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南十四街

她看到我的刹那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我会气喘吁吁的从楼下跑上来,毕竟我一个小时前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有事吗?”她客气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故作平静的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她的对面,随后紧盯着她的眼睛,问:“医生,我媳妇那张床位下有一个脸盆,上面印着红色的绣花鞋,可我搬进来的时候并没有买过,那个脸盆……”

医生摆了摆手,似乎刻意在打消我的焦虑,笑容温和的看着我。

“哦,你说那个脸盆啊?呵呵,那是上一个产妇留下的,当时他们家人走的急,东西也没有收完,我们看那个脸盆还能用,担心她会回来拿,就一直放在床底下了。”

顿了顿,她又疑惑的看了一眼我,补充了一句。

“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即使这个回答让我的精神稍稍放松了一些,可依旧做不到镇定自若,只能顺着她的话回答。

“没事,我就随便问问。那你先忙。”

我快速起身,可坐在对面的医生紧接着又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我知道你们心里也有顾虑,上一床的孕妇没能保住孩子,跟我们医院也没有关系,可他们家属却非要过来闹,这不,很多东西我们都不敢收,就担心他们再来找借口闹。”

“你们要是心里膈应,待会儿我让护士直接丢到楼道去……”

她的声音不大,却好似在我的脑袋里炸开了花!

流产的孕妇、红色脸盆上的绣花鞋、我脚踝上的鲜红血迹……

这些情景如走马观花一般从我的大脑中飞速闪过,我好像抓到了一些重点信息,又好似什么都抓不住。

“喂?你……还好吗?护士,护士快来!十三号床的家属又昏倒了!”

在场景不断的过渡当中,我的世界出现了一片苍茫的白色。

我看到了一片刺眼的白色,就像亮光直接照射在我的视网膜上,可我的意识依旧清醒,因为我听到有人在重复说着一句话。

“找到陆星野,南十四街,七百六十三号,找到陆星野,南十四街……”

这个声音仿佛出现在虚空之上,忽近忽远。

而我的眼睛在适应这道亮光后,逐渐能看清一道身形的轮廓,不高,通体黑色,他就站在我的前面,距离不到十步的距离。

声音逐渐微弱,而我本能的想要追上去问个究竟,可任凭我怎么追,他与我的距离从来没有拉近过。

直到我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汗水沾湿了我的衣襟,又是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围着我。

他们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神经病,什么都没说,又好像说了很多话……

这一次不等他们开口,我主动说道:“我现在能出院吗?”

几个医生面面相觑,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苦笑了一声。

“你的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我们的建议是让你住院观察。”

我摆了摆手,不再坚持,示意他们先离开。

这一次我的病房是单独的,而且房间空荡,只留了一些可以限制人体行动的工具,我想他们是担心我会突然暴走或发狂,才把我和媳妇分离开来,将我单独安排在这个房间。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的意识在不断的提醒我要把梦里所见记录下来,而我的肢体也是这么执行的。

几分钟后,我写下了陆星野三个字,同时还回想起了那个地址。

南十四街,七百六十三号。

我很想现在就去这个地方,这种莫名的冲动没有缘由,我好像被什么东西支配着,意识形态和肉体彻底剥离开来。

在走神了片刻后,小舅子站在门口,提了一袋水果,正犹豫着要不要进来。

我招呼了一声,示意他进来。

“姐夫,身体好点了么?”

他没有坐下,脸上挂着不太自然的笑容,随手就把水果放在另一边的桌子上。

我点了点头,随即想到了怀孕的媳妇,有些担心的问道:“你姐呢?有没有因为我影响到?”

小舅子摇了摇头,同时为难的回道:“你的事我还没跟她说,不过,姐夫你这两天到底怎么回事?医生说,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可我看你的精神,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他挠了挠头,把镜子递了过来,又说:“你自己看看,是不是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我接过镜子,同时对他的话嗤之以鼻,我只是精神不太好,难不成会变了一个人?

可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我还是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彪了一句国粹。

“奶奶的,老子的印堂怎么这么黑?”

小舅子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是同样疑惑的看着我。

“算了,你先去照顾你姐吧,我大概是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小舅子嗯了一声,没有久留。

等他走后,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拳砸在了床板上。

疼痛让我的大脑短时间内冷静下来,同时,这几天的回忆涌上心头。

自从搬进新家后,怪事接连不断,可之前再怎么古怪,至少不会影响到我。

可短短两天,我接连昏迷两次,且查不出缘由,同时,在洗手间里看到的场景依旧让我心有余悸,我知道那不是梦,更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存在于现实中,并且肉眼可见。

而在我第一次昏迷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只是觉得灵魂要从身体里抽离开来一般,可第二次,我的梦里有了声响,并且有一个虚幻的场景还模糊的身影。

他让我去找一个人,而这个人我并不认识,地址也是从来没有听过的地方。

可我必须解答心里的疑惑,不然难保我下次昏迷的时候究竟还能不能醒过来……

有了线索后,我下一步的动向就变得尤为明朗。

首先要找到这个地址,然后找到这个人。

不管梦里的内容是不是我自己精神分裂臆想出来的,我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好在媳妇的身体没有大碍,当时只是惊吓过渡,两天后我帮她办理了出院手续,而我的检查报告没有问题,在医院观察的时间里也没有再出现昏迷的状况,医生终于同意我出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