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道别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052字
  • 2022-05-07 18:00:21

哇哇哇,看热闹的李逸跑到后厨水池边吐了起来。其实最震撼的当属李逸了,虽然以前在电视上也见过这种场面,但那都是做的特效,这让他亲眼看见,也还是非常震撼的,他此时坚定了一个想法,一定不能惹到刚才那女子,虽然现代社会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但那场景还是让李逸心有余悸。

从厨房出来,看外边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被杂碎的桌子都被搬了出去,地上的血迹也已经清理的不那么明显了,剩余的几处还有几个丫鬟在擦拭。大厅里找乐子的人又多了起来,李逸这才意识到,这家店不简单,出了伤人事件官府都不来个人,而且看进来的宾客们也不慌乱,该吃吃,该玩玩,想必也是知道其中的原有,司空见惯了,不过李逸却是没有太在意,自己本来都不是这里的人儿,连这个时代的都不是,人家背景再怎么强大也跟自己没有关系,倒是楼上的秀兰他还是比较担心的,自己见了这场面都受不了,更别说她一个姑娘家,李逸一边想一边往楼上走去。刚走到秀兰的门口,因为之前也来过秀兰的房间,洗完碗也没事干,正好这小丫头也闲,就来聊一聊,毕竟来到这个朝代,自己啥都不知道,还是多了解了解。

“嗖”,李逸刚要抬手敲门,一根绣花针就从窗户纸里穿了出来,贴着耳朵就飞了过去,正中走廊的柱子上,半截针身都没入了木头中,李逸一怔,敲也不是,不敲也不是。大脑飞速的转了一秒后,赶紧到“秀兰怎么样了,醒了没有,我是李逸,咱们是一伙的”,李逸一时脑子短路,搞得跟土匪接头一样。估计屋内的人也是一愣,没见过有这么介绍自己的,待了约莫有半分钟,屋内才传来李凝儿的声音:“她没事儿,就是吓着了,一会儿就醒了,你就是那个李逸?”,说着,房门被人从里边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绝色女子,宽松的白色仙裙丝毫掩盖不住那挺拔苗条的身材,俏丽的脸蛋洁白无瑕,细细的观察下,还带有一丝的反光,李逸内心惊叹,就是曾经的世界小姐也不及眼前之人的十分之一,况且二人距离如此之近,李逸似乎能够嗅到面前女子呼出的香气。

“看够了没有”李凝儿略带生气的警告,一开门,李凝儿以为也就是一个打杂的小工,准备打发走,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人,五官端正,棱角分明,个头比李凝儿差不多高出半头,关键是那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让李凝儿也是一怔,因为她所见的公子君子太多了,他们大多嘴里念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想不到眼前这人这么特别,不过她还是反应较快,看眼前的人一直盯着自己,生气的警告道。虽然在这里做着花魁,但是她也只需要唱唱曲儿,偶尔露个面也够楼下的宾客们激情澎湃了,要是有人敢这么近还盯着她瞅,早拿上剑把人劈了,不过对眼前的人,她也没太冲动,可能他是秀兰朋友的原因,秀兰是她从小身边的丫鬟,就跟自己妹妹一样,自己出去办事儿,她也挺无聊,最近写信说有个可以说话的人儿,她也略微宽心了点。

“啊哈,这个今天天气挺好啊,秀兰没事儿吧”李逸见人姑娘生气,忙才反应过来,李逸你是不是不要命了,刚才这个魔女还在下边砍人了,李逸暗骂自己一句,李凝儿不知道,眼前这个男的已经把她定义成了小魔女。李凝儿也是有点好奇,眼前这个人还挺会找理由,在楼里,你还能看见天气,自己难道刚才没说清楚吗,已经告诉他了还问,转身砰的就把门关上了,留李逸一个人在门外凌乱。李逸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仔细一想,人家刚才好像说过秀兰没事,再打扰肯定不合适,而且刚才李凝儿明显已经生气了,我还是先走为妙,李逸没骨气的思索着,慢慢下了楼。站在又重新热闹起来的大厅里,刚才的震撼已经烟消云散,此时的李逸感到无比的落寞,这里觥筹交错,迎来送往的客人不计其数,可是他没有一个亲人,朋友,和秀兰也只能算是多聊了几句,来这里取乐的人总还有个家。此时的李逸想起来之前,工作的不管多辛苦,回家吃顿妈妈做的饺子,可以去除一身的劳累。那边世界的妈妈肯定急坏了“儿子不孝,这辈子估计不能回去看望您了,愿妈妈健康长寿”,李逸心中无比惆怅又默默走向了后厨,他还要活下去,只有过得好妈妈才会安心,不就是大顺朝嘛,不信我比你们多活了两千多年,还能混的不如你们。

“那个洗碗的,你站住”李逸听到自己身后传来老鸨子的声音,转过身看去,老鸨子还是那身打扮,手持团扇,一摇一扭的走了过来,一副市侩的嘴脸。“你这小伙子也不像是吃饭不给钱的样子啊,是不是之前没钱了,这一个月你也干的不错,还有几天就算了,这是一两银子,拿着回家吧,小伙子腿脚儿都挺利索,去当个小二不至于吃不上饭,收拾收拾走吧”,回家?我都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不过最让李逸惊诧的就是老鸨子的态度,老鸨子把银子塞到李逸手里就上楼去了,毕竟上边那位才是她的摇钱树。李逸愣了半天,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决定第二天再走,在这能说的上话的也就一个秀兰,怎么说也得道个别,不能一声不吭的就走了,收起银子,又走向了厨房,他要站完最后一班岗。

次日一早,李逸这次学聪明了,刚上二楼就冲着秀兰屋子里喊道“秀兰,秀兰,你醒了嘛”,秀兰听到李逸招呼自己,忙去开门。其实旁边就是李凝儿的屋子,她抿嘴一笑,这是李逸没在这,要是看到这模样,估计又得瞅半天,原来古代的西施,貂蝉啥的是真实存在的,她笑这小子长记性了。他俩可能有事儿说,也没去管,昨天秀兰就已经醒了,没什么大碍,俩人说了会体己话就回房休息了。秀兰开门把李逸迎了进来,虽然这里算半个闺房,但是秀兰到是不介意李逸进来,她让李逸坐下说。

“秀兰,我…”李逸一时竟不知道如何表达,他拿起桌上的茶杯,咕咚喝了一大口继续道“秀兰,我要走了,去哪我也不知道,走到哪算哪,我来和你道个别”李逸说完,看向背着自己正在沏茶的秀兰。声明一下,李逸喝的那杯是昨天剩下的,李凝儿昨日把秀兰哄睡着之后就倒了杯水,喝了半杯,确认秀兰睡熟了才回自己房中,早上秀兰还没来得及收拾就被李逸喝了,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李逸看着秀兰停下动作,传来了小声儿的抽泣,李逸赶紧过去,拉她坐下,忙哄道“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我就是出去走走,我告诉你个秘密啊,你可一定不能告诉别人,这一个月你知道我为什么老问你一些奇怪的问题吗,因为呀,我不是这里的人,我来自一个特别特别远的地方,我给你讲的故事里地球是圆的,还有那种叫手机的东西,人们离老远说话都能听得见,还有香皂,香水,口红都是我们那里产的,咱们做个约定等下次我们再见的时候,哥哥指定给你带,还有好吃的薯片,辣条等等等等”李逸边说,边给小姑娘擦眼泪,他知道这个小姑娘也很孤独,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哪也不能去。

果然女人都是吃货,前边的化妆品李逸也只是给秀兰描述过,没那麽大吸引力,后边说到吃的,这小妮子就不哭了,虽然知道李逸也不是长待在这里的人,这一个月来,他给自己讲故事,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自己,还偷偷在厨房拿好吃的给自己,虽然她不缺吃的,可是被人关心的感觉,她从来没有过,虽然凝儿姐姐也待她像妹妹一样,但毕竟自己是丫鬟,一听李逸要走,就突然控制不住了。秀兰抬起袖子也擦了擦眼泪“李逸哥,你的家乡好神奇,如果能回去的话,一定要给我带好吃的”她知道是留不住李逸的,为了不让李逸担心,让他放心的走。

从凤来楼出来,李逸全身无比的舒畅,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扭头冲着那大红漆招牌挥了挥手,大踏步的向街中心走去。道路两边各式各样的摊位和街上的叫喊声也让李逸暂时忘记了烦恼,忽的想到一位哲人说的话“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哪怕,生活无法忍受也要坚持下去,只有这样生活才有可能变得更有意义”。

李逸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前方传来几声争吵。“鲍公子,一文钱真的不行啊,这是我姑娘花了一整晚画的,最少五文钱”一个沙哑的老头声音传来,李逸快走了两步,就听到一个独眼中年人说到“老头子,别不识好歹,能买你的是看得起你,要不然,我看这条街谁敢买”,中年人一边说,一边给旁边的人打个眼色,那人心领神会,摸出一个铜板扔在地方,拿起一幅画就走。李逸走到老人跟前,扶起在地上捡铜板的老人“这不是欺负人吗,大伯,你等着,我去给把画拿回来”说罢,李逸就要去追。还没迈出腿,就被老汉拉住了“公子呀,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要去追啦,那人是鲍老二,是这一带的地痞,咱惹不起的,就一幅画我回去让我闺女再画就是了”。

抬头再看,那二人已经消失在了人流中,李逸也没有办法,就听了老汉的劝说,他反正也没事,就和老汉聊了起来,他得知眼前的老汉姓方,所以称呼他为方老伯。“方老伯,这些字画都是您的笔迹吗?不过怎么看都像是个女孩家的笔迹啊”李逸看了几副说道,方老头嘿嘿一笑,自得的说到“小公子好眼力,这些都是家中小女的笔迹,老头儿我大字不识几个,更别提作画了”,李逸这才明白,旧时女子是不方便露面的,而且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对此李逸也无能为力,毕竟整个社会风气他是改变不了的。不过看到架子上的画他倒是有点想法,但是这事儿还得跟方老伯商量商量,“老伯啊,我看你这半天也没来个人,你看这样行不行,小子我曾经也学习过作画,我作几副也在您这卖行不行,卖的钱咱俩一人一半”。

方老头一合计,自己也不亏啥,就答应了下来,李逸用五文钱在方老头这里买了几张白纸,说实话,用毛笔让他画个圈还行,作画他是真不行,李逸在旁边包子摊捡了几块儿碳,在地上磨了磨,做成了铅笔状,拿在手里感觉顺手多了。这就要追溯到李逸上大学的时候了,他学的是机械专业,那男女比例,是严重的失衡啊,好容易有几个女生,还是只能看背影的那种。直到大三时候,班级里转来了一名女生,那长的用东北话讲就是贼拉带劲,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双眼皮长睫毛,白净的巴掌脸,让全班男生都热血沸腾,班花的名头那是跑不了了。追求者甚多,李逸也不例外,通过多方打听,人家女孩还选修着画画课,这让李逸就坐不住了,选修课老师被李逸磨了一个星期后,终于答应让李逸半路入班,不过告诉他不准捣乱,上课要好好学。就这样,李逸陪着班花画了两年的简笔画,他的技术是越来越精,最后在高校比赛中还拿了个二等奖,不过和班花的关系到是没有走近多少,毕业了才知道,人家对象都谈五年了,毕业就要结婚,结果李逸最后专业课也没学好,女朋友也没捞到,就这样毕业了。

李逸多买几张纸就是为了能先练练手,毕竟毕业后就没画过,还有些生疏。旁边的方老头从来没见过用碳画画的,也不叫卖了,跑来看李逸是怎么画的。只见李逸趴在纸上,左勾一下,右撇一下,没有一丝纹路规律,李老头心想,这小子怕不是忽悠我的,不过看李逸画的认真,也没去打扰,耐着性子继续看。李逸在跟方老头要纸的时候已经想好要画什么了,他看方老头摆出来的多数都是山水画,偶尔能见到一副松竹梅的,在古代文人心中,山水最能抒发情感与表达个人心情,而松竹梅又是岁寒三友,更能表现高洁的气度,所以这种画也是最畅销的。

不过李逸却想着反其道行之,他先是在纸上瞄了几个点,再用奇怪的握笔方式,勾勒出不同的线条,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儿,只见纸上一只凤凰栖息在梧桐树上,周围有展翅飞翔的仙鹤,千姿百态的禽鸟,鸳鸯、斑鸠、大雁、雄鹰等,有立在枝头的、有翱翔天空的、有相互嬉戏的还有婉转鸣叫的,好不热闹。其实在李逸作画时,就有几个人围了上来,现在更是围了一圈人在看,他们也没见过这种奇怪的作画方式,就在李逸写完最后八个字-百鸟朝凤,国泰民安后,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喊了三声:好,好,好,其他人也跟着开始喝彩,鼓掌,评价声,称赞声此起彼伏。李逸抬头也吓了一跳,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围着,不过他也顾不上别的,对别人的称赞也只是点头回应,马上起身开始搜寻方老头的身影,对于一个资深销售来说,货物,永远只是货物,如果不变现,那就是一堆废品,而现在这个变现关键就是方老伯,从他的摊子上卖出去才行。

李逸踮起了脚,因为在里边这一圈没看到方老伯的身影,在他仔细的向外边看去,突然,在左前方,他看到了一个矮个子老头正努力往里边挤,边挤嘴里边喊着小公子小公子,不过因为身材矮小,加上上了年纪,又是常年劳作,根本挤不进来。李逸笑了笑,伸起手冲方老伯打了个手势表示自己看到他了。李逸转身收起画,又一想这么多人冲自己竖大拇指,是不是该感谢一下,随抱拳,冲着各位乡亲致谢,然后走向了方老伯。“哎呀,公子,没想到你的一幅画能引来这么多人,那个,刚才你说的话还算数吧”方老头一见李逸过来,忙迎合说到,心里还踌躇,看他的画这么受欢迎,而且身后一群人估计都在等着他出价儿,有的人像是连银子都拿出来了。李逸知道方老伯什么意思,忙说道:“放心,放心,方老伯,指定放你这卖,来,我告诉你,这个怎么卖”这样,,,然后这样,,,保准行,然后拍了拍方老伯的肩膀就走了,画留给了方老伯,他还要去找一个住的地方,所以不能跟方老伯一块卖画儿。

“哎,老头,你把画收起来干嘛,你这不就是卖画的吗?我出30文,你卖给我”看方老头将画一卷就要收走,一个身穿青布夹袄的公子说到,方老头心里一喜,不过他还是慢慢的将画收拾,这时旁边有人赶紧说道“我出50文”这次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绸缎的公子。一看有人出价了,人群立刻就有人叫价“我出70文”,“我出一两”“我出一两三十文”……,李老头到这声,差点就憋不住了,他的画哪里卖过这么多钱。待人们将价格炒到二两七十文的时候,基本就没啥声音了,方老头这时说到:“这幅画大家也看到了,下笔精妙,独一无二,本来我侄子说是不卖的,不过嘛,既然大家都想要,这样,我们来一个竞拍,底价是二两50文,每叫价一次50文,价高者得”方老头这时又把画拿了出来,慢慢展开,让众人细细欣赏。众人哪见过这样卖货的,一直以来都是明码标价,先到先得,不过还不等他们思索过来,就有人出价了“我出三两”,“我出四两”,“我出四两五十文”,“我出五两”又是一番争抢叫价,虽然方老头不知道为什么李逸让他之前把画收起来,后边再拿出来,但是他一想到都有人出五两了,自己可以分二两半,这可是自己卖半年都挣不到的钱啊,有了这钱就可以给二闺女置办点好的嫁妆了,方老头心里美滋滋但是仍然不能表现出来,直到最后,一位翩翩公子出到了十一两五十文,众人才停止了叫价,方老头收了银子,将画放进画盒里交与那人,“公子,这幅画是您的了,您拿好”。

送走了那人,方老头一看马上中午了,也该回家吃饭了,不过李逸还没回来,他早早收拾好了东西等李逸。旁边卖包子的老汉和方老头认识时间也不短了,笑着说到“老方头儿,刚才画画那年轻人是谁啊,是不是你家二女婿啊,今天发横财啦,不来点包子?”,方老头高兴的已经合不拢嘴了,把钱放到满是补丁的破袄的内衬里,本来他的衣服里是有兜的,不过都拆下来当补丁了,这是闺女另找破布给她缝的,好让他平时装个东西啥的。

听了旁边老汉的话,他想了想冲着那人道“呸,别乱放屁,我家二闺女还没说媒呢,小心我锤你,包子不吃了,你家那包子太贵,一文钱一个,我这钱还得留着给我闺女置办嫁妆”,方老头做到包子铺的桌子上,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起来,卖包子的老汉嘿嘿说了一句你就扣吧,转身招呼街上的客人去了,平常不忙的时候,这老哥俩经常一块在这边出摊时间长也就熟悉了,他的两个包子就顶自己一幅画了,哪里吃的起,平常也就在这喝点水,俩人东拉西扯一会儿。“方大叔,怎么样,卖出去了吗?”大概喝了半杯茶水,方老头就听见李逸叫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