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香吻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5866字
  • 2022-05-13 21:09:21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席见,推杯换盏,好不热闹,赵铁柱是小辈儿,就三个人,也不能老一起端杯,敬了这个也不能落下另一个,他就一个一个敬,所以他喝的基本是苏文和沈同之加起来的量,时间也到了差不多下午三四点。“赵小友,老朽看你的画风不拘一格,师从何处啊”,赵铁柱虽然喝了不少,但跟他的酒量比起来还是不够看的。估计这才是今天宴请他的重点,这个老狐狸,先让自己说什么见解,又喝了这么多酒让自己放下防备,不过他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清醒,毕竟眼前的俩人今天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啊,您说我呀,那是一个风雨交加漆黑的夜晚,我在路上走着,听到了远处有呼救声,我就走过去一看是一个老伯,他摔倒在地上正在呼救,我奋不顾身把他扶到了我家,我当时就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就让他在家里休息,把家里剩余的粮食都给他吃了才救好,老伯为了感激我,就把毕生所学教给我了,然后我就学会了”,赵铁柱想起来以前看的小说上都是这么说的,反正不能说自己是穿越来的,还上过大学,大学里为了追班花学的,要是如实说谁知道这俩人会不会把自己当成外星人研究。

“那铁柱,那个老伯在哪,还在你家乡吗”沈同之接着问道,”那个老伯啊,教完我没几天就病死了,我还哭了好几天呢,我的家乡也已经没了”赵铁柱直接把人安排死了,不过这时候只能这样说,不然就露馅了,之后赶紧说道“苏大叔,沈大哥,时间也不早了,我和夫人该回家了”,他得赶紧走,不然这两人非得把自己灌醉。“没事儿,你沈大哥这别的没有,房子有的是,喝多了就不走了”,“实在是抱歉沈大哥,我家里还有一位老人,不回去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下次,下次小弟我请客”,二人一看留不住,也不在强求,“那行吧,以后有好东西一定要给老哥拿过来啊,酬金肯定比别人高”,“是啊,赵小友,我从你的画里能看出来,你肯定不是一个平凡人,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来州府,在江苏地界上还没有你沈大哥解决不了的事儿,我嘛,到了京城可以来找我,多少还是有点关系的”。

方芊芊扶着赵铁柱起身,二人将小两口送到门口,本来沈同之还要给他俩叫一顶轿子,不过被赵铁柱以走路醒醒酒拒绝了,望着二人远去的背影,沈同之问道“你怎么看”,“深不可测,有学问,见过世面,最重要的看到三十两黄金都不为所动”,“还试嘛?”“不行,我明天要启程回京,皇上来信了,说最近倭寇不打山东转而北上,攻打朝鲜去了,皇上让回去商议是否出兵事宜”,“战事要紧,不过你明天才走,再整两盘?”,“来就来,怕你啊”,二人一前一后又回到了府内,要是赵铁柱在这,肯定惊讶,这俩人跟没事儿人一样,一点都不像喝过酒的样子。

“铁柱哥,铁柱哥,你还好吧”方芊芊扶着赵铁柱一摇一晃的走着,‘这是个醉汉,你以后要敢学他,我让你门都进不了,去外边睡大街’,旁边一对夫妻路过,看赵铁柱的样子,那个虎背熊腰的妻子开始教育起自己丈夫来,那个丈夫赶紧求饶连连说知道知道,看到方芊芊的模样身材在对比一下自己家的,不由得一声长叹。

“芊芊,我们走到哪了”“快到叶姐姐的铺子了,你要方便吗,哎,铁柱哥,你去哪?”方芊芊也顾不得羞耻了,赵铁柱走路脚都走不稳了,哪头重哪头轻他还是分的清的,还没等她说完,赵铁柱仿佛换了一个人,眼神也不迷离了,走路也能走直线了,冲着方芊芊一笑“怎么样我的小娘子,铁柱哥的演技还行吧”。方芊芊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铁柱哥一直都没喝多,不过还是关心问道“可是你喝了那么多酒”,“放心吧,你铁柱哥就是再喝这点也没问题”,看着方芊芊一脸的疑惑,赵铁柱补充道“要不喝多,咱俩估计现在都走不了,你以为那俩人就单纯请咱俩赴宴啊,我告诉你,他俩也都没事,你信不信,这俩人现在没准正下棋呢”。

‘阿嚏,阿嚏’,苏文和沈同之同时打了个喷嚏,好像有人在念叨他俩,“快下快下”,沈同之赶紧催促着。方芊芊这才有点明白,原来是一场鸿门宴。方芊芊刚才扶着赵铁柱,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现在不扶着了,她赶紧捶捶自己的肩膀,听见袖口里哗啦响,这才想起来还有三十两黄金“铁柱哥,这金子怎么办”,赵铁柱借着酒劲,胆子也大了“算我娶你的彩礼好不好,你这么漂亮,我可不能让别人把你娶走”,“哼,不理你了”方芊芊一听铁柱哥又没有正形儿了,小脸一红害羞的往前边走去,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看的赵铁柱是心痒痒的。

“叶姐姐,你怎么在店里啊”方芊芊准备回到店里拿旧衣服,一进门就看到叶姐姐正在打理一批新布料,“我听老冯说,你带了一个男的来买衣服,知道你旧衣服还在这,肯定会回来,在这等你呢,人呢”,说话之人正是扬州大布商叶振廷的女儿---叶肖云,“芊芊,你看我给你买了啥”赵铁柱拿着两串糖葫芦走了进来,这小妮子喜欢吃,他专门去买了两串,准备哄哄。

叶肖云今天穿着一身淡紫色衣裙,身上绣有几朵淡粉色的栀子花,头发挽起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只淡紫色花簪,显得十分典雅。“芊芊这就是你男人了吧,我得替你把把关,我是芊芊的姐姐,你叫什么名字”眼前之人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姑娘,肤如凝脂,略施粉黛,朱唇微启,声如黄鹂,美的冒泡。虽说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不过赵铁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一听这女子说是芊芊的姐姐,他就想到了芊芊常说的那个叶姐姐,点头示意“你好,我叫赵铁柱”,然后直接跨过了叶肖云走到了方芊芊身边。

其实方芊芊没有生赵铁柱的气,他时不时会冒出来一句羞人的话,听着听着也就习惯了,不过听到叶肖云说自己男人,她还是脸上管不住,“叶姐姐,他。。。”,不等她说完,一根糖葫芦就塞到了嘴里“他什么他,难道我不是你男人嘛”,赵铁柱拉起方芊芊的手,还在叶肖云的面前晃了晃。叶肖云哪里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况且自己长得也不差吧,江云舟都向自己家提了好几次亲了,都被自己推了,在这个男人这里,她竟然被无视了,这当然让她有点受不了。“你,哼,走着瞧”叶肖云被赵铁柱的气的不轻,一时语塞,说了句女人的万能用语,就出门走了,方芊芊想叫住她被赵铁柱拦住了“不用去追,这种女人啊就是家里有钱,什么人都该围着她转,走吧,我的娘子”。

赵铁柱从柜台拿了旧衣服,拉着方芊芊回家去。“铁柱哥,你可不可以放开我”一路上赵铁柱都拉着方芊芊的手招摇过市,羞的方芊芊都不敢抬头,连糖葫芦都忘了吃,“你不喜欢我拉着你吗,那我放开好了”赵铁柱放开了手,独自向前走去,看赵铁柱生气,方芊芊赶紧解释道“不是,不是的铁柱哥,你不要生气,我,我就是,就是”方芊芊都要急哭了。突然一只温柔的大手又拉住了自己的柔夷,一张熟悉的笑脸迎了上来“就是你不喜欢我也要拉着,因为我喜欢你呀”,听到这话,方芊芊再也控制不住,举起粉拳就打“叫你欺负我,叫你欺负我,呜呜呜”,小姑娘才有多大力气,打到赵铁柱的胸口跟挠痒痒似的。

赵铁柱顺势把她抱到了怀里,不掺和任何的杂质,他是真心喜欢上这个小丫头了,这也是本来打算跟沈同之他们解释和方芊芊的关系的时候,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的原因,他打算看看这个小丫头的反应,结果显而易见,她并不排斥别人的误会,这更加坚定了他喜欢她的决心,因为他知道,这个小丫头也对自己有意思。得亏这会已经傍晚,二人也出了城,路上没有几个人,要不然这俩人肯定得让吐沫淹死,光天化日,伤风败俗。赵铁柱抱了一会儿,拍拍怀里的人“娘子,再不走我们到家就黑了”,“谁是你娘子,不害臊”方芊芊挣开赵铁柱的手臂,就要向前走去,不过赵铁柱哪能就这么算了,他又把方芊芊的手拉在手里,而方芊芊也没有再挣脱,任凭他拉着。

赵铁柱刚才只顾着抱人儿了,手里的糖葫芦都不知道扔哪了,路上没人,方芊芊也没那么害羞了,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跟着赵铁柱走,时不时还用小舌头把粘在嘴边的糖渣儿舔掉。这要是赵铁柱上大学的时候,估计都亲上了,不过他这是在封建社会,能牵手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况且赵铁柱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姑娘,他不着急,水到自然会渠成的。“哎呀,铁柱哥,还有个事我要告诉你”从州府出来,方芊芊的心思就一直在赵铁柱的身上,被赵铁柱拉着走,她这才想起来,“什么事啊,我已经说了,黄金都给你,以后啊咱家你管钱,我只负责挣钱”。

方芊芊看他还在胡扯,着急道“哎呀铁柱哥,不是这事儿,你记不记得在州府的时候,那个苏大叔一直问你有没有听过他的名字吗,你知道他是谁吗?”,赵铁柱想起来也是纳闷“嗯,我想起来了,当时我说的不知道,你和沈大哥的表情都很奇怪,怎么?你知道是谁?”,方芊芊从没被一个男人拉这么长时间的手,刚想微微挣开,就被赵铁柱抓的更紧了,最后她也放弃了挣扎,“他是苏文苏大学士,还是本朝宰相,对诗词字画的造诣非常高,铁柱哥你竟然连他都不知道”,“大学士?宰相?”一点都不像啊,难怪人家对自己不认识表示惊讶呢,其实换谁都会郁闷,自己在某方面的水平已经很高了,突然冒出来一个跟自己水平差不多的,还说不认识自己,搁谁谁都接受不了。

“没事啊芊芊,铁柱哥你还不知道嘛,有的是本事,以后肯定让你过上好日子,大学士呢咱是高攀不起了,以后过好咱俩的小日子才是正事儿”不过赵铁柱对这些事看的比较开,自己和人家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就是有这么个关系,也不一定用的上,只有相互有利用价值才叫关系,不然只能叫巴结,“嗯嗯,我相信铁柱哥,可是铁柱哥,我就是一个农村人,就会洗衣做饭,你这么有本事,以后碰到更好的,会不会就不喜欢我了,啊,你干嘛打我头”方芊芊捂着被赵铁柱弹脑瓜崩的地方。

“你才多大,小脑袋瞎想什么呢,铁柱哥有你这辈子就够了,其实我并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我没有家,没有父母,更没有兄弟姐妹,我在这里就是一棵野草,任它风吹雨打,随风飘摇,无人关心,无人疼爱”赵铁柱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第一次说出自己的来历。方芊芊心疼不已,主动去抱住眼前这个孤独的男人“铁柱哥,你不要伤心,不要难过,芊芊关心你,照顾你,芊芊给你拉手好不好”。

其实赵铁柱在这一个多月里早接受事实了,要说不想家是假的,不过过好当下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和方芊芊的感情还在迅速升温,他刚才这么说虽然不假,但是也有一些感情刻意加重,其实哄女人最有效的手段就是唤起她的同情心,有些男人在男女相处中只会硬刚,其实适当的示弱可以让女方增加安全感,让她感觉到你离不开她,激发她母性的保护欲,这也是爱她的一种方式。

赵铁柱双手紧紧环抱住眼前温软的玉体,呼吸着怀里人散发出来的香味,“好,好,我就娶芊芊做老婆,以后不管天崩地裂,海枯石烂,我爱你的心永不变”赵铁柱心里那个美啊,这个小姑娘温柔善良,像一张白纸一样,他一边说一边托起方芊芊的小下巴,在她樱桃上亲了下去。

方芊芊哪里经历过这些,只能紧闭着玉唇,抵挡着他的进攻,赵铁柱哪能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他的一只手慢慢划到方芊芊的小腰儿一抓,“啊”,赵铁柱瞅准时机,在城门开启那一刹那,迅速占领。方芊芊因为紧张,全身都变得僵硬,赵铁柱也不急。

赵铁柱正兴奋不已,“啊”“嘶”赵铁柱捂着嘴一脸的痛苦,嘴中传来一阵剧痛。“铁柱哥,铁柱哥你怎么样”刚才方芊芊完全是本能反应,看赵铁柱的模样赶紧关心起来,赵铁柱心里那个悔呀,赵铁柱啊赵铁柱,你活该啊,都亲上了你还着什么急,这下好了,舌头差点没了,强忍着不适赵铁柱说道“没事没事没事,啊那个天不早了哈,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说完他就拉着方芊芊往家走去,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方芊芊此时已经恢复了理智,想起刚才俩人那么亲密,要不是赵铁柱拉着,她都想找个地缝钻了,一路上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偶尔能听到赵铁柱“嘶哈”声,肯定是把他咬疼了吧,不过谁让他欺负自己,刚刚赵铁柱的动作,惹得她浑身一阵发热,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头进家门,赵铁柱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方芊芊的手,这小妮的手又白又细,赵铁柱是怎么摸都摸不够,最后还是方芊芊要求的,她还未嫁,虽然已经认定赵铁柱就是她的夫君,但是还未举行典礼,不能让爹爹看见。“爹,你回来啦”看北屋亮着灯,方芊芊立马冲进屋内,赵铁柱怕她摔倒,也跟着走了进去。方老头正躺在炕上打盹,看二人回来立马睁开眼“你们回来啦,怎么样啊,知州大人没为难你们吧”,赵铁柱把今天的事儿原原本本说了一遍,不过他倒是没说自己不认识苏文的事儿,毕竟跟这俩人以后也没什么交集,还不如报点喜事儿,让老人开心开心。

方芊芊也在一边帮腔“爹,铁柱哥可厉害了,苏大学士都没有问住他,沈大人把您昨天被抢了的画买了,给了三十两黄金”方芊芊一边说,一边掏出来黄金给了爹,“咳咳,好好好,好孩子出息了,都和知州大人称兄道弟了,咳咳”方老头因为激动,多咳了两声儿,不过,金子他没收,把金子推向了赵铁柱“这是你铁柱哥的功劳,给你铁柱哥”,赵铁柱紧忙说道“方老伯,这说的哪里话,我在咱家吃,在咱家住,我也是咱们家的一份子,挣了钱就是咱们家的,您就拿着吧,除非您把我扫地出门”,方老头思索一下说道“好孩子,那这样吧,我老头子年纪也大了,钱以后都放在芊芊手里,需要的时候再找芊芊拿”。

“行方老伯,就这么定了”赵铁柱举双手赞成,同时在桌子下还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方芊芊的手背。以前家里的钱都是爹在管,现在突然让自己管这么多钱,她还真有点不适应,不过反正都是一家人,也不说什么管钱不管钱的,都商量着来,方芊芊手被滑了一下,内心又泛起了涟漪,不过还是要故作镇定“爹,你和铁柱哥歇会儿,我去做饭”悄悄瞪了赵铁柱一眼,收起来桌子上的金子。

一夜无话。。。

“芊芊,早啊”,次日一早,赵铁柱一开门就看到方芊芊也要出门,她还要去城里上工,“铁柱哥,你多睡一会吧,我今天要去铺子里”方芊芊看到赵铁柱起的这么早,也有点惊讶。赵铁柱摸摸头有点不好意思“我跟你一块去城里,你给我拿点钱吧”,昨天赵铁柱和方老头都把钱都上缴了,和方芊芊的关系虽然进步挺大,但是赵铁柱想到也不能光挣钱啊,他要送点礼物。方芊芊心里认定赵铁柱是自己男人了,看着眼前的男人给自己要钱还有点不好意思,心里当然是美滋滋的。

“好的铁柱哥,我给你去拿”,等方芊芊再次出来,手里多了个小布包,给到赵铁柱“铁柱哥,这是五两银子,不够我再去拿”,“够了够了,等下我跟你一块去城里,方老伯起来了吗?我去跟他说一下”,“爹一早就下地了,叫我不要吵醒你,他说你原先肯定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之前让你跟着下地都屈才了,不让你下地”,方芊芊微笑着说,毕竟自己的男人被家人夸,当然是高兴了。

赵铁柱虽然想着地里的鸡粪还没上,不过他今天真的是有别的事儿,刚谈了个女朋友,怎么也得送点礼物啊,要不然不就成了只会挣钱不会疼老婆的男人了,他之前看过一个视频,男人挣回钱来就往女人脸上一甩在家当大爷,他最看不起这样的男人,挣两个臭钱就嘚瑟,女人虽然顾家较多,但是家里的柴米油盐,孩子老人哪样不是女人操持置办,要不是被家庭拖累,他们活的比男人还潇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