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碰壁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122字
  • 2022-05-19 20:46:40

“爹,您是说,王大爷?”

想到懂花,赵铁柱立马想到了之前去王大爷家买鸡,他家院子里的几株玫瑰花。

“嘿嘿,正是,之芊芊和我说过,我就去找你王大爷了,不过他一直不松口,这老头养了一辈子花,我告诉你,他在西边的山里种了好几亩地的花,什么玫瑰啊,茉莉啊都有,我昨天特意去买了几坛子好酒,然后又用咱家那二母地跟他软磨硬泡一晚上,这才答应帮咱的,而且那老头说咱们用水煮花瓣太浪费,他有更好的方法,后边说的啥我不记得了,喝太多了,等你有空去问问你王大爷吧,反正那老头已经答应了,不行不行,我要躺一会,那老小子是真能喝”

方老头说完就往屋里走,赵铁柱此时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赶紧搀扶着岳父回屋里休息。

赵铁柱本想今天就去拜访一下王大爷,但是想到昨天叶肖云说今天给自己地契,他就打算明天再去拜访,正好今天去城里买点像样的礼物,就又反悔了东屋里。

打开门,就看到睡觉不老实的方芊芊只盖着被子的一角,大部分的肌肤露在外面,赵铁柱感觉一阵燥热,立马冲了过去,“铁柱哥你讨厌”方芊芊也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说了句。

天已大亮,方老头家门前停了一辆马车,虽然不是太华丽,但是也足以让早起下地的村民连连称赞了。

听说昨天他家的姑爷在城里开始做买卖了,今天就让马车来接,这方老头有福气啊。

“铁柱哥,马车来了,你快起来啊”

方芊芊摇着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赵铁柱,起床的时候已经叫了他一遍了这是第二遍,没想到等她都洗漱完了铁柱哥还不起。

赵铁柱确实有些累,昨天回来的本来就晚,一晚上以没闲着,早上还做了一会运动,就是一头牛也顶不住啊,他强忍着睁开朦胧的睡眼,恳求道

“啊,芊芊,小宝贝儿,再让我睡五分钟好不好,就五分钟”

方芊芊看他还是赖着床,使出了一个连赵铁柱都没想到的法子,“既然你起不来,芊芊再陪你睡一觉吧,上次叶姐姐送来的丝袜还有白色的呢”说着就去解扣子,准备穿个白丝给赵铁柱看。

“老婆老婆,我起来,我马上就起来”

赵铁柱惊的连‘老婆’二字都说出来了,然后连滚带爬下了床开始洗漱,好家伙黑丝费腰,白丝费命啊,赵铁柱还想多活几年。

“铁柱哥,老婆是啥”方芊芊看他的样子停下了翻找丝袜的动作,好奇的问道

“老婆就是娘子的意思,这是我家乡的叫法儿”

赵铁柱擦着脸给她解释道,方芊芊大悟,不过她又找到了一个小妙招,要是以后铁柱哥赖床,就这样叫他。

方老头喝了一宿的酒,此时睡得正香,小两口也没有叫他,本来今天也是要去看看新铺子的,等看完再告诉爹,二人坐着马车晃晃悠悠的就往县城方向去了。

不过赵铁柱虽然早上强忍着起来了,但是强烈的困意还是让他在车上直打瞌睡,引得方芊芊一阵心疼,赶紧然他枕着自己的腿睡一会儿,赵铁柱一躺下就迷上了眼,不过还是不忘占便宜,缓缓睡去,得亏马车是封闭的,要不然方芊芊得羞死。

“公子,夫人,到了”

车夫缓缓停下马车,冲着车里小声提醒儿

“方芊芊,都开门半天啦,你要再不来,额,你俩先忙”

说话之人正是叶肖云,她拿了地契早早来到了店里,邻近八点开门,还不见方芊芊的踪影,就自己先做的记账先生。

可是随着人越来越多,她都要顶不住了,这时看见自己昨天给他俩叫的马车,赶紧过来叫人,一掀帘子,正好看到赵铁柱躺在她腿上,她赶紧退了出来,站在车外。

“铁柱哥,你快起来,都让叶姐姐看到了”

方芊芊赶紧把赵铁柱的手拿了下去,把他摇醒,被人看到和相公亲密,方芊芊脸上红的都要滴出水儿来。

“啊,芊芊啊,到了是吧,咱们感激下去吧”

赵铁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马车里光线也不好,没注意到方芊芊的脸上的娇羞。

“早啊,叶小姐,在这这是迎接我呢?”赵铁柱一出来就看到红着脸的叶肖云

“谁稀罕你,我等芊芊呢”

叶肖云里边是实在顶不住了,看芊芊跟着出来,赶紧拉着她跑了进去,留赵铁柱一人在风中凌乱。

赵铁柱切了一声,服了车费也走了进去。

一进门,嚯,人比昨天还多,为啥这么说呢,因为昨天发布会太火爆,他们的店已经传遍了整个扬州城。

从今天开始,除了他,就是一直公蚊子也别想进来,看着俩小妞在柜台后边说着悄悄话,赵铁柱也闲的无聊,往二楼走去。

毕竟一楼一是没有下脚的地方,二是全都是女的,虽然其中不乏有好看点的姑娘,但是架不住众人透来异样的眼光看他。

上了二楼,他自顾倒了一杯茶水,路上睡了一会儿也不困了,他要想想接下来的事儿。

李凝儿,沈同之他要一个一个拜访感谢,然后是和芊芊的典礼,也要提上日程了,再就是香皂肥皂的后续生产。

不能老他一个人做,那样就是自己不眠不休,也做不了多少,而且会被束缚住手脚,所以必须建立工厂,那样的话,就需要人手和技术,而且还要保证自己的配方不会被泄露。

昨晚和芊芊亲密的时候,他又想到了一个被他忽略的问题,丝袜虽好,但是需要搭配三角裤来穿,昨天芊芊都是把亵裤剪到了很短,然后才穿上的黑丝,估计昨天白天走秀的姐姐们也是这样,没有三角裤方便。

还有亵衣,他想做成胸罩,不过昨晚问芊芊了,这时候还没有钢只有铁,但是铁会变形,达不到效果,所以只能先暂时放弃,赵铁柱又灌了一大口茶水。

他感觉事情真的好多,头都快炸了。

“铁柱哥,想什么呢”

叶肖云推门走了进来,看赵铁柱一个人在发呆

“哦,没什么,对了叶小姐,你有没有试穿咱们的丝袜”

“叶小姐叶小姐,我都叫你铁柱哥了,你就不能换换称呼”

叶肖云根本没听他说话,嘟着嘴说道

“唤称呼?那叫你什么?”赵铁柱没想到叶肖云会这么问

“我和芊芊都叫你铁柱哥,你怎么叫芊芊就怎么叫我啊”

叶肖云光纠结称呼了,忽略了人家是两口子关系,“芊芊是我娘子,那我。。。”

不等赵铁柱说完,叶肖云就意识到不对了,赶紧脸红的补充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一直叫我叶小姐多生分呀”

“哦,那我知道了,以后当着人我叫你肖云,要是不当人我叫你云儿怎么样,这样咱俩就像亲生的了,嘿嘿”

叶肖云的脸更红了“讨厌你,什么亲生的,流氓”

赵铁柱见她没有反驳称呼,那就是同意了,接着说道“云儿,咱们生产的丝袜你有没有试穿过,有没有感觉什么地方别扭”

“哦,啊,穿丝袜啊,是穿了一回,就是,就是”第一次被除爹之外的男人叫云儿,叶肖云还是有些扭捏

“就是亵裤的问题对吧”赵铁柱坚定的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

叶肖云满脸的疑问,第一次穿的时候,因为丝袜是紧身的,亵裤是松的,所以特别别扭,然后她就把亵裤给剪了,但是为了穿丝袜剪了亵裤,属实有些浪费。

不过这个人是怎么知道的,肯定是芊芊传给他看了,想到这里,她又想到了早上在马车里看到的那一幕,羞红之色又加深了几分。

“你去你房间拿张纸来,我再给你画个设计图”赵铁柱没有正面回到她,而是让她去取纸,

“哦,好”叶肖云正是羞涩不已呢,正好回屋,恢复一下情绪,然后小跑着就进了屋。

“磨磨唧唧的拿个纸这么费劲”赵铁柱都喝了半杯茶了,一看叶肖云出来嘟囔着

“要你管”叶肖云就就把纸铺在了桌子上,把笔给了赵铁柱

“呦呵,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用毛笔”

赵铁柱拿着手里的碳笔惊讶道,其实是方芊芊之前把赵铁柱的事情告诉的叶肖云,她说铁柱哥不会用毛笔写字,更别说画画了,还说铁柱哥用的是炭笔,之后叶肖云好奇,也尝试的自己做了一根,不过她没有赵铁柱这么优秀的老师,画了几次画不成就放起来了,今天正好排上了用场

“哎呀,跟女人似的那么多事儿,你赶紧画吧”叶肖云回怼了一句,赵铁柱也能想通是怎么回事,没有跟她计较,开始专心作起设计图来。

刚要下笔,他又想到了一件事,必须要提前说“云儿,我现在要画的是一件女士的亵裤,绝对对穿丝袜有好处,不过你要先向我保证,不能骂我流氓,我是站在一个设计师的角度,而不是男人的角度来做这件事儿的,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不画了”

一听是亵裤,叶肖云的脸又红了,这可是女人最私密的衣服,不过她还是羞涩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

然后就看到赵铁柱开始秒点、画图,神色专注,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赵铁柱,不再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他。

“终于画好了”

赵铁柱画完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先看看,我们再谈论衣服的材质”,然后就把设计图给了叶肖云。虽然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但是看到设计图的时候她还是羞红了小脸,死命的低着头

赵铁柱看不下去了提醒着

“哎呦我的大小姐,你赶紧看啊,没有这个,咱们的丝袜后边就没有销量啦”

“看就看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叶肖云一听影响到丝袜,克制了一下情绪,拿起来仔细端详,感觉到赵铁柱投射来的两束目光,她赶紧把图拿了起来挡在二人中间,其实赵铁柱是在等叶肖云的答复,没想到还被误会了,嘿嘿两声,低头喝起了茶水

“砰”叶肖云把图重重的放在桌子上,问道

“你到底是男是女?”,

‘咳咳咳咳’赵铁柱被叶肖云的举动吓了一跳,呛了一口茶水咳嗽了好几声儿。

“我的大小姐,能不能别这么一惊一乍的,管我是男是女,是啥你看着办吧”,赵铁柱瞪了她一眼。

“那你怎么比女人还了解女人,比流氓还流氓”叶肖云不服气的道

“哎哎哎,注意你的用词啊,什么叫比流氓还流氓,现在我们讨论的是衣服懂不懂,是商品是商品”

这样下去俩人斗嘴没完了,赵铁柱赶紧提醒道。叶肖云感到自己也有点失态,也拿起茶杯喝了口水,红着脸说道

“你这个亵裤叫什么名字,长得好生奇怪,不过确实解决了现在我们销售丝袜的隐患,我之前试穿的时候也想到了,总不能穿一条丝袜就剪一条亵裤,就是对于才是方面你有什么建议”

这个人能画出来肯定就知道用什么材质好了,叶肖云也懒得想了,直接问道。

“材质嘛,必须要纯棉的,而且必须是上等的棉线制成”

“那可不可以用丝绸的呢”叶肖云建议道

“不建议,丝绸虽然适合贴身像肚兜等这类衣服,但是这种材质制作三角裤的话,太薄而且价格太贵,我们的内裤要做成平民化的,纯棉的吸湿透气还能保暖,我想着以后让我们大顺朝的女士都能穿上”

“啐,不要脸”

叶肖云低着头听他说,不过听到‘三角裤’这个名字,感觉还挺贴切的。赵铁柱看她嘟囔也没有在意,毕竟和人家讨论这么私密的东西,人家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有这反应也正常,用手捅了捅她

“喂,行不行给句话呀,我的小云儿,你要在不说话这一上午就过去啦”

“谁是你的小云儿,小心我告诉芊芊去”

叶肖云终于慢慢恢复了,给了赵铁柱一个白眼儿继续说道

“我再研究研究,我先去给你拿地契”

终究还是抹不开面子和一个男人谈论这种话题,她决定还是先拿回屋,正好想起来还有要给他的地契,顺理成章把图折了折就往屋里走去,赵铁柱看着叶肖云一摇一扭的背影,又露出了一脸的坏笑。

“给,这是你的地契,就在我这铺子对面,还带着院子”

叶肖云从屋子里出来,给了赵铁柱一张密密麻麻的纸,虽然赵铁柱在电视上看到过地契,但是看到拿在手上的东西还有一堆印就头大。

主要是他要看不懂,不过听到就在叶肖云铺子的对面,赵铁柱抬头直勾勾儿瞅着她

“看我干啥,看你的地契”

叶肖云被他瞅得也有点不好意思,赵铁柱露出了满脸的愁容

“我的妹妹呀,这得多少钱啊,我还等着跟芊芊办典礼呢”

“你个大男人叽叽歪歪的,听好了啊,这个铺子要这个数儿”叶肖云伸出来五个手指头

“5000两?我的姐姐哎,你看我值不值这个钱,我把我卖给你换点银子”

赵铁柱心里打算的3000两顶天了,这一下5000两,他啥时候才能凑齐啊,“谁要你啊,我要也是要芊芊,你啥也干不了”。

叶肖云瞥了他一眼,即使她知道这个男人用处还是大大滴,接着说道

“看你那个抠搜的样儿,不是5000两是500两”

赵铁柱一愣“500两,你别逗了,就你这铺子不得三四千两啊,我这个带院子没个5000两能下的来吗”

“爱要不要”

叶肖云伸手把地契抢了过来,就往袖口里塞

“哎哎,要要还不行吗”赵铁柱赶紧拦住她,把地契拿了过来,收好

“真的500两啊”一边说一边贱嗖嗖的绕道叶肖云后边给她捶背

“哎呀,铁柱哥,不要闹了,你坐好”

叶肖云哪里享受过这种服务,脸上也挂不住

赶紧拉他坐下继续说道“那间铺子是我家的,我爹昨天给我了,闲着也是闲着,500两给你了”

“我的天,没看出来啊,你还是个小富婆儿,不行不行,我感觉咱们铺子里的利润我还是要少了,我要求增加”赵铁柱向叶肖云投去仰望的目光,笑着说道。

“不行,铺子可以便宜给你,利润分配不能变”,其实她刚才在想赵铁柱说的‘小富婆’是什么意思,一提钱叶肖云立马精神了,立刻反驳道,看着赵铁柱在冲她笑,这才反应过来是在逗自己

“赵铁柱你要死啊,哼,不理你了,我找芊芊去”

叶肖云嘟着嘴起身就往楼下走去,赵铁柱大事儿已成,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嘿嘿两声也下了楼,下午还要去沈大哥那里,得准备点礼物。

瘦西湖畔,还是那个耀耀生光的朱红牌楼儿,凤来楼二楼,李凝儿的房间里,云南王世子正对着花魁李凝儿苦苦哀求

“凝儿,你就跟我回京都吧,皇叔都已经答应咱俩的事了”

“父皇答应了我没答应,曹世子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

李凝丝毫不给这人面子,厌恶的看着他,要不是这人的父亲云南王还有点势力,她早一刀劈了他了。

“凝儿,你在外边也这么长时间了,你们那个什么圣教,不是什么正教,迟早要被皇叔清理的”曹正说道

“你闭嘴,曹正,是你今天说有正事儿我才让你进来的,这就是你说正事,赶紧给我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她本是‘仙圣教’的右护法,还是教主的得意门弟子,听到有人诋毁本教,瞬间脸色一沉,就要赶人。

“好好好,我不说了,凝儿我来找你真有正事儿,这次爹派我去京都,是让我去请求虎符的,前段时间他收到了神龙教送来的几封密函,好像是你们仙圣教的几处秘密据点,我爹的意思是要调兵全部铲除,你要注意安全”

曹正把他的消息娓娓道来,他知道这个消息后最先想到的就是李凝儿,怕她再受牵连,就绕道来这里通知一下,其实主要目的还是想来劝她跟自己成婚,为了能娶她,他把自己家里的三房妾室都打发了,就是为了能在皇叔面前树立一个好的形象。

“好,我知道了,你走吧”

李凝儿还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其实她对曹正从来都没有男女之情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父皇老糊涂了,一年之前突然就答应了曹正的婚事请求,她一气之下跑了出来,再也没有回去过,这一年多一直在忙教里的事儿。

“那我走了凝儿,你多保重”

曹正从李凝儿的房间退了出来,脸上漏出一丝常人不易察觉的阴狠,看刚才的表现众人都会以为这人是一个温文尔雅,谦卑有礼的公子。

不过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此人阴险狡诈,做事不择手段,虽然他府里已经没有了小妾,但是走在大街上,只要是他看上的,他都会直接让人塞进轿子里。

就是有妇之夫也不放过,有时候兴致来了,就直接在马车里办事,人家相公反抗也没有用,基本都被打个半死,办完事直接把那女的扔下马车扬长而去。

所以云南的百姓是敢怒不敢言,上京告御状那是更不用想了,你不仅会死在半路,还会连累你的家人一辈子进大牢,所以这对父子在云南就是土皇帝,现在又有神龙教相助,更是肆无忌惮,为所欲为。

“走吧”曹正冲着等在外面的秀色公子吩咐了一声

“是”

二人就下了楼,出了凤来楼,曹正又回头往里面望了望,脸上的阴郁之色又加深了几分,冲着旁边的秀色公子问道

“你能打得过她吗?”

“能”

“把她给我抓来,我还就不信了,等生米煮成了熟饭,看你这小娘们还傲个什么劲儿”

“世子,我神龙教跟云南王府是合作关系,不是你的打手,还请世子赶紧办正事要紧”

秀色公子恭敬的提醒道,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世子,毕竟现在还要靠云南王的势力铲除仙圣教,还不能翻脸

“哎呀,行了行了行了,不用你天天提醒我”

曹正一听就烦,每次让他们做点事就提这个,要不是爹反复叮嘱还不到时候,早把你这个神龙教的圣女扒光给我暖床了,说着还不忘狠狠的在这个秀色公子绝美的小脸上看了两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