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呐喊

阿达刚醒,看到发疯的两只鬼魂,瞬间口吐白沫的再次晕死过去!

我没有办法,只能将他背了起来,打算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就当我打算收起秋莲和董昌的魂魄时,一阵劲风吹过,一支箭射在了我的脚边!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箭矢冲着我的方向射来,我只能停下施法的过程,冲着它们喊道:“有多远跑多远,我身上带着小纸人,随时还能再找到你们!”

董昌像是已经魔怔了一般,听到我的话也没有丝毫反应。

好在秋莲在冒出青烟之前,把董昌一并带走了。

我看了眼躺在地上的阿达,心里有种强烈的愧疚感。

因为我从第一次见到当地的族长后,就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她的可怕。

可我只把她的身份当成了智者,并没有完全放在心上,这才掉进她设计的层层陷阱里面。

我无法想象,如果今天来这里的人不是像我这么仁慈的人,在得知坟墓里还有另外一只鬼时,恐怕早就痛下杀手了。

而真相也会随着董昌入土烟消云散……

原本这一切都可以避免的,是我太信任外人了。

我收回视线,看向快步冲上来的游牧民族后裔,还有已经拄着拐杖,手脚却依旧利落的不输年轻人的族长。

“你不该知道这些的,我们族人的秘密,和图腾一样,都应该是神秘的,崇高的,你不该探寻……”

高尚?呵呵!

我冷笑道:“老婆婆,你利用图腾的信仰来建造你内心深处最贪婪的人性,即使你们部落以前的信仰光辉万丈崇高无比,可现在却比人性还要丑陋,你根本没有资格带领你的族人,你只为了自己!”

那些猎人并没有因为我的话有所动摇,甚至因为我这番不客气的言论,看我的眼神更加富有敌意了!

“小伙子,我承认,当你带着董昌魂魄归来时,我害怕,担心如潮水一般涌来。棺材板虽然盖上了,可只要董昌回来了,真相迟早有浮出水面的一天。所以我当时就想要让你走了,只是你的那位朋友告诉我,你的体质特殊,百年难得一遇,这才留下了你的性命。”

我心里堵得慌,下意识的问道:“我朋友呢?”

“你放心,她比你好多了,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姜渔是个神经质的小萝莉,聪明时谁也骗不到她,可犯傻时,可能给颗糖就跟人走了。

我心里担心,表面却还是只能强装镇定。

“现在他们两只魂魄已经走了,你的计划迟早有败露的一天,难道你就不替自己考虑一下后路吗?”

“后路?就凭你,能将我逼至这种境地吗?”

我叹了口气,反嘲讽道:“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假装听不懂我们说的话,我就真信了吧?”

族长浑浊的双眼忽然闪烁了一下,转而看向躺在地上的阿达,顿时露出仇恨的表情。

我赶忙摆了摆手,好心解释道:“这跟阿达没有关系,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自作聪明。当时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在说话的时候虽然将目光一直放在你的眼睛上,可我的注意力,却始终在你的表情上,甚至是喉咙。”

“当我有情绪波动,并且说出一些不礼貌的话时,你眼神虽然懵懂无知,可嘴角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一切。”

其实我当时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些,现在之所以编造出来,就是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甚至是模糊我在她心中的形象。

设想一下,一个自命清高的聪明人,有一天却被别人的智商按在地上摩擦,她的内心该是何种煎熬?

可我终究是低估了这黄土埋了半截的老人,听到我的话,除了眼神闪烁了一下,表情居然没有丝毫的变化。

“年轻人,过程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最终答案,我们谁赢了。”

我嗯了一声,轻描淡写的回道:“没错,现在胜负还未分,你不会真以为自己赢了吧?”

族长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四周,眼神有些难以言喻的慌乱。

我之所以要自信满满的说出这番话,是因为一句古话。

当你编了一个谎言出来时,就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填补这里面的漏洞。

何况,老婆婆撒的还是弥天大谎。

“喂,阿达,要是不想死就别装睡了,给老子起来!”

我伸腿踹了一脚躺在地上装死的阿达,不耐烦的低声喊了一句。

阿达翻了个身,还想要装睡,我却直接说道:“如果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你今晚还能安然无恙的下山,可你偷听了这么久,你觉得你族长还会放过你吗?”

话音刚落,阿达直接从地上坐了起来,还假模假样的揉了一下眼睛,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模样。

可我却没有这个耐心陪着他演戏,直接说道:“我们的时间不多,待会儿我说一句,你就把我说的原话一字不动的翻译给你的族人听,这是保全大家的唯一办法,你明白吗?”

阿达显然是很有血性的年轻人,抛开前面被鬼吓晕的糗事不说,在听到我说的话能救自己族人时,立马就站了起来,拿起自己的弓箭做出防御态势。

在老婆婆还在思考我说的话时,我面向众人,认认真真的说道:“作为游牧民族的后裔,你们可还记得先祖图腾?”

“在那段消逝的时光里面,你们狩猎时的野性不应该被消除或是隐藏,你们更应该狂野,像不羁的风一样,横扫草原,而不是只在荒野上,做一个土鳖的猎人!”

“她施舍给你们食物,就是所谓的造物神吗?不,她只是在利用你们的善良和同理心,仰仗自己在族内的辈分,把你们变成随时可供食用的猎物!”

“她残忍的利用董昌和秋莲的双生缘,将他们从现实世界分开,她和凶残的野兽一般,没有半点族人情分!”

“倚仗这样的人,还算是受人尊重的猎人吗?”

阿达一边翻译,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而我只用最后一句话,做了最终总结。

“她是巫婆,要让你们的魂永远无法回归故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