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不该来

对我来说,这已经是最近能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安顿好了媳妇,我立马就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这个地址和人名。

人名出现了很多,可都和我脑补出来的不一样,我只能先着重筛选地址。

外地的暂且搁置一边,在网页搜索出来的最后一页,我居然看到了同城的地址,只是在远郊,开车都要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我把这个地方当成了自己的第一站,如果在这里找不到陆星野这个人,我就得找一个出差的理由去外地一趟。

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托朋友找了一些能防身的道具。

万事俱备,临近出发的这晚,我的内心无比煎熬和焦灼。

和之前的情绪来源不一样,这一次我总觉得自己的选择会改变自己的一生。

也许是心理作用而已,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由于路况不熟,开车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晚了二十分钟,所以当我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之所以要选择晚上出发,是因为白天要照顾怀孕的妻子,而晚上她休息的时间比较早,我可以自己偷偷溜出来。

收回思绪,我打开车灯,把周围的环境都观察了一遍。

这附近原先修建了工厂和烂尾楼,两边的街道也有一部分的职工宿舍。

此刻我所在的位置就是南十四街,第一百零一号。

下车的时候,晚风把树叶吹的沙沙作响,这让我的内心更加不安。

“第一百零三号……四号……”

我一边走一边小声数着,算是给自己的心里壮胆。

平时我根本不害怕走夜路,可这里不一样,四周除了烂尾楼,就是这些老旧的职工宿舍,从停车到现在,我一个鬼影都没有见到,更别提人了!

等数到三百号的时候,我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车灯了,这让我的内心更加忐忑不安。

好在,南十四街三百号之后,居然就直接跳到七百号了!

并且这一排都是职工宿舍楼,虽然黑漆漆的一片,依旧没有人影,总比先前的烂尾楼和废弃工厂看起来要有安全感一些。

我拿着手电筒,照着门牌号快速往前行进,终于看到了熟悉的数字。

南十四街,七百六十三号……

“终于到了……”

我深吸一口气,往前走了几步,站在门边。

这是独栋的民房,看起来和先前的宿舍楼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只有两层的缘故,在一排的房屋中并不起眼。

原本我想要拿出手电筒往里面照一下,看看情况再选择要不要敲门。

可最终还是直接按下了门铃,没别的因素,在我思考的时候,指关节已经按在了门铃的按钮上……

叮铃!

在寂静的黑夜中,门铃声尤为刺耳。

不过十几秒钟,里面的灯亮了,紧接着,一个穿着黑色休闲装的青年人走了出来。

他的气质独特,我视线不自觉的就被他吸引。

没想到,他开门的第一句话,居然是……

“你不应该来的。”

我愣住了,同时在飞快的组织语言。

他继续说道:“唐宋,天津本地人,今年三十三岁,为人老实本分,只是最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这一刻我内心翻江倒海,因为他报出我的身份信息时,目光深邃,面无表情,我刚组织好的语言瞬间噎住了,呆呆的看着他。

就这么对视半晌,他又淡淡的开口。

“既然来了,我就帮你看看相吧。”

随后,他将我引进门。

这两层的居民楼并不宽敞,家具的摆设也很是简单,甚至可以说是朴素。

我视野所及的地方,几乎找不出值钱的物件。

他给我倒了一杯温水,我喝了一口后,莫名的安心下来。

“你叫陆星野?”

坐了几分钟我才想起要确认一下对方的身份,而他依旧面无表情的淡定点头。

我喉咙发紧,只好喝了口温水,紧接着问:“你刚才说,我来的不是时候,然后又说要帮我看相,这……是什么意思?”

他依旧淡然的神情,只是说出来的话,差点让我坐立不住!

“因为你撞邪了居然还敢走夜路,这是找死,所以我才说你不应该来的。第二,我之所以要帮你看相,是因为你居然能平安找到这里,并且,没有找错房子,说明有高人指引,我帮你看相,是确认这位高人是人是鬼。”

我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的拿出一支烟点上,笑道:“都什么时代了,居然还有人在装神弄鬼,你说我撞邪了,有什么凭据?”

陆星野居然也跟着笑了,只是他的笑更像是嘲讽。

“凭据?撩起你的裤脚看看。”

我鬼使神差的照做,看到脚踝的那一刻,我的底气瞬间被击溃了!

原先沾染血迹的地方,居然变成了乌青,甚至比我的印堂还要黑!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很没骨气的服软,满脸祈求的看着他。

“你碰到了脏东西。”

“这个脏东西并不会主动要你的命,却会吸食你的精气神。你的身体会比以前更加虚弱,这一点你应该能感觉到。”

我当然能感觉到,毕竟连续昏迷了两次!

可我依旧觉得有些难以接受,撞邪这种事,我听过无数种小故事,可从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察觉到他的身份不一般,在他说出更让我惊愕的事情前,我得确认一下他的身份,重新评估一下他说话的真实性。

“我?一个常和死亡打交道的普通人而已。”

陆星野说的淡定,我却不淡定了!

“你刚才说的没错,我最近的确碰到了一些稀奇古怪的事,而且,我刚才进门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说,所谓的高人,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是人是鬼!”

之所以选择坦白,一是试探,二是想要找出答案。

他的眼睛微眯,示意我继续往下说。

于是我顺理成章的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全盘拖出,当然,这中间也有我添油加醋的部分,比如医院厕所遇到的那只可怖的‘女鬼’。

他听完陷入沉思,和我想象的淡定不一样,他居然也皱紧了眉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