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新娘

“没想到这后面的故事竟然这么错综复杂……”

我感慨了一声,又问道:“那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雨师这个职业吗?”

陆星野转头看向我,微微点头。

“有,只剩下最后一人。”

看他一脸失神的样子,我来了兴致,打趣道:“你们好像认识?”

“嗯,等鬼村的事情结束了,她也该来了。”

哈?

我下意识的问道:“她来干什么?”

“过段时间我要离开一阵,到时候就由她保护你。”

“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她性格怪异,没有我这么好说话,你要是不尽快成长起来,她就会用自己的方式强行提升你的能力,到时候有你的罪受!”

我强颜欢笑,回道:“好吧,我尽力,那你要多久才回来?”

他沉思片刻才看向我,轻轻摇头。

“不知道,或许挺长一段时间吧。”

陆星野有时候总是会表现出莫名的忧郁,这和他本身冷淡的气质并不相符,可我却不觉得突兀。

在他的身上仿佛有无数的秘密在积压着他的思绪,我很好奇,又无处探寻。

我以为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抽完那根烟后就准备上车,可陆星野又一把给我拽了下来。

“咋了?”

我略显疑惑的看着他,而陆星野表情诡异的看了一眼通往村子里的方向,低着头沉思了一下,才转头看我。

“里面的怨气加重了。”

这话说完,我才发现鬼村里面出现了冲天的大雾,可这雾不是黑色的,而是白色的。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怨气?

我还没发问,陆星野再次径直说道:“你先走,我来净化这里的怨气。”

听他的语气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反问道:“很麻烦吗?”

“你不是已经看过鬼门了吗?如果这里的怨气到达了一定的临界值,所有的冤魂会再次破土而出,到那时候,鬼门会再次开启。”

我还是不懂,摇着头说:“我看到的场景好像不是这样的,当时是天降异象,双月同天,可现在一切看起来都是正常的啊……”

“你要记住,永远不要被表象所迷惑,这世间诡异邪门的事千千万,你要是每件事都用常理来推断,只会被层层迷雾蒙住本心,到头来所见也并非真实。”

讲完这句,他拿出布包,随后将里面的桃木剑直接丢给了我。

“赶紧走,别回头,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回头,一直走!”

我很少见到这样的陆星野,略显焦躁,甚至是有些慌乱。

以我现在的实力留在这里只会帮倒忙,想通了这一点,我还是毫不犹豫的上车了。

如果连陆星野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我这种菜鸟就更别提了。

上车后,我沿着来时的路一直往北开。

当车窗外熟悉的两排树出现后,我的心思才逐渐镇定下来。

可我的心才刚放下去,就听到后面响起轰隆的响声,随即便看到两排的树像是被台风刮过,成排成排的开始倒地!

奶奶的,那些冤魂是冲着老子来的?

我心中讶异万分,一脚油门踩到了底!

汽车引擎响起了躁动的轰鸣声,在漆黑诡异的夜晚增添了紧张刺激的气氛。

我一边注意前方的路况,一边妄想从后视镜里找到陆星野的身影。

可随着两边的树木倒下,后排的能见度越来越低,我根本看不清楚后面的情况。

就在这时,我的余光一闪,好像看到了后排坐着一个人。

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心理作用,视觉上出现了幻觉,可定睛一看,后面的确坐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车内的气温正在逐渐下降,我不敢停车,只能紧张的问道:“这位……大哥还是大姐,你怎么上来了?”

没有任何的响声回应,可这个黑影正在逐渐变得实体化,我看到一个女人穿着红色的嫁妆,脸上蒙着红色的婚纱,低着头不说话。

这种情况下,即使我的心理强大,也难免会有些忐忑。

现在我碰到鬼并不害怕,害怕的是来路不明的鬼!

好在穿过树林后,外面的风声小了许多,但我依旧不敢降下车速。

“姑娘,这里是路边,要不然你就在这里下车吧,我今天真是有点不太方便……”

我想着要甩开这只女鬼,不管它跟着我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可红盖头里传来了一声好听的女声。

“在这条路,你敢停车吗?”

我从后视镜瞄了一眼,那只女鬼端坐着,俨然是把我这车当成了自己出嫁的婚车了!

“额,那你也不能跟我回去啊!再说了,咱俩素不相识,我看你也是有终身大事要办,倒不如你先回去结婚,我回去办我的事?”

我只想尽快甩掉它,语气也变得诚恳了一些。

没想到它接下来的话,却让我出了一身的冷汗!

“你的妻子怀孕了吧?”

这话就像是晴天霹雳,无论我怎么猜想,都无法从常理中推测出一丝结论。

它知道我的身份,甚至知道我的妻子怀孕,而我可以断定,我们从未见过,除非……

它原先那只生活在我家里或者是车库里的那只女鬼!

不过,我心里讶异,还是擦了满脑门的汗水反问它。

“你怎么知道我的妻子怀孕了?”

“倒不如你先猜猜看,如果你猜对了,我就告诉你答案。”

它的声音依旧好听,却让车内的气温骤降。

奶奶的,老子要是猜出来了,还需要你告诉我答案?

说实话,我现在并没有多少耐心,只想赶紧把它甩掉。

“不管你是怎么知道我妻子怀孕的,我只希望你赶紧下车,人鬼殊途,你上了我的车,对你也许会多几分业障,考虑清楚了。”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有底气说出这番话的,不过,效果却已经达到了。

空气中的寒冷缩减,逐渐回归常温,我从后视镜看它,它依旧一动不动。

过了片刻,它吐出一口凉气,红盖头吹起了一个边角,恰好这时候我又用余光瞥了它一眼。

那蒙在盖头里的绝色脸庞仿佛有种魔力一般,让我情不自禁的就想盯着它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