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赘入皇室
  • 我的老婆在皇宫
  • 穿礼服的北极熊
  • 2007字
  • 2022-05-08 22:58:21

大梁皇朝,幽州长乐郡。

“天道临福良辰日,万锦退避引新颜!轿撵,起。”公鸭嗓尖锐有力脱颖而出,盖过了吵杂的恭贺声。

随着老太监浮尘轻甩,一辆花团锦簇的红色大轿应声而起。

有人出嫁了!

轿厢内。

展明举眉头微微皱起,一阵眩晕感陡然袭来,胃里翻江倒海,但好在没有实货,干呕几声也就罢了。

“玩个过山车都能晕倒,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晚上可是有重头戏的…”

在他的记忆力,这本是一场精心策划的约会,有远方,有女友,还有床…

可等睁开双眼,展明举懵了。

实木箱体,朱红油漆,宽敞的能容下七八人的空间,自己正处在正中,用麻绳死死地捆着。

“什么情况…我被绑架了?我一个穷小子绑架我干嘛?”

展明举陷入迷茫,虽说正值服役,可他只是冲锋小卒,不会涉及重大军事机密,又一贫如洗,何故被绑?

没有征兆,大片记忆突然如潮水般疯狂涌入。

……

“我穿越了…父亲是高官,爷爷是…当朝首辅?!!”

狠狠甩了甩头,如果他不是被绑着,定会毫不犹豫的给自己一个耳光。

“我竟然是这么大官的二代,难怪会被绑架……”

展明举前世是孤儿,他不在乎名不在乎利,最渴望的就是从未有过的亲情,

当然,

如果能有个权势滔天的爸爸他也不会在意。

现在的身世是他前世做梦都不敢想的。

突然,大脑又是一阵激情的抽搐,展明举又明白了许多事…

“妈的,我不是被绑架了,是爹要把我入赘给永平王府当个上门女婿!”

见了个鬼!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身体原主为何会抗拒,甚至就连便宜老爹都要用绑的。

永平王,这届霸道总裁的亲叔叔,两州封地,享二皇帝般的待遇。

最关键的是,

身为侄儿的当今皇上对其及其信任,甚至早早就赐给了他世袭罔替****的绝壁待遇。

要知道,攀上这样的亲王丈人可就算得上是皇亲国戚,其身份地位远不是一个高级打工仔可比,哪怕是权倾朝野的首辅的孙子。

“不对,当了郡马可就要为她守身如玉,不能再去教坊司试探深浅了,每天还要请安拜叩,像个三孙子一样活着。”

念及于此,yy的嘴角瞬间僵住。

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又是一缕记忆游丝划入。

他,从没有去过教坊司,也未曾开过苞!

不要说高官的子嗣不懂享乐,在这个娱乐项目匮乏的年代,哪怕普通百姓都会隔三差五的去找个廉价货消遣一番。

“这里有诈!”

毕竟看过太多的宫廷剧和权谋小说,展明举现在的见识远非前任能比。

“为什么爹从不让我触碰女子,难道等的就是入赘王府?也就是说两家人早就有过婚约?可当朝权臣的子嗣和盛宠正隆亲王的子嗣联姻,怎么可能会被皇权允许,不怕两家人造反?!”

展明举头皮发麻,手心渗透出冷汗。

“展公子,老奴有句话要提醒公子,一会到了王府,可就要给你松绑了,如果公子你言行举止不当…”

轿外老太监的声音幽幽响起,只是话到一半戛然而止。

威胁?

狗东西!

突如其来的阴柔声叫他惊醒。

眼前局势云山雾罩,当想办法阻止或拖延此婚事。

“晚生不会不识大体,多谢许公公提点,日后咱们可是在一个院子里生活,还望许公公多多照拂。”展明举嘴角扯了扯,心里一阵恶寒。

看过清穿剧的都知道,宫里面有三种人不能得罪,皇帝,娘娘,有权利的太监!

其中太监的手段最为变态,得罪他真的会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而在轿外陪同的,正是永平王府太监中,最有话语权的太监头子,

许仲葵。

在展明举与郡主立府后,他也是要陪同身边的,美其名曰把最得力的人指派给郡主,但其中原因任谁都能看懂,监视展明举。

老太监闻言微微一怔,难以置信的看向轿箱内:“郡马爷知书达礼,是奴才多嘴了。”

“唉…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选择吗。”

展明举面上叹了口气,心中一阵打鼓。

“妈的老阴阳,一句话不对你就出言试探,要不是老子机智怕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轿厢外没了动静,就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

“我那前任真是愣头青一个,什么有用的信息也没给我留下,这里到底有什么阴谋?!”

展明举如热锅上的蚂蚁,不详预感接踵而至,所知道的种种信息告诉他,指定没好事。

“这里是高武世界,虽然我爹从小就给我浸泡些药浴,致使百病不侵,可又莫名其妙的对我严格禁武,我这羸弱不堪的身躯是没法子靠逃跑解决问题的。再说,我要是真跑了,这一大家子人可怎么办啊!”

思索间,又是一阵抽搐。

正阳展家,四世三公,子孙屡居要职,且每每三代同朝,历朝皇帝从未有过怀疑。

原因竟是,展家竟祖祖辈辈一直一脉单传,从无二子。

正是因为如此,人丁不旺的展家背后不可能形成势利,也就不可能对皇权造成威胁。

而此次做的更是绝绝子,竟把唯一后人入赘到了皇家,这也就等于彻底断了给予皇权的威胁。

“唉,看来家族为了给皇帝老子吃个定心丸,彻底把我放弃了,从今往后我展家可就绝后了!”

哀叹归哀叹,可展明举心中却没有任何波澜,他是现代人,对于姓氏的传承看的不是很重。

“就算如此,可此事处处透着诡异,一不小心定会踏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我可不想刚穿越就领了盒饭,哪怕要嫁过去,也得让我把其中缘由弄懂再说。”

紧接着,再次来了一波抽搐。

展明举瞳孔猛地收缩,激动之情瞬间溢出,打了个激灵,“我要娶的郡主号称全大梁最美女子!!”

妈的,管他刀山火海,干就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