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中蛊

姜渔说的很是轻巧,可是我从她的身上看出了一些端倪。

当时追着她的,一定不只有一只黄毛怪。

稍微休整了一会儿后,陆星野便找了一个角落睡觉了,而我则是和姜渔在外面院子里放哨。

鬼村的怨气依旧很重,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疑问,原本是打算问陆星野的,可现在只有姜渔在,只能把问题抛给她。

“鬼门开启后,有没有办法能让它关闭?”

我不确定里面到底有多少只黄毛怪,可它们随时有可能像我们一样找到出口,到时候不止是鬼村,甚至还会影响到外面的世界。

姜渔摇了摇头,笑容苦涩的回道:“上一次鬼门开启还是几百年之前,那时候我都还没有出生呢,也不知道那一次是如何关闭的。”

我想到了陆星野此前说过的鬼村高人,正想着和姜渔商讨一下,突然发现哪里不太对劲。

天色一直都是保持着破晓的状态,可始终不见太阳出来。

即使这里是鬼村,大部分时间都是黑夜,可也总不能一直黑着的吧?

姜渔似乎也察觉到了,查探了一下附近的阴气,发现今天的阴气比往常还要重一些。

“黑夜持续的时间应该很长了,才会导致鬼村的怨气加重。我想,鬼门出现的唯一异变,就是鬼村无限陷入黑暗当中,怨气随着黑暗增长,和鬼门互通,里面的邪祟恐怕随时有可能冲出来。”

姜渔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又有些担心的补充了一句。

“现在我们不能离开鬼村,不然这里的情况万一不可控了,都是我们的责任。”

我叹了口气。

“陆星野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继续呆在鬼村,你看他那张脸,有多久没有晒过太阳了?”

姜渔先前也是在考虑这个问题,所以一直都没有说话。

我思考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要不然这样吧,你先带着他出去,我继续留在鬼村。”

“你?”

姜渔有些意外,不知道我是出于什么考量,才会说出这么装杯的话来!

可我只是淡然的解释道:“你们虽然道术高强,可毕竟还是正常人的体质,但我不一样,即使是身处于黑暗当中,被怨气笼罩,还能吸收一部分的怨气成为自己的力量,我觉得这个地方就是天堂。”

“万一真出了什么意外,我留下或许比你们留下更有作用。”

姜渔愣住了,她属实是没有想到,我的格局居然这么高。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以为还在昏睡的陆星野忽然开口了。

“鬼村有前人留下的结界,怨气暂时出不去,我们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

听到他的话,我和姜渔都一愣。

可姜渔要比我直接多了,皱着眉头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留在鬼村?”

陆星野站起身,撸起自己的胳膊,上面居然有一个青紫色的图案,一点一点的往外散发着黑气。

姜渔脸色大变,就连音量也提高了不少。

“蛊毒?”

看到陆星野肯定的点头,姜渔的脸色一下就发白了。

而我还处在蒙圈当中,所谓的蛊毒,也只是在灵异小说里面看过,现实中还是第一次听说。

见他们两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我的好奇心更重了,连忙问道:“这是什么蛊?”

陆星野重新坐下,一字一句的解释道:“从那天来鬼村之后,我就发现这里的怨气不仅没有得到净化,甚至还有逐渐加重的趋势,所以我猜测,这里可能要出事了。”

“果不其然,只等了两天,黑雾再次凝聚的时候,整个鬼村的怨气达到了顶峰,就连我随身带着护身符,还是能感觉到怨气在侵蚀我的意识,于是,我召唤出了一只鬼魂,它告诉我,鬼门要开启了。”

“就在那天晚上,整个鬼村的大地开始震颤,我推演出了阴气最盛的地方,一路跟到这里,从这道门进去,我才发现,这里居然就是尘封已久的鬼门……”

似乎有些口渴,陆星野话说到一半,吞咽了一下口水,才顺着继续往下说。

“当时黄毛怪的数量已经有很多了,我顾不得思考那么多,想要将鬼门再次封印。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施法的过程当中,鬼门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我吸入,那里面的场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

我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忙追问:“然后呢?那门里面到底有什么?”

“你听说过冥界吗?”陆星野忽然看向我,眼神有些恍惚。

我愣住了,下意识的摇头。

而姜渔轻声回道:“冥界只在传说中出现过,那时候的天师和道士同属道门,可有一批人叛经离道,选择了邪门歪路,利用自己的能力养蛊,养小鬼。冥界就相当于鬼怪市场,里面只有鬼魂,没有活人。”

顿了顿,她又叹了口气,补充道:“冥界的转运渠道就是人间,可天道茫茫,冥界不可能出现在现实世界,所以我刚才才会说,这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故事。”

我大脑顿时开始高速的运转。

自从遇到陆星野和姜渔之后,我知道现实世界要比想象中的复杂许多,至少不是肉眼所见的那样、

可属实没有想到,沟通人间和冥界的那扇门就是鬼门,那陆星野一个大活人进去了,岂不是……

我有些紧张的看向他,而陆星野只是惆怅道:“我虽然撤退的很及时,可那里毕竟是冥界,活人只要进去,不可能活着出来,而我虽然走出来了,可是用阳寿换的。”

那个青紫色的图案,就是中蛊的图案,而这所谓的蛊,和任何灵异小说都不一样。

没有那么多的花里胡哨,单纯的只是现实生命的倒计时。

我觉得胸口发闷,点了一根烟,默默蹲在一边。

姜渔则阴沉着脸问道:“你打算再进一次鬼门?”

“嗯,反正已经中蛊了,大不了再换一次阳寿。”

陆星野说的坦然,眼看着姜渔要发飙了,又解释道:“这蛊可不是苗疆下的,我没那么多选择。”

姜渔不说话了,红着眼走到另外一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