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三幅骏马图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300字
  • 2022-05-11 19:00:13

方芊芊虽然还有点生气,不过想到人家也不是故意的,而且还开口道歉了,心中的气也消了说道“铁柱哥,我也做的不好,看到家里多个人,我也害怕,就把你锁屋里了,你你没事吧”毕竟提到男人身体上的事儿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还是很难以启齿的,最后声音都小的没音儿了。赵铁柱一笑道“没事没事,芊芊,你怎么就吃这个,来,把这些肉吃了”赵铁柱一看这小姑娘又脸红了,忙转移话题,顺手就把猪头肉倒进芊芊的碗里。

方芊芊也没想到眼前的男人会有这种举动,因为她从小就基本很少吃到肉,家里一年到头能吃饱饭就不容易了,只有过年,姐姐家才会送来点碎肉,那是一年里最开心的了,爹爹年纪越来越大,所以有好吃的她都会先给她爹吃,自己也吃不到多少,本来这个社会就是男尊女卑,眼前男子给自己把肉都倒上,这让她特别感动。赵铁柱不知道自己这个随意的举动让这个小妮子会想这么多,看她迟迟不吃,以为是没在炕上吃的习惯,他就把桌子搬到了火灶旁边,方芊芊这才反应过来,但是她也不能吃,留着给她爹。赵铁柱见方芊芊拿了一个空碗就开始挑肉忙说道“怎么,你不吃肉啊?对不起对不起,鲁莽了”因为现代社会的人忌口的特别多,不吃猪肉的,不吃香菜的,还有不吃带眼睛的,他以为芊芊也是这样的。

方芊芊一看他误会了,也开口到“不是的铁柱哥,我想把肉留给爹吃,我喝粥就行还有咸菜呢”不过看眼前的姑娘虽然把肉一块一块往外夹,眼神中的想吃也掩饰不住,赵铁柱略微有点心疼,他把肉又给芊芊夹了回去并说到“这些肉你吃,你放心,以后有你铁柱哥在,让你顿顿都吃上肉,这次也没带什么礼品,这五两银子你拿着,就当见面礼了”赵铁柱拿出来白天的银子,放到了方芊芊跟前。“不行不行不行,铁柱哥,我爹说了,你已经给他分了不少银子了,我不能要你的”方芊芊赶紧把银子还给赵铁柱,下午他爹说挣了五两多银子,她都快高兴死了,现在李逸又给他五两,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收的。李逸见状装作板起脸又说道“把肉吃了和收银子,你选一个”,“我吃肉,我吃肉还不行吗”方芊芊就这样把和着肉的高粱饭吃了下去,吃完小舌头还舔了舔嘴边。

李逸见目的达到了,也不再逼她收银子,随手就要收拾,这也是他多年独居的习惯,方芊芊哪里见过这个,赶紧起来收拾“铁柱哥,你去休息吧,收拾碗筷是我们女人的事儿”。赵铁柱见方芊芊态度坚决,也没在坚持,不过又想到了另一件事儿,随问道“芊芊,家里还有没有白纸,就是你画画的那种,给我几张”,芊芊已经知道他会画画,立马擦了擦手道“有的铁柱哥,你等着,还有几张我拿给你”说完就出门,走进东屋开始翻找。赵铁柱从来都不是闲得住的,见方芊芊出去,顺手也就把锅碗刷了,桌子收拾好又放到了炕上。“铁柱哥,就还有三张,都给你”方芊芊高兴的拿着三张白纸走了进来,一看赵铁柱正在擦手。赵铁柱接过纸,又顺手在灶火下拿了一块木炭,跟方芊芊说了句早点休息,就回了西屋,他要争取多画几副,多卖些钱。

方芊芊又给方老头掖了掖被角,熄了灯,走回了自己屋,做到化妆的桌子前,她陷入了沉思。方芊芊思索着,这个人怎么会刷碗,还会收拾,变着法让自己吃肉,本来下午的时候她已经把她定义为流氓了,摸到自己那里,边跑还边解腰带,一点都不像一位公子,要不是她爹说他作的画非常受欢迎,她根本想不到这个人能有什么文采。其实到现在她还是有疑问的,她也想看看一幅能卖十一两银子的画是什么样的,听叶姐姐说,当朝丞相苏文大学士的一幅画也才十五两,所以刚才去拿纸,她特意拿了三张宣纸,也就是人们练字用的草稿纸,因为好纸就剩一张了,她晚上还要作画,明日给爹拿去卖,万一给了赵铁柱再给糟蹋了,那明天就买不上钱了,想了半天都没有头绪,先不想了,她提起笔,想着作一幅什么画才能卖个好价钱。

乡下的夜晚总是安静的,大地一片漆黑,夏季还有个蝉鸣鸟叫,这个时节没有一点声音,只有嫩绿的树芽儿和反青的小草在大口大口地吸取大地的营养,偷偷的拼命生长。方芊芊伸了伸懒腰,放下手中的毛笔,她已经习以为常了,白天在做工没有时间,只有晚上减少睡眠时间画出来,第二天爹拿到街上去卖,还能给家里增加个收入,忽的吹进来一丝凉风,她起身去关窗,突然想到了赵铁柱,今天下午看他睡得是光床板,连个褥子都没有,心生一丝愧疚,想想他应该也没睡吧,自己才做完一幅画,他拿走了三张纸,不可能这么快,想着还是应该给他送一床铺盖。方芊芊转身去她的床下翻找,那里有一床她盖过的,去年家里粮食下来后他爹又借了一些钱给他换了新的,旧的她没舍得扔。看着手中带补丁的被褥,方芊芊中心满是纠结,毕竟是她用过的,一个大姑娘家的被褥给一个男人盖,不过想到西屋那个人什么都没有,现在天这么凉,她还是一咬牙开门走了出去。

看他屋里恍恍惚惚还亮着微弱的灯,而且连门都没关,方芊芊想这个人还真是奇怪,然后就径直走了过去。刚到西屋门口,就看到一个人影蜷缩在竹床上睡得正香,一边睡还一边紧了紧身上的衣衫,方芊芊见状赶忙把被褥盖在了他的身上,他的门不是没关,而且因为没有门栓,被风吹开了,引得方芊芊也是一阵羞愧。一回头,看到窗边的桌子上放着三页纸,她好奇的走过去,只一眼,她就被惊呆了,他竟然画了三幅,而且这种笔法自己从来也没见过,每副画赵铁柱都标注了名字。

左起第一幅画的是画的是《神骏图》两匹马一白一黑,笔法线条流畅,马骨肉停匀,神俊壮健,穷其殊相,俊美无比,第二幅画的是《二马图》画面没有复杂的线条,不过两匹马一肥一瘦,一疲惫一精神,对比强烈,当看到第三幅,方芊芊的内心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八骏图》,八匹马形态各异,飘逸灵动,或奔腾跳跃,或回首长嘶,或腾空而起、四蹄生烟,这三幅画一幅盖过一幅,让方芊芊都不舍把目光移开,跟赵铁柱的画一比,自己那就是半成品,而且看到旁边放着一根奇怪的笔,她忍不住拿了起来仔细端详。那木炭被他磨成了一根一根的,头儿是细的,方芊芊不敢相信,就这么一个木炭加上宣纸,能画出来这样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的佳作,方芊芊对赵铁柱又多了一丝复杂的情绪,转头看了看床上的人,皱起的眉头已经舒缓了许多,她才放心走了出去,想到这门晚上还得被吹来,她寻了一节树枝在外边给他插上了,这样也不至于起夜还得憋着,想到白天他冲向茅房的场景,她也忍不住笑了一下,走回了东屋。

“嗯奥”赵铁柱一大早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这一觉是他来这里睡得最舒服的了,之前在凤来楼,白天刷一天盘子,晚上那地方才是最热闹的,叫喊声碰杯声接连不断,每天晚上都是醒了睡睡了醒,昨晚他拿来了白纸,赶紧的画了几副,因为他知道可以卖钱,所以这次让卖家多几个挑选,把价格也分出来等级,所以就有了昨晚的三幅画,不过最让他惊讶的是自己身上盖着被子,细闻了一下还有淡淡的香味,赵铁柱立马猜到了是芊芊给他盖的,怪不得他昨晚一开始都要被冻死了,后来逐渐暖和了,睡得也踏实,看来这小妮子还挺关心我,赵铁柱自恋的想到。

他起身把被褥分开,褥子铺下边,把被子叠了起来,有家的感觉真好。他转头看了下桌子上的画,确认一幅没少,这可是他今天的法宝,昨天那副画都卖了十一两多,今天这几副他要不翻几倍,那就是他这几年的销售白干了。随后就要往外走,毕竟大早上还是要排废水的,走到门前一拉没拉来,“我靠,不会又给我锁里边了吧”赵铁柱下身一紧同时增加了手上的力道,只听咔的一声,门打开了,赵铁柱一看原来是插了一根树枝,不过他很快想通了,昨晚自己想着在里边把门栓上,因为夜里太冷了,要是开着门自己肯定要感冒,不过很快他悲催的发现,门栓已经坏了,只能先关上再说,画完画酒劲也有点上来了,他就直接躺床板上睡了,忘记了这回事,应该是芊芊给自己送被子后在外边插上的,怕自己着了凉,赵铁柱现在对这个小妮子越来越有好感了。

赵铁柱方便完,一看北屋的门已经没人了,想着方老伯肯定看自己起的太晚,一个人走了,他还想着今天去卖画呢,这时东屋的门打开了,方芊芊走了出来,今天她换了身衣裳,一身粉红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纯黑色的青丝从雪白的脖颈两边垂下,朱唇微启说到“铁柱哥,你起来啦,我爹去下地了,地里干完了才去集市呢”看赵铁柱似乎在找爹,芊芊解释道。赵铁柱虽然看的有些出神但也没失了分寸,马上说到“哦这样的,那芊芊,你家地在哪,我去帮帮忙”说着就要往外走。芊芊赶紧拦着“铁柱哥,你要去也得吃了饭呀,进来,我给你留着饭呢”把赵铁柱拉进了屋里坐到炕上,转身去锅里盛饭。“你不是在做工吗?今天没去啊”赵铁柱昨天已经看了人家半天,今天再盯着看自己都感觉有点像流氓了,忙开始找话题。方芊芊端过来一碗粟米粥说道“这两天叶姐姐好要赶制一批布料,所以店里会休息两天,我想去地里帮忙,爹不让我去”把粥放到赵铁柱跟前她就去收拾灶台了。

赵铁柱昨天喝了点酒,早上也确实有点饿了,接过碗筷就吃了起来。“下地哪里是你们女人干的,放心,以后我去给咱爹帮忙,肯定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话一出口,赵铁柱就感觉不对了,本来想开句玩笑,这个时代的女子哪听过什么玩笑话,看到方芊芊怔住了身子,眼泪都要哭出来了,他赶紧把嘴里的粥咽了下去,跑过去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啊,我这人就是嘴欠,你别往心里去啊”“铁柱哥错了,铁柱哥不对,铁柱哥是小狗好不好”,方芊芊也不说话,就这么盯着赵铁柱,“乖哈,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果然女人对自己的模样是最看中的,不管古往今来,方芊芊一听不好看了立马止住了眼泪,赵铁柱接着说道“是铁柱哥不对,铁柱哥就是开个玩笑,要不你打我两下,要不你骂我两句”,方芊芊噗嗤一声笑了,这个人怎么脸皮这么厚,打人她哪会啊,骂人就更不会了,委屈的说道“铁柱哥,你以后别在说那样的话了,芊芊承受不起”,赵铁柱立马站直身子,抬起右手竖起三根手指说道“我赵铁柱对房顶发誓,以后再也不和芊芊说那样的话了,否则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赵铁柱死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芊芊的玉手捂住了嘴,嗔道“没事发什么誓,还说什么死不死的,我们都不死,都要活的好好的”,“好好好,都好好活着”赵铁柱赶紧附和道,他可不想在惹一下这个小妮子,然后赶紧问到“芊芊你给我指一下你家地在哪,我去帮忙”。方芊芊也不再纠结刚才的不愉快,和赵铁柱一前一后来到家门外边“你从这一直说着路往西走,走到两边没有房子了往北走一条小路,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就到了”,赵铁柱吃了早饭也是精神满满,大概确定了一下方位,和芊芊道了别就往地里走去。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划过,不管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赵铁柱哼着小曲儿,边走边欣赏着两边的风景,路边的野花有的已经吐了丝,一些小草也伸展了腰肢,使劲的生长,不时能看到几颗柳树刚刚生出绿芽儿,风一吹就花枝乱颤,和路过的人打着招呼。

不一会儿,赵铁柱就看到了方老伯的身影,正在举着锄头一下一下的翻地里的土。“方老伯,方老伯,你休息休息我来”方老头一回头,就看到赵铁柱一边跑一边喊,等赵铁柱跑到跟前说道“你这小子,怎么来地里啦?你怎么能干这活儿,是不是芊芊给你指的路,看我不回去说她”。赵铁柱知道,这是芊芊心疼她爹,忙说道“不是芊芊,是我自己要来的,方老伯您休息休息,这活我干,放心吧,以后不管什么活,我都帮着您”说罢,从方老头手里抢过来锄头,一下一下的开始翻地,说实话,农村的娃哪个没下过地。方老头也拗不过他,不过看他干的有模有样,也是连连点头,不过他心里的疑惑更大了,要说是个富家子弟吧,下地这种粗活干的还不错,要说是个贫苦人家孩子,画的画那是没得挑,算了,不想了,这小子住他家,以后再慢慢细问。

赵铁柱越翻越有点疑惑,开口问道“方老伯,咱们这是准备种啥呀”,方老头叹了口气说道“咱们这地呀,种啥都不长,只有种点高粱,多少还有点收成,这还得看老天爷,要是赶上三个月不下雨,那就全旱死了”,“那咱们用什么肥料”赵铁柱又问道,“肥料是什么?”方老头被赵铁柱问的一脸懵,接着说道“我们祖祖辈辈种庄稼都是下种子,浇水,没有用过你说的什么肥料”。赵铁柱这才反应过来,这时候的农民还只会种,并没有想去怎么增产,赵铁柱放下锄头说道“方老伯,咱们这边有没有养鸡的人家?就是养的比较多的”,“有道是有,不过你问这个干嘛,你想吃鸡啦”方老头走到赵铁柱身边说道,不过心里也在想这个小子有点馋,昨天吃了猪肉,今天又想吃鸡。赵铁柱一看会错了意,急忙说道“不是我吃,我想说他们养鸡的肯定有很多鸡粪吧,那个东西当肥料最好啦,咱的把鸡粪撒到地里,肯定大丰收”。

方老头半信半疑的听着赵铁柱的话,也差不多明白了肥料的意思,不过鸡粪就能让粮食增产,他还是持怀疑态度,毕竟老祖宗传下来的种植方式是没有错的,这要是一个搞不好,一年的收成都没了。看方老头还是半信半疑,赵铁柱马上问道“方老伯,你这地一年的收成能换多少钱?”,“差不多二两多银子,够我和芊芊吃一年了”方老头思索了一下回答道,张铁柱赶紧补充道“这样行不行,我给你三两银子,按我说的做,你看现在我也在家里吃饭,这地里种出来的也不够咱三个人吃,要是种好了,地里收成换成钱咱俩一人一半”,方老头没有了顾虑,也不再拒绝,就和赵铁柱开始商量如何施肥,有赵铁柱这个小伙子帮忙,二亩地的土很快就翻完了,二人扛着锄头就往家走去。

“爹,铁柱哥回来啦,快,洗手吃饭”因为回来路上顺便去看了看鸡粪,到家差不多就中午了,方芊芊早就做好了饭等着二人,期间还去赵铁柱的屋里帮他叠了被子,主要是她想再去看一看那三幅画,虽然她没上过几天私塾,但是和叶姐姐认识后,不忙了叶姐姐就会教她作画,作诗,而且最近叶姐姐夸她的画画的好,但是跟赵铁柱的一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其实还有一点,他的画比较值钱,她也想多赚个钱帮爹爹减轻负担。

“吃啊芊芊,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方老头看自己女儿心不在焉的,以为是要花钱,不好意思说,然后接着说道“爹昨天高兴的都忘了,一会儿我把昨天的钱给你拿一两,去集上买点吃食,正好我下午要去集市上把昨天的字画卖卖,让你铁柱哥陪你在城里转转”,“咳,咳咳”赵铁柱正在扒拉碗里的饭,听到方老伯的话没呛着自个,这老头儿还真会安排,虽然自己不介意陪一个美女逛逛,可人家还是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一个男的陪着买东西,你这老头儿还真放心,再说了,你那点钱还是留着给芊芊置办嫁妆吧,反正我的银子也没地方花,给你你也不要,给芊芊花了正好。

正要开口,就听芊芊做到“好啊,我也好久没去集市了,爹你不用给我钱,我还有十几文钱”,赵铁柱一愣,怀疑是不是听错了,这女孩都这么开放了吗,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穿越,不过人家大姑娘都开口了,自己在推脱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赵铁柱把要说的话又吞进了肚子里,改口到“方老伯,正好我昨晚画了三幅画,咱们一会儿吃完饭,我再教您怎么卖,跟芊芊去集市你们都不用掏钱,我带着银子,跟芊芊见面也没没啥见面礼,就当给买芊芊见面礼啦”,“不行不行铁柱哥,我有钱”芊芊着急说到。

她之所以答应跟赵铁柱去逛逛街,其实主要还是想学习他的作画方法,现在一听还要花人家的钱,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老头听了赵铁柱的话立马放下饭碗,惊讶到“什么,三幅?你是不是在骗我老头子,我们芊芊都是一个晚上才画一幅的,而且昨天芊芊给你送被子的时候不是你都睡啦”,此话一出,两个男人都把目光转向了正在思索中的芊芊,毕竟大晚上进一个男子的屋子,本来都难以启齿,现在被自己爹说出来,更是热的她脸一红,又想起来昨天给他盖被子的时候,他还在流哈喇子“哎呀,爹,我昨天给铁柱哥送被子的时候铁柱哥已经画完了”,因为早上芊芊再给她爹说给铁柱送被子的时候也没提画的事儿,所以闹了个乌龙,方芊芊被当众说的羞涩不已,就跑回自己屋了,虽然有了闺女的证实,方老头还是半信半疑,只有赵铁柱像个没事人似的,闷头扒拉碗里的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