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双生缘

“关于发生在我身上的离奇事件,要追溯到临死前的一个月。”

“那时候这里罕见的出现了大雨,我正计划着要在这里长久居住下来,所以在外面定制了一批木材准备送进来。你们也知道,这地方常年干旱,绿化本就稀少,已经不允许破坏这仅有的生态面积了。”

“木材送进来的那一天,大雨连连下了三日,木屋无法建造,我只能继续住在族长给我安排的临时住所。这也是一栋高脚楼,而且楼上大部分的建筑材料都是木质的。”

“可外面下着雨,我的木材总不能一直放在外面,迟早会因为潮湿发霉的,所以就跟族长申请,问她能不能放在高脚楼的阁楼,就是顶层三脚架单独隔出来的房间那里。”

“族长一听我的话,直接就拒绝了我,说外面的东西是不允许放在高脚楼里的,我虽然吃瘪,可也知道是自己理亏,并没有坚持自己的意见。”

“可雨连续下了一个月还是没有停歇的意思,我最后还是只能去找族长,问她能不能帮我归置一下这些木材,可你们知道族长是怎么说的吗?”

“她说,这些棺材只能用来做棺材,不能当做建筑材料……”

听到这里,我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因为族长就算是拒绝她在这里住下,也用不着用这么恶毒的话。

就连董昌都觉得有些奇怪,情绪激动的解释道:“我们族长不是这种人,秋莲,你一定是误会了!”

“误会?我也希望如此。”

它的语气忽然冰冷了一些,转头看向董昌。

“在我找她的第二天,这批木材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我去问族长,她却说自己不知道,可第二天,在我住的高脚楼的三角阁楼里面,传来了据木材的声音。”

“当时我气氛极了,直接就冲到了楼上,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上面放着三个新做的棺材,正有三个工人在上面封着棺材钉……”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忍不住问道:“他们用的木材,就是你从外面拉来的吗?”

秋莲点了点头,同时又特意强调道:“我不知道自己楼上什么时候出现的三个工人,也不知道做这些棺材的工序到底要多长时间,可是看到里面的东西,我已经头皮发麻了,只想找族长问个清楚。”

“族长却说自己从来没有吩咐他们做过这种事,可我说要带她去阁楼看看,她却怎么也不愿意。”

说到这里,秋莲沉闷了好一阵。

半晌后才紧接着说道:“后来就有人把我带走了,并没有再让我住到之前的那个高脚楼里,而是给我安排了另外一个房间,这不是高脚楼,只是普通的猎人居住的房子。”

“有好几次我想偷偷去看一下高脚楼上的三个棺材,走到一半都能发现到背后有人在跟踪我,所以我压根就不敢上去了。”

董昌已经不再说话了,这些内容都是他从未听说过的,可他似乎想起了一些东西,却无法确信是不是真相。

我看向秋莲的鬼魂,开口问道:“后来,你还去过阁楼吗?”

“去过,就是这一次,我刚上到高脚楼的阁楼上,整个高脚楼轰然倒地,而我也被上面掉下来的棺材板当场压死。”

“当我的魂魄离开本体时,我才发现,自己穿着你们当地的衣服,平静的躺在棺材里。”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因为秋莲的话,并没有明显语言逻辑上的漏洞。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它说的话都是真的。

“董昌,你想起来什么了吗?”

“缘分……缘分,到底是什么缘分?”

董昌忽然自言自语了一番,而这两个字也瞬间将我的思绪也拉了回来。

还记得刚才把秋莲叫出来的时候,它也说过自己和董昌有一段缘分,只是这个缘分是什么东西,还没来得及深入探讨。

我再次看向秋莲,想要求证这句话,没想到它自己却主动说出来了。

“这个缘分,其实就是双生缘。”

双生缘?

我大脑仿佛遭受到了雷劈一般,古书里的内容竟然直接跃入脑海!

双生缘,一种诡异的缘分。

在这个世界上,总有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甚至是同一时辰出生的人,这种说法在古书中的解释,就是双生人,也就是说,两个同时出生的人,在缘分到的时候,会成为命运共同体。

既一人死亡,另一人紧接着也会遭受磨难,甚至也相继去世。

只是古书里的内容比较晦涩难懂,按照它举出来的例子,千百年来只发生过一例……

我不由的再次看向这拥有神奇缘分的两只鬼魂,它们的相知相遇都是在这种奇妙缘分的构造下产生的,那么,当一方死亡后,这种缘分势必会推向另一个进程。

作为牺牲者,董昌成为了先行者,那么秋莲作为命运共同体,突发意外死亡好像也理所应当……

不,这种说辞的底层逻辑有一个巨大的漏洞。

董昌的死如果不是天意呢?

如果真是天意,当时魂魄无法归来的人,一定不只有董昌!

所以,从逻辑上来判断,这更像是某种为了制造双生缘,而被精心策划的阴谋!

我看向董昌的魂魄,沉声道:“你应当想起来了吧?那信里的内容,实际上是用秋莲当做威胁,所以你不得以才离开她。而当时为了防止你反悔,或者再回到秋莲的身边,你身边还有许多的监视着。”

“同样,作为知道真相的人,在意外死后,魂魄也被永远留在那个隧道里面……”

董昌的魂魄开始颤栗,不断的发出一些可怖的喊声。

秋莲也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开始捂着自己的脑袋,不断的哀嚎。

我意识到不对劲,立马拍了拍阿达的脸,强制将他叫起来,打算先把秋莲和董昌的魂魄重新封印在纸人里面,等回去之后再商量。

可没想到的是,这两只魂魄仿佛受到了某种频段的干扰,开始神志不清,就连秋莲的魂魄都开始变得面目全非!

我慌了,刚才忘了最重要的一环,寄出信件的人,可是他们的族长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