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来闹事儿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5941字
  • 2022-05-17 10:37:34

他挑了一个身材最好的,身着粉色裙子,前凸后翘,双腿笔直,把黑色丝袜给了她然后又给剩余几人分发了下去,“这样,各位姐姐,接下来该你们出场了,我给你们排一下出场顺序和讲一下‘猫步’怎么走。。。”。

“好了,我先出去,你们赶紧穿上,稍后等我的指令“,赵铁柱就走了出去。

“黑色的给我”,赵铁柱走后,在内室又走出来一个人。

赵铁柱出来,看外面的人有的都已经拿出钱来准备购买了,应该是叶肖云还在和他们周旋,毕竟最后压轴的产品还没有展出,售价还是不能说,赵铁柱看叶肖云看向这里,给他轻轻点了一下头儿。

“各位乡亲,接下来是我们店今天的压轴服装,请大家再耐心等一等,展示完毕后会让大家放开购买,请大家站到台子两边”。等众人都分开两边,赵铁柱冲着屋内说道,“可以出来了”。

第一个出场的是绿色丝袜姐姐,众人哪里见过这东西,不到膝盖的裙子搭配绿色的丝袜,别说男人看直了眼,就是女人看了都想摸一摸。

洁白的腿紧紧的包裹在半透明的丝袜里,模特每走一步都像走到了众人的心里,尤其是男人,此刻都有一只小猫在心头想挠痒痒。

有的女人看着虽然嘴里说着伤风败俗,但是自己的眼睛却是一下都没有离开过,都想着穿给自己的男人看时会是什么反应。

顺序依次是绿,黄,蓝,红,白,每一位出场后都没有回去,而是站到了两边,冲着台下的男人放电,有部分男人口水已经流了一地,恨不得冲上来疯狂的蹂躏一番。不过想想门外的鲍家三兄弟又克制住了,因为谁都不想来个开业典礼回去少条胳膊少个腿儿。

而夫妻俩来的,妻子已经有些后悔了,因为她们发现曾经自己的男人入洞房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兴奋过,只能小声训斥。

这时大厅里已经挤满了人,熙熙攘攘比过年还热闹,称赞的,训丈夫的各种声音不绝于耳,叶肖云也被挤到了柜台后边,她也没想到赵铁柱会让真人来展示丝袜,赶紧把鲍老二喊了进来,她怕再有人挤到柜台里。

不过赵铁柱可没心思管这个,他正想着怎么黑丝的还不出来,就要再去后屋看看,这时后屋的帘子被从里边撩开,百褶裙黑丝袜,再看半透明面纱下边那张脸,美的如下凡的仙子一般,不过赵铁柱脑子突然划过一道闪电,是她。仙子没有理他,慢慢向台前走去,此时大厅里已经变的鸦雀无声,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估计掉根针都能听得见。

“李凝儿,花魁李凝儿”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大厅里一下子炸了锅,女人们已经压制不住男人的本性,有些不知情的人本来已经被李凝儿的容貌所深深吸引。天下怎么还能有这么美丽的女人,问过旁边的人才知道,这就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凤来楼第一花魁---李凝儿。

大厅里已经沸腾,李凝儿站在台中就像一颗圣洁的白莲花,不过赵铁柱想的是果然不管什么时代的男人,都抵挡不住黑丝的诱惑,他赶紧把正在柜台后边跟着众人一块起哄的秀兰拉了过来。

“你姐姐来你怎么不告诉我?”,

“是姐姐不让我说的,没见过我姐姐这么漂亮吧,心动不铁柱哥”秀兰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心动,啊不,我心动个屁,你姐姐一只手都能把我捏死”,赵铁柱想到曾经楼里的那个屠夫的下场,他全身都冒冷汗。

“辛苦,辛苦”展示的人一个个下台,赵铁柱连忙感谢。

李凝儿是最后一个下来的,赵铁柱赶紧上前“凝儿小姐,没想到你能来帮忙,刚才的表现太出乎我的意料啦”。

“怎么,表现的不好吗?”李凝儿媚眼儿一挑,“不是不是不是,简直是太好了,完美无缺,那这个钱你看多少合适?”。

李凝儿双手交叉,搭在胸前,直面冲着赵铁柱,玩味的说道“你觉得我像缺钱的嘛”。赵铁柱本来是侧面看她,这一转过来,他全身的汗毛孔都已经张开,身体内的肾上腺素在疯狂增长。

李凝儿个头不算高也不算矮,笔直的双腿在黑丝的衬托下显得更加修长动人,其实腿并不是越长越好,跟两根电线杆子似的就失去了它的美感。

李凝儿的腿长度就是恰到好处,黄金比例,再看身材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再加上李凝儿抱着手两边往中间一挤,赵铁柱哪里还能看别处。

洁白发光的脖颈就像是溶洞里的**一般,那张脸就像是整过,不过这时候哪有那技术,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都不能用来形容。

“不缺不缺,怪我口误,可是也不能让你白帮忙啊,你看我这你有没有啥想要的,衣服,香皂,肥皂,包括丝袜,都送你”赵铁柱赶紧赔笑。

笑话,要是让这个小魔女知道自己刚才把她从下到上看了个遍,那不得把自己当场大卸八块了。

“我暂时还没想好,算你欠我一个人情吧,不过刚才你说的那些也要给我送点,呵呵”李凝儿说完就走了。“好好好,欠人情就欠人情,”赵铁柱忙答应着,反正现在还欠着沈大哥的人情,也不差你的了,再一想起李凝儿后边的话,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上当了,暗自小声说了一句“我靠”。

“铁柱哥,我姐姐和你说了什么,怎么样,我姐姐漂亮吧”小秀兰的小脑袋凑了过来,“漂亮漂亮,说了啥,你个小孩打听大人的事儿干嘛”赵铁柱用现代父母常用的口吻回答他。

“不说就不说嘛,略略略”秀兰一看他不说,自己也没法,冲他吐了吐舌头,也跟着走了。

前边是铺垫,能不能挣钱就看后边了,然后就听到叶肖云让众人安静,开始宣布售价。

肥皂的价格基本都能接受,已经有人开始掏钱买了,当宣布香皂的价格,一部分人就已经开始嫌贵了,叶肖云看了赵铁柱一眼。

看赵铁柱没什么反应,就开始讲解香皂制造工艺繁琐,用料上乘,效果极佳。其实买得起的也不差这几两银子。

最后宣布丝袜价格,这是他俩上午就商量好的,一条五两银子,今日大酬宾四两一条,不过限量每种颜色的只卖200条,没有展出的还有一个肉色,总计是1400条。

上午叶肖云还问他货源充足,怎么就限量了,赵铁柱又给他解释了一番什么叫饥饿营销,接下来最忙的就是芊芊和两个记账先生了,在叶肖云宣刚布完的时候,柜台后的钱箱子里已经进了快半箱银子了。

“怎么样,还满意吗?”此时两个大闲人已经座到了二楼,喝着茶水,还是叶肖云给他泡的。

“满意满意,感谢你赵大公子出手相助”叶肖云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儿,按这样的进度,一天都赶上之前一年的收益了。

“那你要怎么感谢我啊”,“你说吧,只要本小姐能做到的”,

“那你嫁给我吧”赵铁柱又想逗逗她,

“你都有芊芊了,怎么着,你还想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

叶肖云大事已经解决,心情当然不错,媚眼一瞥,其实这个人详细看起来还挺顺眼的,虽然黑了点,但是模样还算不错,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当你在偷看美女的时候其实美女也在偷偷的看你。

“难道你不知道男人都喜欢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嘛”赵铁柱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怎么滴,本小姐要身材又身材,要模样有模样,在你心里也就是个外边的彩旗呗,等会我就去告诉芊芊,让她知道她在努力干活的时候,他的相公在调戏别的女人”叶肖云直接将死了赵铁柱。

“咳咳”赵铁柱呛了一口茶水“怕了你了,我找你有事儿”,“哼,就知道你有贼心没贼胆儿,说吧,什么事儿,不是你看着楼下销售这么火爆,想多要钱吧”叶肖云一副铁公鸡的样子,“你想哪去了,我是那样人嘛”赵铁柱翻了她一个白眼儿。

“你是什么人不知道,反正我就知道你比猴还精,营销手段是一套又一套儿”。

“得得得,扯哪去了,说正事儿,我过几天想在城里租个小铺子,最好是上下两层的,你帮我打问打问多少钱”赵铁柱一听这大小姐又要重提旧事,赶紧给拽回来。

叶肖云一听租铺子肯定是有好事儿,赶紧问道“租铺子,你想做什么买卖”,这大小姐可是看准了,眼前的赵铁柱是个金疙瘩,隐约嗅到了商机。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那东西不可能拿到你这里来卖”,“不说拉倒,不就是辣条嘛,芊芊都跟我说了”叶肖云一脸得意。

“肯定是你套我家芊芊的话了”赵铁柱慢慢喝着杯里的茶水,其实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毕竟俩人现在是合作伙伴。其实赵铁柱说的一点没错,上午叶肖云看到方老伯在门外卖辣条了,那生意可是异常的火爆,所以就问方芊芊干嘛不来店里卖。

方芊芊说第一怕影响店里的生意,毕竟店里都是衣服,串上辣条味了不好,第二她开始没想说,但是叶肖云以姐妹关系相威胁才说了,想让方老头别种地了,有个事情可以干。当她问方芊芊来城里住哪啊,方芊芊说铁柱哥还没说,那时候叶肖云就知道了赵铁柱的意图,刚才和他扯就想看他说不说。

“行了行了,不说你现在有多少钱,就今天,刨掉成本,你最少能分一千多两,还租什么呀,直接买一间不行了嘛”。

“买一间?,你说的轻巧,我都问过了,你这附近的铺子最少也得需要三千两,我去哪搞这么些钱”赵铁柱白了她一眼。

现在想想这个大小姐身价还不少,实在干不下去把铺子卖了去乡下也能过一辈子,不过前提她得能过得了乡下的生活。

“你都帮我这么大忙了,你这么点事儿交给我了,不过你的钱得从明天开始算,今天的充公,明天我给你一张地契”叶肖云大方的说道。

赵铁柱一脸的不信,“三千多两你一千多两能办了?你在拿我开涮吧”,“你这人这么不识好歹呢,不要拉倒”,

“要要要”赵铁柱换脸比翻书还快,赶紧举起茶杯“那就以茶代酒,谢谢叶大小姐啦”。赵铁柱的大事也解决了,一脸的惬意,叶肖云看着眼前的男人陷入了沉思。

这个人年纪不大,但是做事稳重老练,经商手段被他用的得心应手,还能整出来真人走秀,不知道这人脑袋怎么想的,还有他画的画,从丝袜的设计图都能够看的出来,而且按他的设计图直接放大就可以,连丝线的数量都不用调整,画工可见一斑。

最后就是这人的性格,放荡不羁,正事上从不妥协但也不会趁人之危,要不然在那种情况下他完全可以要走店铺一半的份额,就算让自己嫁给他也可能会答应吧。

可是他并没有,香皂肥皂给自己30%算作房租,丝袜也只抽走三分之一,其他的都没有要,而且这人为了让家人过得更好,还能主动降低身份开口求帮忙。她现在对这个男人越来越感兴趣。

她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同时心里还暗自下了个决定,不过她要等过几天在说。今天看方芊芊的头发都挽起了,她知道这个小妮子已经是人妇了,那二人的典礼也快了,到时候当做新婚礼物送给他们。

‘哗啦’方芊芊慌张的冲了进来,“铁,铁柱哥,叶姐姐不好了,大公子带了几个人来要把钱箱抬走”

“他妈的,哪个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光天化日抢银子,你俩在这等着”赵铁柱一个健步就冲了出去。

“铁柱哥你等等,他是叶”,还没等方芊芊说完,赵铁柱已经没影了,“芊芊,快,去看看”叶肖云也回过神来,她知道自己这个哥哥的德行,赶紧提着裙子往下走。

一到楼下,赵铁柱就看到鲍老三堵在门口不让几人出去,鲍老二正在死死抱着钱箱,几个家丁打扮的人正在一个年轻男子的指挥下对鲍老二拳打脚踢。

‘草’赵铁柱骂了一句,顺手抄起手边的木棍就给其中一个家丁来了一闷棍,那人立马就倒地上开始吐白沫了。

“你,你是谁?敢打我的人?”年轻公子也被赵铁柱的举动吓了一跳,“我是谁,我是你爷爷”不等那年轻公子下令,赵铁柱又是一棍,撂倒一个家丁。“上,给我打”,剩下的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上前,毕竟这人手里有家伙,而且看着像不要命的样子。

“没事吧老二”,赵铁柱从地上把鲍老二扶了起来,“咳咳,没事儿,赵公子,这人我们惹不起,只能拖着,我大哥已经去报官了”。

“报官?哈哈哈哈,这是我家的银子,就是报官,我今天也得拿走,我这俩人请郎中也得你掏钱”年轻公子大声笑着说。

“哥,你怎么来了”赵铁柱还想上前,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叶肖云的声音,“不是让你俩在楼上等着吗,你刚才说什么?哥?,这无赖是你哥?”。

赵铁柱这才反应过来,叶肖云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站在了他前边,“铁柱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方芊芊也赶紧跑了过来关心。

“呵呵,我的好妹妹,你可别忘了,叶家以后是我的,这个铺子也是我的,怎么你这么快就忘了”年轻公子走上来得意的说道。

“我没忘,其他的铺子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但是爹将这个铺子交给我,那就是我的”叶肖云理直气壮的说。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经什么商,再说了,你的不就是我的吗,你挣这么多钱,我帮你花点,天经地义,抬走”说完就指挥剩余的两个家丁搬箱子。

“你”叶肖云被他气得直掉眼泪,突然一个大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然后就传来赵铁柱的声音“跟这种人废什么话,老二,这位公子你俩惹不起,这俩家丁总不会也惹不起吧,刚才怎么打得你给我打回去,出了事我负责”。

“是,公子”鲍老二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中露出一丝阴狠,接着就传来一阵哀嚎,这两个家丁本来还想二打一,不过鲍老二也不是白混的,没半分钟就打得二人在地上打滚儿。

“好,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不是报官了吗,我就等着捕快来”那年轻公子一看手下都歇菜了,也不狂妄了。

赵铁柱一想,这人还挺聪明,赵铁柱都已经准备教训他了,这人一看势头不对,开始转变打嘴炮了,给老三使了个眼色别让他跑了,然后吩咐老二和两个记账先生把钱箱搬回去。“他真是你哥?”赵铁柱回过头,看方芊芊正在安慰叶肖云。

“嗯,之前没见他来过,肯定是看今天挣钱了,就来拿”叶肖云眼圈红红的,毕竟关系再不好也是兄妹。

“什么拿,这就是抢,行了也没被抢走,让芊芊扶着你先上楼休息一下”,“不行,我不能走,我哥跟官府认识,一回来了我得给你作证”叶肖云这个时候还想着自己。

赵铁柱看这大小姐也没那么讨厌了,其实也没讨厌过,之前就是看不惯她大小姐的性子,“好了好了没事儿,一会儿我在派人叫你俩下来”说完就让芊芊把她扶着上楼了。

“那铁柱哥你小心点,别再打人了”方芊芊可是知道,赵铁柱都去沈大人家采了两次花了,第二次还给人家采没了,所以她不怎么担心,不过作为自己的相公,多少还是要叮嘱几句,“好,我知道了”。

“哎,老三,刚才没看着,你脸怎么红了”赵铁柱看二人上了楼,转身看到鲍老三的脸也红红的,“这。。。”,“我打的,敢当我的路就该打”鲍老三说话吞吞吐吐的还没说完就听到叶宇轩不屑的说道。

“打回去”赵铁柱淡淡的说道,“你敢”叶宇轩几乎快要跳了起来,“赵公子您就饶了我吧,我哪里敢打他呀”鲍老三求饶道,“哼谅你也不敢,打了我让你吃不了。。。”。

‘啪’,还不等叶宇轩说完,脸上就挨了一巴掌,赵铁柱冷冷的说道“我赵铁柱的兄弟不能白受屈,这一巴掌是为了我兄弟”。叶宇轩捂着一边脸说道“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嘛,我是”。

‘啪’,“这一巴掌是为了叶肖云”赵铁柱不等他说完又是一下,“我,我跟你拼了”叶宇轩哪里受过这种屈辱,上来就要找赵铁柱拼命。不过身子被鲍家两兄弟死死抓住,只有头在往前伸。

‘啪’,这第三下彻底把叶宇轩打蒙了。

“这一下谁也不为,就是想打你”赵铁柱打完还动了动手腕,长时间不活动都有些酸了。

其实赵铁柱刚才已经猜透了这人的狡猾,一看不对就往后缩,有点隐忍的意思,所以刚才就是要激他,然后才能顺理成章的教训他,本来赵铁柱还想再给他来一下。

不过这人还是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赶紧的闭上了嘴,他知道这种情况下逞能只能让他受更多的皮肉之苦。

“谁在抢劫啊?是不是当我们官府是吃干饭的”。

官府总是来得那么及时,几个带刀的捕快扒开人群走了进来,赵铁柱一使眼色,鲍老二鲍老三就闪到了一边。

“王大哥王大哥,是我呀,赶紧救我”叶宇轩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冲到了王二麻子的跟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