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下井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激动,我抽烟的手指都在微微抽动。

陆星野依旧还是那副淡然的神情,径直转过身,朝着山下走去。

我快步跟上,从后面拉住了他的衣角。

“如果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不可能跟你一起下山!”

明明就离当年的真相只差一步,陆星野为什么要这么做?

愤怒,不甘同时充斥着大脑,这让我的心态短时间内有了巨大的转变,情不自禁的挥出一拳!

而陆星野居然没有闪避也没有招架,任凭我的拳头挥向了他!

砰!

我感觉指关节传来痛楚,而陆星野只是微微歪着头,嘴角溢出了鲜血。

他看着我,第一次,我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陆星野,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想让我知道真相,他已经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了,我只是想要知道真相,仅此而已!”

我冲着他怒吼着,不断的发泄着自己心中的郁闷和酸楚。

半晌后,陆星野看着满头大汗的我,只是轻声道:“有时候,还活着的人,远远比真相重要。”

说完这句话,他就再次转身离去,而这一次我没有拉住他。

活着的人比真相重要,这话到底在隐喻着什么?

最终我还是追了上去,坐在后座上的时候,我们默契的没有开口。

直到陆星野将车子开回去,我从车上下来,他将布包打开,里面是一道闪闪发光的符篆。

“这就是他,等你能力足够知道真相的时候,我会为你解封,到那个时候,你想要了解的真相也会浮出水面。”

“但……”

他顿了顿,语气变得坚定。

“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郁闷至极,可心里总算是有了慰藉,对陆星野也有了一个重新的定义。

他很不希望我触碰一些东西,特别是能威胁到我安全的秘密……

这的确是他的作风,可我的疑虑还是没有打消。

回到房间后,我开始调查当年野兽伤人事件,并且将整件事和今天保安所说的都联系了起来,可最终得出了一个结论。

两种说辞,必有一方是假话。

陆星野不想我触碰的底线,应该就是整件事的雷区。

我正想洗漱一番,陆星野来敲门,递给我一本书。

光看名字,我就知道这是捉鬼用的。

“从今天开始,每晚入睡前都要看一遍,能学多少就学多少。”

我嗯了一声,将门轻轻关上。

确认他走远后,才翻开第一页。

上面的字体很模糊,我不知道它是来源于哪个朝代,总之绝对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开头的一些内容都是灵异怪谈,和民间灵异杂录一样,由无数个小故事拼接而成。

我看的津津有味,即使上面有些说辞晦涩难懂。

很快,天亮了,即使是一晚上没睡,我也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休息过了一般,丝毫察觉不到疲惫。

陆星野看到我的状态很好,很是满意的笑了、

我几乎很少看到他笑,这一次的笑容无疑是最真挚的。

“看了多少了?”

他像是老师在检查作业,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只是淡定的回道:“还不到一半。”

他放下手里的碗筷,又用纸巾擦了一下嘴角。

“够了,待会儿去鬼村。”

奶奶的,他做事向来毫无章法,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这是完全不把我当人啊!

“可我们昨晚才从公墓回来,而且,我为了看这本书,都没有好好休息过,咱们明天再去吧。”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

意外的是,陆星野爽快的答应了。

但并没有准备让我好好休息。

他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大堆的黄符,全部摆在我的卧室里,让我今天之内画完。

并且还理直气壮的威胁道:“这些黄符都是你自己在用的,要是没画好,发挥不出效用,最终死的可是你自己。”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咯噔一下。

即使昨晚我已经看了他给我的书,上面也的确说了一些符篆的绘画方式,但还没有亲眼见过陆星野自己画,我对整个流程依旧是懵懂的。

可陆星野却不管这么多,直接将门锁上。

我只能对照着书本,一笔一划的在黄符上作画,刚开始就像是鬼画符一样,随着熟练度提升,倒还真有模有样的……

直到晚上十点钟的时候,陆星野交给我的黄符全部画完了,而我的手臂也酸的抬不起来。

看了一眼时间后,我倒头就睡。

第二天天才刚亮,陆星野就进门将我摇醒,然后把我的黄符都整理了一番,直接挂在了我的腰部。

“今天去的,是鬼村的古井。”

古井?

我的记忆一下被拉了回去,胃里顿时一阵翻江倒海。

“下面都是白骨,我们下去做什么?”

“你不是喜欢听鬼话吗?那么多白骨,能让你一次性听个够了.”

陆星野不像是开玩笑,我赶紧扯住了他。

“去鬼村我没有意见,可古井,我想到就犯恶心,咱们换一个地方吧?”

没想到陆星野收起笑容,眼神带着一丝嫌弃。

“鬼村就没有一个好地方,不管去哪里都一样,更何况,你现在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他说的是实话,我无力反驳。

收拾好东西后,还是陆星野开车,我们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鬼村。

这一次不用进村,所以车子就直接停在了路口边。

前期布阵都是由陆星野在进行,有了理论上的知识加持,至少他现在的行为我好理解了一些。

此刻他拿出来像是罗盘一样的东西,用他们的行话来说,叫星位罗盘,用来定位阴气最盛的风水眼位的。

至于他们这一行,对于风水非常讲究,毕竟是和死人打交道,所以要避免有损阳寿的事。

随后他又拿出了一串纸钱丢进古井里面,在外面推演了一番卦象,算出了五行八卦,分别在生门处点上了一支蜡烛。

做完这些,他才看了我一眼,示意现在可以下去了。

我拿出陆星野事先准备好的绳索系在腰间,又看了一眼陆星野。

“你怎么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