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误会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215字
  • 2022-05-11 16:56:58

今天的天气还是不错的,中午的太阳温柔的抚在身上,初春的天气多少还有些凉爽,不过到了中午,太阳的温暖还是驱散了不少的寒气。李逸转悠了大半天,额头上都冒出了不少汗珠,他发现自己揣着老鸨子给的一两银子是真不够花,住个店都要20文,这一算住不了几天,再加上吃饭,李逸一琢磨,得挣钱啊,不然没干啥呢要是先饿死,那就是老头搁被窝里放屁---要憋屈死。本来上午画画的时候他也不抱太大希望,毕竟这时候的人都是欣赏的毛笔画,就连油画都不知道是啥,就是李逸看方老伯人不错,碰碰运气,能挣个钱最好,挣不上也不损失什么。

刚回来,就看到老伯正在包子摊喝茶水,李逸一想,肯定没卖到啥钱,要不都中午了,方老伯连个包子都不吃,还早早收拾起了东西,估计在等自己,算了,反正这一两银子也过不了几天,干脆请眼前的老伯吃个包子吧,大不了以后再去吃霸王餐,李逸嘿嘿的想着,走向了方老伯。“老板,五个包子,我和方老伯一块儿吃”李逸一屁股坐在了方老头的旁边,还没等方老头开口,冲着正在接待顾客的老汉喊道,然后又自顾自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进了肚子。方老头正在喝水,一见李逸叫吃的,放下手中的杯子赶紧凑了过来并向摊主摆摆手“先等等,先等等”。李逸见状,更相信是没卖到钱了,不过他也不在乎了,就当多认识个人吧,插嘴说到“方老伯,画没卖到钱没事,我请客,我身上还有点银子,老板,上包子”。

方老头见阻拦不了,也不硬拦了,反正卖的钱也不少,然后赶紧说道“哎呀,小公子,你听我说,你的画值老鼻子钱了,按你说的,我先假装慢慢收起来,勾起他们的好奇心,然后那些人都想买,给到了二两多,我哪见过这么多钱啊,就想要卖了”,方老头歇了一下,连水都没顾上喝,继续道“然后呀,我就装的难为情的样子,又把画拿出来,让他们竞价,果然这次给的价更高,最后成交十一两50文,公子你真是个神人啊,我就按你说的做了一下,价格翻了好几倍,按之前说好的,这是您的五两七十五文,您收好,我老头子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方老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早就口干舌燥了,把该给李逸的钱放到他手里,赶紧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

说实话,李逸现在很缺钱,但是他更缺的是一份长期的收入,所以简单想了一下,等方老伯放下水杯才开口道“方老伯,我在这也人生地不熟的,到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所以这钱啊,你都收着吧,看能不能帮忙给我找一个住的地方,有屋子,有铺盖就行啦,咱爷俩以后我负责画,你负责卖您看成不”说着,李逸把钱又交还给了方老头,其实李逸也有自己的考虑,要融入一个地方必须先住下来,自己也不是什么达官显贵,住客栈也有点浪费,所以还是找方大叔这个当地人,帮忙找个住的地方。这时,包子也上来了,方老头也顾不上吃包子,听完了李逸的话忙问道“小公子,你叫什么,你家是哪里的?家里还有人吗?”,“大叔,我叫李…”这时李逸忽然想到,他走的时候秀兰告诉他,大顺朝的皇帝姓李,叫他不要告诉别人自己也姓李,否则会犯冲,要被下大狱。方老头也是一惊,将刚要放入嘴中的包子拿出来,小声问到“你姓李?”,李逸一听要露馅,忙说道“不是不是,我叫赵铁柱,家乡在特别远的地方,家里那边闹饥荒,家里人都饿死了,只有我一个人儿”。

李逸找了一个大众通用的理由,毕竟这时候能吃饱饭的人很少。方老头一听不是姓李,提起来的心也放下了,“铁柱啊,你要是不嫌弃,吃完了跟我走,我家里还有一间空屋子,客栈就别住啦,这钱你拿好,回我家住就行,我家里就我跟二闺女,大闺女已经嫁人啦,你住她那间”边说,方老头又把钱给了李逸继续说道“快吃吧,老汉我还有两亩田地,咱们吃饭还是能养活的,你把钱收好,老汉我虽然没什么文化,你这娃娃也怪可怜的,快快,赶紧吃”说罢,将包子推到了李逸面前。见李逸又要给钱,方老头把脸一沉说道“你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老汉我虽然穷,也不能什么钱都拿,我看你这娃娃挺顺眼,在我家你就放心住,没人要你房租,想住多久住多久,我老汉家就是你家”。李逸看方老头态度坚决,也不好再推辞什么,说了句谢谢就闷头吃了起来,心里想着以后要多画几幅画,帮老人家多挣点。

二人吃完饭,李逸坚持结账,毕竟要去人家住,再让人家结账也不合适,方老头也看出来李逸的心思,才五个铜板,就让李逸结了。方老头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二人吃完就往西边城外走去,李逸在凤来楼待了一个月也差不多对这个扬州城有点了解,这里基本划分了四个片区,东城是富人区,店铺,青楼等应有尽有,西城和城外基本住的就是像方老伯这样的农民,屠夫,小二等算是贫民区,南城基本都是一些地痞无赖等,导致一些来这里做生意的人都不敢从这里进,北城与南城对比鲜明,因为是官府所在,基本还算清明,不过也要看当官的,大顺朝为防止官员敛财贪污,实行三年一轮换,期满三年要去京城述职,然后再重新安排管辖地区,这些李逸也只是听说,反正跟自己也不沾边。

倒是路过凤来楼的时候,那里依然热闹非凡,李逸不由得想到了秀兰,自己为了不让她担心,骗他说自己回家了,还答应给她带薯片,辣条,想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李逸好像抓住了点什么,但是一瞬间又不知道头绪在哪里,想想自己刚刚才有个住的地方,不知道哪年那月才能回来看她,算了,本来自己在这个世界就像随风飘扬的柳絮一般,如果有机会再回来吧,听到方老伯在前边喊自己,李逸又抓紧向前跟了上去。一路上,方老伯讲了很多他家的事儿,方大娘走的早,走之前家里吃不上饭,方老伯每天就是下地,耕作,关键一家四口,就是一天长在地理,也不够吃的,方大娘就给他们爷儿三个做吃的,自己熬点树皮,野菜的凑合吃,最后营养不良引起重病撒手人寰,给他留下了两个闺女,大女儿凤娘从小跟着方老头一起劳作,因为家里没有男丁,凤娘就像男孩子一样干活,长得五大三粗的,好在婆家也不嫌弃,早早说了媒嫁了出去。家里只留下小女儿芊芊,也十七八了,可是连个像样的嫁妆都没有,二女儿念过几天书,不忍舍下她爹,一定要带着方老头出嫁,说了好几次媒都没成,上午强买强卖方老头画的那个独眼鲍老二倒是愿意,但是方老头打死也不能把闺女嫁给那个地痞,所以二女儿的婚事就没有了下文,现在在城里叶家的成衣铺子里缝制衣衫,生活倒也过得去。一路上多数是方老伯说,李逸随声附和着,二人差不多走了大半天,李逸觉得自己之前一直在健身馆健身,身体素质很不错了,可是走了这大半天,已经气喘吁吁了,前边的方老头竟然脸不红气不喘,看来还是古代人的身体素质好,李逸闷头加紧往前走。

一个不注意,前边的方老伯在一所破宅院前停了下来,李逸打量了一下,这里人烟稀少,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座茅草屋,自己眼前这处房子的门半掩着,姑且能称之为门,因为其他人家的门上边还有一块横匾,匾上边有用茅草做的三角帽,还能为匾挡点雨,眼前的就是两块不太完整的枣木门扇,上边已经满是裂纹,方老头推开的时候发出吱呀吱呀的摩擦声,不过李逸已经感觉很开心了,有种回到家的感觉,那句话怎么说,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李逸跟着方老头进了门,小院子里看样子是翻过土,被分割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估计是等天气暖和了要种点菜,他在老家的妈妈就会在春天漫点菠菜,油麦菜啥的,一个夏天就够吃了,想到这李逸又想起了那个不可能再回去的家,不过李逸这一个月来已经想通了,回不去了就好好生活,无论如何还要抬头向前看。“铁柱啊,快来,我领你到屋里看看,就是长时间不住人了,我一会还要去地里,你自己收拾一下”方老头看李逸站在院子里,以为他不好意思,就招呼叫他进屋。“就来,方老伯”李逸应了一声,跟着方老头走进了西屋。“咳咳”一开门,就一层尘土,这里想必就是方老伯的大女儿凤娘之前住的了,穷苦人家也没有什么摆件,屋子里就靠窗有一个发黑的古董木桌,看痕迹也是用了不下几十年了,用手一碰也是咯吱响,除此之外就还有一个竹板小床。也是一层尘土了,不过李逸对这里只有两个字,特别满意,因为刚开始干销售的时候,为了省钱地下室都住过,常年见不到阳光,这里可比地下室强多了,还有竹床睡。李老头咳嗽两声说道“铁柱啊,你就住这个屋儿,北屋连着灶火是我在住,东屋是芊芊的屋子,你就自己收拾收拾,咱们乡下人也没有太好的地方”,李逸红着眼连忙说道“方老伯,这里已经特别好了,没有您收留我,我可能就要流落街头了,小子我无以为报,给您磕几个头吧”李逸膝盖刚要着地,就被方老头扶了起来“你这孩子,你放心在这住,我一个乡下老头怎么能受得住你的大礼,我闺女常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上午看你作画,也不像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赶紧收拾收拾,晚上跟你老伯喝点,我这会要去看一下地里”说完,方老头就走了出去,出了门继续向西走去。

李逸恢复了一下情绪,便开始收拾,从床下寻了一块儿破布,李逸就当抹布用了,接下来是水,李逸出去找了一下,在北屋的墙根下找了一个破木桶,拿起来一看倒是让李逸立马想到了一个电视广告,一个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低的那块木板,这个木桶已经箍了七八次,还有一块残缺的,李逸不知道还能不能装水,他拿着木桶就走向了村口的那口井,来的时候路过,方老伯专门给他指了一下。果不其然,等把水提回来,就剩半桶水了,李逸赶紧到了点,沾湿了抹布开始打扫起来。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李逸不知道已经多少次往返水井了,东屋是芊芊的屋子他不能去,北屋里李逸看吃水的缸里边水不多了,就用那个破木桶打水,直到水缸装满了李逸才作罢,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想动了,下午往回走的时候,他脚底板已经起了泡,方老伯走后又挑水又收拾,肚子早就已经咕咕叫了,不过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睡一觉,往竹床上一趴,瞌睡虫就席卷了全身。

“啊,有贼啊”李逸被一个尖锐的声音吵醒,一翻身,咚的一声摔倒在了地上,顾不上揉一下磕到的地方,他猛的坐了起来看向门外,映入他眼帘的是一个穿着蓝白格子花袄的女子,约莫十七八岁年纪,鹅蛋小脸儿,模样甚是俏丽,不过看到眼前女子手里的菜刀,李逸赶忙解释道“别误会,别误会,你是方老伯的女儿芊芊吧,我叫赵铁柱,是方老伯让我住这里的”。方芊芊平常天不黑就回来了,她还要回来给爹做饭,今天店里人有点多,回来迟了些,她知道这个时间她爹还在地里,那是她和爹一年的口粮,半点马虎不得,方老头不让她去地里帮忙,她就每天回来给她爹做饭,她知道爹只有早上晚上才吃饭,中午她在做工回不来,她爹也啥不得花钱吃,所以只要一下工,她就早点回来做饭,能让爹早点吃上。

今天回到家方芊芊就钻到北屋厨房,看了一眼西屋开着门,也没太在意,准备开始做饭,刚要烧水,一看缸里水是满的,方芊芊就感觉不对,她爹腰不好,最多挑半缸水就不少了,今天居然是满满的,她心想肯定是有别人,又想起开着的西屋门,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有贼,也没想过哪个贼能给她家挑水。她手里拿着菜刀,壮着胆子来到西屋门口,就听见几声鼾声,往屋里一瞅,一个大男人正躺在床上睡觉,方芊芊顿时慌了神,在慌张与恐惧中喊了出来。

听完李逸的解释,芊芊仍然是半信半疑,他知道她爹心肠好,但是从来也没往家里领过人,而且还是个男人,方芊芊依旧举着菜刀说到“我,我爹还没回来,谁知道你是不是骗人的,你就在这个屋待着吧,等我爹回来再说”方芊芊一边说着一边退出了西屋,离开时,还把门关上了,在外边还上了一把锁。这可把李逸急坏了,我们都知道,这人刚睡醒啊总要方便方便,俗话说的好人有三急,李逸刚才摔下来差点都尿出来了,本想跟人家认识一下就去入厕,现在可好,反倒被锁在了这里,咚咚咚,咚咚咚“我要方便,快开门啊”李逸夹着腿敲了半天门,那小妮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只能听见门外锁子碰门扇的声音。

李逸都快郁闷死了,方老伯对自己那么好,也不能尿人屋里啊,可是这也不是人为能控制的啊,他都快要憋炸了,只能夹着腿做到床边,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活动,约活动越想上,李逸慢慢又躺下,他想着尿是往下走的,躺着还能缓解缓解,开始慢慢呼吸,尽最大可能减少活动。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又不行了,他感觉小腹里充满了尿,必须要释放,一骨碌坐了起来,准备寻摸一个墙角先解决了,不然非得让这玩意儿憋死。这时门外传来了动静,李逸听到开锁的声音,随后门就被推开,李逸这时候哪还顾得上谁开的门,把门使劲一拉,扒拉开门外的人就冲了出去。都知道越是接近厕所,就越是有点控制不住,李逸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了茅房,边冲刺边解腰带,终于在最后那一刹那得到了解决,“嗯,舒服”李逸不由得呻吟了一声儿。

李逸一出茅房,就看到方老伯和后边跟着那个锁住自己的小姑娘站在外边,一脸欠意的道“铁柱啊,怎么样,没憋坏吧,这死丫头,快给你铁柱哥道歉”,李逸其实也没生气,就是憋的太着急了,刚才是谁也没顾上,那小姑娘低着头,双手搓着衣角,似乎是刚被数落了。“哎呀方老伯,你说的哪里话,没事没事,这不是解决了就没事了”李逸笑着说道。那姑娘好像是受了什么委屈,眼带泪花,哼了一声就转身回北屋里了。看李逸也是没生气方老头紧忙说道“咳咳,这是我的二闺女芊芊,都让我惯坏了,走走,陪我老头子喝点去”边说边拉着李逸往屋里走,李逸也没推辞,一老一少就进了屋。

一进门,李逸就看到芊芊嘟着嘴坐在土灶前准备烧火,方老头径直走到炕边,炕上的桌子上摆着两坛子酒和一个牛皮纸包。中国一贯的习俗就是男人不下炕女人不上桌,李逸也没有太在意,累了一下午,他也想喝两口解解乏,就直接脱鞋上了炕,和方老伯坐对脸儿,倒上酒二人就一人一坛子喝了起来。大概每人喝了有半坛,因为方老伯背对着芊芊,李逸正前方刚好能看到芊芊的一举一动,下午被吵醒就晃了一眼,只知道挺好看,现在一抬头他就能看着,芊芊这个姑娘虽然才十七八,但是该发育的都发育了,白净的小脸被火光映的红扑扑的,甚是美丽。

“铁柱,吃啊,放心,在这你就踏实的住着”方老头看李逸一直端着酒杯,看的出神以为他又想家了,赶紧招呼着。李逸忙回过神,老脸一红,当着人家爹的面偷看人家闺女,李逸也有点不好意思,赶紧喝了一杯就和方老伯聊了起来。“方老伯,明天去卖字画还是下地啊,我跟您一块儿去,多少能帮您干点,不能白吃白喝啊”,方老头喝点也有点迷糊,估计也没听清李逸的话,说道“铁柱啊,你你下什么地啊,你就在家读书,到时候考取个功名啥的,咱家就光宗耀祖啦”。估计这老头一辈子没儿子,把李逸当成他儿子了,而且这个时代,男子基本什么都不干,就光读书,就算没有功名地位也不低,是家里的读书人。李逸见状赶忙劝方老伯不要喝了,其实也不用劝,方老头说完就往旁边一倒,呼呼睡了起来。

芊芊看她爹睡了,赶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过来帮她爹盖上被子,李逸看到她放下的碗里是一碗高粱稀饭,和几根咸菜,连个菜都没有,再看看桌子上自己和方老头吃剩的猪头肉,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暗下决心要让这爷俩过上好日子,其实这点酒对他根本不算什么,当销售的哪个没有二三斤的酒量,况且这时候的酒度数才二三十度,李逸喝了半坛子就刚刚有点晕。

“那个,你叫芊芊是吧,我叫赵铁柱,没提前跟你说,抱歉啊”李逸先开口打破屋内的尴尬,方芊芊也想不到,眼前这个人儿好生奇怪,是自己把他锁到屋子里的,而且她跑出去没一会就碰上了买酒回来的爹,爹才把他俩的事儿都跟闺女说了,人家还帮自己家挣了钱,方芊芊这才知道闹了误会,忽然又想起来她跑出来的时候西屋里的赵铁柱说要方便,赶紧又往回跑,本来还想开门给人家道个歉,谁想刚一开锁,就被一只手摸到了那里,她是又羞又恼,不过看那人火急火燎的冲到茅房,这时候她爹也赶了回来,只能作罢。方老头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把芊芊叫到一边数落一顿,让她一会儿跟铁柱道歉,然后李逸从茅房出来就看到了那一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