巫蛊师们并没有再返回村子,而是直接来了蛇窟!

想到这里,我的背后出了一身冷汗,也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一个更加清醒的认知。

“这些都是你们和咒师的恩怨,跟我并没有关系!为什么要抓我?”

“小子,你踩了狗屎运了,要不是因为你的身体还有妙用,刚才早就和你的两个朋友一样,直接被河水带走了!”

我开心不起来,这幸运儿谁爱当谁去当,我只想回家!

叶杰不再跟我废话,更加卖力的驮着我飞奔,他的方向明确,穿过幽谷后,直接到了一片瘴气弥漫的地方。

可怕的是,我的意识依旧还是清醒的,那些毒液只会起到麻痹神经的作用,并不会致死。

所以我能清楚的感知到在吸入瘴气后,自己的身体正在产生一些莫名的变化。

原本蕴藏于体内的力量,正在迅速被稀释,甚至是变相被毒液溶解。

之所以能察觉到这一点,是因为我一路上都没有放弃自救,几次想要催动符篆施法,都无法凝聚体内的力量,甚至连法诀也无法发挥出作用。

这些瘴气有股特殊的作用,似乎就是为了我的体质做准备的。

在叶杰驮着我一路飞奔后,我们终于到了一个半山腰上,前面有一条直行的小路,尽头插着几根火把。

四周诡异的可怕,蛇类的腥臭味加上一些蛊虫体内难闻的臭味混杂在一起,一同刺激着我的嗅觉。

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呕吐出来的时候,叶杰把我的身体丢到了一边,然后吹了一声口哨。

很快,四周的树丛里就窜出来几个人影,他们一同扛着我进入眼前的山洞。

这里看上去是山洞,可里面的构造却很奇特,如同蜂窝一般的小洞贯穿始终。

由于我是被扛着的,所以要看清楚四周的情况,还得不停的转头,即使这样,我的视野依旧有限,最终只分析出了这里就是蛇窟的结论。

大约往里走了十分钟,我们在那些小洞里不断穿梭,而四周的空间也变得越来越大,最终我们到达了一大块的空地上。

这里依旧还是在蛇窟里面,只是蜂窝一般的蛇洞都在半壁上,上面爬着一些蛇类和蛊虫。

那些蛊虫浑身散发着黄色的亮光,即使光亮微弱,可架不住数量多,聚集起来后,将整个空地都照亮了。

砰!

那些人将我丢到了地上,我扭动了一下头部,好不容易看清楚了正前方的景象。

呕!

眼前的一幕终于让我忍不住吐了出来!

只见巫蛊婆婆被众多蛊虫包裹着身躯,只留下半边脸的头颅还在往外冒着绿血,而在她凌乱的头发里面,甚至能清楚的看到一些蛊虫遗留下来的虫卵……

站在我边上的人忽然将我扶了起来,然后给了我一张椅子,又将我软弱无力的身体绑在了木椅上。

“唐宋,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次,你可还认得出来我?”

我忍住恶心,拼命的控制自己不去看她,可四周的景象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能勉强看向自己坐着的木椅扶手。

我吐出几口气,回道:“认得,巫蛊婆婆,没想到你还没死。”

“拜你所赐,我的身体只剩下一副骨架,若不是我修炼了将近百年的本命蛊将我带出来,我当时就已经死了。”

“你们道门最讲究因果循环,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的,自然要让你来偿还。”

巫蛊婆婆的声音已经变得非常虚弱,甚至因为缺了半边脸的关系,她的发音变得很奇怪,就像是嘴里咀嚼着某种硬物,然后喉咙也被卡住了,才能发出这种古怪的不像人的声音。

我已经能猜到她单独抓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利用我的身体弥补她这具残缺的肉身。

事实上,我的这副躯体的确很适合她。

但我还不能就这么认命,以姜渔和陆星野的能耐,他们不可能就这么被河水冲走了,至于那些小蛇,更是造不成什么威胁。

所以我得想办法拖延时间,直到他们顺着蛛丝马迹找到这里来。

“婆婆,你如果现在杀了我,咒师会放过你吗?”

这话当然是一个噱头,可我现在就需要一个噱头!

巫蛊婆婆阴沉着半边脸看向我,语气轻蔑的反问道:“就算我不拿你这具肉身,他会放过我吗?”

我顺着她的话继续往下说道:“你不妨自己想想,你和咒师最大的恩怨是什么?就是鬼门封关行动中,你为了得到游牧部落的先祖图腾,强行将咒师封印进了鬼门,可你有没有想过,鬼门和冥界一样,是无法依靠人力封印的。”

在我说出这番话的同时,站在我身旁的几名巫蛊师忽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似乎第一次听说过这件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