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奇门

原先我以为刘老板也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没想到只是一个外围人物,看来那个神秘的男人才是主谋。

而李倩和刘老板都是作为棋子任他摆布而已。

姜渔也想到了这层关系,怒目看向刘老板。

“那个男人叫什么?”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联系他,不信你问她!”

李倩连连摆手,一副惊恐的模样。

“我当时是在拍戏现场见到的,后来都是他主动找上门来,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联系到这个人!”

见他们说的不像是假话,我心里更加狐疑了。

这个神秘人做这么多,有些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先不提他的动机,平白无故让人换了一张脸不说,也没有想过要掩饰自己的行踪。

如果这个人足够强大,他一定知道我们来了别墅,那为什么不阻止我们找到真相,免得自己的秘密被泄露,反而还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把一切真相都找出来?

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可姜渔却想到了什么,忽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喊道:“坏了,跑!”

我不明所以的被姜渔拉着一路狂奔,然后被直接塞进了驾驶的位置上。

“快离开这里!路上再说!”

我不敢犹豫,一脚油门踩到底,连忙离开了别墅区。

姜渔看着外面,长舒一口气,有些郁闷的说道:“刚才我一直在想,如果阁楼里面单独的那一间是用来囚禁张梓涵的魂魄,那上面的禁制就不可能只设置灵魂无法出入,而是生人无法靠近才对。”

“你想想,整栋别墅的风水格局都在阁楼上,所以只要布置了这一个风水眼位,就能控制整个别墅的风水格局,那他为什么不能选择用一劳永逸的方式,直接把整栋别墅都当成囚笼,不是更好吗?”

我愣怔了一下,脑海中有一个念头飞快的闪烁,脱口而出回道:“万一他想要做的,就是吸引我们进入到别墅里面呢?”

姜渔一拍座椅的后背,喊道:“没错,我刚才就是想到了这一点,只有这样,整个风水格局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陷阱,那我们进入之后就会被困在里面。”

我看着前边大路口的路灯,有些忐忑的问道:“可咱们不是出来了吗?”

姜渔也有些意外,问道:“现在几点了?”

我想到手机因为没电关机了,便摇了摇头,说自己不知道时间。

姜渔只好拿出自己的手机看了一眼,可这一看,整张小脸都变成了煞白。

“刚过午夜,看来,咱们还是离开别墅区……”

我正想反驳她的话,前面的路灯忽然就消失了,原本的三岔路口变成了一条笔直的大马路,而我顺着这条路往里开了不到一公里,居然又看到了灯火辉煌的别墅区!

“靠,咱们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

“鬼打墙太儿戏了,他知道那玩意儿困不住我,所以咱们碰上的不是鬼打墙,而是闯进了死门!”

死门?

今天我刚听说了生门,现在又听到了死门,大脑压根就还没有吸收这两部分的知识。

姜渔只是简短的解释了一番。

“天师所推演的五行八卦有一个分支,就是奇门遁甲,和道士用的符篆有一个相同的作用,那就是可以利用风水和自然力量,创造出一个独立的空间。”

“而生死门,就是奇门的一种,也就是咱们现在遇到的这种情况,看似遇到了鬼打墙,其实是误闯了死门,即使我们现在开着车,事实上一直都是在别墅区的几个范围内来回转圈圈。”

我不懂这和鬼打墙的区别,只是在听完姜渔的话后,觉得这奇门比鬼打墙要高级多了!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这么绕下去,油都快烧完了!”

姜渔也有些着急,把车窗摇了下来,又把罗盘放在了车窗口,同时让我放慢车速,她要推演一下四周的环境。

可她之前也说过了,这是奇门创造出来的独立空间,罗盘演练也是依靠五行才能发挥效用,这么推演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出破解的法门在哪里。

眼看着油箱见底,我只能问道:“要不然,咱们先停车,下车再说?”

“下车?我告诉你,现在车上是最安全的,这外面全部都是机关,你要是不想死就把车停在路边,等我推演出来!”

我越发觉得姜渔不靠谱,拿出手机想要给陆星野打电话,可看着发黑的屏幕,又只能无奈的收回去。

“姜渔,你的手机能借给我用一下吗?”

“没用的,这里面不会有信号。”

我看了一眼罗盘上的磁场反应,的确是和外界不一样,信号肯定也没有办法穿过那个什么死门……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姜渔忽然来了兴致。

“找到了,生门就在西北方向!”

我愣了一下,有些不放心的反问道:“在一个死门里面又做了一个生门,这人是脑残吧?”

姜渔的笑脸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你说的对,死门里面就算是有生门,我们也无法到达,这扇门虽然是开着的,肯定是那个人故意想要引诱我们下车……”

我叹了口气,淡定的点上一根烟,看向有些慌乱的姜渔,笑道:“既来之则安之,那个人既然把我们困在这里,一定有他的目的,倒不如就在车上等着,看他耍什么把戏。”

姜渔似乎有些难以理解,一向比她更怂的我现在怎么会这么淡定。

“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害怕吗?”

我摇了摇头:“怕的要死,但我有一种预感,那个人,似乎就是冲我来的。”

只要是冲我来的,那就是为了我的身体来的。

“别忘了,我身体里还有一只怪物,在它的力量还没有完全吞噬我之前,一定不会让我就这么死了。”

姜渔露出苦笑。

“那我呢?”

我抽烟的动作怔住了,僵硬的转头看她。

“你保护不了我,不会连自保都做不到吧?”

姜渔撇过头去,不服气的回道:“我是东西没带全,要不然,就这个奇门能困住我?”

见她嘴硬,我也不戳穿。

可姜晴很快又瞪大了双眼,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做好准备,那个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