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大礼

在血管连接着的巨大肉球体中,那只大眼逐渐变得猩红,带着极为强大的压迫感,居高临下的俯视我。

“呵,仁慈之心?你看我这副鬼样,有心吗?”

我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差点忘了这一茬。

不过,隐藏在我衣服里的锦囊已经打开了,蛊虫已经顺着我的衣服到了背部,随时准备离开我的身位。

为了吸引咒师的注意力,我只能再次转移话题。

“我再次踏入冥界,除了避难之外,其实还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你。”

咒师眼睛眨巴了一下,深沉的嗓音响起。

“就知道你小子有心事,说吧。”

不知道为何,即使它施加在我身上有不少的威压,可我仍然察觉不到任何的敌意。

这是一种很莫名的感觉,即使我对它产生不了任何威胁,至少也要有一丝一毫的防备才对。

只是现在我还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便咬着牙问道:“你听说过道门祖师爷吗?”

原本这个问题只是我用来拖延时间的一种方法,却没想到咒师居然极有耐心的讲解了起来。

“道门正统最鼎盛时期,开山立派的道门祖师爷云游四海,用简化的自然之力点化万物,在坊间留下了不少的传说。不过,这些都只是后人点缀过的故事,你想听最真实的情况吗?”

我用力点头,装出一副很是好奇的样子。

“呵呵,当年的道家祖师爷有一手本事,那就是移形换影,这影和后世记载的魂魄有些类似,像是神话故事里灵魂出窍而神行千里。他游历万千山河,转而悟道,明白所谓的天道人道鬼道,其实都是自然之力影响下的化合物,存在于虚无之间和现实世界。”

“他开始借着悟出来的道,再往上修行,没想到,人鬼殊途,人道茫茫,而鬼道凄凄,他看穿了一切,逐渐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修炼法门,被认为是道门的终极之道……”

我心里咯噔一声,祖师爷悟出来的道是终极之道,那是不是意味着当时的祖师爷已经产生了魔怔的想法,所谓的悟道,其实就是自己的痴心作祟,那他的道心不稳,这才导致后面修出来的才是魔道?

“那这终极之道,到底是什么?”

我顿时来了兴致,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

没想到咒师只是冷哼一声,鄙夷道:“其实就是入魔,超脱于人道和鬼道之外,却又不合天道,那不就是魔么?”

果然,那只女鬼没有骗我,祖师爷最终真正走向了邪门歪道,入了魔道!

“你小子能问出这个问题,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不过你放心,后世的道门分成两派,将你们祖师爷的道门传统也一并舍弃了,转向了正道。这正道,其实就是人间正道,也就是所谓的人道。”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人类的自然法则高于一切,鬼是一切不祥的象征。直到近日,这个偏见依旧没有改变。”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压制住心里的好奇心,小心翼翼的再次开口问它。

“那当年的祖师爷这么厉害,最后是怎么死的?”

这话一出,咒师巨大的肉球颤动了一下,似乎是在狂笑。

“你忘了我先前说的,你们祖师爷能神游千里,这说明他的魂力强悍无比,即使肉身死了,也不可能真正的消亡。”

我好像明白了,此前蒙在我身上的秘密也多了一个答案。

如果我的身体是一个上等的熔炉,那么,道门祖师爷可以依靠我的肉身重回人间!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后背冰凉的触感忽然消失了,和蛊虫之间的联系也瞬间断开。

我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肉球四周的血管,发现那只蛊虫在我和咒师对话的时候,已经爬上了肉球粗壮的血管!

可咒师的肉球似乎没有任何感觉一般,依旧在自顾自的帮我科普。

“其实道门真正的强悍之处,就是它的根基,而这所谓的根基,可是祖师爷创造出来的,不管他是入魔也好,成鬼也好,最终的初心也是为了普罗大众,所以你们后人依旧还认他这个祖师爷……”

“等下……你有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我伸手打断了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指了指它血管上趴着的那只蛊虫!

这个举动几乎是出自于本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提醒它,也许是它对我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像敌人,又或者我还想知道更多的信息,不想咒师因此丧命!

没想到咒师只是将眼珠子转向了另一边,看了一眼趴在它血管上的蛊虫,冷笑了一声。

“这冥界的力量一半是出自于我的灵魂,任何风吹草动我都能感受到,你刚进入冥界,我就知道你带了一只巫蛊族的蛊虫进来。”

哈?

我愣在当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如何回应。

可它却表现的很淡然,只是在虚空中虚幻出了一只手臂,然后直接将那只可怜的蛊虫一把捏死……

我没想到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种偷袭的计俩居然会显得这么幼稚!

“既然你都知道我带了蛊虫进来,为什么还要答应见我?”

“因为你第一次是为了朋友而来,这一次也不单单是为了自己逃命。我料想你还是为了朋友,也知道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假话,可没有戳穿你,是因为你一直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我真相。”

“或许和你说的一样,我有一颗仁慈之心,只是我自己已经忘了。”

这番话让我尤为感动,虽然它只是一团巨丑无比的肉团,可在这一刻,却让我觉得它是人间清流。

“事实和你预料的差不多,我朋友被巫蛊婆婆抓去了,如果我失败了,他们也会因此丧命。”

我有些沮丧,庆幸自己刚才没有挑战它的底线,同时又担心陆星野和姜渔的安危。

“你用不着担心,你那两个朋友比你聪明多了,他们有的是脱身的办法。”

咒师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又正色道:“不过你既然来了,就不能空手回去,帮我带个礼物给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