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红色高跟鞋

我家住的小区,在改造之前原本是一片坟地。

自打买这套房子的时候,就没少跟媳妇干仗,地理位置她不满意,

我今年三十三,媳妇二十九,是指腹为婚,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这婚房就成了刚需。

和亲戚朋友东拼西凑,最后只能买了东华家园的二手房。

住进来之前,我就听说过这个小区原本是一个村儿里的自留坟地,因为房市水涨船高,这里也被规划成了住宅用地,在八年前规划改造,建成了这个小区。

老天津人都不愿意在这买房,都是我们这些手头钱不够,又刚需的人才不得以买了这,交通不便,地方又偏,可好说歹说,也算有个窝儿。

说实话,住进来之后,这怪事儿就没断过。

搬家那天,媳妇挺着个大肚子指挥,我大包小包的往家里搬东西,搬完以后,我媳妇有一双高跟鞋是怎么也找不着。我当时觉得是因为东西太多,指不定塞在哪儿了,归置利索了就找到了。

住进来的第三天,我媳妇就开始做噩梦,总梦见自己躺在棺材上头,棺材里有人踹棺材板,喊着:“让我出去”,每次半夜我都得哄她好一阵子才能入睡。

去医院,大夫说是妊娠综合征,精神紧张造成的,叶酸,维生素,没少往嘴里灌。

没超过一个月,她就在卫生间意外滑倒,孩子差点就流产了,我挨了丈母娘好几天骂,差点媳妇就被抢回了娘家。

从那之后,我就怎么都觉着事儿不太对,好端端的人,在厕所怎么可能就滑倒了?地面是防滑瓷砖,也没有水渍。

我想起来媳妇说的话:“我摔倒的时候,感觉有人拽我脚脖子。”

打那时候起,我媳妇就开始疑神疑鬼的。

有天晚上,她竟然用双手死死的掐住自己的脖子,我见动静不对,赶紧把满头大汗的她叫醒。

她惊慌的说:“老公,咱们把房子卖了搬走吧。”

“这个房子里有鬼,她把我的高跟鞋偷走了,还要杀了我。”

说着,她就哭哭啼啼起来。

大夫总说这是产前综合征,是幻觉,说不行家里就养个小宠物,缓解一下她的情绪,怀孕期间养狗,孩子生下来抵抗力强。

于是,我就从朋友家抱了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回来,通体黑色,特聪明,不拆家,媳妇的情绪果然好了不少。

就这样,确实过上了俩月太平日子,可好景不长,那天晚上我去遛狗的时候,又出事儿了。

因为怀孕,遛狗的重担一直都在我身上。

那天下了雨,我晚上有应酬,回家又晚,到家已经是快十二点了。

狗蹲在门口哼哼唧唧个不停,我就拿着铲屎器,带着它去地下车库了,还能躲躲雨。

可是下了车库之后,狗却一个劲儿的叫唤个不停。

这里得提一句,我们家狗叫多多,当时已经六个来月了,体形接近成年,平时非常乖巧懂事,从来不乱叫。

而且进了地下车库,也不拉,也不尿,正常的狗去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都要到处闻味道,然后找墙根撒尿,那天晚上也是奇了怪了,多多一个劲儿的哼唧,朝着地下车库的一个方向叫唤个不停。

地下车库的灯是声控的,它这嗓门直接喊亮了一串,然后拽着我一个劲儿的往那个方向走。

它特肥,身上全是肉,六个多月就已经七十多斤了,一般成年人还真不一定拽的住他,我就跟着它往前走,直接朝着一辆白色的大众汽车跑去,然后就开始往车底下钻。

我大声喝止,因为地上太脏了,可没拗过它,多多在车底下吭哧吭哧的叼了一会儿,从车底又钻出来,嘴里叼着一个让我头皮发麻的东西。

那是一只红色的高跟鞋,正是三个月之前,我和媳妇新搬家过来,我媳妇丢的那只。

我当时吓得酒都醒了,巧合的是,它叼鞋出来的一瞬间,声控灯正好到时间熄灭了。

我喊亮了声控灯,赶紧把它嘴里的鞋抢过来,仔细辨别,还真是我媳妇丢的高跟鞋。

这双鞋是她去年过生日的时候,我给她买的礼物,定制款,花了一万多,鞋跟处还签着我媳妇的名字,买回来之后她都没穿过几次,一直视若珍宝。

还说这鞋要留在结婚的时候穿。

可是怎么能丢到地下车库呢?

我没有车,搬家的时候也是找朋友借了一辆皮卡,把东西大包小包自己扛上来的。

家里的一切东西都没经过外人的手。

搬家过来半年多了,地下车库我真是头一次进来。

但眼前这只鞋,的的确确就是我给我媳妇买的。

我打开闪光灯,趴在车底下看,准备看看另外一只在哪儿。

可是我趴车底下照了半天,也没看见另外一双鞋的踪迹,要丢不应该是两只一起丢吗?怎么只找到了一只?

我开始犯嘀咕,心里想了各种可能性,这只鞋是右脚的,左脚的鞋不翼而飞。

多多也不叫唤了,蹲在地上朝着我吐舌头,那意思好像是要奖励一样,我摸摸头,若有所思的看着这只鞋,还没等愣神的功夫,就来电话了。

手机铃猛地一响,真给我吓了一跳,我一看是我媳妇。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问我在哪儿?

我说我在楼下遛狗呢。

她说:“老公你快上楼,我崴脚了。”

“肚子也疼——”

我慌不择路,人在前面跑,狗就在后面追,淋了一身的雨跑回家,也没顾着鞋的事儿,随手往门口的玄关处一扔就进卧室看我媳妇了。

她扶着墙,哎呦哎呦的蹲在地上,从小腿处流出来一些血,和一些白色和透明的液体。

她说自己起床要上厕所,下床之后腿抽筋了,把右脚给崴了,疼的不敢动。

右脚。

到了医院,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

坏消息是,摔的那一下羊水破了,而且右脚踝关节错位,得静养仨月。

好消息是,孩子出生了,母子平安。

一个小时以后,我小舅子开着车,带着老丈人一家子全都到场,我爸妈因为住在村儿里,到的比较晚。

老丈人起初挺高兴,但一听说闺女崴了脚,一下子心疼坏了,拿起怪棍子就要揍我,说我没照顾好他闺女,最后还是小舅子给拦下来了,说大喜的日子这是要干嘛?还让我赶紧回家拿换洗衣服,准备办理住院。

我开着小舅子的车回家,准备把身份证啊,医保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找出来,可是一进门,眼前的一幕差点让我瘫在地上。

玄关处,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