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收服三鲍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192字
  • 2022-05-15 19:00:25

赵铁柱一笑回了屋里,他今天还有正事儿---拜访沈同之,本来她已经装了一些辣条和几块肥皂。

其实昨天他还想拿点香皂,不过被鲍老二给搅和了,正好冯大叔拿来了第一批丝袜,赵铁柱顿时计上心头。给沈大哥送几条丝袜也行,也不知道这位大哥看到夫人穿上会是什么样子,赵铁柱一边想着一边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芊芊,我去城里拜访知州大人,你跟我一块去不?”刚才方芊芊害羞的跑了进去,不过自己要出门,也该跟自己的小媳妇报备儿一下,这是一个好男人的优秀品势。

赵铁柱站在芊芊的门外自恋的想着,东屋的门慢慢的从里边打开,方芊芊脸上的绯红还没有完全褪去“铁柱哥,你要出去呀,我不跟你去了,昨天不是买了点肥肉和火碱嘛,我赶紧做成肥皂,给咱家多备点货”。

赵铁柱没想到这丫头这么懂事儿,这会儿都是‘咱家’了,吧唧在她小脸儿上亲了一口“那你在家吧,熬油的时候记得离远点,别烫着,还有化碱水的时候记得用铲子,别用手,那个东西太伤手知道吗?”,“咳咳,咳咳”听到后边传来的咳嗽声,肯定是方老伯出来了。

其实方老头只是早上起来,开门要去方便,没想到赵铁柱对着自己女儿亲了一口,还千叮咛万嘱咐,“好好,我老头子今天哪也不去,我来熬油,我来化水,这下你放心了吧,你有事就赶紧走吧,磨磨唧唧的不像个大老爷们儿”。

“哎呀,爹”方芊芊脸上的绯红又增加了几分,赵铁柱也是有点尴尬,毕竟当着老丈人的面儿亲人家闺女,还被老丈人嫌弃墨迹。“啊,起来啦方老伯,那什么,做肥皂的时候别烫着啊,我先去了”。

赵铁柱本来还想拉拉小手呢,方芊芊的手又小又白又直,跟泡了牛奶浴似的,一会儿不摸摸都痒痒。不过现在被老丈人盯着,他把准备去拉方芊芊的手转而向上,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转过身向外走去。

“这臭小子,光想占便宜”看赵铁柱走了出去,方老头故作生气喃喃了一句。方芊芊倒是机灵,看爹生气,马上过来摇了摇方老头的胳膊,“爹,别生气了,铁柱哥平常不这样的,你饿不饿,女儿给你去做饭”。

方老头心想‘不这样就不是他了,晚上偷偷溜你屋里,我能相信他就是进去喝水嘛’。不过方老头也就这样想想,既然把女儿决定了嫁给人家,也不能干涉太多,因为他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

赵铁柱站在州府外边,门子已经进去通报了,虽然上次已经见过二位大人送这位小公子出门,但规矩不能改,还是得先通报。不一会,门子跑着出来了“赵公子,里边请,我家大人在后花园等您”。

“好的,谢谢,哎我自己进去就行了,上次来过”见门子要在前边领路,赵铁柱一想就不麻烦人家了,毕竟一趟一趟跑的也挺累的,“是,赵公子,您慢点”,门子说完继续回门口站岗。

“哈哈哈,赵老弟,快快,来尝尝我泡的茶”沈同之正坐在花园里泡茶,看赵铁柱进来,赶紧招呼着坐下,他作为一省之长,站起来迎接赵铁柱这种身份的人肯定是不合乎礼节的。“沈大哥,最近弄了点小玩意儿来看看你”赵铁柱一边快走了两步,一边把手里几个纸包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

“来就来,还买什么东西,你小子我还不知道,哪还有什么钱,一会走的时候拿走啊”,沈同之之前已经把他调查的清清楚楚,吃饭没钱还被人家扣下刷盘子,后边也就卖了几幅画赚了几两银子,手里的大钱还是自己上次给了点金子。

“小弟我知道沈大哥照顾小弟,不过这几样东西大哥一定要收下,这东西是我做的,外边买不到”说完,赵铁柱就一个一个打开。

“大哥,你看,这个是肥皂,虽然味道不怎么好闻,但是洗涮衣服特别好用,这个是辣条,你可以尝尝,包你吃一根儿想两根儿”,沈同之对第一个不怎么感兴趣,因为他这个身份的人也不洗衣服,看道第二个的时候,红呼呼的拿起来一根尝了尝“嗯,吃着有嚼劲儿,味道也不错,不过我不喜欢吃这种零嘴儿,等下拿去给你嫂子吃,你嫂子最喜欢吃这些奇怪的东西”。

搞的赵铁柱也有点哭笑不得,方芊芊也喜欢吃辣条,果然不管什么时候的女子都喜欢吃零食啊。“沈大哥,这第三个,我保证你喜欢”赵铁柱慢慢打开纸包,沈同之看到里边好几种眼色的东西,伸手摸了摸,“老弟啊,这是什么东西,颜色正摸着也挺舒服”。

“大哥这是丝袜”,然后附到沈同之的耳朵边低声说道“这东西是给嫂子穿的,等嫂子沐浴后穿上这个,绝对能让你年轻十岁,嘿嘿”。

其实赵铁柱心里想着,现在摸着舒服,等嫂子给你穿上了你摸着更舒服。‘嘿嘿’这两个字其实男人都懂,“你小子啊,怎么净整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还都是女人用的,不过嘿嘿,这丝袜嘛,整的还是不错的”。

当着小辈说这些,沈同之还是略有些尴尬的,“这些东西都是给你嫂子的,你小子到底是来看我的还是来看嫂子的?”。

沈同之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没一样是给自己的,郁闷的喝了口茶问道。“当然有了,大哥,这东西你看了,保证你喜欢”,赵铁柱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纸,递给他,沈同之一看就不乐意了“靠,你小子不地道啊,给你嫂子又是吃的又是穿的又是用的,给我就一张破纸”。

“别着急啊大哥,你先打开看看”,沈同之不情愿的打开,只一眼,他就惊到了“好好好,早知道你小子画技高,没想到会如此的出神入化,有了这画我都不用照镜子了啊,哈哈哈”。画上正是沈同之的自画像,画这幅画赵铁柱可是花了大把心思,他只见过沈同之两面,都不是在他正襟危坐的时候,所以他需要通过两次接触的画面去构想。

“谢大哥夸奖”,“诶,这是评价,可不是吹捧,好就是好”,然后冲着外面喊了一声“来人,把这幅画给老爷我裱上挂到会客厅里,老爷我要让来的人都能看到,还有把桌子上这些东西收拾收给夫人拿过去”。

“老弟呀,你可是给老哥送来了一个宝贝呀,那个苏老头走的时候赢了我好几件古董,下次他要来,我可有东西的跟他炫耀啦,嘿嘿,独一份,他没有”。赵铁柱听着也是心里一阵好笑,这老哥俩,都不在一块了还想着斗。

“好茶,茶色碧绿,香气清雅,甘醇回味,沈大哥,这雨花茶是刚采摘下来吧”,“哈哈,你小子,到底还有多少事儿瞒着我,这雨花茶是今年的第一茶,今早金陵的张知县刚刚给我送来,没想到你小子还会品茶”。

赵铁柱一看要露馅,忙说道“大哥多虑了,小弟之前只是偶尔在别人家喝到过,这种味道独一无二,所以小弟就记下了”,“好吧,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大哥也就不问了,不过你小子今天来,不光是来看看我吧”沈同之是什么人,这东西都是知州以上的官员才能喝到,要不然都是进到宫里了,你小子还说在别人家喝过,纯属扯淡。

但是他也没有点破,毕竟交人交心,他知道这老弟也不会单单只来看他,看着小子一直不说,就直接问。

其实赵铁柱来的时候真没想过有什么要沈同之帮忙的,不过一到他的花园里,他就想到自己的香皂咋做了“嘿嘿,还是大哥了解我,大哥,刚才我把肥皂拿出来的时候你有没有问道什么味道”,“嗯,有点臭烘烘的怎么了”。

“这也是小弟我一直想解决的问题,所以想请大哥帮帮忙”,“你发明的我能帮什么忙,说吧,只要我能帮得上的一定帮你”沈同之大手一挥说道。“大哥,你这花园里的玫瑰不错呀,这么大一片,按理说现在还不该开花呢,这是培育的吧”。

一听赵铁柱夸赞自己的花,沈同之就一脸的得意“那当然,还是前年朝鲜国进贡的时候送给皇上的,皇上赏给我了两株,我请了好几个花匠才培育成这样的,你怎么想起夸我的花来了,你小子不会想。。。”沈同之越说语速越低,忽然想到赵铁柱刚才问自己肥皂的味道,看赵铁柱冲着自己点了点头。

“不行,不行不行,你小子还真会挑,要不我再给你三十两金子怎么样”。沈同之护犊子似的赶紧拒绝,这些花他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才培育好,跟自己样的小宠物一样,你小子一来就要拿走。赵铁柱一看,他得赶紧想办法,要不然自己的香皂那就弄不成了,眼珠一转“沈大哥,我不全要,你这里这么多花,每一朵上我摘点花瓣,也不影响你观赏,过两天花外边的花瓣就凋谢了,还不如给老弟我用用”。

“不行不行,你这一摘,他就不是那个样子了啊,看着多别扭”。赵铁柱一看,赶紧加把火儿“我保证,只给你花了画像,别人不肯定不给他们画,只有你有,独一无二的”。

沈同之思虑再三,艰难的点了点头“行,不过你要保证,只有我有”。毕竟花还能再长,这自画像别人可没有。“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保证,别人不会有”赵铁柱义正言辞的说道,不过心里还是偷偷地加了一句,除了我媳妇儿之外。

从州府出来,已经差不多下午了,中午和沈大哥一块吃的饭,听说还是嫂子亲自下得厨,看来礼物没白送。赵铁柱的心情大好,毕竟手里拿着一大包的花瓣,自己的香皂计划看来是可以提上日程了,赵铁柱美美地想着,哼着小曲走向了粮油店方向,他要去买牛奶而不是瓜子油,因为今天有人给买。

“老板,给我来一斤牛奶,一斤羊奶”。

赵铁柱今天大方的两种奶各买了一斤,因为他不知道哪种做出来的好,索性都做点。“好嘞小伙子,看你连着两天来买奶,是不是家里有孩子啊,大妈告诉你啊,小孩子还是喝羊奶好,长得壮”,那卖奶的大娘热情的推荐着。

“不是的大娘,我还没娶媳妇呢,我给我那没过门的媳妇买的,给她补补”。赵铁柱也不能说是做香皂的,这些人也听不懂,索性就说给媳妇补身子的,“不错不错,你这小伙子还没娶就知道疼媳妇儿,谁家姑娘嫁给你啊,那就有福喽,来,一共十一文钱,瓶子就送你啦”。

“谢谢大娘,钱您收好”赵铁柱付完钱就匆匆走了,因为一看太阳,时间已经过了昨天让鲍老二等着的点了,万一那小子死脑筋,过了点就走了,那自己有可能还得返回来买油。

“这孩子,心眼儿真好,是个好孩子”卖奶的老板在赵铁柱走后一数,给了二十文钱忙夸赞道。

到了昨天方老头被欺负的地方,赵铁柱就看到鲍老二提着一个大油瓶左右张望,似乎在等人。

“鲍老二,找谁呢?”赵铁柱降低速度,慢慢走到他身后说了一句,鲍老二猛转过头,一脸的恭维“赵公子,你来啦,我这不是等您了吗,吃了中午饭我就来了,等了您一下午”。“这么说,是我耽误你的事儿了?”赵铁柱一板脸说道,“没有,绝对没有,小人是自愿在这等着的,小的闲人一个,那有什么事儿啊,喏,这是您要的瓜子油,五斤满满的”。

“五斤?你小子挺有钱啊”赵铁柱嘴上说着,不过心里还挺满意,这小子还挺会来事儿。鲍老二赶紧说道“哪里哪里,只要赵公子高兴,我鲍老二再卖十斤孝敬您”,“哦,那我这正好还有两个铜板,你给我买十斤来”。

“这,这,这”鲍老二都想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这吹大话的毛病,他以后一定要改,赵铁柱看他为难的样子,也不再逗他“鲍老二,我问你,你在这里收税,一天能收多少钱啊”。“

赵公子,从上次的事之后,我,我就没再收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把我兄弟放个屁放了吧,我兄弟三人也是被逼无奈呀,上边还是八十岁的老母,下边,哦下边还没有呢,还有两个兄弟要吃饭”鲍老二一愣,赵公子这是要给他算账啊,赶紧哈腰求饶。

“少废话,你说不说”,“我说,我说,我兄弟三人一天总共差不多能收260文左右,但也不是光进了我们兄弟分了,王二麻子还要拿走一大半,一天下来,一个人连30文都分不到,不过赵公子您放心,我们以后绝不在干了”。

“嗯,不过不干这个了,王二麻子能算了你们嘛”,“我们也知道,王二麻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知县大人是他姐夫,我们也惹不起,所以我们兄弟合计了,今天我给您送了油之后就准备走了”。赵铁柱一听,这三人还不算太坏,不过也不会什么手艺,走了之后也只能上山当土匪,所以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这样吧,过几天我朋友有个铺子要开张,需要用人,你们给来我当护卫,一个月每人十两银子”。赵铁柱说完,看眼前的鲍老二低着头不说话,以为是不愿意,“你们要是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没说”。

“愿意愿意,我们愿意”鲍老二眼圈红红的赶紧回答,“赵公子,要不是走投无路,我们兄弟也不愿意干这个,只不过我们什么手艺都没有,也没人愿意要我们,现在您给我们活干,还给开工钱,我替我兄弟答应了,我们愿意”。

鲍老二一边说一边要给赵铁柱下跪,赵铁柱赶忙扶着他起来,掏出了一两银子塞到他手中“使不得,我也只是刚好要用人,你比我大,你这一跪我要折寿的,这钱你拿着,算是我给老太太的,三天后一早还是这里,你叫上你大哥和三弟在这等着我,我有事安排”。

赵铁柱怕他还要给自己下跪,塞了钱他就快步走了,“恩人,我和我兄弟谢谢你”鲍老二还是对着赵铁柱远去的背影磕了个头。

“方老伯,芊芊,快来,我快拿不住了”,赵铁柱一路提着二斤奶,五斤油,背上还背着一包花瓣,他的手都要勒断了,一到家就赶紧招呼人。

方芊芊和方老头正在将肥皂用模子做成小块儿,俩人一听赵铁柱回来了,赶紧放下手里的活,来接他。“铁柱哥,你辛苦啦”“铁柱啊,怎么买了这么多油?”,方芊芊赶紧接过牛奶和羊奶,方老头接过油和盛花瓣的包,父女俩同时关心到。“不辛苦不辛苦,这些东西都放外边吧,我晚上要用”赵铁柱吩咐着,坐在了家里的门台上,他实在是太累了。

“铁柱哥,累坏了吧,快喝点水”方芊芊放下东西,给他端来了一杯温水,这是方芊芊下午就烧好的放凉,专门给赵铁柱准备的。

“唉,女大不中留啊,我干了一天都没见有人给我倒杯水”方老头放下东西,继续用模具弄着肥皂,嘴里还吃着醋。“哎呀,爹,我这就去给你倒”,方芊芊被他爹开玩笑,小脸蛋又红了起来。

“铁柱啊,你这是又要做啥呢”赵铁柱之前没发现,方老伯还挺健谈,不过一想也是,芊芊这么善良可爱,他爹也差不到哪里去。

“你说这些东西啊,我准备再做点香皂,做点花香味和奶香味的”,“香皂?跟你做的这些肥皂不一样嘛”,“其实东西差不多,只不过香皂是用植物油做的,可以用来洗手洗澡的”。

“哦,这样啊”方老头似懂非送的点了点头儿,一看方芊芊正在给赵铁柱捏胳膊,他‘哼’了一声,扭头不再看她俩,毕竟哪个父亲看到自己的小棉袄要穿在别人身上了也不好受。“铁柱哥,你辛苦了”方芊芊在刚才他俩谈话的时候懂事的没有插嘴,看他俩不说了才小声开口。

“不辛苦不辛苦,有我的小宝贝儿给捏,一点都不辛苦”,‘啵’,趁着方老头看向外边,偷偷凑到方芊芊脸上亲了一口。方芊芊赶紧捂住嘴不发出一点声音,然后又看了一眼爹没有发现,羞涩的瞪了一眼赵铁柱,不过赵铁柱不去跟她对视,像是没事人一样,无辜的抬头45°仰望天空。

休息了一会儿,方芊芊就去屋里做饭了,赵铁柱就和方老头一起弄肥皂。“老伯,怎么两个模具了,我记得就买了一个啊”,赵铁柱看方老头手里拿着一个,锅里的肥皂上还放着一个。

“你那一个怎么够,这么多,你想累死我姑娘啊,我找人借了块儿木头,又做了几个”,赵铁柱才不在意方老头阴阳怪气的,这老头就是嫉妒芊芊对我好。

“您还有这手艺呢,不愧是我未来岳父,宝刀未老,老当益壮”,“你少恭维我,留着好听话去给芊芊说吧”。这爷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方芊芊在屋里只要不忙就会趴门上偷听这俩人说啥呢,反正焦点都是她,羞的她后来也不听了。

今天的饭菜比较香,方芊芊做肥皂的时候留了点肥肉出来,晚上炒了两个青菜,这爷俩可能是一天也没闲着,一人吃了两大碗稀饭,还每人吃了两个窝头,再华丽的赞赏也没有比把饭吃完更能让厨师高兴得了,方芊芊今天一定不让赵铁柱动手,她自己去收拾,还说赵铁柱是干大事儿,天天围着灶台转算什么样子,方老头才不管,他就当没看见,吃完他就躺下睡了。

二人出了门来,赵铁柱也该忙活了,把锅洗干净,倒上一些水,就把自己拿回来的玫瑰花瓣全部倒了进去。煮沸后舀出来等着化火碱水,然后倒进去植物油,重复做肥皂的步骤,不过火碱是用玫瑰花瓣水化的。

“好香呀,还是粉红色的”方芊芊慢慢挑着煮软的玫瑰花瓣,这东西赵铁柱不想掺杂在香皂里,影响使用感受,洗手还好,要是洗澡的时候蹭一身碎掉的玫瑰花瓣,这时候的人们洗澡还是用的浴桶,擦都擦不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