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后花园试探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290字
  • 2022-05-11 19:28:49

“啊。。”还不等赵铁柱说完,就看到那封请柬掉在了地上,只看到一个苗条的背影捂着脸跑回了东边屋里。赵铁柱当然理解了,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被人称作夫人,估计这会儿方芊芊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赵铁柱暗自一笑,捡起来地上的请柬,看来带夫人一块去是不可能了,从字面上看这人应该是没有恶意,要不然就不是请柬而是手铐脚镣了,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正两天后谜底就都解开了。

“铁柱啊,怎么了”估计刚才方芊芊的一声把方老伯吵醒了,赵铁柱推门走了进来,他想应该和老伯说一声“没事,方老伯,还记得昨天救您出来的知州大人嘛,给我送了一张请柬,让我两日后去府上赴宴”。方老头也是一头雾水,昨天已经神志不清了,知州大人和另一位老人说话,他也没有听清说的什么“铁柱啊,这两位大人救了咱,又设宴,肯定是有事儿,咱可一定要帮忙啊”,“放心吧老伯,他们救了您我不会忘,我一没权二没钱,就是不知道人家要我帮什么忙,只要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知州府邸后花园,二人还是一样的相对而坐,都在注视着面前的棋盘沉思,不过今天的赌本确实有点特别,既不是古董也不是名画,而是赵铁柱那张《八骏图》。“苏老,你拿我的拜帖去请人家,我堂堂一省的知州,去请一个毛头小子,是不是有点有失身份”沈同之一脸的郁闷,一大早苏文就告诉他用他的帖子去请人了,他还以为是苏文的什么朋友,不是个文人也得是个雅士,没想到去请赵铁柱了,苏文一脸的不耐烦“你小子就不能把你的官老爷架子放一放,用你的帖子怎么啦,我告诉你,等人家来了给我客气点,别再把人家吓着,就凭这小子昨天敢说出那些话我就看好他,嘿嘿,你输了”,苏文下了一子,吃掉了沈同之将近一半的棋子,沈同之不慌不忙落下一子“那可不一定”,棋子落下的时候,苏文就像斗败了的公鸡,大意了,沈同之哈哈大笑,“上次就输给你了,这次再输了那也太不长进了,这八骏图就归我喽”,沈同之将画拿过来细细欣赏。

“给你给你啦,反正我那还有一幅《百鸟朝凤》呢”苏文不甘心的说道,然后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对了,这幅画是抢来的,人家卖三十两,记得准备银子,要不人家以为你也是强盗呢”,沈同之不服“为什么是我,出三十两我认了,怎么不把你认成强盗”,“因为画现在归你了,我又没拿,在说了,我那幅《百鸟朝凤》可是花了十二两银子”苏文鄙夷道,他之前收那幅《百鸟朝凤》,江云舟一定要送给苏文,不过谁都知道苏文从来不收礼,他硬是塞给了江云舟十二两银子,因为这幅画他确实喜欢,风格迥异,型神兼备,比起《八骏图》来也不次。沈同之更加郁闷了,和苏老下棋他还有可能赢几盘,抡起斗嘴,苏老一次没输过,唉,谁让自己嘴笨呢。

转眼两天已过,今天赵铁柱就要去赴宴,他早早起来洗漱好,等方芊芊出门,昨天下午方芊芊扭捏的问他,可不可以跟他一起去。昨天上午她特意跑去城里和叶姐姐说了一声,要再请一天假。赵铁柱乐的大嘴一夜都没合上,这小妮子真是越来越可爱了,面对自己的时候不会再那么害羞,主要是去的话会以自己夫人的身份,虽然知道俩人可能没有结果,但是有个小娘子陪着那能一样嘛,尤其还是一个漂亮的小娘子。方老伯已经去下地了,老人身体已经好了,昨天都要下地,被赵铁柱和女儿拦住了,今天已经知道二人要去州府,早早下地去了。

“芊芊,你醒了吗?”赵铁柱纳闷呢,平时方芊芊应该早就起来了,今天自己都起来快半小时了,怎么还不见出来。‘吱呀’东屋的门被打开,方芊芊从里边走了出来,赵铁柱心中一万句哇塞奔腾而过,他已经找不出词儿来形容方芊芊了,她本来就长得漂亮,那句话怎么说,化妆品是丑女的遮羞布,是美女的提味鲜,方芊芊就应了后边那句话,更让赵铁柱惊讶的是她画眉了,赵铁柱纳闷呢,这个时代应该没有眉笔啊,方芊芊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道“我是用你给我的笔画的眉,铁柱哥,好看吗?”。

这时候要有一面镜子,赵铁柱肯定能看到自己的猪哥像,他赶紧收起自己的样子“好看好看,我们芊芊这一打扮呀,我都想娶你做老婆了”,“铁柱哥,你讨厌死了”方芊芊虽然这两天也有点习惯了他的厚脸皮,但是听到这种话也是羞地耳根子都红了,一跺小脚,背过身去。赵铁柱知道适可而止,他走过去拍拍方芊芊的肩膀“好了好了,铁柱哥就是夸你好看呢,我们走吧,别让知州大人等着急了”。一路上方芊芊都跟在赵铁柱的后面,这让赵铁柱每走几步就回头看看他,“芊芊啊,你跟我并排走吧,我老回头,脖子都酸了”,“不可以铁柱哥,你是男人,就应该走前边”,赵铁柱一听,这小女子是把老封建刻在骨子里了,眼珠一转说道“人都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你就跟着我吧,我没事就回头看看你”,“哎呀,铁柱哥,你怎么又说这种话儿”方芊芊又是一脸羞红,不过她还是快走了两步,和赵铁柱并排着走,闻着身边传来的香味,时不时的瞟两眼,赵铁柱那个得意,大摇大摆的进了城。

“铁柱哥,你先随我来一下”方芊芊昨天来城里光顾着请假了,没带钱,她要给赵铁柱重新买一身衣服,本来叶姐姐让他直接先拿走穿,她一想今天还要路过,就没拿。今早上带了十两银子,一进城就拉着赵铁柱去叶姐姐的铺子,赵铁柱看这个小妮子像是有事儿,也随着她走。‘霓裳阁,好名字’二人在一间铺子前停住了,赵铁柱抬头一看,这名字起的有意境,不禁夸赞一下,不过赵铁柱倒没觉得穿破衣服寒酸,但是拗不过方芊芊的软磨硬泡,跟着进去了。

“冯大叔早,我来买衣服”,冯元祥是店里的老掌柜,平时对芊芊很是照顾,一看是芊芊,冯元祥立马来迎着“是芊芊啊,你想买多少钱的”,方芊芊在这里做工都是在后屋,前边的陈设还是需要冯大叔指引,当看到赵铁柱时也是一愣,没记得说芊芊嫁人了啊,本来还想着把芊芊给自己表侄子说说媒呢,方芊芊看冯大叔一脸疑惑马上解释道“哦,冯大叔,这是铁柱哥,我给他买一身”,“大叔懂大叔懂”冯元祥一脸和蔼的笑了笑,把二人就带到了成衣区,“方大叔好,我叫赵铁柱”赵铁柱也跟头一次见家长似的,忙叫叔。二人最后选了一套八两银子的,方芊芊本想选那套十两的,但是赵铁柱感觉能穿就行,能省则省,毕竟后边还不知道怎么赚银子呢,二人把旧衣服先存放在了店里,毕竟去赴宴再拿着一身旧衣服也不合适。

走到州府门口,方芊芊不由得停了下来,这里是知州的府邸,相当于到高官家了,平民老百姓哪里来过这种地方,这时,她的手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是赵铁柱,他感觉到了方芊芊的紧张,紧紧的握住她的手,温柔的看着她,“别怕,一切有我呢”。赵铁柱拿出请柬给了门子,“赵公子,赵夫人,二位里边请,知州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说完就将二人引入了后花园,本来正常的流程都是由门子先去通报,得到答复后再来请人,不过今天沈同之特意交代了,所以就省去了步骤。

“哈哈哈,赵小友,几天不见,越发的精神了,这位是夫人吧,果然是郎才女貌啊”苏文一见赵铁柱就兴奋不已,立马起身来迎接,“来了,坐吧”沈同之倒是显得稳重许多,虽说是宴请,但是他作为一省之长,也不能显得太轻浮。“老先生好,前几日走到匆忙,还未请教老先生贵姓,好让小生拜谢”赵铁柱抱拳作揖说道,但是此话一说出来,自己都感觉酸酸的,“民女方芊芊,见过两位大人”,“姓名乃父母赐予,不重要不重要,芊芊姑娘也不要见外了,一同入座吧,”苏文并未透漏姓名,赶紧邀人入座。

赵铁柱心里比较忐忑,因为二人的目的自己还不清楚,二人如果对自己有什么企图,那自己也只能受着,毕竟在这俩人面前,自己就像一只蚂蚁。“姓赵名铁柱,赵公子不是本地人吧”沈同之为官多年,请人来府上不可能不查,赵铁柱一听肯定是把自己查了,所以交代道“是的大人,小人家乡甚远,又逢饥荒,一个月之前来到扬州”,“这一个月里你都干什么了?”,虽然自己一直没向方芊芊说,但是此时也不得不如实告知。

“禀大人,小人一月前初来本地,为填饱肚子,到凤来楼吃了霸王餐,被老鸨扣下,在后厨刷碗还债,最近刚刚恢复自由身,老鸨子看我人干的不错,临走还施舍了一两银子,当做回家的路费”,方芊芊从未听赵铁柱说起,现在听到也是一脸惊讶,他只知道铁柱哥画画的好,不知道他还吃过这样的苦,不过在这个桌子上是没有她说话的份,只能温柔的看着赵铁柱,沈同之突然面露喜悦之色“不错不错,你小子还算诚实,赵夫人啊,我给你保证,这小子说的都是实话,我派人问了老鸨子了,来我给你们小夫妻喝一杯”。这时旁边的苏文坐不住了“你个堂堂的知州还管人家的私事,赵小友不要理他,喝酒喝酒”,“不会不会,知州大人关心我们百姓的生活是理所应当的”赵铁柱不知道这俩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赶紧举起酒杯,分别碰了一下苏文和沈同之的杯底,这是小辈对长辈的尊敬,方芊芊也抿了一口。

“赵小友,老夫想问你几个问题,还请帮忙解答”,赵铁柱一听,估计是重点要来了“老先生客气了,您请讲”,“不知赵小友对地理了解多少?”,赵铁柱虽然有点蒙,不知道这老头问地理做什么,不过他还是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地理顾名思义土地、山川的环境形势,我们所在的这块土地叫地球,是圆的,而且我们之所以有白天晚上就是地球自转的原因,整个地球有七大洲四大洋,我们所在的地方叫亚洲,这里的人都是黄种人,其他的还有欧洲、非洲、北美洲、南美洲、南极洲和大洋洲,欧洲人皮肤是白的,非洲人皮肤是黑的,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属于大顺朝偏南的地方,整个大顺朝以秦岭-淮河为界限划分为南北方,北方春夏秋冬四季明显,夏季炎热降水多集中在这个季节,冬季寒冷结冰空气干燥,南方冬季不结冰,河水流量大,树木常绿时间长,我们大顺朝所在的这个地理环境非常好,往北太冷,常年积雪,向南又太热,非洲就在南边,所以晒得黑黑的”赵铁柱以幽默的口吻结束了表述,再看三人,都在惊讶的看着他“怎么,说的不对吗”,赵铁柱这两天也没闲着,大概问了问方芊芊大顺朝的事儿,开国皇帝叫李闯,现在皇帝叫李景,大概有六十多岁,膝下育有一子一女,本朝从开国就废弃了三宫六院,所以后宫的妃子只有三位,皇后位置一直闲着,好像是之前的皇后宾天后老皇帝伤心不已,此后皇后位置就空了下来,皇帝住在京都的紫禁城,这点倒是和赵铁柱学的历史上一样。

‘啪啪啪’,苏文老先生率先反应过来鼓掌说道“好小子,虽然你说的大部分我不知道,但是你说的我朝的情况确实属实,我头来扬州,工部刚刚呈递上来,说我朝南北划分的并不是长江,而是秦岭-淮河一线,而且你说的地貌特征和实地勘察的相差无几,我再问你,我朝物产丰富,泱泱大国,有些人说无需和他国互通,,这点你怎么看”,赵铁柱刚才已经说的口干舌燥,没想到这老头又甩出来这么一个棘手的问题,并不是说解决起来棘手,而是他表述起来,因为如果在他那个时代,从小就学习闭关锁国会落后,落后就要挨人打的道理,他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老先生,我认为不妥”,“哦?你说说看,怎么个不妥?”,“首先,我大顺朝是地大物博,瓷器,火药,造纸等应有尽有,可是老先生你想过没有,地球上有成百上千的国家,也就是你们理解的番邦,他们进贡的象牙,珍珠,钻石等都是我国没有的,越稀有的东西价值就越高,其次这些番邦进贡的根本原因不是我大顺朝地大物博,而是我们的士兵勇猛,军事强大,跟其他国家谈判的前提就是拳头硬,只有你把它打怕了打服了,他才会跟你谈,如果我没估算错的话,现在在西方有一个叫大不列颠帝国的国家,他们把自己叫做日不落帝国,他们有一位叫哥伦布的航海家已经开始了对这个世界的探索,他们造的铁甲船可以承受住猛烈的大浪而不碎,如果我们的木质船遇到他们的铁甲船,不用炮弹就能将我们撞沉,我朝发明了火药却用它来放烟花,他们已经开始制造武器了,他们发明一种叫枪的武器,可以发射一种指头大小的铁弹,威力达到几十米远,并且可以穿透盔甲,想一想我们的战士拿着长刀长矛和敌方对阵‘对面全部装备的枪,我们还没见到人家影子,就把我们的士兵全部击毙了,到时候人家还会来给你进贡嘛,到时候他们就会变成野人、强盗,把我们的物产资源全部抢去,还会占领我们的土地,杀害我们的亲人,所以最后我想说,与他国的贸易不但不能停止,我们还要支持,鼓励通商,吸纳其他国家的优点长处,弥补我们自己的不足,同时还要加大军事投入,只有拳头硬,才能击败来犯之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赵铁柱这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热血沸腾,或许这就是炎黄子孙骨子里流淌的热血。

“好一个虽远必诛,赵老弟,我沈同之敬你”,沈同之听的是热血沸腾,他早年间是武将,统领水师,侵犯我大顺朝最多的就是倭寇,人家乘坐的就是铁甲船,来我海边抢粮食,抢完就走,我方的将士只能防御,木质船追不了多远,要是人家一回头,十有八九都是船毁人亡,后来他负了伤才转了文官,今天听到赵铁柱的分析,他心头的火又烧了起来,赵铁柱也赶紧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沈同之对着身边的小厮耳语了几句,不一会,就端上来一个托盘,用红布盖着,沈同之继续说道“赵老弟,实不相瞒,你的《八骏图》在我这里,不过嘛我买下了,这是三十两,你数数”,赵铁柱以为画不是丢了就是在知县手里,没想到会在沈同之手上,“知州大人,你救了方老伯,又请我喝酒,那幅画就送给您了,再拿您的钱,有点折煞我了”,“嫌少是不是,你最起码打开看看嘛”沈同之语气一沉,带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苏文刚才一直在思考赵铁柱说的话,此时刚反应过来“赵小友,你就拿着吧,如果你不拿着就是不想把画给了同之啦”,赵铁柱无奈,只能让芊芊收下了,方芊芊打开红布一下愣住了“,铁,铁柱哥,铁柱哥,是金子,三十两金子”捧着金子的手都有些哆嗦,赵铁柱回头一看,果然是金子,不等他发问,沈同之就开口了“拿着吧,我知道你家不富裕,以后就别种地啦,搬到城里来住,还有没人的时候不要叫我知州大人,叫我大哥,就当是大哥给弟妹的见面礼了,哈哈哈哈”,赵铁柱也没再推脱,拿起了酒杯“老先生,沈大哥,我赵铁柱能结识二位是三生有幸,我和芊芊敬二位一杯”说完就和芊芊一饮而尽。不过苏文倒是不乐意了“哎,哎,哎,我就比这小子大三岁,你叫他大哥,叫我老先生,我是有多老”,赵铁柱也大概了解了这二人的脾气,像是两个老顽童,赔笑道“晚辈失礼了,还未请教老先生的名字”,“我叫苏文”,“您比沈大哥大几岁,我就叫你苏大叔,苏大叔,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晚辈敬您一杯”赵铁柱一饮而尽,而旁边的沈同之却是在捂着嘴憋笑,这倒是把赵铁柱整蒙了,刚才自己也没讲笑话。

‘苏文,苏文,文华阁大学士苏仲舒字苏文,您是苏大学士!’方芊芊喃喃了半天,本来苏姓就不常见,又是当官的,看此人的年纪和气度,她激动的声音大了点,说完后方芊芊才意识到自己失礼了,立马低头不敢说话,好在桌上的几位都不会跟她计较。“怎么了,很有名嘛”赵铁柱一语爆雷,沈同之立马憋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老苏,人家不认识你”,苏文本来还想听赵铁柱一句‘苏大学士,学生久仰了’,可是赵铁柱的一句‘很有名吗?’听了这话苏文一头的黑线,扔不死心“你不知道苏文,苏仲舒总听过吧”,“没有”,沈同之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不认识你,你就别逼人家了,没事啊赵老弟,你不认识他很正常,也没啥名气”。

旁边的方芊芊可急的坐不住了,天下的文人士子哪个不想成为苏文的学生,所以但凡是认识几个字儿的都听过苏文这个名字,铁柱哥竟然不知道,而且还不是装出来的,刚才已经失礼,她也不能偷偷去跟赵铁柱说,只能干着急。苏文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脸的郁闷“算啦,以后时间还长,你就叫我苏大叔吧,来喝酒”,赵铁柱没注意到芊芊的表情,不过看沈同之的表情,好像自己应该认识苏大叔一样,不过没人挑明,他也没法胡乱去猜,端起酒杯碰了一下苏大叔的杯底,喝完之后才发现方芊芊的脸像发烧一样,都红透了,以为她是喝了酒的缘故,还叮嘱她少喝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