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死人堆里造坟场

得出的结论有两个,第一个,今天鬼村的历练才刚开始就结束了,他觉得没有任何锻炼的意义,所以给我重新开了一个副本。

第二,鬼村对我而言是地狱级的难度,可是对他来说太过小儿科,他觉得公墓或许更适合考验我。

可当我到达了公墓区域后,才渐渐明白了陆星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里的公墓并没有完全开发出来,原先地下应当是一片坟场,因为我从一些工程的边角料中发现,这里存在不少的无名碑……

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这里的情况和鬼村一样,怨气太重。

陆星野走到通道口的台阶上便没有继续往前了,而是回过头来对我说:“先前我是打算让你在鬼村里面住一夜,只是你身上还有一个致命弱点,我觉得你还不能够适应那个地方。”

我的老天爷,你总算是明白我的段位了!

可陆星野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我刚想放开的心,再次紧张起来。

“而公墓,并不能完全代替鬼村的格局,不过,这里有一个相通之处,就是怨气。你此刻应该能感觉到,无数的冤魂在召唤者你,它们一边说自己的故事,一边在迷惑你。”

“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分辨它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吞咽了一下口水,反问道:“怎么分辨?”

“用心。”

陆星野淡淡的回了一句,还是很贴心的补充道:“这就是你的致命弱点,把所有鬼都想的太好了。我的黄符不是万能的,鬼村里的鬼惧怕,是因为它们不是野鬼,依旧保有部分自己的意识,甚至是记忆。”

“可这区域的鬼魂不一样,它们只会有一个念头,吃掉你,又或者是求你办事。”

我明白了,陆星野依旧把鬼村当成了我的第一个要通关的副本,只是把那里当成了难度最高的boss关,而这里,就是我收集经验的地方。

只有我的经验升级了,段位提升了,才能打赢鬼村里的鬼怪。

“那我要怎么对付那些怨气缠身的恶鬼?总不能老是用你的黄符吧?”

我倒不是不好意思,主要是陆星野说了,这玩意儿只是最基础的东西,它并不是万能的。

这些野鬼可不讲章法,我担心这一套没有用。

没想到陆星野早就替我想好了,他打开了自己的布包,然后解释了一番。

“你已经有了自保能力,现在,我把这柄桃木剑赠与你,记住,这桃木剑只斩恶鬼,如果斩杀的不是恶鬼,会损失你的阴德。”

我莫名的开始紧张了。

“损阴德的事情做多了,会有什么后果?”

陆星野鄙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抬脚就往山下的小路走。

“笨蛋,会折寿,而且,倒血霉!”

我翻了个白眼,冲着他背影嚷道:“你就这么丢下我不管了?”

可陆星野没有回答,只有呼啸的冷风还在肆虐。

我打了一个哆嗦,从地上捡起那把桃木剑,警惕的看向四周。

危险无处不在,我能感知到,却不知道脚下的路该往哪里走。

我从来没有过真正生与死的较量,今天已经突破过一次了,我觉得自己有底气能在这座公墓待到天亮!

念头刚起,前面就有一道手电筒的光线照了过来。

“喂,臭小子,大半夜不睡觉,跑公墓来干嘛?”

我抬眼一看,对方穿着保安服,看来是这一带守夜的人。

“额,我白天要上班,只有晚上才有时间上山祭拜亲人,不好意思啊,打扰到你了。”

我尽量表现的客气一些,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保安走了过来,用手电筒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问道:“你一个人来的?”

我打着哈哈,连连点头。

“这大半夜的,大家都睡觉了,我就自己一个人上来了。”

他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举着手电筒往前走,一边说:“报一下墓碑名字,这里墓地多,要是你一个人找,天亮都找不到。”

我赶忙上前递了一根烟,他并没有接过,而是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

“现在的年轻人,胆子真大,一个人就敢往坟地跑了……”

我不好接话,只能打着哈哈把话题盖了过去。

“大哥,平时来这里祭拜的人多吗?”

“过节的时候倒是多,现在,呵呵,几天都不见一个人影。”

他的音量不大,在寂静的公墓里听起来总有股莫名的寒意。

话题是我挑起来的,所以自然而然的打算继续往下说,可我跟在他的后面,却发现他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

他的脚尖着地,而鞋跟是掂起来的,走起路来轻飘飘,好像随时会被晚风吹散一般!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看向他的身旁,这时候才注意到,他并没有影子……

我的大脑尤为清醒,连续确认了好几次,发现这位保安确实没有影子。

那么,他是鬼。

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完整的鬼魂,甚至还保留着生人的表达能力和外形,我竟然并不害怕。

这一条往上的路很长,他一边走一边说。

“大叔,你知道这里后来为什么要开发成公墓吗?”

借着问话,我火速跟上,和他并排走着,同时,把黄符交换到另一只手上,防止这只鬼会忽然暴走。

他走的轻飘飘,且没有脚步声,可说话的音量却很是洪亮。

“当时啊,这里要开发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反对的,那些人就是山下的一些居民,他们知道这乱石堆里有多少人的白骨,就算是后来被挖掘出来了一些,每到下雨天,还是会随着泥石流破土而出。”

“那些人害怕,在死人堆里造坟场,不就是鸠占鹊巢吗?”

我摸着鼻头,一边点上香烟,一边回道:“话是这么说,可公墓毕竟还是造起来了,而且,也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吧?”

这句话是试探,而保安好似没有察觉到一般,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对,确实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反正人眼所能看到的,只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东西,对于真正存在的变故,却不以为然。”

我心里咯噔一下,保安的话给我敲响了警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