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鬼门开启

姜渔立马快步跟了过来,跟我一样蹲下,然后把那个罗盘从土里拔了出来。

“这的确是陆星野的东西。”

她脸色更加凝重了,喃喃道:“指路罗盘一般都是不离身的,怎么会被丢在这里?”

我左右看了一眼,这里面的雾气越发浓重,能见度越来越低了。

“有可能他就在这个附近,我们继续找,一定能把他找出来。”

姜渔嗯了一声,吹去罗盘上的尘土,正打算放到我的包里,忽然又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等下,这里有一个指引方位。”

我凑上去仔细看了一眼,根本就看不出这所谓的方位是什么,因为上面刻画的符号都是我看不懂的,只知道大概是五行八卦。

姜渔沉思片刻,忽然想到了什么。

“他当时一定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拿出罗盘准备去这个地方一探究竟,没成想出现了意外,罗盘被直接丢在了这里……”

我挠了挠头,不假思索的问:“既然他有了方位,解决掉了麻烦,应该也会去这个地方才对,我们直接到这个地方找他不就行了?”

姜渔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随即还是把罗盘放进我包里。

“没有那么简单,没有这个罗盘,他也不知道具体的方位,只知道大概的方向是朝向哪里。所以在解决了危机后,他正常的反应应该是回到这里,然后再利用罗盘找到这个想去的地方。”

好像是有一些道理……

不过,在鬼村里转悠了大半天,我们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知道陆星野还在鬼村里,而且受了伤。

姜渔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只能按照先前的计划,把附近都找了一遍。

只要是有房屋的地方,无论多破败,我们都会进去看一眼。

有时候我会遇到一些凶神恶煞的鬼,但它们看到我之后竟然都主动消失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等鬼村的夜晚来临时,姜渔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

“这么找下去不是办法,他受了伤,理论上来说不可能跑多远,可我们把附近都找遍了,还是没有见到他,这很不合理。”

何止是不合理,简直就有些邪门了。

我点了一根烟,让思绪尽量平缓一些,重新把线索整理了一遍。

“当时陆星野只是说要在鬼村待一段时间,净化村子里的怨气,看他当时的反应,是没有预料到这里面会有棘手的鬼怪能威胁到他。”

“假使他因为掉以轻心,被恶鬼暗算,受了伤还留在村子里面,那一定会利用罗盘找到最安全的地方,可罗盘却在中途丢失了。”

“所以你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这个罗盘,其实就是在他受伤后,担心自己出不去,才半路把罗盘丢掉的,这样我们进入鬼村,能按照罗盘指路的方向找到他?”

经过我这么一分析,姜渔陷入沉思。

从逻辑性上来说,当时的陆星野压根没有时间准备这些,丢掉罗盘最合理的解释,有可能是被动丢失的。

如果他当时伤的太重,很有可能就顾不上罗盘……

“你分析的漏洞百出,可还有一点可行性,我们沿着他罗盘上指引的方向继续往前走,看看会发生什么。”

姜渔说完,又把我包里的罗盘拿了出来。

对准了方位之后,便直直的往前走。

诡异的是,罗盘上的方向并不是固定的,我们每走一段距离,罗盘上用来指引方向的指针都会重新确认一个方位。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我和姜渔都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我们在这条路上兜圈子!

“周围的风水有点古怪……”

姜渔给出了自己的判断,随即便再次蹲了下来,开始推演这里的风水。

这段过程很是漫长,我一直在抽烟,不敢打扰她。

等她推演完成后,眼里居然多了几分惊恐!

“鬼村的死门居然开启了!”

我吓的烟都掉了!

“死门开了?不是吧?那里面的黄毛怪物不是全跑出来了吗?”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里的怨气越发浓重了,合着鬼门都已经开启了。

可姜渔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甚至是超乎常理。

“这很不对劲,鬼门开启需要先天条件,最近也没有天降异象,鬼门无缘无故怎么会突然开启?”

我觉得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连忙说道:“陆星野失踪一定和鬼门有关系,我们现在没有方向,倒不如直接去鬼门找他!”

鬼门是在地下,而姜渔刚才推演了半天,之所以会发现鬼门开启了,一定是因为这里风水改变的缘故。

果然,她双脚跺了一下地板,指着泥土地说道:“鬼门就在下面,我们得想办法下去。”

我思考了一下,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解释道:“首先,陆星野如果是因为鬼门受的伤,那他当时一定到过鬼门,中途也会留下一些踪迹,比如常用的符篆,又或者你们经常用的标记什么的,这样好方便自己退出来。”

说到标记,姜渔瞪大眼睛。

“黑布条,对,这附近一定有黑布条!”

我们再次分头寻找,而我的目标始终是在树上。

陆星野做事有一个习惯,如果是标记,一定会在最显眼的位置,并且,能探寻附近阴气的地方。

而这里的树少,所以不管是哪棵树,只要是在这里面都无比显眼。

果不其然,在距离我们刚刚探讨的位置不过一百米左右的地方,我发现了一根黑布条就绑在树干上。

而这棵树的旁边还有一栋看起来无比残破的房子,里面倒塌了一半,甚至就连门后都堆了不少的瓦片。

我挥手示意姜渔过来,把黑布条指给她看。

姜渔闻了一下上面的味道,确认是陆星野留下的,便转头看向四周。

“附近只有一根黑布条,所以他一定就是从附近去的地底。”

我有些纳闷的转头扫了一圈,附近没有地洞,根本没有能通往地底的地方。

而姜渔在我沉思的时候,忽然走向旁边屋子的房门。

我正想喊她,吱呀一声,房门被她直接推开了,而此时浓雾大作,我只看到她的背影被浓雾遮住,等雾散去,她已经不见踪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