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蛊术一派

阿达表情痛苦的咬着牙,即使站在他的身边,我都能感受到他此刻双腿和背上正承受着刺骨的痛!

按照这个情况,只需要半分钟,阿达整个人就会被直接压扁在地上!

“喂,那个叫白牙的家伙,你是胆小鬼吗?有本事就出来打一架,别特么故弄玄虚!”

反正也无路可退,与其看着阿达被活活折磨死,倒不如痛快一点。

更何况,我需要他告诉我陆星野肩膀上图腾的秘密。

四周的树叶传来沙沙声,像是有一阵风吹过。

可我仔细察觉了一下,四周又没有任何的夜风吹过。

正当我疑惑的时候,眼前一个黑影闪过,紧接着,一双有力的大手直接捏住了我的脖子!

“踏入禁地者,死!”

白牙的声音冷淡,仿佛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般。

阿达发出更加痛苦的呻吟,而我也因为窒息的感觉眼冒金星,可依旧还是强硬的与他对视。

“你们白牙的寿命一般都很短吧?”

这是我从牙关里挤出来的一句话,没想到这句话很有效果,果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虽然身为白牙,可你还是不懂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只要你放开我,我可以帮你解释。”

没想到白牙真是个狠人,居然对我的话无动于衷!

就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只听背后忽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由于我的脖子被控制,无法转头看向后面的情形。

不过,当熟悉的声音响起时,我还是松了一口气。

“要么放了他,要么,我就让你的魂魄离体!”

姜渔幼稚的声音却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慑力,莫名其妙的,白牙对她的话居然深信不疑,瞬间松开了勒住我脖子上的手。

同时,阿达也跪倒在地,不断的咳嗽和大喘气。

我赶忙将他扶到一边,然后站在姜渔的身边,轻声问道:“你没事吧?”

“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既然知道他的厉害,还不知道提防一下,也不知道以前跟着陆星野的时候,他到底教了你什么东西。”

姜渔的话令我有些无地自容,原本我是想利用自己吸引出白牙,从而知道他们图腾的秘密。

没想到此人的杀心这么重,要不是姜渔来的及时,恐怕我就已经死了。

“你们天师一派,怎会来我们地盘?”

天师一派?

我瞬间有些凌乱了,合着姜渔和陆星野并非同个宗门。

难怪陆星野习惯用符篆捉鬼,而姜渔则是擅长用纸人封印。

现在我倒是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他们的谈话还在继续。

“我有一个朋友也被下蛊了,中蛊的迹象和你们白牙的继承者有些相似,这是他身上的图腾,你看一下。”

姜渔说的很平静,仿佛场面上的火药味不复存在一般……

更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是,白牙虽然冷着一张脸,可还是看了一眼姜渔手机里的照片。

两人就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沉默了好一会儿后,白牙才开口。

“这是最原始的先祖图腾,是流传于蛊术一派。”

蛊术?

我心中默默记下。

而姜渔也很快回道:“我知道,你们族长就是巫蛊,所以你身上的白牙印记,才会跟蛊术最原始的先祖图腾相似。”

这一番交谈下来,场面上的火药味居然真的淡然了许多。

白牙紧接着问道:“他的身体有什么变化?”

“道行在消退,恐怕时日无多。”

姜渔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而白牙则是摇了摇头,解释道:“这还算他命大。非我族人,身上却有先祖印记,本身就是一种诅咒,他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他功德无量了。”

这话听着有些别扭,可我又无从反驳。

姜渔则是保持冷静的回道:“没错,我们心里也清楚。可之所以来这里,不单单是为了图腾的事。”

嗯?

姜渔和陆星野还有事瞒着我?

就在我愣怔的时候,姜渔再次开口。

“冥界的鬼门开了,我朋友想要将鬼门关上,不小心被吸入进去,这才染上了你们的先祖图腾。”

“冥界?”

白牙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眼神炙热的看向姜渔。

“你说的冥界,是由万千无主之魂构建起来的世界?”

姜渔轻轻点头,又加重语气说:“现在按照我们手上现有的线索,你们这支游牧民族的部分人,有些人去过中部地区,并且,参与了当时的鬼门封印,可之后又没来得及退出来,才会永远的留在了鬼门之内。”

白牙看着我们,不断摇头。

“这不可能,从我记事起,一直记得族长跟我们说过……”

一听到这话,我就忍不住打断了他。

“白牙,刚才我已经说过了,整件事都是你们族长计划的。她现在应该已经有一百多岁了吧?上次鬼门开启的时间,应当是更久远之前,可你仔细回忆一下,白牙这个身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继承下来的?”

白牙阴沉着脸回道:“也就是百余年的时间。”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在一百年之前,你们族长顶多就是一个小姑娘,而那个时候你们第一次大迁徙来到这个地方,当时整个村子里面剩下的人还有多少?你一定会说有很多,可我要告诉你的事,你们是游牧民族,即使迁徙是常态,可也不至于先到中部地区,又回到西部地区。”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一定还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觉得我朋友身上的图腾已经说明了一切,你们族长也许根本不是你们本族的人,设立白牙这个身份,就是想要选择一个人,继承先祖印记、”

“而你们真正的族长,掌握蛊术和先祖传承的人,因为去封印鬼门出了意外,永远没有出来,所以现任族长趁机坐上了这个位置。”

“既然前面的理论都能站得住脚,那我们把思路顺回来,你们族人当初去中原这件事同样顺理成章了,因为上一次鬼门开启的时间,大约三百多年前,那么这一任族长在一百多年前取得了先祖图腾,并且为了掩人耳目,用下蛊的方式传承给一个自己的亲信,是不是也说得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