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无名冢

阿达转向他的族长翻译了一遍,而这位婆婆的语速加快了。

我发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因为阿达听完后,他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怪异。

“你在说谎,如果你真的这么简单,我们族人的魂为什么会找上你?要知道,那火车可是每天都要经过隧道的,车上那么多人,它们怎么就偏偏找上你们了?”

果然,和我预想的一样,这位婆婆应当是他们族里的智者。

这一次我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稍微思考了一下。

“我本来就是吸鬼体质,那它们找上我的原因也很简单了。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问问我的朋友,她知道我身上的问题。”

这话是试探性的,我想老婆婆应该能听出来。

果然,她的语气重新回到正常的状态,又和阿达说了一通。

而这一次,阿达在翻译之前,居然先问了老婆婆几个问题,看表情就知道,他们起了争执。

不过,老婆婆的地位摆在那里,阿达虽然不情愿,可还是转达了老婆婆的话术。

“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单独找你来见面,有些事情是不想让她知道,甚至不想让另外的人知道。你身上有一个巨大的谜团,别人都看不出来,只有你和我两个人知道,如果你不想自己以后发生意外的话,我们不如坦诚相待吧。”

这话有双重的意思,其中一种就是,刚才的试探她已经察觉到了,那么大家都是聪明人,就都别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了,干脆一点,打开天窗说亮话。

第二种,她能看出我身体里的秘密,只是无法确定,所以需要我的坦诚。如果我不说,其带来的严重后果,甚至会威胁到我的生命。

她或许还不知道,身体里的秘密我已经全部知晓了,所以不管是哪种想法,对我而言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我只想知道她找我的来意到底是什么。

“麻烦你帮我转告一下,如果只是问一些我私人问题的话,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些,请问还有别的事情吗?”

阿达见我好赖不吃,眼神都变得凶狠起来。

带着怒意将我的话转告了一番,又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可老婆婆居然没有生气,反倒是又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随后指了指阿达,又说了一句话。

阿达整张脸都绿了,不可置信的提高音量反问了几句,可老婆婆始终不说话了。

我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阿达翻译,有些不耐烦的问他。

“她说了啥?”

“晚上我跟你一起去无名冢。”

无名冢在当地的说法里面是直译,因为在当地,灵魂是身体的一部分,而那些尸体虽然带回来了,却没了灵魂,是不完整的,那么就无法成为一个独立的坟墓。

按照当地的习俗,他们的姓名也不能作为墓碑,只能当做无名氏埋葬在无名冢。

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才从姜渔的口中了解到的。

此时因为听到阿达要跟我一起去,心里莫名的就安心了一些。

虽然不知道老婆婆最终的打算是什么,有一个帮手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当晚,我们就一齐上山了。

阿达没有多余的装备,所以只带了一套打猎专用的武器。

我在路上告诉他,要是真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这些装备都派不上用场。

可阿达却信誓旦旦的告诉我,那一带埋葬的都是他的族人,不会伤害他的。

对此言论,我不好反驳,只能任由他去了。

由于是晚上,当地的各种设备落后,更别提手电筒这种探险工具了,所以我们只能举着火把上山。

当地本身就是比较干旱,举着火把赶路热的心里发慌,就怕一不小心火苗掉到地上,把那些枯草都给燃烧了。

可反观阿达,他却显得淡定多了,脚步飞快,丝毫没有那些顾忌。

走至半山腰,有一条人为开出来的一条山路,顺着这条路往前看,就能看到一片坟地的大概轮廓。

阿达先是跪在地上双手举过头顶,郑重其事的行了一个礼,才继续举着火把往前走。

眼看着就要到达地方了,我把小纸人从包里拿了出来,随后问阿达。

“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阿达头也不回的回道:“每年他们的忌日,我们族人都会统一祭拜。”

我哦了一声,转头看向四周的环境。

这里应该是经常有人打理,虽然那些坟堆看起来杂乱无章,但是周围的环境还可以,绿化面积甚至比村子里的都还要大。

我们一起走到坟堆的中心区域,然后阿达就把两根火把插在地上,双眼直直的看着我。

我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忍不住说道:“你能不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阿达则是冷声回道:“婆婆说,你能看到死去的人,照我看,你们这些外面的人,就喜欢装模作样!”

我懒得跟他废话,拿出小纸人,按照姜渔教我的法诀念了出来,小纸人瞬间开始变成绿油油的模样。

我继续念着法诀,绿色的光点从小纸人的纸面上脱离,随后飘到了半空当中,组成了一个人形的轮廓。

或许是因为被封印在纸人身上的时间太长了,魂魄的形状更加虚弱了。

做完这一切,我才发现阿达已经被吓到远处去了,手捂着嘴,双腿还在颤抖着。

我挥手示意他过来,解释道:“这就是你们的族人,不过现在才刚叫出来,大概需要几分钟的缓冲时间,到时候,你可以试着用你们当地的话跟它交谈,就知道我是不是在骗你了。”

阿达颤颤巍巍的点头,人虽然是过来了,可还是不敢靠的太近。

我点上一根烟,等魂体差不多接近实体了,才收起纸人。

这道虚无缥缈的魂魄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身处故乡,情绪起伏很大,夹杂着夜风,思念也化成了更加凌厉的阴气,把我们的火把火苗吹的东倒西歪。

它很快便注意到了阿达,再看了一眼他身上的服饰,似乎猜到了什么,开始快速的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