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我道斩之

我是至阴之体,体内有暗合天道的奇门遁甲,这是由灵化为的能量,在强化我的同时,也在替它下一次觉醒做准备。

逻辑上讲,只有我死才能解放灵,也就是我意识形态最终会化成的魔,可陆星野和姜渔都是讲究的道,一个遵从天道者的人,会助长妖魔鬼怪的诞生?

神秘人说的虽然很有道理,可我并不能完全认同。

“你就要死了,我没有必要骗你。”

沉默片刻后,他忽然又主动开口了。

“或者你反过来想,会奇门的人,也懂得道术,比如你身旁的这位,她能看出这是死门,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和大家都是一路人,只不过最终的目的不同。

我转头看向姜渔,而她同时也在看我。

一张极好看的萝莉脸很是纠结,似乎在考虑要怎么跟我解释。

可结果显而易见了,这个怪人没有说谎,他解释的是对的。

“那你既然迟早都要杀我,为什么又要让我去找陆星野,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我以前是个菜鸟,他想杀就杀,不是比现在简单多了?

不过这些话我是不会傻到当他的面说出来的,也只是心里吐槽几句。

怪人饶有趣味的看着我,手套上的邪气忽然化为一条黑龙,盘旋于我头顶之上。

“因为你的力量不松动,我无法确定你的这副身体,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至阴之体。”

这话又给我出了一个难题,不过聊了这么多,眼前的怪人显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再继续跟我废话。

他举起手,那条黑龙冲着我俯冲直下,原本离我一步远的姜渔忽然变了个人一般,迅速将我的身体拖离原位,然后一掌拍出,金色的符篆在半空中爆裂开来,黑龙的犄角也瞬间被冲溃!

发生的变故太快,我甚至都没有做好任何准备,整个身子就重重的摔在了车顶!

砰!

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炸裂一般,血腥味从喉咙翻涌而出,一口淤血也随之从口鼻处喷涌而出!

黑龙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再次俯冲过来,长大由邪气凝聚的巨口,一口将我吐出的血水吞下!

“连血液都如此美味,我已经开始期待你这副身体还能带给我多少惊喜了!”

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我挣扎着从车顶坐起,四处扫了一圈,却发现姜渔还在地上匆忙的捏着法诀。

而那条黑龙盘旋于她的头顶,准备再一次进攻。

此时我也忍不了了,不管谁是好人,至少今晚得活下来再说!

于是我坚定的选择了和姜渔站在一起,把压箱底的符篆一股脑的抛了出去,按照古书上记载的法诀,也跟着默念起来。

“呵,这死门是由我创造的,所以这一方天地任我行之,你们做的再多也是徒劳无功,何必呢?”

“小妮子,你若是此刻离去,我并不会取你性命,可你执意要替他送死,我只能收下你这只替死鬼了!”

夜空上出现了一团巨大的乌云,黑压压的将我们笼罩在了其中。

我想到了当时在鬼村的画面,那只活了几百年的恶鬼好像也出过类似的招数,只是当时陆星野和它天人交战,我也不知道最终的胜负如何。

总之,这种招数能给人极致的压迫感,一看就很厉害!

轰隆!

伴随着雷声响起,一道闪电从半空劈下,我目瞪口呆的看向巍然不动的姜渔,她打算做什么?

只见姜渔手中的法诀终于完成,一道金色的阵法从她脚底蔓延开来,直到她举起手中的画像,我发现这时的姜渔,已经不再是她了!

“恭迎祖师爷!”

那道闪电最终还是劈向了姜渔,我被这道刺眼的亮光闪的睁不开眼睛,心里暗道:完了完了,这小萝莉一看就学术不精,祖师爷会给她面子吗?

等到刺眼的亮光终于消散了,我带着心中疑惑看向刚才姜渔所站的位置。

她手中的画像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她此刻因为被金色的阵法围绕,就像是站在光里的英雄……

昂首挺胸,气质斐然!

怪人似乎也有些意外,看着跟变了个人似的姜渔,沙哑着说:“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居然有如此传承,难怪,难怪陆星野敢让你守着他!”

“也罢,今日老朽,便碰碰天师一派的祖师爷!”

说罢,半空盘旋的黑龙倒转方向,汇聚于怪人体内。

瞬间,强大的阴气和邪气化作狂风,如潮水般向我们涌来!

我第一次看到这种像龙卷风一般的邪气,心凉了大半。

而姜渔身形不动,只是微微抬手,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符篆。

只听她威严缥缈的声音响起。

“异鬼入死门,我道斩之!”

“鬼道入人道,我道斩之!”

“今有逆鳞犯我同门,吾……替天行道!”

轰隆!

天空仿佛被撕裂开来了一般,一道更为粗壮的闪电落下,将那道闪电吸入其中,转而横生出了千万道枝节,朝着那怪人劈下!

这气势磅礴的闪电源源不断,一道落下还有一道,直到那怪人站的位置只留下一个十米巨坑,天上的乌云才逐渐散去。

至于刚才足以遮天蔽日的邪气,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打散了。

看着眼前的一幕,我心中惊呆了,对高人一说有了更清醒的认知。

原来我不是菜鸟,而是废物……

光是刚才那五雷轰顶的气势就足以吓破我的胆了……

我收回心神,看着依旧不动的姜渔,喃喃自语。

“这还是我认识的姜渔吗?”

话音刚落,她的身子忽然摇晃了一下,然后艰难的转头看向我。

“脚麻了,快过来扶一下!”

嗯,果然还是她……

由于刚才祖师爷上了她的身,所以姜渔此刻的精气神非常薄弱,就连呼吸都比之前要虚弱许多。

作为一个男人,被一个小姑娘拼了命的保护,心里还是有些愧疚感的。

“我扶你上车。”

我们一瘸一拐的上了车,在我发动车子的时候,她忽然叹了口气。

“其实你应该早察觉到了,每个接近你的人,其实都带着不同的目的,我和陆星野也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