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卖画还能被抓走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035字
  • 2022-05-11 19:41:27

方老头中午就没有午休的习惯,所以吃了饭就催着俩人儿出发,其实他还是想早点把那几幅画换成钱,拿着钱才踏实,当赵铁柱把三幅画给他的时候,还是有点震惊的,要是他知道几百年后有种叫打印机的东西,绝对得说是赵铁柱打印的。方芊芊还是早上那身打扮,不同的是头上多了一只桃木簪子,显得更加俏丽可爱。

三人来到街中心,一路上赵铁柱反复教了方老头这三幅画出售的顺序,八骏图一定要放到最后,而且低于20两一定不能卖,交代完毕后,二人就往东去了,因为越往东越热闹。其实昨天,赵铁柱那一幅画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昨天买画之人就是本县的第一才子-江云舟,他去年刚刚考中了进士,文采可见一斑,第一眼见到《百鸟朝凤》他就被吸引了,所以他出了个最高价十一两五十文拿下的,不过买回去了也是一阵的心疼,这可花了他一半的积蓄。这个消息迅速传到了吴德吴知县的耳朵里,他不知道自己小小的扬州城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所以派了自己的小舅子王二麻子去把那人叫来,他这个知县马上就到三年了,后边去哪还不知道,送了几次礼都被知州大人挡在了门外,打听到大人喜欢点墨宝,他正发愁到哪里去弄点名人字画儿,一听说这有人卖画都卖到了十几两,也就比苏大学士次点,想必肯定也是好东西,让他来给自己画一幅,自己后边三年估计也就有着落了。

方芊芊几次欲言又止,因为她不敢确定人家是不是会教她,毕竟他们才认识不久,赵铁柱看这样子,以为方芊芊是怕花钱,直接开口道“芊芊啊,喜欢什么跟铁柱哥说,哥给你买,不要怕花钱”赵铁柱阔气的说道,其实也不怪他,因为芊芊带她来的地方都是卖的便宜的东西,一只簪子一文钱,一盒水粉三文钱,最贵的花布才十文钱一尺,他身上揣着六两多,跟土财主一样。考虑再三,方芊芊才鼓起勇气开口,喃喃道“铁柱哥,你那个画画方式好特别,能不能教教我?”说到最后,几乎听不到声音了,她通红的脸都快低到胸上了。

赵铁柱愣了一下,原来这小妮子想学画画,也难怪她这幅模样,赵铁柱的画现在基本就是一座金矿,学会了基本能摆脱贫困奔小康了,看着小丫头娇羞的模样,他也不说话,低头看着她。方芊芊见赵铁柱不说话,以为他生气了,马上解释道“要不还是算了吧,你的画能卖那么多钱”,这一下倒让赵铁柱不好意思了,其实他根本没考虑教不教的事儿,刚才光顾着看眼前这个小妮子了,不得不说,方芊芊娇羞的样子,耳根子都是粉红的,用娇艳欲滴形容都不过分,这要是放到二十一世纪,那不得迷死一大堆的富二代。“啊哈,学画画啊,没问题,没问题,那我就先给你讲讲什么叫透视”赵铁柱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摸摸头说道。

俩人逛了大半下午,一人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方芊芊以前哪里吃的上这东西,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赵铁柱那是什么人,之前谈生意,老板一个动作都能明白啥意思,刚才看方芊芊看糖葫芦的眼神儿煞是可爱,又想吃又克制,他知道,这小丫头馋了,可是她没几个钱,十七八正是馋嘴儿的年纪,赵铁柱直接走到摊前说自己馋了,要吃糖葫芦,五文钱一串,买了两串,赵铁柱塞给她开始还不要,赵铁柱就说“一下买多了,你替我吃一串,赶紧吃,一会儿糖就化了”,方芊芊才接过来吃,不久路过一个炒栗子的,赵铁柱又买了一大包,顾名思义也是自己想吃了,就这样俩人边走边吃。

不过最重要的事儿赵铁柱也没忘,边走边给方芊芊讲什么是透视图,什么是点、线、面,什么是阴影立体,最后讲到自己用来画画那个东西叫铅笔,反正也不知道这小妮子能吸收多少,自己把知道的都讲了个遍,看着方芊芊似懂非懂的样子,赵铁柱心里美滋滋的,男人都喜欢在女人面前展现自己,更别提在小姑娘面前了,不过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他从小学习的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他和芊芊说,晚上回去再画几幅,让芊芊看着学习。说起画画,芊芊也是有点脸红,昨天好纸她自己用了,她看完赵铁柱的画后回屋就把自己的藏了起来,自己用的好纸还不如人家在宣纸上画的好,而且人家对教自己画画一点没拒绝,今天爹卖了钱一定要给铁柱哥买几张好纸,方芊芊暗自想着。

“大叔,我爹呢?”俩人回到方老头卖画的摊位,看不到方老头的身影,就问旁边正卖包子的老汉。一看是方老头的闺女和昨天跟方老头一块吃包子的小伙子,急忙说道“哎呀,你俩可来了,你爹被王二麻子抓走啦,小伙子,你可躲躲吧,官府正找那画马的人呢,你爹怕连累到你们,一直说是自己画的,这会儿,估计在县衙呢”,“大叔,县衙在哪边?”方芊芊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声抽泣着,赵铁柱问道,王老汉一指说道“往东走不远,往北拐,直走就到了,哎,哎,别去,别去啊”不等王老汉说完,赵铁柱就拉着方芊芊奔着县衙去了。

方老伯是因为卖我画的画被抓的,不过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会被抓,正常交易纳税,官府也不能插手老百姓的买卖,赵铁柱感觉这事没那么简单,“铁柱哥,我爹被抓走了,这可怎么办呀”方芊芊已经乱了阵脚,抓的赵铁柱的胳膊更紧了,赵铁柱给她擦了擦眼泪说道“别担心,有铁柱哥在,我们现在具体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先去县衙弄清楚”说罢,就拉着方芊芊快步走,方芊芊脸一红,就跟着他走向县衙,原来赵铁柱情急一下,拉到了方芊芊的小手,她哪里和男人接触过,不过被赵铁柱拉着,她也没那么反感,到是有一种踏实的感觉,赵铁柱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方老伯,既然是找作画的人,就是一换一也得把方老伯换出来。

知州府邸,后花园中,两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正在注视着中间的棋盘,东边的那位正是江苏的知州沈同之,只见他眉头紧锁,左手端着一个紫檀壶正往嘴里送茶水,右手拿着一枚黑旗正不知道往哪里下,他的身材略显臃肿,不过眉宇间隐约透漏出上位者的气势,让人不敢小觑。思虑良久,沈同之将棋子又放回了棋奁中“哈哈哈哈,苏兄,你又赢了,半年不见,你的棋艺又进步啦”,坐在沈同之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宰相兼大学士-苏文,一身青布衣衫,左手捋着胡须,胸有成竹的看着沈同之。

一年里边他也就这个时间最悠闲,向皇上告了几天假,来扬州找老朋友叙叙旧,顺便从他这顺点好东西走,这俩人没别的爱好,都爱好搜集点古玩字画,其实也不能说顺,俩人一碰面,每人拿出一件宝贝来,谁赢了归谁,不过沈同之都是输多赢少,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地位的人来说都无所谓了,主要是和老朋友在一起开心,每回苏文来这里,他都会推掉一切公务,老哥俩就是喝酒,游玩。“那我就不客气了啊,你这幅庐山观瀑图我可就收下了”苏文站起身,那过画仔细的欣赏起来,这可是唐寅的真迹,还是唐寅的十大名画之首,苏文拿到手里比见着媳妇儿都开心。

这时,一名小厮走上前来禀报“老爷,吴知县在外边求见,说有要紧事”,沈同之一脸不悦道“这个吴德一天天的屁大点事都得来烦我,告诉他,我有重要客人,有事过两天再说”,小厮应了一声就退了下去。其实苏文也知道,这老弟刚输了一幅画,心里正不爽呢,这吴知县这会来,不是等着挨骂,不过他才不管,得了名画他心里可美着呢,你沈同之上次还赢了我一把文征明的扇子,这次我就捞回来了。

“不行不行,再来一盘,再输了我就把清明上河图给你”沈同之吸了两口茶,看苏文得意的样子就来气,非要继续下,苏文可是知道,沈同之在河南做知州的时候,一位姓张的老汉卖给他的,听说还是张择端后人,后边还让自己给看过,确实是张择端的真迹,这样的画可以称得上是凤毛麟角,后来他在想看,这沈同之就跟几辈子没见过宝贝似的,死活都不拿出来,今天既然他主动拿出来当赌资,那我这一趟可不能白来,必须得给你赢走。“来就来,今天我要把你的宝贝都赢过来”苏文也不含糊,用自己的画加上刚赢得庐山观瀑图一起做赌资,棋盘的厮杀又开始了。沈同之这次学精了,不再盯着一处,他采用围点打援的战术,连吃点苏文好几个棋子,在看苏文,那也不是好惹的主,瞅准时机,攻城略地二人杀得是难舍难分。

“老爷,吴知县说一定要您看看这个”小厮又跑了进来,拿着一个卷轴,二人都是一脸疑惑,“什么东西,还非得让我看”沈同之拿起卷轴慢慢打开。刚看了一个边儿他就迫不及待的全打开了,因为这种作画方式他从来没见过,但是此画笔法飘逸,线条流畅,特别是画中的骏马栩栩如生,好像会直接从画中跳出来一般,“快,老苏,你快来看看”沈同之急忙招呼苏文,因为苏文被称作是当代的大家,画画的造诣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苏文知道,沈同之也是懂画之人,自己闲时还会送几副作品给他,不过他这种表情,也只有看到清明上河图的时候有过,所以苏文也不敢怠慢,赶紧接过来端详。“送画的人在哪?让他进来”本来苏文来这里就是叙旧,从未表明过身份,府上的下人都以为是老爷的朋友,一听这人让吴知县立马进来,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看向自家老爷。

沈同之对此画也是破为震惊,怒道“愣着干嘛,赶紧把吴德给我叫进来”,小厮如蒙大赦,踉跄着跑了出去,二人的棋也没心思下了,整理一下着装,走向前厅。二人过去时吴德已经在侯着了,苏文强忍着内心的激动,跟在沈同之后边做在了次位上,毕竟这里是沈同之的府邸,他才是主人。

“刘大有,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那幅八骏图你哪来的?”沈同之这时已经坐在了主位上,恢复了上位者的姿态,话语中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吴德大气都不敢喘,恭恭敬敬的回答“禀大人,这是下官一个远房亲戚赠与的,下官知道大人爱好古董字画,就装裱了一下给大人带来了”,“那作画之人现在何处,这种作画方式的确不同,本官倒向见上一见”沈同之虽然也有些许激动,但是在下属面前还是不能表现出来,吴德一听要坏,据王二麻子说,他们赶过去的时候那个卖画的老头已经卖了两幅,全都是十几两银子,这最后一幅已经竞价到了二十四两银子,他们就以卖假画为由把老头给抓了,他一开始也想找出来是谁画的,可是这老头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硬说是自己画的,他连个字都不认识还说自己会画画,吴德一气之下就把那老头扔关进了牢房,拿着抢来的八骏图找了一个最好的装裱师傅,因为那画虽好,可是那宣纸也有点太磕碜了,根本拿不出手。

那装裱师傅也是阅画无数,一看这画,他给出了一句评价-此画只应天上有,更让吴德笑的合不拢嘴,所以他赶紧催促师傅裱完直接拿来孝敬上司了。吴德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是这样的大人,我的亲戚送我画之后就启程回乡了,此刻下官也不清楚到哪里了”给你来个死无对证,那不就是我说啥是啥了,吴德此刻好像已经看到了知州大人告诉他,知县调换的事让他不用担心,肯定是一个油水儿足的地方。

“你放屁,再不说实话,我把你送进刑部去”苏文气的直接站了起来,手指吴德骂到。沈同之也被自己这位老友吓了一跳,上一次苏文发火还是在匈奴犯我边境的时候,几个老斑鸠上书求和,被苏大学士在朝堂上骂了个狗血喷头,这次因为一幅画的事儿,竟然发这么大的火。“你是何人,胆敢辱骂朝廷命官,来人”吴德虽然在沈同之面前恭恭敬敬,因为那是他的顶头上司,但是他到底还是个知县,被一个臭老头辱骂,反正已经关了一个了,也不差这一个。不过还不等他说完,沈同之就厉声呵道“瞎了你的狗眼,现在你面前的是当朝苏文大学士”,吴德一听,吓得腿都软了,当朝一品大学士还身兼宰相,捏死自己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连忙跪下道“苏,苏,苏大学士,我,我吴德有眼不识泰山,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小人一般见识”,吴德被吓破了胆,大顺朝律法严明,对上级不敬,上级有权直接处置下属,可以先斩后奏。

苏文不再理他,从胸口拿出来一幅画放到沈同之面前“你看一下这幅画”,沈同之打开一看,竟然和刚才的八骏图用的手法,笔法,线条都一样,沈同之赶紧问到“老苏,你这幅画从何得来?”,苏文也不掩饰,江云舟的父亲江鸿和自己有点私交,所以自己也对其儿子有过指点,昨日江云舟买下这幅《百鸟朝凤》之后,就转送给了自己,此画一看就不一般,就询问了来处,得知是一位年轻人在书摊上现做的,不过却是由一位老人售卖,二人具体什么关系,江云舟也不知道。昨日他研究此画到深夜,发现这竟然是用木炭作画,惊讶无比,瞬间感觉自己这么多年作画用的徽砚就是一文不值,本想着今天去拜访一下这位小公子,但是一早就被沈同之拉来下棋,还没来得及去拜会。

今天猛然又看到这样的画,怎么让他不激动,这知县明显在说谎,他在官场混迹这么多年,自然知道里边的黑暗,恐怕这位小公子现在已经被处理了,所以他才怒不可遏,言语失态。沈同之一看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怒道“吴德,你最好如实说,不然,你今天连我州府的门都别想走出去”,吴德已经被吓破了胆,哪里还敢有隐瞒,立马把自己如何派人抢画,把方老头关在牢房的事儿全抖了出来。二人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关押起来,事不宜迟,沈同之使了个眼色,两名下人架着吴德,加上苏文,几人一同赶往监牢。

赵铁柱拉着芊芊进了县衙,一问才知道,知县大人去了知州大人府上,二人问清了知州大人府邸方向,连忙赶了过去。给他俩指路的不是别人,正是吴德的小舅子王二麻子,就你俩还想见知州大人,等着被打出来吧,王二麻子冷哼了一声,就向前街走去,他的目标正是那热闹非凡的凤来楼,他在里边有个姘头,几乎天天去。赵铁柱和方芊芊俩人光着急了,连知县的面都不认识,怎么会认识知州大人,如果平时知州大人上路会鸣锣开道,今天事情紧急,三人只坐了三顶轿子就急匆匆去了监牢,导致赵铁柱他俩直接与知州大人错过了。

等到他俩赶到知州大人府邸时,扑了个空,还被人轰了出来,不过赵铁柱留了个心眼儿,他给看门的塞了二两银子,才被告知知县大人好像是被人抬出来的,和知州大人一同去了监牢。方芊芊这时已经没了主心骨,一直在哭,赵铁柱将打听来的消息告诉了她,一听她爹可能在监牢,哭的更厉害了“呜,怎么办,铁柱哥,我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赵铁柱冷静了一下,想到他们可能只是想要画,赚钱,他们一直还没找到自己,也不可能对方老伯下毒手,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芊芊,然后给她擦了擦眼泪说“芊芊,你爹可能在监牢,我们先赶过去,先见到人再说”方芊芊现在都听他的,点了点头,又跟着赵铁柱赶紧走。

苏文和沈同之赶到监牢时,方老头正在被用刑,因为吴德交代,一定要找到作画之人。牢头一看是知州大人亲自来,后面还架着知县大人,心感不妙,放下手里的鞭子赶紧跑了过来“知州大人,您来提审犯人吗?”,“今天上午抓来一个老人,在哪?”苏文先开的口,牢头看知州大人没说什么,想必这位也是个大官儿,恭敬的回答到“柱子上绑着的就是,小人立马把他带过来”,牢头一看势头不对,赶紧调转风向,跑过去将人解下来,心中思索着如何把事情推干净,此时心里已经问候了王二麻子全家了,办的这叫什么事儿,还惹到了知州大人,这次事儿要是过去,他非得跟王二麻子断绝来往,省的给自己惹麻烦。

牢头心里想着,手上也没闲着,不一会儿就把方老头带到了沈同之的面前。“老乡,老乡,你还好吧”苏文上前查看伤势,还好都是皮外伤,不过老人年纪大了,有点神志不清,不过嘴里还一直念叨“画是我画的,画是我画的”,沈同之赶紧找了两个人来扶着,“走吧”,知县吴德却是被他们扔到了地上,扶着方老头就往外走。最郁闷的就数牢头了,知县大人被扔到这再出去什么意外,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无奈找了两个下属,先把知县扶回县衙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