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道士都该死!

我注意到,他身上没有任何防护的东西,可陆星野只是摇了摇头,一脸淡定的跳了下去……

他的动作太快,我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古井下面响起了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随即,便看到下面也亮起了蜡烛的光线。

我赶忙把绳索固定在古井的边缘,随后也跟着慢慢滑了下去。

古井并没有我想象的这么深,往下滑行大约十分钟后,我便看到了陆星野给我做的标记。

蜡烛在底端的位置微微亮着,和普通的光照不太一样,这里面的光是泛着绿色的光圈。

落地后我下意识的想要拿起蜡烛当成照明的工具,可陆星野拉住了我,随即丢给我一个手电筒。

“这是用来判断有没有厉鬼的,你要是拿走了,我们回去的时候怎么办?”

我尴尬的笑了一声,把蜡烛重新插回原位,然后打开手电筒,照射了一下井底。

这里的情景和当时我在上面看到的一模一样,只是近距离的观察下,这些人类的尸骸更有视觉冲击力。

这些人死前好像经历了什么惨绝人寰的痛楚,人骨几乎都是分离的……

“陆大师,这些尸骸原先都是鬼村的人吧?”

陆星野点了点头,见我对这种事有兴趣,便开始了讲解。

“当年的巨大灾变让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恐慌之中,村长紧急召开了一个会议,把村民们都集合起来,就在这口古井旁,村长做出了一个巨大的决定,把身上长满黄毛的村民丢进这口井里面。”

身上长满黄毛的村民?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

“这里还有人身上长着黄毛吗?”

陆星野的话被打断,并不生气,只是随口解释道:“那些人并不是本地人,他们从很远的地方迁徙过来,以前一直都没有事,可是那段时间,灾变发生的时候,有人亲眼目睹长着黄毛的人吃掉了一个小孩……”

我差点惊掉下巴!

在各种民间的怪谈当中,吃小孩这种怪事其实见怪不怪,可都是由当时的环境所造成的。

陆星野的话将我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村长原本是打算将他们活活烧死,因为有人说,他们是象征着不祥的怪物,不能存活于世上,可村长心善,只是命人将他们丢下古井。”

重新把手电筒的光线照射到那些骨架上,发现这些人的骨架的确粗犷,看起来比正常人都要强壮许多。

在那个年代能长成这样的大块头,的确是有一些蹊跷。

陆星野则是继续往下说、

“把那些人丢下这口井的当晚,村子里的每个人都觉得浑身燥热、口干,午夜过后,他们成群结队的离开自己的房屋,想要来这里取水喝。”

“可这些人不知道在喝水的时候看到了什么,天一亮,他们就坐在自家屋子里面,并且点燃了自家房屋。”

这种怪事听着心里发慌,我用力握着手电筒,试探性的问道:“那这里的房屋,其实不是因为风吹日晒倒塌的,而是当年就被火烧毁了?”

陆星野先是点头,随即又淡淡的摇了摇头。

“整个村子被大火烧毁的第二天,一模一样的村庄又出现了山头的另一边,长着黄毛的那些村民又出现了,他们还是和之前的生活模式一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而这里,变成了永远的废墟,直到今天,被人冠以鬼村的称号。”

山头的另一边?

我大脑有些宕机了。

“不对啊,陆大师,如果山头的另一边还存在一模一样的村庄,我们来的时候应该就看到了,可除了两边的大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可我说出口的时候,才意识到哪里不太对劲。

果然,陆星野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脑袋,冷哼道:“这都是几百年前的事,现在除非时空交汇,不然你怎么可能看到?”

我干咳一声,不服气的回道:“那也就是说,这个一模一样的村庄最终还是消失了,而这里却彻底沦为了鬼村,可为什么鬼村只有一个?难不成,这里的冤魂都是当时死去的村民?”

陆星野啪嗒一声关上手电筒,在我即将尖叫的时候,又点燃了一张符篆。

“符篆没了自己画,真相被埋了自己找。”

火光消失的时候,陆星野也从原来的位置消失了。

我心里暗暗骂了声娘,把符篆一股脑的掏了出来,摆在地上。

每张黄符都有自己的作用,我一一分类好,然后放在陆星野此前点燃的蜡烛边上。

等待永远都是漫长的,当外面的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我知道时间到了。

手中夹起一张黄符,迅速点燃,默念了一遍书本上的术语,紧闭双眼。

很快,一只大手缠住了我的肩膀,在我即将睁眼的时候,那只大手想要将我困在井壁上!

好在我始终都攥着黄符,下意识的就直接往边上一甩。

一道亮光燃起,边上的空间顿时被照亮了。

一只体型庞大,有着人类模样却长的像个怪物一样的厉鬼匍匐在我的前面。

两只手就像是触手一般抓住我的肩膀,可因为黄符的威慑力,它没有继续发起进攻。

“会说人话吗?”

我故作镇定的拍了一下衣服上的尘土,和它凶狠的目光对视。

“你是道士?”

它的声音极为难听,就像是喉咙里塞了什么东西一般。

我点头,回应了一句。

“在你们那个时代,应当是这么称呼。”

没想到的是,在确认了我的身份后,它好像变得更加残暴了。

举起两只像是触手一般的大手,直直的朝着我面门拍过来!

好在我早就提防着这一手,连忙弯腰躲过。

可它的进攻手段有很多种,见我躲避了第一次的攻击,立马想要展开第二轮的攻势。

这古井狭窄,而且我也不知道像他们这样长着黄毛的怪物还存在多少,不想把动静闹大,连忙举起双手,示意它冷静下来。

“我来这里没有任何敌意,你相信我!”

“道士,都该死!都该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