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道家祖师爷

“难怪呢,我朋友说让我务必来一趟鬼村,合着你们都知道,唯独我这个当事人被蒙在鼓里。”

我自嘲的笑了笑,又转头问它。

“你打算以什么样的方式和它赴约。”

“当然是让它出现了。”

鬼村的黑雾再次蔓延开来,熟悉的场景转换瞬间完成了。

我抬头看着天边笼罩的乌云,认认真真的回道:“那就得看你的本事了。”

我翻转手腕,随意的捏了一道法诀,一道金光从我包里绽放开来,然后一张金黄色的符篆飘然而立于虚空之中。

“万象皆虚无,我道本自然!气象一体决,出!”

这只有故事的女鬼手中不知何时握了一把雨伞,只见她微微抬手,天空雷声大作,大雨如箭雨一般飞流直下。

眼看着就要将我的符篆打湿,我继续不慌不忙的保持着捏发觉的姿势,只是身体周遭出现了一道金光。

一道苍龙之影从我体内迸发而出,遇水而上,神龙摆尾裆下豆大的雨点。

“果然本事见长,这道气象决是道术之中的进阶法门,就连陆星野都不会,你竟然能掌握的如此自然,不愧是拥有天生阴体的绝佳道统继承人。”

我随手将手腕翻下,大雨在空中悬停,万籁俱寂,只能听见我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这是我送你的见面礼,接下来可要看好了。”

我笑了笑,双手拍出,如金钟敲响,悬停的雨点瞬间颤动了一下,化为绵绵细雨隐入黑雾之中。

不过半秒时间,那些雨点重新裹挟着黑雾,以万千军马之势冲向举着雨伞的女鬼。

“居然还习得了天师法门,这天地之势居然能化为江海湖泊之力,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

这句话并非奉承,因为我从它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恐惧。

虽然只有一丝,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在攻击即将落下时,我又将法诀收回,淡然的和她对视着。

“现在,你要不要换一个赴约的人?”

它看着我,微微点头。

“那我们就来谈谈条件吧。”

我不想说那么多的废话,只是微微颔首。

它挂在槐树的一根粗壮的根茎上,然后自顾自的说道:“你的朋友骗了你,冥界能养鬼,鬼村同样也能。从这里的构造你大概也能看出来,和冥界作为现实世界的传输渠道有一个大体相通的地方,这里是阴地,最适合养鬼。”

它的话很有诚意,我再次点头示意它继续往下说。

“原本我和你身体里的那位约定过,如果它找到了天选之人,会想方设法的让我找到你,然后助它炼化你这具上等熔炉,这其中出现的变故,就是陆星野出现后,居然没有被那些表象所迷惑,他甚至试图把鬼村恢复到正常的现实世界,所以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进化。”

“这就是我刚才提到过的,他在骗你,就是利用鬼村的怨气来滋养你体内的力量,看似你在成长,实则不过是加快了你吸收体内那股邪恶的力量,所以,进程被加快了,你迟早有一天会面临两难选择。”

“他一边在净化鬼村,一边又疯狂的让你吸收怨气,这是谎言之一。”

“其二,鬼村之所以会变成鬼村,和当年的异象有关,和当时的灾祸有关,可推导历史走向的,是人为。巫蛊一脉利用蛊术结合了这里的地势,强行开启了鬼门,导致冥界里的魂体和现实世界的生物相结合,并且利用蛊虫创造出了黄毛怪,这是他骗你的第二个点,鬼门从来没有被封印过,也无法被封印,他们只是在鬼村上面设置了屏障,隔绝了冥界传出来的怨气,这一切都是假象。”

我默默点上了一根烟,因为这些内容实在太劲爆了!

主导鬼村覆灭的不止是灾祸,还有人为,那么当时巫蛊的力量达到何种可怕程度,才能强行将鬼门开启?

而在几百年之后,还没有后人能够将鬼门再次封印或关上,这足以说明当时的巫蛊一派强悍至极!

除此之外,这只女鬼所给出的信息还有言外之意,当时参与此次行动中的,绝对不只有巫蛊一脉,因为道术能流传至今,追踪溯源,当年他们一定也很强大。

假设他们是正义的一方,恐怕会极力阻止这种灾祸的发生,甚至和巫蛊大打一架才对,可结合现在的情况来看,道术大成者要么没有出手,要么就是和他们站在了同一个阵营。

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会不会就是天师和道术分崩离析的关键因素?

难怪当时陆星野在说到黄毛怪的时候,表情不太自然,因为先祖图腾的事他和姜渔恐怕早就知道,只是要在我面前故意演一出戏而已……

我深吸一口气,看向已经不再说话的女鬼,主动问道:“这些信息就是你作为条件的筹码?我觉得远远不够。”

它发出刺耳的银铃般的笑声,转而回道:“这些信息在你没去冥界之前,对你或许还有一些帮助,可事到如今,只是恰好能帮你解答疑惑而已,所以,我接下来说的话,才是你最感兴趣的内容,比如,他们在利用你,谋划一个大阴谋。”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整件事不管怎么绕,源头最终还是会回到我的身上。

“在告诉你这个惊天大阴谋之前,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藏在你身体里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吗?”

我坚定的咬着牙,强颜欢笑道:“魔,总之是邪祟。”

没想到女鬼冷笑了一声,一字一句回道:“这些是他们告诉你的吧?其实事实并不是这样,藏在你身体里的,不是什么魔,而是道家还未分出天师一派前的……祖师爷。”

道家祖师爷?

我承认这个答案超出了我能承受的范围,后背也情不自禁的出了一身冷汗,可我还是只能强装镇定。

现在我知道的越多,就意味着我要给出的条件更加丰厚,所以只有表现的镇定,才能把这个信息当成无足轻重的筹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