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买东西还要交税?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196字
  • 2022-05-11 19:05:01

“哎呀,你干嘛”赵铁柱一听老丈人不在家,偷偷拉起方芊芊的小手就往外走去,虽然已经牵过手,但是在家里方芊芊还是心跳加速,脸挂羞红。“铁柱哥,你快松开,人家都看着呢”一路上虽然人少,但是还有在田里零星耕作的人,这些人哪里见过这么光明正大拉手的,有的干脆停下手里的活儿,吹着口哨起哄,方芊芊都要把脸贴到胸上了。

“怕啥,拉着自己媳妇我骄傲,他们媳妇儿有我媳妇漂亮吗,有我媳妇好看吗,嫉妒死他们”方芊芊听着赵铁柱说着羞人的话儿,虽然害羞,但是心里却是甜滋滋的,因为从小到大她接受的就是女人要三从四德,男人就是天,女人就是一辈子照顾男人的,可是他的男人不一样,尊重她,还帮着她洗碗。感觉到手上挣脱的力道减小了,赵铁柱知道,他的话她听进去了,他把她拉倒身边并排走,继续说着只有二人才能听到的甜言蜜语。

一进城,赵铁柱的手就放开了,因为城里人太多了,看他们就像看异类,还遭受了一堆指指点点,还有伤风败俗的言语攻击,虽然赵铁柱脸皮厚,但是还有芊芊呢,他不能不考虑她的感受。一直到了叶家衣铺,二人才分开“铁柱哥,你要买什么,要不我再请半天假陪你去”方芊芊怕赵铁柱找不到地方,“不用不用,你快去上工吧,昨天已经请了一天假了,你那个东家不像什么好人,别再扣你的工钱”赵铁柱说完偷偷在方芊芊的小嘴儿上亲了一下,就朝着街中心方向走去,方芊芊看了一下四周无人,也放下心来,走进了铺子里。

“谁不像好人呀”方芊芊光顾着往后堂走了,没注意门后边还有个人儿,听到身后传来叶肖云的声音,她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慢慢转过身“叶姐姐,你也来这么早啊”。叶肖云昨天被赵铁柱撒了一波狗粮,也被噎的够呛,气的她一整晚都没有睡好,所以一大早她就来了店里,转化怒气为动力,里外打扫了一遍,准备今天好好盘问盘问方芊芊这个小妮子。

“好姐姐,你别生气啦,其实铁柱哥很好的,不是那样儿人啦,好姐姐,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了”看叶肖云盯着她不说话,方芊芊赶紧上来拉着她的手摇晃着,一副小女人的模样,之前叶姐姐生气,她都是这样哄好的,更何况自己男人说人家坏话被人听到了,为了自己男人也得哄一哄叶姐姐。“哪样儿人啊,是不是偷偷亲你那样的”叶肖云最架不住这个小妹妹跟自己撒娇,就开始那她打趣,叶肖云家里是做生意的,上边还有一个哥哥,他爹就是典型的重男轻女,虽然叶肖云从小都在家里忙里忙外,哥哥整天花天酒地什么都不做,她还是不受父亲待见,父亲为了不让她过多插手家里的经营,就把这个铺子交给他打理,还告诉她期限一年,如果打理不好,就要答应孙老二家的亲事。

所以近半年来,叶肖云几乎都扑到了铺子上,有时候方芊芊也不回去,在这里陪着她,可是叶肖云用了各种方法,降价、研制新的布料等,铺子的生意就是不见起色,这让她也越来越担心了,这不前两天她刚研制了一种新的编织方法,棉丝用浆水浸泡后与蚕丝混织,得到的面料柔软透气,有弹性,而且还有半透明的纱布性质,但是这种面料造价较高,制作成衣的话也没有几个人买得起,就给方芊芊拿来了几尺黑色的,这小妮子心灵手巧,自己的衣服基本都是她缝制的,昨天看她和那个臭男人那么亲热,想想自己也该送点礼物,但是一想起那个臭男人她就来气。

“哎呀,叶姐姐,你也来取笑我,不跟你好了”方芊芊见刚才的一幕被人看到了,煞是羞涩,捂着脸跑到了里屋。虽然叶肖云见的世面比较多,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大家闺秀,想起二人在铺子外面的画面脸上也犯起了阵阵红晕,这个臭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昨天当着人的面就牵手,今天光天化日之下还那个,简直就是个异类,引得叶肖云一阵好奇,不过好奇归好奇,饭还得吃,路还得走,她的铺子还得寻找别的出路。

“咱的老百姓啊,今个真高兴。。。”赵铁柱今天心情格外的好,哼着小曲儿在街上逛,昨天抱她的小娘子简直太瘦了,不过该大的地方也不小,现在细闻,手指间好像还能闻到淡淡的香味,他要给她补补,他知道中午已经给方老伯在家里留了饭,方芊芊中午都在铺子里吃,所以也不着急,慢慢逛,他还要找几样东西,给她小宝贝儿当做礼物呢。

“老板,你这肉是今天的嘛,还有没有隔山肉”这是赵铁柱问的第三个肉摊了,其实在这是不用担心注水肉啥的,只不过他还是想多挑一挑,前两个肉摊看着品相还不错,不过不是当天的肉,赵铁柱要找最新鲜的,而且还要最贵的那一块隔山肉,这块肉是一头连着猪肝一头连着猪肺的瘦肉,一头猪只有那一条,外表裹着一层白色肉膜,吃起来最是香嫩软滑。肉摊上的老板赶紧迎了上来,“呦,小伙子,行家啊,我这肉是今早上刚杀的,你瞅瞅,还冒着热气呢,隔山肉嘛倒是有,不过我还想留着自己吃呢,不满您说,虽然我这是卖肉的,但是这两天每天都卖的精光,家里老婆孩子也好几天没有开荤啦”。

赵铁柱一听,只要你有就行,他已经打听清楚了,平常的猪肉都是15文钱一斤,贵一点的也才20文钱,“老版,你卖肉的什么时候吃都行,这样我出25文钱一斤”,那屠户也没想到这小子这么阔气,不过他眼珠一转,面露难色,“不行啊小公子,家里婆娘指定今天要吃肉的,实在是不能卖”,虽然赵铁柱已经猜到了这是老板想抬价儿,但是他为了方芊芊能吃上好一点的肉,继续说道“30文一斤,反正卖肉的也不止你一家,你要是不卖就算了”说完借势就要走。

赵铁柱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后边喊到“哎哎哎,回来回来,看你也真是想要,就卖给你了,请问小公子需要切嘛”,卖肉的老板像是怕他会反悔似的,立马把隔山肉拿出来切了二斤,三十文,他要不卖那就是傻子,二斤肉就能多赚十几文钱,晚上交给他老婆,不但不会凶他,还得好好伺候着。“给我剁成肉馅,回家吃饺子,然后再给我来三斤纯肥肉,不用剁碎,切成小块单独装起来,这是100文,不用找了,我一会来拿”因为如果不要瘦肉的话,纯肥肉不超过10文钱一斤,赵铁柱直接给了100文,给他小宝贝花钱,他当然舍得,“对了老板,问你个事,知不知道哪里有卖火碱的”,“你往东走两个路口,往南一拐,右手边第一家写着王三杂货铺就有,哎呀,你别再找不到了,狗蛋儿,去,领着这位哥哥去你三大爷那里,这一文钱拿好,去买糖吃”老板一看这小公子这么大方,赶紧给指路,还怕他找不到地方,从屋子里把他儿子叫了出来给赵铁柱带路。

狗蛋儿长得虎头虎脑的,蹦蹦跳跳着就在前边带路,这小子肯定没少打架,身上的衣服都是一块儿一块儿的破洞赵铁柱一边想着,一边紧跟着,狗蛋儿被糖果勾引着,自然想快点到,“哎,你快点儿”,赵铁柱没法,也只能跟着他小跑了起来。大概走了十几分钟“到了,这里就是”,狗蛋儿把赵铁柱带到一家铺子前边,就蹦着进去买糖果了,门上的牌匾像是有几十年的历史了,红漆已经变黑时不时还掉下来点翘起的漆渣渣。赵铁柱快步走了进去,“老板,有没有火碱”,一个老头放下手中的糖果盒走了过来,这个应该就是王三了,不过赵铁柱才下班不关心人家叫啥,他最重要的是来买火碱了,“小公子,火碱有,你要多少”,赵铁柱要了三斤火碱,因为他忘了比例了,就按着一比一买的,赵铁柱一出门,就看到狗蛋儿一边吃着糖果,一边等着他,这个小子,还怕自己找不回去了。

一摆手,把他叫了过来,一看时间已经中午了,赵铁柱估摸着肉剁完还早,“狗蛋儿,你吃过最好吃的是啥”,“当然是炸果子,又香又软,吃一口满嘴油”狗蛋儿回忆着,似乎已经吃到了,嘴角都流出几滴哈喇子,“走,你带路,哥掏钱,让你吃个饱”,狗蛋儿一听,把糖吐在了糖纸上,高兴的拉着赵铁柱就走。

“就这,老板给我来三个果子”赵铁柱被狗蛋拉到了一个卖果子的摊前,吃的人并不多,因为一般人很少能吃得起油炸的东西,毕竟一根炸油果就两文钱,狗蛋儿上来就要了三个,生怕下一秒赵铁柱就不买了,赵铁柱要了两个,还一人要了一碗老豆腐。没三分钟,东西就上全了,狗蛋儿看到吃的两眼放光,拿起一根果子就往嘴里塞,也不管手上脏不脏,赵铁柱看这小子越看越可爱,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老板,再来两个果子”赵铁柱看这小子三个根本不够吃,自己一个还没吃完,这小子第三个已经吃了一半,赶紧又要了两个,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果然没错,“慢点吃,没人跟你抢”,赵铁柱一脸宠溺的说道。

最后这俩人一共吃了九个果子,赵铁柱吃了一个半,剩下的都是狗蛋儿的功劳,看着这小子吃的肚子滴溜圆,赵铁柱愉快的付了账,拉着狗蛋儿往回走。“你个臭小子,又去疯玩啦,中午都不知道回来吃饭”肉摊老板一见狗蛋儿就笑骂道,不过这小子已经习惯了,冲着他爹做了个鬼脸,拿出没吃完的糖放进了嘴里,就溜进了屋里,“大哥,别怨孩子,中午我带着狗蛋儿吃饭去了”赵铁柱赶忙解释道,“这个小东西,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吃。公子您带他吃了多少钱,我来出”,那赵铁柱能要嘛,他实在是喜欢这个小孩儿,回来的路上他还想着啥时候能有自己的孩子,又想到了方芊芊,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最后赵铁柱死活不说,肉摊老板在给他两包肉的时候硬是塞了个大腰子,还做出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美其名曰让赵铁柱补补。

因为方芊芊回家比较远,所以叶肖云让她半下午就走,也给她记一天工,所以方芊芊做活更加卖力,虽然工作时间短,但是一天下来做的不比别人少。但是今天确实没做多少,因为叶肖云一直在拉着她研究新布料怎么用,叶肖云在铺子的二楼有一间房子专门用来休息,有时候她自己住,芊芊不走的话她俩会一块睡。

她俩都在屋里钻了一天了,想破了头也想不出这东西该拿来做什么衣服,因为制作工艺繁琐,价格偏贵,并且布料又薄还透,不管做成亵衣还是外衣都不合适,“芊芊,你说我注定要嫁给那个孙老二嘛,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叶肖云也只有和方芊芊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发发牢骚,因为她不想被家里看扁,所以在外边都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方芊芊赶紧宽慰道“不会的叶姐姐,一定有办法的,我们在想想”,其实方芊芊也没有办法,她才见过多少世面,想着想着她就想起了赵铁柱,一天没见了,也不知道铁柱哥在干嘛。

“方芊芊,你是不是在思春”突然叶肖云把脸凑到方芊芊面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继续说道“好啊你个小妮子,你姐姐都快被迫嫁人了,你还有心思想你的小情郎”,方芊芊刚要说没有,就看到叶肖云扑了上来,两姐妹闹做一团,一时间春光无限。

“前边那个小子站住,你交税了吗?”,赵铁柱走在街上,正想着方芊芊还不下班呢,自己该去哪里消磨消磨时间,就听到后边传来一个尖锐的男人声音,不过那声音听起来跟太监似的,“你是在叫我吗?”赵铁柱转过身。离自己不远处有三个男人,中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最醒目的就是左眼带着一只眼罩,是个独眼龙,,左边的男人不时的用兰花指打理一下自己头发,一副人妖相,估计刚才说话的就是他,右边的人身材比较高大,手里还握着一柄长刀,在阳光下反射出阵阵的寒光。

“废话,不是你还是谁,你买东西交税了吗?”,那个娘娘腔又开口道,赵铁柱心想,这是遇到收保护费的啦,不满道“我只知道卖东西要交税,还没听过买东西要交税的,哪条明文律隶规定了,拿出来我就交”,街上的人一听这话,知道这小子要遭殃,赶紧该躲躲,躲不过的都绕路走了,因为他们知道这三个人就是有名的无赖---鲍氏三兄弟,整条街基本都被他们霍霍过。看这小子是个刺头儿,娘娘腔走上前来,一把抓住赵铁柱的衣领“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识相的赶紧交钱,不然的话,就留下你一根手指头”。

“去你妈的”,赵铁柱怒骂一声,刚才他就看出来今天肯定是不好过了,一脚踢在了娘娘腔的裆部,虽然是娘娘腔,但是该有的东西还是有的,娘娘腔瞬间倒下丧失了战斗力,眼看大块头就要上来,赵铁柱偷偷抓了一把火碱藏于手心,‘铿’大块头举刀向着赵铁柱劈来,赵铁柱向旁边一躲,刀刃就插入到了地上,好机会,就在大块头拔刀的时候,赵铁柱迅速冲着他的眼睛摸了一把,然后赶紧跳开,“啊,我什么都看不到了,水,给我水”眼睛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大块头也顾不得拔刀,捂着眼睛哭喊着。

赵铁柱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小时候可是要立志成为陈浩南、山鸡哥那样的人,所以十几岁的时候也是染着头发,到处惹事,没少打架,虽然武术他是不会,不过打架他可是有小太保之称,不过因为逐渐长大,也基本不打架了,主要是年龄增长,素质也提高了,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打不起啊,随便碰人家一下就往医院住着去了,少则十万八万多则百八十万,所以赵铁柱也就变成了一个社会好青年。不过今天这架势,如果人家一块上那只有挨打的份,肯定是乖乖交钱在说,但你们一个个上,那我还怕你个鸟,所以他先下手为强,先把娘娘腔干趴下,再把大块头整垮,说实话如果跟这个大块头硬钢,他还真没把握,现在就剩一个独眼龙慢慢向赵铁柱走来,从怀里慢慢掏出一把匕首,赵铁柱见状把手里的火碱和肉都放下,放下火碱是因为同样的招数不能用两遍,他拍了拍被火碱烧的灼热的手,攥起拳头准备随时给对方一击。

“鲍老二,你他娘的想造反是不是”鲍老二,赵铁柱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不过一时也想不起来,赵铁柱一回头,就看到王二麻子挎着刀走了过来,众人对这人也是嗤之以鼻,已经预料到这小公子要遭殃,纷纷透来同情的目光,因为这王二麻子和鲍氏三兄弟根本就是一伙的,如果遇到软的,这鲍氏三兄弟就把事儿办完了,如果遇到硬的,就像现在,那就该官府出面了,哪有人敢不卖官府面子,尤其是那些穷书生,以后还想进官府飞黄腾达,所以基本上也会花点钱,补偿个医药费啥的。

鲍老二一看来救星了,马上把匕首往地下一扔,跑到王二麻子面前哭诉道“官老爷,这事你可得管管啊,光天化日把我这两个兄弟打成这个样子,你可要为我做主啊”,王二麻子给旁边人使了个眼色,两名捕快就赶紧去查看娘娘腔和大块头的伤势,“报告麻子哥,鲍老大晕过去了,需要马上请郎中”,“报告麻子哥,鲍老三眼睛被烧伤了,需要赶紧抓药”。赵铁柱这才知道,原来那娘娘腔是老大,不过他才懒得管这些,看着王二麻子几人唱双簧。

“嗯,这位公子,你打伤这二位壮士,属实不妥,这样吧,你出点钱给他们请个郎中在抓点药,这事就这么过去了”王二麻子摇头晃脑的像是早就排练好了似的,“我要是不拿呢”赵铁柱玩味的看着眼前的王二麻子,他知道之前把他未来老丈人抓走的就是这个人,他的底气来自他还有一个知州老哥,大不了再专门给他画个独一无二的自画像,“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带回衙门”,说完就有捕快上来就要把赵铁柱带走。

“都给我住手,哎呀,铁柱老弟,几日不见,身手如此矫健了”说话之人正是几日之前被吓呆的知县吴德,本来他都以为冒犯苏文就是不被砍头也得被流放,哪知道过了几日也没人来抓自己,一打听才知道苏大人已经回了京城,想来是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没和自己计较,然后他就把自己小舅子叫来骂了一顿,让他以后见了方老头绕道走。前几日去监牢的时候他是被扶着去的,但是他听说了苏大人叫这个年轻的公子小友,还听说知州大人还宴请他,吴德一直想找个机会摆酒谢罪,不过王二麻子没见过,所以见几人要把赵铁柱带走,他赶紧叫停,这要是再把人得罪了,自己乌纱帽事小,脑袋才是大事。

“你是?”赵铁柱没有见过他,不过看人家这么客气,赵铁柱还是压着火问道,“我是本县知县吴德,铁柱老弟啊,前几天真是大水冲了龙王面,不知道那方老头是您的岳父,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府上咱们一醉方休啊”,“姐夫,他。。。”王二麻子还想上前搭话,吴德大声呵斥道“他什么他,你他妈瞎了眼了,让他三个赶紧给我滚蛋,赵公子打他们是他们的荣幸,再不滚,老子全送他们去吃牢饭”。

听了知县大人的话,鲍老大也不躺尸了,鲍老三吐了两口唾沫也不眼瞎了,鲍老二还想说啥,王二麻子一瞪眼,他也憋了回去,几人灰溜溜的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