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露馅了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303字
  • 2022-05-15 19:07:46

“小子赵铁柱,见过嫂夫人”在门子引路的时候赵铁柱已经被告知知州大人不在,要去见的是知州夫人。

“我听下人说了,你都来好几次了,是嫂子失礼了,今天来找同之有什么事嘛”,柳湘莲一看这人如此年轻,不禁暗暗赞叹。

“嫂夫人,我今天正好来城里采购一些原料,昨日得亏沈大人的花瓣,才制作了一批香皂,特来给大人送几块使用”赵铁柱一边说着,一边将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辣条?”柳湘莲心中一喜,因为辣条的味道太独特,赵铁柱一拿出来柳湘莲就闻到了,“是的,嫂夫人,这是我家娘子所做,今日来又特地带一些过来”。

“那这香皂是做什么用的,好香啊,这也是洗衣服的嘛”,“回禀嫂夫人,这个可以洗衣服,不过洗手沐浴效果会更好”赵铁柱恭敬的建议道。

柳湘莲看这个小伙子也算是懂礼数,之前听下人说他画画不错,柳湘莲昨晚看了沈同之的自画像甚是喜欢,趁着相公高兴也想让他给自己画一幅,不过被沈同之教训了一顿,因为赵铁柱承诺只给他自己画,这不是让人家为难,柳湘莲才作罢。

“铁柱啊,你这个香皂甚是好闻,在哪里能买到啊?”柳湘莲拿起香皂闻了又闻,这个虽然是玫瑰味的香皂,但是和她平时问道的玫瑰花也不一样。

“回禀嫂夫人,这个香皂现在还在生产阶段,过几天才会售卖,不过制作香皂太费花瓣,昨日摘了沈大哥一包花瓣,才只做了几十块,,下一批还不知道去哪里找花瓣,不过嫂夫人不用担心,用完后小子我再给您送”赵铁柱如实回答。

“别老嫂夫人嫂夫人的叫了,听着怪生分的,你不是叫同之大哥吗?,以后咱俩以姐弟相称,我姓柳你就叫我柳姐姐吧”柳湘莲看这赵铁柱有本事还有礼貌,自己相公都要和他亲近,所以让他赶紧改口。

赵铁柱受宠若惊,不过有了之前和沈同之与苏文相交的经历,他也没有那么慌张“是嫂夫,哦不柳姐姐”看柳湘莲脸色要变,赵铁柱赶紧改了口。柳湘莲心里也是一喜“对了,你刚才说什么,花瓣不够用,你这次来姐姐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样,小翠,你带着几个人和铁柱一块去后花园,把那些花都摘了”。

赵铁柱赶紧起身拦着“姐姐,不可呀,大哥看这些花可宝贝着呢”。昨天那是自己连糊弄带骗还发誓才弄了点,这要是把花都摘了,那沈大哥还不得找自己拼命。只见柳湘莲像大姐护着小弟一样说道“没事儿,就说是我让弄得,去吧”,看柳湘莲这么坚定,赵铁柱也没再多嘴,跟着小翠出了客堂,往花园方向走去。

看赵铁柱还是一脸愁容,小翠一笑道“赵公子,您有所不知,之前老爷为了培育那些花儿,好几天都没陪夫人,我们夫人正看这些花不顺眼呢,现在一听说你要用,她呀高兴还来不及呢”。

听了小翠的话,知道了柳湘莲要让把花弄走的原因,不过赵铁柱还是有点不安,忙追问“啊,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家老爷不会怪柳姐姐吗”。小翠看赵铁柱怕这怕那的,抿嘴一笑“哎呀,赵公子,有夫人在你怕什么,我告诉你啊,别看我们夫人文文静静的,但是发起火来,我们老爷都得出去躲着,所以这么多年来,老爷才连个小妾都没有”。

这么爆炸的新闻让赵铁柱差点没憋住,堂堂的知州大人竟然是个妻管严,这事他回去肯定要告诉芊芊,赵铁柱一路憋着笑走到了后花园。

“把这些花都摘了给赵公子装起来”小翠像个小管家一样吩咐着几个家丁,那几人回答了一声就开始摘花,赵铁柱都能想象到沈同之回来之后的表情,这几天自己一定不来州府了,免得受到波及。

小翠吩咐完就走了,毕竟和赵铁柱也不熟,她还要回夫人身边伺候着。赵铁柱也不是那闲得住的人,心里默念了几声沈大哥赎罪,之后也加入了摘花的行列。

这次足足摘了五大包,还都是花朵,可以用更少的花做出更香的味道,赵铁柱心里都乐开了花。不过这些他肯定是拿不了,所以就花十文钱雇了一辆马车。

赵铁柱坐上马车冲在门口的小翠挥了挥手,就吩咐马车往粮油店走了,他还要买几十斤植物油。刚才装完车,赵铁柱就去辞行,柳湘莲非要留赵铁柱吃饭,不过赵铁柱以制作工期紧张推脱了。

其实哪里是这个原因,他是怕碰到了沈同之,把人家的心肝宝贝儿全给撸了,他不找拼命自己才怪。

赵铁柱一路上买了油,买了火碱和肥肉,而且没有忘了给王大爷买两坛子酒,在郑户的摊儿前赵铁柱还碰到了狗蛋儿,拿出来五个铜板给了他,要不是这小子,自己也不会想到做奶香味的香皂。

“停一下,停一下,等我一下”赵铁柱抬头一看‘成衣轩’,原先叫“霓裳阁”。

赵铁柱让她做成特色服装店,没想到连名字都改了,他赶紧下车走到店里,虽然和叶肖云谈好了利润分配,但是从那天之后自己还没来看过呢,有点甩手掌柜的意思。

所以赵铁柱今天正好路过来看看,铺子里的衣服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全部换成了女装,还上了一些头饰,鞋子和其他的东西。赵铁柱暗暗称赞,这女人果然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搞到这么多货源确实很不容易。

“你好这位公子,我们这里后天才开张,麻烦您再等两天”。赵铁柱没看到叶肖云和冯大叔的影子,估计是在忙着生产,看到一位不认识的小伙计和自己说话,赵铁柱礼貌回到“好的好的,我马上出去,哦对了,见到你们大小姐给他说一声,这个铺子是女士专营店,让她头开张尽量把接待的伙计都换成女的,就说赵铁柱说的”。

“哦”那伙计看着不咋灵光,赵铁柱都准备好让人家问‘赵铁柱是你吧’然后回答‘是的’。看到那伙计走开去干活了,赵铁柱悻悻的摸了摸鼻子,走出门店上了马车。

“出城回家”赵铁柱吩咐着,虽然已是夕阳西下,但是赵铁柱却是无比的兴奋。

“铁柱哥,你回来啦”,赵铁柱老远就看见方芊芊在家门口往自己的方向望,走进一点看清是赵铁柱后,她就努力的挥着手,就像是家里的妻子在等待晚归的丈夫回家一样,赵铁柱觉得家里有人等着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他在离着不远的地方跳了下来,跑到方芊芊身边拉住她的小手“傻丫头,不是让你在床上休息吗,怎么跑出来了?”。

看到方芊芊脸色已经好多了,赵铁柱心里也不太担心,“铁柱哥,我都睡了一天了,都快成猪了”方芊芊娇羞的依偎在赵铁柱的身边。

“嘿嘿,我就是要把你养成我的小胖猪”,“铁柱哥,你讨厌”。看着马车到了门口,他让芊芊先去屋里歇着,自己把东西卸到家里。

方芊芊哪里舍得回屋里,她的男人怎么都看不够,但是铁柱哥也不让她帮忙,所以他就坐在门台上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忙碌。

“铁柱啊,又进了这么多啊”赵铁柱刚刚送走马车,就听到了方老伯的声音,“是啊,老伯,后天开业,还有两天时间准备,我准备多做点”赵铁柱跟在方老头身后进了家门。

“爹,你也回来啦,赶紧洗手吃饭吧”方芊芊一看家里人都全了,赶紧招呼着吃饭。“不了,爹找你王大爷去喝酒,铁柱啊,让你买的酒呢”,“哎,老伯,这呢,您拿好”赵铁柱赶紧把下午买的两坛酒递了上去,估计王大爷今天给他准备着好的下酒菜,屋都没回就出门找王大爷去了。

“爹去喝酒了,铁柱哥,咱们吃吧”家里就剩下了小两口,方芊芊也大胆了起来,走过来拉着赵铁柱回屋吃饭。“好的,我的小娘子,待为夫抱你进去”,“啊,爹还没走远呢”方芊芊也没想到赵铁柱会直接抱起她,夫妻俩嬉笑着就进了屋。

“铁柱哥,我没事了,能自己吃”看着赵铁柱给自己喂来的肉,方芊芊嘟着嘴说道,毕竟在她的观念里,哪有一直让相公服侍的道理。

“不行,你辛苦了,相公伺候你是应该的,乖张嘴,啊”。赵铁柱很是享受这种家的感觉,他认为夫妻二人并不存在身份高低的差别,而是要相互扶持,相互疼爱,现在他就在疼爱自己的妻子。

一想起自己辛苦,方芊芊就忍不住脸红,张开小口,吃着赵铁柱喂来的肉块儿,心里满是幸福。

吃完饭,赵铁柱就让方芊芊去歇着,坚持要自己收拾,“铁柱哥,我躺的可累了,我坐在门台上好不好,我保证,什么活都不干”。

方芊芊实在是不想离开赵铁柱,她竖起三根手指嘟着嘴发誓,眼中满是哀求。

赵铁柱看她的小娘子这么可爱,点了点头让她坐着,然后又回屋里拿来了袄给她披上,叮嘱道“好好待着”,然后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只有两天时间了,本来这两天时间赵铁柱以为没有花瓣了,就想着做点肥皂绰绰有余,不过现在花瓣又有了,而且量还特别大,所以他要抓紧,今晚把肥皂做出来,明后天就专心做香皂。

“铁柱哥,配方”方芊芊赶紧提醒道,说罢就要起身去拿。

“别动,我去拿”赵铁柱现在可以自封宠妻之王,他好像忘了白天是怎么笑话沈大哥的了,其实哪有什么妻管严、怕老婆,堂堂七尺的汉子,一只手都能把小媳妇提溜起来,何来惧内一说,不过都是爱她罢了。

拿来了配方,赵铁柱按量配比,很快所有东西都下了锅,看着在灶台边忙碌的身影,方芊芊感觉好像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每天听他说说肉麻的话儿,看她为家里忙前忙后,她感觉现在就是死也值了。

‘不,我不能死,我要好好活着,如果我要是死了,就没有人能像我一样去爱这个男人’,方芊芊拭去眼里的泪水,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

“好了,这一锅弄完,差不多明天就有500块儿了”,赵铁柱放下手里的搅拌的铲子,大概估算了一下肥皂的产量,方芊芊看他终于弄完了,赶紧上来给他擦汗,也不管刚才说自己一定不动的发誓了,谁的男人谁心疼。

赵铁柱看着眼前美丽的小脸儿,感觉所有的疲劳都消失了,他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她的细腰,瞅准那微张的玉唇,吻了上去。

方芊芊已经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他爱眼前的男人深入骨髓,慢慢张开紧闭的牙关,迎合着他的男人,

这一吻,情真意切;这一吻,水乳交融;这一吻,忘乎所以;这一吻,肝肠寸断。

“啊,铁柱哥,你又作坏”,方芊芊后退几步,双手交叉放到胸前,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赵铁柱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一只手已经放到了二人中间,呈覆馒头状,五指还捏了捏。

“啊哈哈,习惯性动作,莫怪莫怪,快去坐着,我要干活啦”赵铁柱赶紧放下手尴尬的说道,然后去找大木盆,他还要把花瓣泡上,免得明天干巴了,虽然二人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但是被突然接触,方芊芊还是做出了下意识的反应,看铁柱哥又要干活,她乖乖的听话又坐了回去。

赵铁柱泡完了花瓣,就拉着方芊芊进了屋,货已经备的差不多了,也该把价格定下来。“铁柱哥,肥皂一块十文钱大部分人还能接受,一块香皂一两银子,会不会太贵了点”,看赵铁柱写在纸上的价格,方芊芊建议。

“不会,咱这东西是独一无二的,别的地方买不到”赵铁柱信誓旦旦的说道。“芊芊,你要记住,做生意最贵的不是黄金白银,而是垄断,货物的价值不是以成本来定价的,而是市场,东西越稀少,价值就越高”。

“哦,我懂了铁柱哥,也就是说,一文钱的东西也是有可能买一百文,对不对”,“对,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我的小娘子这么聪明”赵铁柱一边夸奖又把她揽入了怀里。方芊芊被自己的男人夸奖,心里也满是欢喜而且在自己屋里,她也不那么拘束,轻轻座到了他的腿上。

“铁柱哥,还有咱们的辣条,你准备怎么卖”方芊芊问道,一听方芊芊的提醒,赵铁柱差点把最大的事儿忘了,果然温柔乡英雄冢啊。

“对对差点忘了,还有辣条,这样,辣条我不准备在叶小姐的店里售卖,她那个店是服装店,辣条的味太大,会在衣服上串,我准备开业的时候让咱爹先在店铺外售卖,因为进咱们店铺的都是女人,肯定会有带孩子的,咱们的辣条以后的销售对象就是女人和孩子,所以咱们先打打广告,就写方家祖传-秘制手工辣条好不好”。

“什么咱爹,那是我爹”方芊芊娇羞的纠正,“你爹不就是我爹嘛,难道你不要你相公啦”。

“哎呀,铁柱哥,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可是辣条是你研制的,不应该写赵家祖传嘛,还秘制手工辣条,显得好神秘”方芊芊疑问道。

赵铁柱也不能告诉她,自己本不姓赵,解释道“等开业之后,我准备买个铺子,专门卖辣条,咱们就搬到城里去住,到时候就让咱爹也当一当掌柜的,到时候人家来买,方家祖传,掌柜的得姓方啊,要是赵家祖传,掌柜的姓方,那不就让人笑掉大牙了吗。

还有写秘制就是要让他们感觉咱们做的特别复杂,特别难,要不然谁都能做,咱们的买卖不就黄了吗”。

“铁柱哥你好像一个奸商,嘻嘻”,“好啊,敢调戏你相公了,看相公不打你的小屁股”,所有的事都定了下来,赵铁柱也可以放松了,那放松最好的方式是啥,嘿嘿。

不过赵铁柱也仅限于摸摸爪爪,虽然方芊芊恢复的差不多,但是为了芊芊的身子好他也必须要克制,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方芊芊看赵铁柱只是隔着衣服占便宜,她知道这是相公疼她,身体也不再扭捏,让自己的男人占个够。

‘吱呀’外边传来院门打开的声音,二人知道这是爹回来了,赶忙收拾了一下,出门迎接。“爹,方老伯,你回来啦”,二人同时说道,方老头听赵铁柱还喊自己方老伯,没好气的‘嗯’了一声。

“铁柱啊,你跟我来一下”方老头说完就走回了北屋。“爹这是怎么了”方芊芊问道,“不知道啊,难道是和王大爷喝的不高兴,你先回屋,我去看看”赵铁柱也是一头雾水,不过隐约感觉到应该是他和芊芊的事,见爹没有叫自己,方芊芊也只能先回屋了。

“方老伯,怎么了,喝的不高兴吗,要不我陪您再喝点?”赵铁柱站着问道。“你还叫我方老伯?要不是王老头一见我就道喜,我还不知道呢”,赵铁柱一想,肯定是露馅了,也没有再瞒下去的必要了,叫了声“爹”。

“还算你小子实诚,在我眼皮子地下都把我闺女偷走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她”赵铁柱那声‘爹’叫的方老头那个舒坦,他也不绷着了,直奔主题。

“是这样的爹,我打算叶小姐的店铺重新开张后,到时候我能分不少钱,我再正式娶芊芊,那三十两金子就算我的聘礼,然后我还想给你在城里买个铺子。。。。。。”,赵铁柱哗啦呱啦说了一大堆,越说看着方老头眉头越舒展,最后就差说赶紧给他生个外孙子了。

方老头已经喜上眉梢了“好了好了,以后怎么过是你俩的事儿,不过我上次去城里给你俩算的要三个月以后,我明天再去一趟,换个人算”。

赵铁柱赶紧奉承着“那就有劳爹费心啦,要不我在陪您喝点”,“你赶紧出去,看见你就来气”方老头直接撵人。“好嘞,那爹您好好休息”赵铁柱乐呵呵的带上门走了出去。

出门一看,东屋的门半掩着,芊芊肯定还在担心,赵铁柱就走了过去。“铁柱哥,爹怎么了”方芊芊一看赵铁柱进来,赶紧拉他坐到床边,赵铁柱也没想瞒她,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爹还是知道了,可是爹真的没有生气吗”,“一开始挺生气,后来在你相公这三寸不烂之舌的忽悠下,啊不,应该是坦诚的交代下,最终还是挺开心滴”赵铁柱把自己描述的跟一个有为青年似的。

“那就好,要是爹不同意,芊芊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放心,放心,你相公可不是一般人,等忙完店里的事儿,咱们在重新入一次洞房好不好呀”,感觉到那双恶魔之手又向自己袭来,方芊芊赶紧护住,转过身不和他对着坐“铁柱哥,你又不正经了,哼,不理你了”。

“我的小宝贝儿,你不理铁柱哥,那铁柱哥理你好不好呀”赵铁柱一边在方芊芊耳边吹风儿一边将手从她的腋下伸过去,轻轻地覆上。

都说女人说不要就是要,赵铁柱已经参透了其中的奥秘,方芊芊闭上眼睛,慢慢躺在了他的怀里。

赵铁柱占够了便宜就把方芊芊哄睡了,给她盖好被子,在她额头上轻轻的留下了一个晚安吻,就退了出去。

回到自己的床上,赵铁柱思绪万千,感觉真是奇妙,一个月之前他一无所有连饭都吃不上,现在他不仅有事业,还有家,更重要的是家里还有一个她。

曾几何时,赵铁柱感觉自己越来越有干劲了,他不在想着能不能回到他的那个时代,对之前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他觉得自己已经在这里生了根,以后也会发芽、长大、开花、结果。

人啊不能老是纠结过去,要放眼当下,珍惜身边的人和物,学会知足才能常乐。

接下来两天,赵铁柱一直都是从早忙到晚,有时候中午顾不上吃饭,方芊芊就给她端着喂他,引得方老头一阵的牙疼,晚饭他都不在家吃,找王老头去喝酒。

期间,方芊芊也把辣条的配方给了他爹,毕竟以后爹坐掌柜,肯定要学会制作,一开始方老头还不愿意学,毕竟一辈子都没上过灶台,但是听到赵铁柱给辣条定的价后,老头那是干劲十足。

赵铁柱告诉他辣条分两种方式售卖,一文钱一根,十文钱一包大概装十二根,相当于买十送二,虽然价格便宜但是利润大,十文钱的面粉就能做上百根,将近十倍的利润,所以好几次王大爷来找他喝酒都没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