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傀儡之躯

哈?叫鬼出来?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多嘴问了一句,得到的回答更让我心态爆炸。

“我知道你神通广大,可咱们真的有必要现在就见鬼吗?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啊!”

“你已经见过很多鬼了,相比于它们,这里的鬼要和善多了。”

撂下这句话,他已经提着布包往里走了。

我心里忐忑万分,可老槐树阴森森的,那口枯井下面还全是白骨,留在这里我心里更加瘆得慌,只能无奈的跟上。

陆星野走路的姿势很古怪,看起来和平常人走路没什么两样,每次抬脚的动作和落点都不太一样。

我学着他的脚步往前面走,好几次差点崴到,好在进村的路并不长,很快,我的视线里就出现了一排老旧的房子。

这种房子一看就不是现代的,建造工艺还停留在几百年前的木质结构和瓦片房顶,再加上风吹日晒和年久失修,斑驳的墙体脱落严重,看着随时会倒塌一般。

我们没有进入任何一间屋子,而是沿着前面的路走了半个钟头才停下。

这里原先应该还有一栋房子,只不过倒塌后又被风沙盖住了,只露出斑驳老旧的墙面。

“陆大师,咱们到底在找什么?”

我好奇心作祟,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陆星野回过头,眼神冷漠的看着我。

“我刚才说过了,叫只鬼出来,而这个位置的风水聚阴,冤魂不易散,懂了么?”

我连连点头。

“大师,我悟了!”

陆星野不想跟我浪费口水,低下头把布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这时候我才发现,陆星野的装备齐全,电影里捉鬼天师有的东西他一样不落。

不过,最吸引我的是其中一支笔,毫毛是沾着朱砂的红色,可画在黄色的符篆上,显现出来的图案又是金光闪闪的……

他画的投入,也不介意我这个旁观者在看他表演,很快就把符篆准备好了。

他把其中一张折了个古怪的形状,然后交到了我的手里。

“记住,待会儿你无论看到了什么,都不要出声,这张符篆能屏蔽你生人的气息,可要是说了话,它就能看到你了。”

我乖巧的点头。

而陆星野取出桃木剑,剑尖抵住符篆,在空中挥舞出了一个漂亮的剑花,符篆瞬间被莫名的引燃了!

更为诡异的是,我们头顶出现了乌云,而乌云之中电闪雷鸣,仿佛在积蓄着倾盆大雨!

陆星野接下来的动作我一个都看不懂,只听他口中念念有词,很快乌云笼罩的范围往下都变成了黑夜一般的阴暗,一道幽怨的声音响起。

“我以为是何人召唤,原来只是小道人,呵呵,你可知人鬼殊途,这么做有损阳寿?”

我看不见说话的这只鬼,可直觉告诉我,它其实就存在于乌云之下,距离我现在的位置不到五十步。

陆星野身形不动,只是紧闭双眼,很快便回应了对方的话。

“我需知晓一个天机,可用阳寿换。”

简短的一句话,却让我的心脏狂跳!

奶奶的,合着他叫鬼出来,也是求人办事啊!

只是这代价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陆星野却表现的很淡定,淡淡的嗯了一声。

那只鬼的笑声更加狂傲了,声响如雷鸣一般,一字一句传入我们的耳畔!

“小道人,要知晓天机,你们不是会算吗?桀桀桀……天命不可违啊,就算你是用阳寿换来的天机,也要承担巨大的反噬,利用我们怨鬼窥探而来的天机,你会相信吗?”

换做是我,绝对不会信它的鬼话!

可陆星野声音沉稳的回道:“这里是鬼村,最不缺鬼魂,你若是不肯,我自然可以找别的鬼,所以你到底愿不愿意交换?”

乌云躁动,电光闪烁之间,那道幽怨的声音似乎更加兴奋了。

“哈哈小道人,我倒是想知道你用阳寿换来的天机到底是什么了,说吧,我愿意交换!”

陆星野听到这句话,瞬间盘腿坐下,而黑压压的乌云也停止了躁动,我发现风也停了下来。

万籁俱寂,我捏着符篆的掌心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可他们居然停止了交谈!

不,他们已经在交谈了,只是我听不到而已……

因为乌云很快散去,而陆星野也站了起来,同时睁开眼睛,额头也有豆大的汗珠。

他似乎有些异样,主要是看我的眼睛,和先前不太一样。

有惊讶,有疑惑,但更多的,是一闪而过的恐惧!

“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至阴之体,上乘的傀儡之躯,难怪……”

陆星野走近我,一抬手,把符篆重新收了回去。

我张大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你说啥?什么是至阴之体,什么是傀儡之躯,你指的是我的身体?”

“没错,你就是鬼怪眼里的‘唐僧肉’。”

去你大爷的‘唐僧肉’!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之所以会碰到鬼,是因为自己特殊的体质,什么至阴之体,狗屁的傀儡之躯,说白一点,不就是吸鬼体质吗!

陆星野的眼里居然带着笑意,我心里更加恼火了!

“你的意思是,我随时会被鬼怪缠上,然后被它们一口吃掉?”

陆星野淡淡点头。

我继续问他。

“我新房里的新娘,就是冲着我的身体来的?”

他还是点头。

我无力的瘫坐在地上,这些天遇到的事情已经颠覆了我的世界观,可都有一个慰藉的理由。

比如那些鬼虽然出现了,但并没有真正伤害我,并且没有让我迷失心窍。

我很庆幸我还是从前的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可陆星野的话又让我这点庆幸破灭,像是当头敲了我一棒!

“所以,按照你的意思,我迟早会被他们一口吃掉……”

“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知道自己的体质到底是怎么来的,可那些鬼魂已经缠上我了,我随时会死……”

一时间,绝望,不甘和各种复杂的情绪涌上心头,这比得了癌症还要难受!

陆星野没有安慰我的打算,自顾自的收拾随身携带的破旧布包。

我心情难过的走了过去,终于下定决心,很没骨气的说:“陆大师,我想活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