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丝袜???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102字
  • 2022-05-15 19:26:51

赵铁柱走到之前的肉摊前“老板,再给我来五斤肥肉”。

郑户放下手中的刀一抬头“嘿,赵小公子,又来卖肉啊,我跟你说啊,不是老哥不想卖你,你这个年纪还是吃点瘦肉,肥肉吃多了发胖,到时候媳妇儿都会嫌弃”。

然后郑户看了一眼四周,又凑上来小声说道“人胖了呀,那个会变短,你看我这一身肉,我告诉你啊,你嫂子现在都不让我吃肉,天天把我当兔子喂”说完还给赵铁柱使了个你懂得的眼色。赵铁柱都快无语可,想笑又不敢笑,这老哥,可真是什么都往外说。

一看天色也不早了,赵铁柱赶紧催促道“放心吧郑老哥,我这不是买回去吃的,你赶紧给我切吧”,他心里想着,你上次给我的猪腰子还没吃呢。

“狗蛋儿呢,没看见啊”赵铁柱感觉少点什么,一想太安生了,随口问道。郑户一边切肉一边说道“你嫂子说吃肥肉的油长胖,这不嘛,让狗蛋儿去打点花生油炒菜吃”。赵铁柱一听赶紧转过头,他快被这老哥逗得不行了,看来嫂子对她是真有意见了。

“赵小公子,你怎么啦”虽然赵铁柱转过了头没有出声儿,但是肩头的抖动他是克制不了的,郑户看他的反应忙问道。赵铁柱使劲用手搓了一下脸,转过来平静的说道“没事,没事郑大哥,刚才想起邻居家的小孩拉屎拉在裤兜子里了,特别好笑”。

显然这个笑话不好笑,郑户看他没事也没怎么在意,不过心中也是疑问,这老弟怕不是有问题吧,笑都背着人还不出声,得亏赵铁柱不会读心术,要不然非得用一万只羊驼伺候他。“给,五斤高高儿的”赵铁柱付了钱,提着肉就要走。

“哎郑大哥,正好我也要买点花生油,你给指一下怎么走啊”,“哦,你往西走,第一个路口有个卖包子的,然后往北一拐,再走一条街就到了,就在接口”。这次没有狗蛋儿给他带路,所以郑户给他指的也比较详细。

香皂香皂香皂,他一路上都在想怎么才能做出来,植物油还好说,刚才走的时候让郑户给指了一下路,可是这个香他在想去哪里弄,毕竟这个时代是没有香精的。

赵铁柱为什么这么执着做香皂,还是早上给肥皂盖盖子的时候想到的,香皂的日常使用频率比肥皂高多了,市场非常大,不过他现在卡到了怎么做出来香味上。“赵哥哥,你也来打油啊”赵铁柱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粮油店,一看对面刚才给他打招呼的就是狗蛋儿。

这小子蹲在门台上正喝东西呢,上前说道“狗蛋儿,我看你的油瓶子不是满了吗,怎么还不回去,你碗里是啥东西,喝的这么香”,狗蛋儿也顾不上回答他,咕咚咕咚都喝完了,还打了个嗝。“这是牛奶,我上午和隔壁大壮打赌赢了两文钱,喝完就回去”。

赵铁柱一抬头,牌匾上写着鲜牛奶,这小子还真会找东西吃,见狗蛋儿要走,赵铁柱掏出来两文钱给他,让他买糖吃。狗蛋儿走后,赵铁柱转身进了粮油店“老板,给我打半斤瓜子油”,因为花生油味道太香而且杂质太多,瓜子油味轻,是最清亮的。

“你有油瓶嘛”老板问道,“没有”,“在我这买半斤的油瓶3文钱”,“好,就用你的吧”赵铁柱现在虽然不是土财主,但是也不差这三个铜板。他就是在想现在的小孩儿也喝牛奶嘛,牛奶牛奶,对啊,香皂可以做成奶香味啊,他一路上都在想去哪里弄香精,他想的最多的就是用花瓣,可是这个季节,花都还没开呢,他刚才买油都有点犹豫,没有多买。

如果没有香精他的香皂计划肯定要推迟,因为没有人会愿意用花生油或者瓜子油味的香皂洗手洗澡,这小子可帮自己解决了一个大难题,下次碰到了一定要多给他几个铜板。

“老板,油我多要点,给我装二斤的”,“二斤的瓶子要五文钱”,“没事没事,你就装吧”。

赵铁柱最棘手的问题解决了,他又多让老板装了点油,因为几天后的开业,他要一炮打响,买完油他又去对面买了一斤牛奶,其实牛奶用不了这么多,但是他还想给她的小宝贝儿买点,让她补充补充营养,昨天看到方芊芊脸色有点不好,给她补补。

“嘿嘿,老头儿,这两天去哪了,怎么不见你卖画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把你姑娘嫁给我”,“我姑娘已经嫁人了,就算没嫁人,我也不会让她嫁给你”。

赵铁柱买完东西正往回走,刚要出城,就看到前边围了一圈人,赵铁柱隐约听着声音有点熟悉,抓紧走了两步。

“好你个老头子,爷爷我前两天刚受了气,正愁没出撒呢,你闺女前两天还没嫁人呢,怎么今天就嫁了,是不是皮痒痒了,敢骗我,老大老三,把他给我扣了,等着那位娇滴滴的小娘子来找我”。“呸,你个不要脸的东西,我老头子就是死也不会让芊芊嫁给你”。

赵铁柱走近一听,我靠,这不是我老丈人的声音吗,谁他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扒开人群就往里边冲去,“敬酒不吃吃罚酒,来啊,给我打”。

“打你妈,操”,鲍老二听到后面骂了一声,刚要回头,一个瓶子就砸在了他的头上,看热闹的人都在惊讶,这人的头真硬,瓶子都碎了,他的头还没事儿,只不过流了一脸的油。

赵铁柱看鲍老大揪着方老伯的衣领已经举起了拳头他,抬腿就是一脚,跟前几天一样,鲍老大还没看清来人的脸,就直接蜷缩在地上唱征服了。鲍老三一看来人,瞬间软了,哐当,手里的长刀都掉到了地上。

“怎,怎么又是你,我们没惹着你啊”,鲍老三的嘴都不利索了。这人前两天连县太爷的帐都不买,通过王二麻子打听了一下,这人还和知州大人称兄道弟的,他们从那时起就已经放弃了报复的念头,只能深深的记下这张脸,看见了躲着走,你说你一个知州大人的兄弟天天在街上逛个什么劲儿。

“鲍老二,上次让你跑了,这次打起我岳父的主意来啦”,赵铁柱没搭理鲍老三那茬儿,走到鲍老二面前说道,鲍老二被砸了一头的油,流的全身都是。刚要招呼老大老三准备弄死偷袭自己的人,还没说出口就听到一个熟悉的音,他在脸上胡乱的擦了一下,就看到赵铁柱一个直拳冲着自己的眼睛而来,还听到了一声‘去你妈的’。

这次他听清了,依稀还听到了他说了句岳父,就是傻子也明白怎么回事了。本来他就一只眼,努力睁开看了看眼前的人,赶紧求饶,“大哥大哥,别打了,我就这一只眼了,在打瞎了就没了”。

赵铁柱举起的拳头又放下了,并不是说他听了鲍老二的求饶,而是看了鲍老二身上的油,恶心的他实在是下不去手。

“你他妈的,给我看清楚了,这是我岳父,哦,我想起来了,之前你是不是还一文钱拿走了我岳父的一幅画,我给你一文钱,你头上的是五斤瓜子油,我明天这个时间还在这等你,给我拿五斤油来”。

鲍老二明知道这是被人家坑了,委屈的说道“大哥,这,这,一文钱,连个油瓶子都买不起啊”。“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你要拿不来,我就让县太爷亲自去绑你,就说你强买强卖,关你个十年八年的”。

赵铁柱直接拿出了杀手锏,鲍老二一听,立马不争辩了“大哥,你放心,我明天绝对在这等着您”。

为啥鲍老二转变这么快呢,因为这县太爷可是出了名的黑,从直接抢画就能看出来,上次都差点把他们下大牢,这次要是知道还是因为这个人,非得抓起来打残他们不可。“咱们走吧,岳父”赵铁柱不再理他,转身扶着方老头就走,方老头也明白,赵铁柱这是说给鲍家三兄弟听得,也没在意,二人就出了城,往家走去。

“铁柱啊,你怎么会认识那三个流氓的,而且看样子,他们还挺怕你”,方老头也纳闷,光知道他和芊芊去知州大人府上赴了个宴。赵铁柱本来也没打算瞒着老头,就把赴宴的时候和沈同之,苏文的事情说给他听,然后又把前几天在街上碰到鲍家三兄弟的事也说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可要好好感谢感谢知州大人了”,“是,老伯,我准备明天去他府上看望一下”。“嗯,如此甚好,对了,今天事可不要告诉芊芊,要不然让她知道又要担心了”,“放心吧方老伯,那前几天的事儿你也要替我保密啊”。“呵呵,好好”,爷俩一路聊着,等到家的时候天上都有了星星,老远就看到家门口一个俏丽的身影在往路这边望。

“爹,铁柱哥,你们怎么才回来”一看到二人,立马跑了过来扶着方老头,赵铁柱跟在后面,三人回了家。

“铁柱哥,你这买的是啥呀,怎么还有奶?”,方芊芊让俩人坐下,自己去盛饭,看到赵铁柱放在地上的东西好奇地问道。

“哦,我准备多做点,那个模具我准备把肥皂做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这样好出售。牛奶我是给你买的,一会在火上熬一下,你喝点,方老伯喝点,补补身子”。

赵铁柱准备做香皂的油已经没了,索性奶就让家人喝了,明天再买点,他今天看狗蛋儿直接喝,那样是不行的,有细菌,所以他让芊芊熬一下再喝。“铁柱哥,我不用的,我身体好着呢,一会儿给你喝,先吃饭吧”。

今天芊芊炒了一个油菜,炸了一个花生米,熬得还是高粱稀饭,相比之前连菜都吃不上,这已经很丰盛了。这都是铁柱哥带来的,虽然当着爹,但是她还是一直给赵铁柱夹菜,她已经不那么害羞了,这个人是自己的男人,以后的丈夫,所以她也不在乎那么多。方老头当做没看到,他心里想着另外一件事,今天去找人算日子,那人说最近三个月不行,说最快也要六月份,这把方老头整的挺郁闷,眼瞅着这俩人越来越有小两口子的样子,一直不能办事儿,他准备过几天再去找别人算算。

吃过饭,赵铁柱拿着模具就出去了,因为明天就第三天了,他得抓紧把肥皂弄成小块儿,方便售卖。方芊芊在屋里熬牛奶,不一会儿,牛奶味就飘满了院子,香甜香甜的。

赵铁柱把宣纸割成小块纸,然后用模具在整块的肥皂上一扣,再转移到宣纸上包起来,这每一块都是钱,赵铁柱准备一块儿的话卖十个铜板,昨天三斤猪肉做的,差不多能出七八十块儿,抛去点残次的,按七十块算,能收回来七两银子,而成本就是三斤火碱和三斤肥肉,还不到一两,赵铁柱越想越兴奋,干的更加起劲儿。

“铁柱哥,牛奶熬好了,喝点牛奶吧”

听到方芊芊在招呼自己,赵铁柱停下手里的动作。“我是给你买的,你赶紧喝,我一个大老爷们喝了就白瞎了”,说完他又接着干。

方芊芊知道这是铁柱哥心疼自己,她也舍不得喝,就把碗端到了赵铁柱的屋里,然后返回北屋,伺候爹喝完牛奶后帮他熄了灯就退了出来,在门台上坐下,看着他的男人干活。

“你不回屋,在这看着我干啥?”赵铁柱基本快弄完了,一回头看到自己的小娘子双手捧着小脸儿一直看着自己。

“铁柱哥,我就想这么看着你,芊芊感觉有你真好”,“傻丫头”赵铁柱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他想干完还能陪他一会儿。“铁柱哥,在沈大人家里你说我们踩的地方是圆的,可是我怎么感觉是平的呀”。

说实话赵铁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啊,这个问题呀,在咱们这个地方看基本看不到,等有机会咱们去沿海的地方就能看到了,在海上当一艘船向你行驶过来,你先看到的是桅杆,然后才是船身”。

方芊芊又问“那你说,月亮上真的有嫦娥吗?”,“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当然是真话啦!”,“那没有”,“那它为什么会发光呢?“它不会发光,反射的太阳光”。

“太阳不是已经落山了吗?”,“相对于咱们他是落山了,但是我不是和你说过我们在的大地是圆的吗?”,“咱们这边是晚上,但是大地的另一面就是白天呀,咱们吃晚饭的时候他们就在吃早饭,所以太阳是不会落山的,只不过因为咱们这个大地是转着的,所以咱们看来是落山了,但它在另一个地方正在升起”,“真的吗?,好神奇呀,不过月亮上没有嫦娥,好失望”,方芊芊捧着小脑袋呆呆的望着天上。

“喯”“走啦,小宝贝儿”赵铁柱弄完,看方芊芊还在沉思,在她脸上亲了一口。“铁柱哥,你弄完啦,快,快去喝奶”方芊芊这才想起来,还有一碗奶呢。方芊芊站起来,拉着赵铁柱就往西屋走,屋里桌子上放着已经晾好的奶。

方芊芊拿起来递给赵铁柱“铁柱哥,你快喝”,本来这奶就是给方芊芊买的,看这小妮子一直让自己喝,赵铁柱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好,好,我喝”。

然后赵铁柱就接过碗喝了一大口,趁方芊芊不注意,亲了上去,把奶全塞到她的嘴里。“铁,呜,呜”方芊芊刚要叫一声铁柱哥,她的樱桃小口就被一张大嘴糊住了,然后就被迫咽下去了好几口奶。

“咳咳,咳咳”方芊芊喝的太着急,连咳了好几声,赵铁柱给她拍了拍背嘿嘿笑着“现在是你喝,还是我喂你喝呀”。

“铁柱哥,芊芊喝,芊芊喝”,“不要勉强啊,铁柱哥可是很乐意喂你的呦”,“不勉强不勉强,铁柱哥,我喝还不行嘛”说完,看赵铁柱的架势又要用嘴喂自己,方芊芊赶紧把碗拿过来,喝了个精光。

之后还用小舌头舔了舔嘴角,又惹的赵铁柱热血沸腾,抱着她亲了好几口。“等等等等,铁柱哥,叶姐姐上午派人送来了三十两银子,你说这个银子怎么用啊?”方芊芊低住他作恶的嘴赶紧说道。

“哦,你明天给我拿五两银钱吧,剩下的你收着,给她干活,就该她出钱”,美人在怀,那还不抓紧时间占便宜。

“等一下铁柱哥,还有,我今天按你写的纸条做了点辣条,你准备卖多少钱”

“不急,辣条我想咱自己卖,但是价格不能太高,毕竟能让大家都吃得起,就卖一文钱一根吧”。

前边听着赵铁柱的话,方芊芊还想,估计要卖个十文钱一斤,让他没想到的是铁柱哥卖一文钱一根,做一斤辣条成本才不到五文钱,一斤差不多有四五十根,这样一算,就是将近十倍的利润。方芊芊鄙夷道“铁柱哥,你真是个奸商”,赵铁柱一脸坏笑的看着怀里的小妮子“那你喜不喜欢我这个奸商呀”。

方芊芊低着头羞涩的说道“喜欢”,虽然赵铁柱还想作弄作弄这个小娘子,但是夜已深了,小两口说了会贴心话儿,赵铁柱就把芊芊送回屋儿了。

他明天还有重要的事儿-拜访沈同之,赵铁柱返回自己屋后,想着肥皂,辣条肯定是要带上,但是这些又有点俗,思考半天没有头绪,他刚要洗漱,看着水盆里的倒影,他猛的想到了什么,然后伏在桌子上就开始了写写画画。

“咚咚咚,咚咚咚”赵铁柱早上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不过敲的不是他的门,而是院子里的大门,谁这么讨厌,大早上的不让人睡觉。

听到芊芊在院子里说了声“来啦”然后就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冯大叔?这是什么东西?”,“这是第一批赶制出来的丝袜,小姐想让赵公子过过目,要是没什么问题就开始大批量生产了”。

“哦,铁柱哥还在睡觉,您先进来吧,我去叫他”,方芊芊直接推门进了西屋“铁柱哥,你看,叶姐姐做出来了,好几种颜色,摸着又软又滑,手感特别好”。

这小妮子越来越放肆了,进我屋都不敲门了,赵铁柱还想着怎么欺负欺负她,听到丝袜做出来了,他赶紧起身,毕竟关系到他以后得收入,必须要重视。

“芊芊,给我看看”赵铁柱拿着芊芊递过来的丝袜,透明度和手感都可以,但是弹性差了点,他曾经的丝袜可是胖到一百八瘦到六十八都能穿。因为据他估计,这时候他的顾客群小姑娘还是少数,多数是已婚妇女穿给自己男人看,所以尺寸和弹性不能按着小姑娘的去做,然后他就拉着方芊芊到了院子里。

“冯叔,这批丝袜是按着谁的尺寸做的”,“哦,老朽见过赵小公子,打扰小公子休息了,这个是大小姐按她的做的,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当然不妥,你家大小姐的腿又长又细的,可是我们的顾客群体是已婚妇女,有几个腿细的,这样,材质和做工都没有问题,颜色嘛还是以黑色为主,这种尺码的少做一些,把尺码再调大两个号就可以大量做了”。

“好好,多谢赵小公子提醒,老朽这就回去禀明小姐”说完冯元祥就回去了,毕竟店铺里还有一堆事儿呢。待冯元祥走了方芊芊才开口“铁柱哥,你怎么知道咱们得顾客都是妇女呢,我看着就很好呀,而且手感也不错,滑滑的弹弹的”。

“傻丫头,这个东西是配着短裙穿的,你见有几个你这么大的女孩敢穿着短裙出门上街的,穿长裙子里边再穿个丝袜,那有什么意义,所以呀,这东西只能在家里穿,而且是穿给男人看的”。

“哎呀,铁柱哥,你怎么发明这种东西,我以为就是普通的袜子”。虽然她已经许配给了赵铁柱,但毕竟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听到这丝袜是穿给男人看的。

一阵脸红,把丝袜塞进了赵铁柱手里就跑回了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