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死亡禁地

我尝试了无数次,结果都是一样!

此刻的我是魂体游离的状态,而四周的鬼怪之所以看到我却没有攻击我,恐怕也以为我只是一个‘新来’的小鬼。

可我无法理解的是,自己是在什么时候魂魄离开本体的?

是在意识里和另一个我交谈后,还是当我进入真正的冥界后?

现在结果对我来说好像不重要了,而是我开始怀疑自己,此刻的自己,到底是存在于意识之中的自己,还是作为本体真正的我……

董昌的魂魄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看着我不断的想要拦下姜渔,却无法让他们注意到自己,它也开始急了,直接用小小的身躯拦住了我,示意我不用再追了。

不管我怎么努力,他们都是看不见我的。

此时我全身上下只剩下挫败感,孤独和绝望的环境已经让我心力交瘁,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又要幻灭,心有不甘!

可我还能怎么做?

我和小纸人都停下了脚步,这么追下去的确没有任何用处,我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声,更没有办法让他们注意到我,所以,我得仔细思考一下,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耳畔里忽然传来了董昌魂魄的声音。

“在这里我嗅到了同族的气息,比我要强大不少,所以我能察觉到它的方位,但我不知道要怎么接近它。”

董昌的话瞬间再次燃起了我的希望,我直接将它抱到了一边,小声问道:“你能说话?”

“这里的阴气太重了,而我的魂体太弱,所以无法释放出来,不过你放心,你既然也是魂体的状态,我们可以通过意识交谈。”

原来鬼和鬼之间说话,是可以利用意识交谈的。

难怪当初在鬼村的时候,陆星野可以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不动声色的和那只恶鬼谈条件。

当时他应当也是利用了这个技巧,让自己的灵魂出窍,然后来了一番天人交战。

我收回思绪,主动问道:“那个地方很危险吗?为什么你无法接近?”

“我能找到那个同族的魂魄,只是我一旦接近它就会灰飞烟灭,它的怨气太重了,我承受不了!”

原来是这样。

我立马就做了一个决定。

“我来冥界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你们的先祖,而这个气息强大的同族,很有可能就是你们的先祖,所以我只要找到了它,就能去除我朋友身上的图腾,那我此行也算是完成了目标……”

没想到董昌带着遗憾的语气回道:“你忘了?现在你也是魂体状态,即使找到了先祖,能利用你们的道术对付它吗?且不说它身上的怨气有多重,就算是普通的魂体你也都对付不了,所以即使找到了它,我觉得希望也不大。”

我差点把这件事忘了……

现在我只是一个游魂,意识只有一个,没有另一个我的存在,其实我的能力根本无法发挥出来。

至于符篆什么的想都别想了,作为魂体的我现在看到它自己都害怕!

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就破灭了,我看着董昌的纸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管结果是什么,无论如何我都要试一下。而且,我现在既然已经是魂体状态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离开冥界,既然如此,我得成全他。”

董昌好长时间没有再用意识跟我交流,就在我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它终于开口了。

“对不起,我无法陪你冒这个险。我迟早还得回鬼村一趟,对于当年的事故,我得重新调查,所以……”

我强颜欢笑道:“没关系,我能理解你。只是你现在要依附在纸人上面,能从冥界离开吗?”

“鬼门是没有关上的,我只要跟着这里的游魂,总有机会能找到出路的,倒是你,不管你的魂体是怎么离开本体的,现在的你要是在冥界出现意外,本体也无法再生,到时候你的身体就会被另外一个意识占领,那个东西邪门的很,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

现在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不过还是很感谢董昌的提醒。

我将它的纸人放在一边,检查了一下包里的黑盒子,深吸一口气,朝着它说的方位大步走去。

这个空间是没有任何参照物的,所有我现在能看到的东西,也许在一百米开外,我还是能看到一模一样的。

而我此刻也无法再利用罗盘引路,一路上我以为它都是坏的,实际上我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无法发挥出它的用处,这就等于我是两眼摸黑在前进。

好在知道我此刻的状态是魂魄后,反而少了后顾之忧,也不担心那些魂魄会突然攻击我,前进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又或者是两三个小时,我眼前的场景终于第三次转换了,而这里依旧是阴雨天,可四处都能看到高高挂起的红灯笼。

那些鬼魂也不再是单调的形象,甚至我能看到一些打扮的非常妖娆的女鬼。

此地距离董昌估算的距离大概还差现实世界的三公里,我只要继续往前走半个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

可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一只女鬼注意到了我。

它或许跟了我很长的时间,可我一直没有察觉到,等我意识过来的时候,它已经爬上了我的肩膀,甚至将唇瓣贴紧了我的耳廓。

“这位爷看着面生,刚死不久被送进来的吧?”

我并不想理会它,赶紧加快了脚步。

可它就像是狗皮膏药一般,死死贴着我的后背。

“相比于我,那里面的东西可要凶狠多了,你要是敢踏足进去,我以美貌发誓,你会瞬间被吸干。”

我停下脚步,看着前面高高挂起的红灯笼,居然觉得有些熟悉……

那只女鬼还在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我直接打断了它。

“这红灯笼上的图案,是游牧民族的先祖图腾?”

那只女鬼有些错愕,瞬间从我的背上跳了下来,然后绕到了我的前面,上下打量了一番。

“你从西部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