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仙人探路

姜渔脸色瞬间僵住,把我手中的照片接了过去,反复查看了一遍。

“这张照片拍摄的没有问题,真正有问题的,就是她拍摄的时候这张脸……”

我点了点头,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如果当时她的脸上已经出现这么多的针眼了,为什么还要拍这种照片?难不成这是戏里的特效?”

姜渔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的问题,只是抬头看向刚才我掀开的毛巾,然后扯下一条,又放在鼻间闻了一下。

“这么重的阴气……”

她不说我还没有察觉到,在毛巾掀开之后,通风管道下来的阴气越来越重,即使是我身体素质异于常人,可在里面待久了,还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就在我考虑要不要把照片放回去的时候,姜渔余光一闪,忽然拿出一张符篆,顺手捏了一道法诀,而这张符篆瞬间就飞进了洗手间的通风口,然后顺着管道一路往黑暗的地方飞去。

我不明所以的看向她,而姜渔也顾不得解释,喊道:“拿上东西跟我来!”

我赶紧应了一声,冲出洗手间,把桌上自己的东西一收,然后快速跟着姜渔上楼。

不到一会儿,我们就到达了三楼的楼梯口,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我和姜渔因为跑步导致心跳加速的声音。

前面就是小阁楼,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先询问了一番情况。

“刚才,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了?”

“嗯,一张脸。”姜渔回答的很是淡定,可我却不淡定了!

“什么脸会出现在排气口后面的通风管道里啊?”

“你说呢?”

姜渔瞪了我一眼,双手交互捏出一道法诀,然后用两张符篆封印住了阁楼的大门。

只听咔哒一声,房门居然自动开了。

我感觉到震惊的同时,也发现晚上的阁楼和白天看起来的好像不太一样,越发瘆人了!

好在姜渔还记得有我这么一个菜鸟在,进门的时候,特意提醒我。

“这栋别墅的格局很奇怪,我们住的二层所有通风管道都不经过三楼,反而是直通这里的小阁楼,然后,再从顶端通风。”

我瞬间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反问道:“那就是说,阁楼和二楼的气是互通的。如果这上面真有鬼的话,那刚才也听到了我们的计划?”

姜渔不置可否的点头。

我正想说出师不利,姜渔已将反手将门关上了。

视野之内再次变成一片漆黑,我正想着要不要提醒姜渔开灯,就见她又拿出一张符篆,然后攥在掌心,不到一会儿,从她指缝就流露出了一些金色的汁液。

随后,她直接咬破指尖,然后蘸取金色的汁液,在额头上画了一道朱砂印。

只不过和我先前所看到的都不一样。

“这是什么?”

我满头问号,而姜渔也不废话,顺手也划破了我的指尖,然后在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印记。

“有人天生阴阳眼,可大部分的人都没有这项天赋,所以,我们这一派为了方便,利用道行强行打开了第三只眼,也就是民间常说的,阴阳眼。”

果然,朱砂印凝聚后,我看周围的环境瞬间变得透亮了,只是和白天的亮光有些不太一样,现在我所看到的世界,都是带着青绿色的光芒。

这种色调一般只出现在恐怖电影里面,我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身临其境。

姜渔解释完,在这个小阁楼转了一圈,然后看向被锁上的另一扇门,问我:

“你白天去的,是这扇门吗?”

我点头回应:“没错,但是里面除了一些旧东西,我也没有发现特别的东西,除了那个从门板里面发出的声音有些怪异之外……”

姜渔沉思一会儿,紧接着说:“白天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整栋别墅的风水眼都在这个小阁楼里面,所以你此前看到的那些旧东西,很有可能只是障眼法。”

“再加上刚才我丢出去的黄符,最后锁定的位置也是在这个里面。”

我顿时开始紧张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几乎就可以断定这个别墅里面的鬼就藏在这个里面了,那咱们要怎么进去?”

姜渔看了一眼门板,然后又回过头来看我。

“冲进去显然是不太现实的,我不知道刘老板和那位大明星现在在哪里,可我刚才已经打草惊蛇了,所以继续留在这里等,也不太切合实际。”

兜了一大圈,原来姜渔也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这时候我反倒是有些怀念陆星野了,如果他在场,一定不会被一扇门挡在外面。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阁楼那扇门里再次传来嘎吱嘎吱木板晃动的声音。

因为是晚上,加上别墅比较大,所以这么寂静的场所之中,那道声音就变得尤为的刺耳了。

仿佛就在门后一般……

“我白天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只是白天的时候还是在那块木板后面,怎么现在听着,好像就在门后了?”

姜渔皱着眉头,又捏了一道法诀,然后将符篆从门缝塞了进去。

不到一会儿,嘎吱的声音停下来了,而姜渔也收回了刚才塞进去的那张符篆。

“居然是吊死鬼……”

吊死鬼?

听名字我大概就能猜到这只鬼的由来,可还是觉得疑惑。

“这种富人区怎么还会出现吊死鬼?”

没想到姜渔只是冷冷的回道:“你不是还看过人前光鲜的大明星,拍出来的照片却满脸都是针眼吗?”

我觉得她就是在故意揶揄我,也懒得和她一般见识,重新把话题拉了回来。

“既然已经知道是什么鬼了,那你应该有解决的办法吧?”

“有,不过,还是得进入这扇门。”

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她。

“要不然,咱们去找一把钥匙来?”

没想到姜渔的脸色更加古怪了。

“笨蛋,不是钥匙的问题,是这扇门的问题。刚才我用黄符探路,用的就是奇门遁甲之中的仙人探路,可只确认出那只鬼是吊死鬼,之后黄符的气机差点就留在里面了,我只能先把它送出来了,说明这扇门有一道禁制,刻意不让我们进去的。”

我愣住了,喃喃道:“那我白天的时候是怎么进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