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赴约

陆星野在病床上待了一整晚,而我则在医院的楼下抽烟。

近日来的郁结就像是在我的心口上缠了一个棉花团,总有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

好在漫漫长夜终于结束,黎明破晓。

我去买了一份早餐,在陆星野吃早餐的空隙,找医生开了出院证明。

回去的路上,我还是忍不住问陆星野关于姜渔留在冥界的计划,他原本不想过多解释,被我吵的实在不耐烦,大概解释了一遍。

进入冥界时,董昌的魂魄被依附在小纸人上面,而另外一个女鬼的纸人是被姜渔带着的,它们会在冥界汇合,然后利用咒师解开双生缘。

这其中的利益关系我不得而知,总之需要姜渔的参与。

不过,我还是大概能猜出来一些,姜渔之所以要留在冥界一段时间,应该不止是和双生缘有关。

我有种预感,和董昌并不是最后一次见面,而它也会在冥界找到出去的路。

在各种复杂情绪交织下我度过了艰难的三天,陆星野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教我画符,甚至开始给我讲解一些古书上的理论知识。

这其中就包括巫蛊的传说。

那位族长就是巫蛊后人,她并不属于游牧民族的分支,当年也不知道是如何混进他们的,可从她试图换取先祖图腾里的秘密就大概能解答一些她的目的性。

也许是为了长生,也许是想融合巫蛊和图腾的力量,创造出一种新的力量体系。

陆星野为了能让我更快速的接收这些理论知识,便选择了和现实世界结合的方式,带着我又去抓了几只恶鬼。

现在,我隐隐能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变化日益明显,这和力量的日益增长有关。

由于至阴之体的关系,我能够轻松掌控道术的法门,进步一日千里,成了陆星野口中的怪才。

半月后,迎来了天津久违的阴雨天气,我把媳妇安排进了一家医院准备预产期提前的待产,陪伴了大约十几天后,接到了陆星野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告诉我,姜渔回来了。

我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开车回去。

一路上我都在想,在这段时间里面姜渔到底经历了什么,我要不要问一些关于冥界的事情?

那个地方和现实是相通的,即使隔着一道鬼门,可精通五行八卦,懂得推演风水地势的人都能轻而易举的找到这扇门,我迫切的想要让鬼门关上。

这就是我近日以来心中郁结产生的源头。

可真正见到姜渔的时候,看到她无精打采的模样,以及憔悴的神情,还是没有把这些疑问问出来。

不过我还是从陆星野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的经过,在我们离开冥界后,姜渔还在里面待了几天的时间,然后利用咒师的力量,把鬼门短暂的封印了。

按照陆星野的理解,咒师是害怕那个老太婆找上门来,可我的想法却不是这样的。

咒师不可能是怂包,他一定有自己的打算。

在姜渔回来后,我心情好了一些,总算没有因为自己的原因,拖累身旁的伙伴。

我在两人的训练之下,已经逐渐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捉鬼大师,一般的恶鬼厉鬼都能轻易解决。

甚至遇上棘手的煞,也能全身而退。

在阴雨天结束的前一天晚上,陆星野做了一个重大决定,要把我再次丢进鬼村。

这里在我当时看来是地狱级副本的地方,现在不过是小儿科的环境,我不知道陆星野的意图是什么,可还是照做了。

那天夜里,我在鬼村的槐树下睡了一夜,期间没有鬼怪敢上前纠缠。

等天亮后,我便提着包独自进入鬼村了。

这里的怨气因为鬼门的关闭,不再像之前那么强烈,甚至有了一些消散的迹象。

我循着熟悉的路想要找到鬼门的方向,却无功而返。

因为整个鬼村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屏障,将这里和外界隔开,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极阴之地。

最终我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村口,这里面的鬼怪见到我来了居然都躲起来了,连个鬼影都见不到。

就在我思考陆星野把我丢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时,前方出现了一只女鬼的身形。

我冷笑了一声,现在的我,还有鬼怪敢接近?

可看到飘到跟前的那只鬼,我很是讶异。

因为我们在车上见过……

当时我还是一个小菜鸟时,它曾经坐过我的车,而且,还把我的车变成了它的婚轿。

更令我意外的是,它居然没有被我身上的威压震慑住。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知道它就是冲着我来的,所以也不废话。

它只是看着我淡淡的笑,这笑容并不瘆人,甚至还有一些不寻常的意味在里面。

“你不仅没有被它吞噬,还变强了,看来,你的朋友对你很好。”

我不想和一只女鬼叙旧,所以直接摆了摆手,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那天我们分别后,我可是和你说过的,我们会再见面。”

说到这个,我顿时有些头疼。

“还是很谢谢你那晚救了我,如果你需要我报答你,又或者需要我帮你在外界办什么事,尽管开口。”

见我如此爽快,它好像并不开心,一双灵动的眼睛忧伤的看着我。

“你很讨厌鬼魂吗?”

它的问题有些刁钻,因为它本身就是鬼,我如果说讨厌,岂不是就是在说讨厌它?

“也不是,我喜欢不起来。”

我用了比较婉转的方式回答。

没想到,它看着我,又恢复了先前的笑脸。

“也是,人鬼殊途,你有这种感觉是正常的。可我们的约定还作数,今天,我是来赴约的。”

赴约?

我惊愕的张大嘴巴。

“我们什么时候约定过在今天见面?”

“不,我指的不是和你赴约,而是和你身体里的那位。”

这些天,我尽管努力回避这个问题,可还是无法摆脱潜意识即将苏醒的命运。

也就是说,从某一天或者某一时刻开始,我的身体会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伴我成长的它,另一个是主观意识操控的本体。

我好像知道这个约定是什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