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收到请柬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137字
  • 2022-05-11 19:08:21

沈同之和苏文刚要到门口,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嘈杂,“我要进去见知县大人,知县大人抓错人啦,你们要找的是我,跟方老伯没关系”。二人听到有人胆敢在监牢前闹事,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快步走出去说道“何人闹事,我是本省知州沈同之”。赵铁柱拉着芊芊也是刚刚赶到监牢门口,他知道这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赶紧拿出身上所有的银子,堪堪凑了三两,想让官差行个方便,可是官差都是人精,知州大人和知县大人刚刚进去,自己再放一个平头百姓进去,那不是给自己找事儿,无论赵铁柱俩人怎么说,反正就是进不去。

这让赵铁柱非常恼火,他在高中上过两年武校,放倒眼前这俩人应该问题不大,不过他还没失去理智,因为方老伯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万一弄巧成拙,得罪了知县,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他选择了一种迂回的方法,在门外喊,既然知道知县进去了,他就把焦点转移到自己身上,只要知县一问,他就说画是自己画的,这样最起码能把方老伯换出来。一听是知州,赵铁柱心里咯噔一下,把高官都惊动了,不过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心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沈大人,知县大人刚刚抓错人了,作画的不是方老伯,那些画是我画的,如果画里有违反朝廷规定的,我赵铁柱一人承担,请大人把我抓进去,跟方老伯没关系”,赵铁柱猜到估计是跟清朝的文字狱差不多,自己画的画被人断章取义违反朝廷规定,这时他顾不上辩解,最重要的是把方老伯救出来,自己在这个世界反正孤身一人,无牵无挂,还不如早点结束了,方芊芊越听越觉得不对,铁柱哥这是要用自己把爹换出来,她忙去拉住赵铁柱,虽然她很担心爹的安全,但是要让赵铁柱的命去换她爹的命,她是万万不愿意的。

现在最不着急的就是沈同之和苏文了,他俩一对视,就大概明白了整件事儿,本来他俩还想等刚刚解救的老头恢复恢复再去问画的作者,现在一切都明了了,作画之人就是眼前的年轻人,既然人已找到,那就不急了,沈文走上前“这位小友,你们找的是不是这位老人家”,说罢就让人把方老头扶了出来,“爹”方芊芊一看她爹的模样,大喊一声就要晕倒,赵铁柱知道这是伤心过度,忙一把扶住了她的肩膀,此时一顶小轿抬了过来“知州大人,您要的轿子”轿夫紧忙上前侯着,沈同之吩咐道“把老人家扶上轿子送回去,抬轿的时候稳着点”,同时苏文来到赵铁柱二人面前,从袖口拿出一个小瓷瓶,交给赵铁柱“小友放心,老人家我大概看过了,受了点皮外伤,将此药抹于伤口处,明日便可生痂,不出三日便可痊愈”,说完便和沈同之坐上官轿走了。这一套整的赵铁柱一脸懵逼,这就是主角光环嘛,难道自己刚才喊得把他们吓住啦???,不管啦,反正方老伯出来了,“嘿,小兄弟,小兄弟”刚才要贿赂的官差还想上来巴结巴结,赵铁柱一个转头,扶着方芊芊就领着轿子往家走了。

回家的路上,赵铁柱感觉怀里越来越热,低头一看,方芊芊的小脸绯红绯红的,“芊芊,芊芊,你哪里不舒服嘛?”,方芊芊哪里敢抬头看他,低头小声道“铁,铁柱哥,我没事了,你能不能放开我,我想去看看我爹”,赵铁柱这才恍然大悟,人家一个黄瓜大闺女,让自己这么搂着,确实有点不合礼仪,刚才光担心人家晕倒了,抓的比较紧。赵铁柱赶紧放开手,方芊芊像一只挣脱的小白兔,一扭一扭的走向了后边的轿子。赵铁柱看这父女俩都没事,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他把两只手在衣服上尴尬的蹭了蹭,又背起手向前走去,监牢门口的事儿他不能不考虑。看情况,是知州大人把方老伯救了出来,可是他图什么,自己在这里田无一垄,房无一间,还有那个老头儿,又给自己一瓶药,叫自己小友,赵铁柱脑子里把认识的人都找了个遍,也不记得有这么一个老朋友。

他拿出那瓶药,就是一个小瓷瓶,看着做工挺细致,也没什么特别的,翻到瓶底,就看到一个御字,赵铁柱也不明白什么意思,他打开瓶盖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草药味,也不知道什么做的,又放回了兜里。傍晚时分,农户家烟囱上飘起了袅袅炊烟,几人才到家,方老伯已经醒了,轿夫们还帮忙扶到了屋里,临走时,赵铁柱拿出一两银子付轿费,轿夫说知州大人的管家已经付了,就抬着轿子走了。赵铁柱越来越疑惑,知州大人都这么慷慨了?,给叫轿子还付轿费,赵铁柱把银子又放进了兜里,转身回去了,他还要给方老伯上药。

“老伯,你感觉怎么样”回到屋里,看父女俩正在说话,忙上前问道,方芊芊还是挂着泪珠,谁的父母谁不疼,看爹爹身上浸出的血痕,当女儿的哪能不落泪。“铁柱啊,放心,你老伯我身体好着呢,咳咳”方老头略显憔悴,为了不让女儿担心,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赵铁柱坐到床头,看着这一老一小,心里很不是滋味“要不是我,老伯你也不会受这样的罪,您放心,以后我不画画了,我就老实跟着您种地”,“这像什么话,你的画还给咱们家挣了不少钱,地里才能刨出来几个钱,一看,我卖了两幅,足足二十多两银子,我老汉一辈子没见过这么银子,有了这些,我的芊芊也能找个好婆家了”方老头说着,从怀里拿出来了今天卖的银子,方芊芊一听,又是一顿抽泣“爹爹,我不嫁人,我一直伺候您”。

赵铁柱看到这也是一阵心酸,不忍在看下去,把芊芊拉起来,然后接过银子放到芊芊手里“芊芊,把银子收好,你先出去。我给老伯上点药”,方芊芊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出去。赵铁柱慢慢解开方老伯的衣服,拿出药瓶开始上药,“铁柱啊,你觉得芊芊怎么样,嘶”,赵铁柱没想到方老伯会来这么一句,他正惊讶那老头给的药还真厉害,刚抹上去伤口就不流血了,猛的听到这么一句,手上的力道没了分寸。“啊,芊芊啊,很好啊,又漂亮又体贴人”赵铁柱胡乱得回答着,可是这方老头像是刨根问底儿似的,“我没问你长得怎么样,我想知道你对她什么感觉”,赵铁柱一时还真有点短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顿了一下,又听到方老头说“芊芊和凤娘从小就没了娘,凤娘前几年嫁了出去,芊芊是我最担心的,铁柱啊,我就怕我老头子哪天没了,没人能照顾她,铁柱啊,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照顾她”,“方老伯,您这说的哪里话,您这身体好着呢,芊芊以后有了孩子,您还得给他领着呢”赵铁柱打趣道,“咳咳,你这孩子”方老头咳了两声,便不在说话,待赵铁柱上完药,一看方老伯已经睡着了,他慢慢给方老伯盖好被子,带上门走了出去,此时黑暗已经笼罩大地,天上泛出了点点星光。

看东屋亮着灯,赵铁柱想了一下走了过去,晚上三人都没吃饭,他想煮点粥,一会儿老伯醒了也能喝点。“铛,铛铛”,听到门外敲门,方芊芊忙去开门,他知道是赵铁柱。“铁柱哥,我爹怎么样了”方芊芊开门立马问道,“没事了,刚刚睡下”,“哦,对了,我爹说这钱有你一半,我刚才数了数有二十四两30文,我把钱拿给你啊”说着方芊芊就返回屋里拿钱,赵铁柱赶紧拦着“不用不用,以后咱家钱都放你那,你看我有吃有喝,像是有花钱的地方嘛,等我需要花钱了再找你拿,我想问问家里还有没有别的火灶,让老伯安生休息会儿”。

方芊芊看他态度解决也没在反驳,听他肚子有点咕咕叫了这才想起来晚上还没吃饭,吐了吐小舌头说道,“在墙根下边还有一个,我赶紧去做饭”,说完,门也忘记了关,往墙根下跑去。要是平时,赵铁柱肯定要往屋里瞅瞅,毕竟女孩的闺房,谁不好奇,可是今天他脑子确实太乱了,随手就帮方芊芊关上了房门,跟着芊芊去了西边墙根。赵铁柱从自己屋子里点燃了煤油灯,拿出来照亮,“没事的铁柱哥,我看得见,之前咱家没有灯,我照样能在这做饭”方芊芊干练的刷锅,淘米。“哎呀,我怎么忘了这茬儿,芊芊你等着啊,洗好米先不要点火,等我回来”赵铁柱一拍脑门,今天回来的路上,看着路的旁边出了几颗野山药,他要给他们熬点山药粥。

赵铁柱一出门就傻眼了,今天月初,月亮只有微微的月牙,那点月光只能保证他不撞墙,要想从草里分辨出来野山药只能凭着记忆走,赵铁柱挖了好几次才挖到那细长的根茎,他又在旁边挖了几根抱起来才往回走。“铁柱哥,你去干啥了”赵铁柱快到家门,就看到方芊芊在门口踱来踱去,一见到赵铁柱的身影,立即关心到。“嘿嘿,给你弄点好吃的,烧火把,咱们煮饭”赵铁柱放下锄头,方芊芊回到家,他赶紧去弄了点水把野山药洗了,把皮剥掉,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的,交给方芊芊,“芊芊把这些放到米里边,再放两粒糖精,糖精别放多啊,不然就苦了”,赵铁柱交代完,就直接一屁股做到了土堆上,看着方芊芊忙活。

他又想起方老伯的话,对芊芊什么感觉,看着眼前忙碌的身影,陷入了沉思,曾经他也想有个家,每天工作完家里有个人忙碌着,也有人对自己嘘寒问暖,也许真的可以,但又想到自己刚刚才害得方老伯吃这么大苦,况且没准明天自己就进监牢了,他还是不敢迈那一步,万一到时候自己有个三长两短,那不是害了人家。忽然看到一只手在眼前晃了几下,就听到芊芊的声音“铁柱哥,铁柱哥,你发什么呆呢”,赵铁柱看到一张俏丽的小脸儿,鼻尖上还挂着一抹灰,“看你,这么大人了,还弄的鼻子上都是,快擦擦”,赵铁柱本来想抬手给她擦下来,不过刚才的思想斗争让他认清楚现实,在不能保证给她幸福的时候尽量不要去留下牵挂,今天监牢外那两个人还不知道他们的意图,也许明天就把自己关起来也说不定。

不过方芊芊似乎有了变化,从路上俩人有了那样的接触以后,她就时不时会想到铁柱哥,刚才他帮爹上药的时候她就想了一天的事儿,他会想法给自己买吃的,把画画技术全部教给自己,爹被抓走的时候他会安慰自己,卖的钱也交给自己保管,方芊芊已经慢慢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主心骨。刚才他跑出去都要担心死了,本来他就人生地不熟,竟然是为了挖回来点吃的,这一切都让方芊芊忍不住想去了解他。所以在赵铁柱说自己鼻子上有灰的时候,她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直接往赵铁柱的肩头上蹭了蹭,然后又跑回了灶台边,用火的热度来掩饰自己的害羞。赵铁柱也没想到芊芊会这么大胆,不过一想到自己黯淡无光的未来,苦笑了一下,未来怎么样就交给老天吧,要不是老天把他安排到这儿,他可能现在正跟客户喝茶呢。二人各怀心事,在寂静的晚上各自静静地坐着,只有灶火里的火苗快乐的跳跃着。

“好了铁柱哥”锅里的山药营养粥好了,方芊芊赶紧招呼赵铁柱,她慢慢的揭开锅盖“太香了,铁柱哥,你怎么连烧饭都会?”,光闻香味方芊芊都都要就口水了。“芊芊啊,什么东西这么香”赵铁柱刚要回答,屋里传来方老伯的声音,赵铁柱赶紧起身去屋里查看,他慢慢把方老伯扶起来,把枕头塞到他身后,方便他半仰着,“老伯,外边煮着粥呢,你等着啊,我给你盛一碗”赵铁柱一边说着,一边拿了碗出门,递给方芊芊盛饭。

方芊芊盛了三碗,赵铁柱赶紧拿了一碗进去给方老伯,“嗯不错不错,芊芊啊,这个白色的东西是啥,软糯香甜”方老头吃了一口忙称赞,这时方芊芊也端了两碗进来,“爹,这是铁柱哥晚上去挖的,说叫野山药,快,铁柱哥,你也赶紧吃”方芊芊给赵铁柱放下了一碗,又准备要去灶台边,赵铁柱赶紧拦住她“大晚上的也没人,就在桌子上吃吧”,方老头本来也对女儿要求没那么严,之前只有父女俩的时候,爷俩也偶尔在桌子上吃,不过女人不上桌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方芊芊这点还是知道的,所以在赵铁柱来了之后就一直去灶台边吃,今天赵铁柱话一出,方老头自然不会反对什么,自顾自的吃着,方芊芊却是对赵铁柱这个人更疑惑了,这个人难道连祖宗的规矩都忘了嘛,不过她女孩子家家哪里扭得过赵铁柱一个小伙子,也就放在桌子上吃了起来,赵铁柱就不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什么男主外女主内在他这都是扯淡,女人就是用来疼的用来宠的,而且女子能顶半边天的理念他也是深信不疑。

方老头睡了一觉恢复的还不错,吃了两大碗,方芊芊因为有糖怕胖,只吃了一碗,虽然她还想吃,但是克制住了,果然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的女人,身材还是大于美食的,方芊芊等赵铁柱吃完就开始收拾了,赵铁柱跟方老伯唠了会嗑儿,老头又睡下了,赵铁柱熄了灯慢慢走了出去。“铁柱哥,我爹睡了吗?”赵铁柱关好门,正看到方芊芊洗涮,“睡了睡了,你也累一天了,收拾完早点休息”,“铁柱哥,我还不困,你教我画画吧”俗话说饱暖思**,而且按赵铁柱的估计,差不多都快十点了,对于现代的人这个时间才是夜生活刚刚开始,不过对他这时候的人,基本都是深夜了,而且喝了两碗粥,他眼皮子都有点打架了,但是看到这小妮子勤奋学习的大眼睛盯着自己,赵铁柱也不好拒绝,“我这没纸了,你拿几张纸过来吧”,“我就知道铁柱哥最好了”得到赵铁柱的回答,方芊芊开心的像个小孩一样,一蹦一跳去她房间拿纸了。

既然答应了教授,也不能糊弄不是,赵铁柱又捡了几块碳,并把茶壶拿到桌子上做模型,他得从最基本的三视图开始。因为毛笔作画不可能画的太精细,多数追求的是神似,意境,而简笔画虽然称作简笔,但是该有的一点不能少,所以他要从根本上改变方芊芊的作画习惯。赵铁柱给她讲了正视图,左视图,俯视图,什么线条该用实线,什么线条该用虚线,告诉她什么叫做立体图,再讲到阴影理论的时候,赵铁柱还真废了点脑筋,因为他在学的时候,老师给他们放了两张图,同一个女人的胸部特写,一个是波霸,一个是飞机场,但是在这里赵铁柱是万万不能这样教的,他思考了半天,决定用画水滴举例。

当他把水滴用立体方式呈现在方芊芊面前时,又一次把这个小妮子给惊呆了“铁柱哥,你怎么这么厉害,水滴还能这样画”,一顿马屁拍的赵铁柱那叫一个舒服,“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好好画,不然我可是会凶人的哦”赵铁柱边说边摆出一个严厉的表情,方芊芊噗嗤一笑“铁柱哥才不会凶我,不过我肯定会好好学,不给铁柱哥丢人”说完就扭头专心去画了,本来赵铁柱屋里只有一个桌子,方芊芊自己搬过来一个凳子,赵铁柱只能坐在床上,俗话说坐着不如躺着,赵铁柱趟在被子上,看着方芊芊婀娜的背影,仔细闻闻空气中还有淡淡的体味,眼皮子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赵铁柱昨天睡得太晚了,早上鸡叫都没听见,“铁柱哥,铁柱哥,你醒了没有,有人给你送请柬了”方芊芊在外边敲门,赵铁柱一摸身上的被子,肯定又是芊芊给自己盖的。方芊芊昨天在赵铁柱这里画好了水滴,刚要给赵铁柱看看,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呼噜声,她也没去叫醒他,他知道忙了一天他也累了,再想想这么晚了还让铁柱哥教自己,心里一阵愧疚,轻轻的给他盖上被子,把桌子上收拾一下就回了自己房间。

一大早,她刚洗完脸,就听到门口有人喊赵铁柱在家吗,她急忙跑出去,原来是昨天的轿夫中的一个,那人给了她一张请柬,让她务必转交给赵铁柱本人。本来她还想着让铁柱哥多睡会儿,可是一看落款:江苏知州沈同之她猜肯定有要紧事,也就顾不得赵铁柱醒没醒了,马上来敲门。“来了来了芊芊,什么事啊”赵铁柱困得实在睁不开眼,慢慢从床上挪下来打开门,“铁柱哥,知州大人给你发请柬了,你快看看”经历了昨天的风波,方芊芊多少对官府有点恐惧,所以她赶紧催赵铁柱打开看。

一听是知州大人给他的请柬,赵铁柱立马精神了,他昨天都纳闷这俩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么快就憋不住了,他慢慢打开请柬“赵小友,两日后在知州府上设宴,还请你和夫人务必赏光”,赵铁柱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请柬的落款是知州沈同之,但是里边的内容却像是昨天的另一个老头写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把知州府邸说的像自己家一样,再说了,夫人,我哪有夫人。

“铁柱哥,里边说的啥啊”方芊芊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知州大人找他铁柱哥干啥,赵铁柱就把请柬给她看,当看到夫人二字的时候,她顿时羞涩难当,赵铁柱看她面露粉红,赶紧说道“那个老头瞎说的,等我去了跟他解释解释就清楚了,你不想去可以不用去,省的他们误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