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正面交锋

“意外吗?”

它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眼神却尤为轻蔑。

我将烟头踩在脚下,淡淡的回道:“有一点,可这些信息我随时都能知道,你得说一些更加隐秘的。”

我不能直接说出自己真正的意图,如果让它知道我是想试探陆星野和姜晴接近我的真实目的,那谈判也就等于单方面的碾压,我将永远失去主动权。

所以,为了套出更多有用的信息出来,我现在得表现出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

“更加隐秘的啊?呵呵,真是令人头大的家伙。”

“既然我把你们道家祖师爷都搬出来了,就不妨再帮你验证一下吧。你学习道术和天师一派的法门这么快,其根本原因就是你体内的力量暗合天道,这也就从侧面证明,藏在你身体里的东西不是魔,而是和正义一样纯粹的力量。”

“那么我刚才所说的一切信息也都成立了,藏在你身体里的就是到家祖师爷。这些秘密如果我不说,你将无法从任何一个人的口中得到,包括你身边的朋友们。”

我不假思索的回道:“我没有怀疑过这些信息的真实性,只是这些对我当前的处境帮助不大,你设想一下,这个时候我能轻易站队吗?”

没想到它只是摆了摆漂浮在空气的手,言之凿凿的回道:“那如果我告诉你,道家法术的终极,就是入魔呢?”

这个答案再次出乎我的意料,合着它前面绕来绕去的铺垫这么多,是想暗戳戳的告诉我这个?

可我更加迷糊了,这就意味着,我现在所知道的这些,或许连陆星野和姜渔都不知道。

否则他们留在我的身边没有丝毫用处,既无法阻止我入魔,还有可能将他们也一并带入魔道,根本就没有必要多此一举陪我冒险。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我得到的信息变成了两种极端的矛盾,逻辑无法自洽,甚至就连之前我所经历的一切都变成了梦幻泡影一般……

比如,道家法术的终极是入魔,而祖师爷也被陆星野和姜渔误认为是魔,那就说明这只女鬼说的不是假话,可陆星野和姜渔最终的目的是要帮助我驱魔,那就成了大逆不道的欺师灭祖行为了。

我发现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继续提问,可是一抬头,发现那只女鬼的神情忽然有些不太对劲!

不止是女鬼,就连整个鬼村都不太对劲!

在力量增长后,我修习的道家法术的其中一种就是和陆星野他们作记号的方式一样,在来路上留下自己的黑布条标记。

而今天我不知道要来鬼村做什么,所以防止意外发生,我的黑布条留在了很远之外的树林里。

可现在我和那根黑布条上的联系忽然消失了!

“有人来了……”

我动了动嘴唇,自言自语道。

那只女鬼也察觉到了,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又说:“下一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关于入侵者……”

入侵者?

这不就是我在咒师口中听到的三个字吗?

我还想继续问,这只女鬼忽然化成了一团黑雾消散了,只留下她的那把伞在原地。

它似乎在惧怕什么,走的居然这么着急……

我刚把地上的雨伞捡起来,五感顿时察觉到了有生人气息从树林里的小路传出来,并且很快就到达了大路上。

对方来势汹汹,不像是善茬。

可这里是鬼村,如果不是我们这种有一些道行的,正常人根本无法进入这里。

就在我思考对方是什么身份时,那道身影忽然在我前面停下,然后整个身体开始剧烈膨胀!

砰!

一团血雾在路中炸裂开来,伴随着人体四肢和恶心的内脏乱飞,一些细小的蛊虫顺着血水往我的方向爬来!

巫蛊一派?

我胃里一阵翻涌,好不容易强行让自己的腹部镇定下来,那些细小的蛊虫已经爬到了我的面前。

看着这些长相恶心令人作呕的蛊虫,我还是没忍住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没成想这些呕吐物瞬间就被蛊虫瓜分干净,在吃完脏物后,它们又锁定了我的位置,成群结队的爬向我!

靠!

我怒骂了一声,开始翻自己身上的包,这才想起自己身边根本就没有能对付蛊虫的东西,只能赶紧先往自己停车的方向跑!

那些蛊虫爬行的速度非常快,甚至还有一些能贴地飞行,不过两三分钟的功夫,就有几只落到了我的肩膀上。

情急之下,我只能不断的挥舞着手臂,将它们一个个甩飞。

可在关上车门之前,还是有一只蛊虫顺着我的肩膀爬到了背部,然后像是一根针扎进了我的肉里!

剧痛瞬间传来,只持续了大约一分钟时间,我的后背就几乎全麻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蛊虫朝着我停车的方向爬来,我也顾不上许多,一脚油门踩下,赶紧往家里的方向赶!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终于到达自家车库,赶紧下车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后背。

利用车上的镜子观察了一下蛊虫钻进去的地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小洞,上面已经结了一些血痂。

在伤口附近还有小块的皮肉外翻,应该是我刚才拍打的时候不小心被自己抓破了。

好在一路有惊无险,那些恶心的蛊虫也没有跟着我一起回家。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我赶紧先脱掉了衣服,然后把陆星野从房间里面喊出来。

我还没有来得及解释,看到我背部伤口的刹那,陆星野整张脸都绿了。

“我是让你去鬼村,你跑哪里去了?身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伤口?”

我现在满身狼狈,又憋着一股气,顿时朝着陆星野脱口而出。

“我哪里知道鬼村怎么会出现蛊虫?”

“蛊虫?”

正在阳台发呆的姜渔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赶紧走了进来。

她先是检查了一下我身上的伤口,然后又皱着眉头伸手触碰了一下,疼的我眼冒金星,差点哭出声来。

“你俩先别研究了,想想办法把那只虫子弄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