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即将苏醒

我有些诧异的看向那只巨大的肉球,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它也开口了。

“他是天命之人,你强行帮他改命,有可能会害人害己,我劝你好自为之。”

“呵,当年你死于巫蛊之手,被永远封印在暗无天日的冥界之中,是我们道家出手相助,强行帮你留了一具肉身滋养至今。可是你要记住,纵使你永远躲在这里,该来的总会来,鬼门开了两次你都不敢出去,是在害怕什么?”

他们两人之间的谈话总有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我夹在中间,大脑几乎要宕机了……

刚才它们不是还说陆星野是入侵者吗?怎么现在听起来陆星野好像跟它们很熟识……

不,入侵者这个说法应当不是我所理解的那样,如果闯入冥界就是入侵者,那我应当也是被定义为入侵者。

可无论是那只女鬼,又或是这团巨大的肉球,它们在与我对话时,都只是说入侵者的某某某。

也就是说,陆星野被定义为入侵者,和冥界没有任何关联,是另外一件事,只是我因为先入为主的想法,将它们弄混了!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咒师也开口了。

“就知道你不是真心诚意的想要道谢。不过,虽然你挺过了我咒语发作的时间,可也不意味着你的朋友能像你一样,他体内的那个东西,和当年鬼村异变有关,如今相隔百年,鬼门却接连开启了两次,这说明,它的力量正在觉醒,意识也在苏醒,迟早有一天,会成为不可控的一部分。”

陆星野拉着我向外走去,头也不回的孤傲回道:“咒师最擅长的可是诅咒,这么人性化的你,可不配拥有咒师的身份。”

我被平白无故的带离这里,等到了外面,我终于忍不住了,压力放下后,心态也瞬间沸腾了起来!

“你是不是在耍我?”

我看着陆星野,心里有一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陆星野只是继续往前走,直到再次进入红灯笼的街区。

“在我的魂魄从盒子里苏醒之前,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只是我的记忆一半封存,一半也在慢慢苏醒,所以有些事情,我也要循着记忆才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么说你根本无法理解,所以你也无需理会。你只要清楚的记住一点,如果你在这次的身份争夺中失败了,不仅你会死,会有很多人陪着你一起死。”

他解释的很笼统,可我知道他没有必要再编一个谎话来欺骗我,只能气愤的问道:“那你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来冥界,你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愧疚多自责吗?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死了!”

没想到陆星野停下脚步,眼神淡定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又有些凄凉的问道:“你看过我留在医院里的肉体吗?我的确是将死之人,灵魂出窍不是为了躲避死亡,而是在进入冥界后,开启另一部分的记忆。”

“这部分我没有办法提前跟你说,因为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你只有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有勇气进入这里。”

“死亡对于你来说是结束,可对于我来说,是真正的开始。”

我一下懵了,陆星野解释完了这些,便继续拉着我的手,穿过红灯笼的区域,然后又过了几个熟悉的场景,回到我最初在冥界苏醒的地方。

鬼怪从我们的身边穿行而过,谁也不会注意到我们。

我忍着心里的难过,看着他眉心泛出一道金光,随后我意识短暂的昏睡了一下。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鬼门之外的山洞里面,陆星野就坐在我的边上。

此刻他依旧是保持魂体的状态,只是人形轮廓要比在冥界时具象化一些。

我四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白牙和姜渔,顿时有些着急了。

他们一定还在冥界里面!

没想到陆星野见我苏醒过来,只是示意我跟上。

“他们不会有事的,只是白牙还有事情要做,所以,他们还得在里面留一段时间。”

我难过的问道:“那姜渔知道你身上发生的事情吗?”

“之前不知道,察觉到你出来后,她就知道了。”

我再次愣怔了一下,反问道:“她怎么察觉?”

陆星野指了指我包里的东西。

“盒子一旦打开,她就能察觉到。如果我死了,她会直接从冥界出来,如果我的魂魄还有感应,那她就会继续留在里面,和白牙准备一些之后的计划。”

我以前总以为他们只是神出鬼没,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他们有一套自己的行事准则,即使姜渔看起来萝莉的模样人畜无害,可在进行某种计划时,她的智商又高的可怕!

这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和想象,也慢慢的脱离了实际。

我一度怀疑自己还在梦中没有醒来,否则现在发生的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我们再次回到熟悉的鬼村中,陆星野对这个地方没有丝毫留恋,出了村口后,熟练的坐上后座,然后便一直没有再开口说话。

按照陆星野的计划,他需要让魂魄重新进入本体,可离开的时间太久了,一时间无法让本体接纳自己的灵魂,要通过招魂的方式让本体认主,

这方面古书上有详细记载,而且过程并不难,我只需要按照陆星野指示去做。

等到夜幕降临,我回到医院,支开了医生和护士后,便开始了让陆星野的本体认归灵魂的仪式。

这个过程繁琐,且枯燥乏味,我忙的满头大汗,总算把陆星野的魂魄重新归位。

“这两天我的身体会有变化,所以得提前出院,免得吓到医院里的人。”

我嗯了一声,给主治医师打了个电话,说要把陆星野带回家治疗。

不过因为医院的种种规矩,我这个做法并没有办法得到医生的认可,他认为即使救治的希望渺茫,在医院至少能减少病人的痛苦。

我好说歹说,才让主治医师勉强同意,答应第二天帮我们办理出院手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