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再回凤来楼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6081字
  • 2022-05-14 15:50:19

“铁柱哥,这个叫辣条的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有辣味有甜味,真好吃”,方芊芊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一根一根的往嘴里塞。

赵铁柱见状给她擦擦嘴角的油“这个呀,我晚上给你写下来,我准备把这东西拿出去卖,方大叔以后就不用下地了,咱们也开个小店,搬到城里去住”。

虽然爹已经同意了他俩的事儿,但是当着爹的面给自己擦嘴,惹的方芊芊也是一阵的不好意思。

有个这么好的小伙子照顾芊芊,方老头高兴还来不及呢,当做没看到一样,拿起酒杯抿了一口,“铁柱,地可不能荒了呀,那是祖宗留下来的,我知道你是好心,是个有本事的小伙子,咱这穷乡僻壤的留不住你,我老头子不求大富大贵住到城里,芊芊是个傻姑娘,你可不能负了她”。

赵铁柱知道这是一个父亲的嘱托,哪个父母不想儿女过得好,“方老伯,你放心,我赵铁柱这辈子别的不敢保证,对芊芊我一定会相濡以沫,不离不弃”说完,赵铁柱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哎呀,爹,铁柱哥,你俩能不能好好吃饭”方芊芊本来都又羞又臊,一听这俩人又开始谈自己,赶紧制止这俩人,不然这饭是没法吃了。“呵呵,好好好,不说了,来,铁柱吃饭”,“好的老伯”赵铁柱也赶紧回归到吃饭的主题上。

吃完饭是赵铁柱收拾的,方芊芊要收拾但是拗不过赵铁柱,笑话,今天基本就算是定亲了,他当然要表现表现。

方芊芊吃完就回屋了,看着男人做家务,心里还是别扭,而且今天爹同意了他俩的婚事,要不是有赵铁柱的辣条勾着馋虫,她早就跑回屋了。

收拾完,赵铁柱还想陪方老伯说说话,不过被老头以困了要睡觉为由赶了出来。赵铁柱给方老伯轻轻关上屋门,退了出来,扭头一看,东屋的灯还亮着,赵铁柱像一只大灰狼一样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

‘咚咚咚’,“谁呀”其实方芊芊大概已经猜到了是赵铁柱,心中一喜问道,“是你男人呀,小宝贝儿乖乖,把门开开”,赵铁柱把小兔子乖乖改编了一下。

方芊芊一开门,就看到这个宠她爱她满脑子都在想的人,眉眼瞪了他一眼“什么我男人,小宝贝儿,我们还没有成亲”看了一眼爹屋里已经熄了灯,才把他让了进来。

“铁柱哥,你有什么事儿嘛”看到方芊芊衣服上的扣子都扣错了,赵铁柱知道这小妮子是准备睡觉了。“没有事就不能来看看我的小宝贝儿了吗?”赵铁柱往床上一坐,顺手就把方芊芊拉到了怀里。果然得到了爹的同意就是不一样,方芊芊基本都没有反抗。

“铁柱哥,你不要在说那样羞人的话儿了,你再说我就”,赵铁柱轻轻握住她的玉手,耳语道“你就怎么样呀”,“就罚你在说一百遍”。

赵铁柱一愣,好啊你个小妮子,都敢拿你老公开涮了,赵铁柱抱着方芊芊往床上一躺,小两口就闹做一团。“铁柱哥,铁柱哥,芊芊错了,芊芊再也不敢了”赵铁柱惩罚的方式就是咯吱她,这小妮子身上特别敏感,光捏捏她的小腰,就笑的要喘不上气了。

不过赵铁柱是越摸越上瘾,这小妮子全身没有一点赘肉,摸起来舒服极了,捏捏腰,摸摸背,时不时的还在那高耸的山峰上转悠一把,不过都是隔着衣服,其实赵铁柱也不在意,反正人都是自己得了。

听到小宝贝儿求饶赵铁柱也不再作恶,来占点便宜是次要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儿,他坐了起来后又把方芊芊拉到怀里,“芊芊,今天我跟叶肖云说的事我要跟你说一下”。

本来一听铁柱哥要和自己说正事儿,方芊芊也在他怀里坐好了等着听,但是赵铁柱的一只手还在她的山峰上,让她怎么能专心,小声说道“铁柱哥,芊芊听你说话,只是你的手能不能换个地方,太痒了”。

“啊?,sorrysorry,不是故意的,习惯了”赵铁柱把手挪了挪地方,临拿走还轻轻的捏了捏,搂上她的肩膀,方芊芊鄙夷了一下‘什么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的’。感觉到这会儿铁柱哥还比较‘纯洁’,又想起刚刚他说的话“铁柱哥你说吧,芊芊听着”,赵铁柱把二人上午商议的结果给方芊芊叙述了一遍。

“铁柱哥,制作肥皂基本没有什么成本,用叶姐姐的铺子售卖,是不是拿的有点多,至于你说的丝袜,芊芊也不懂,不过那东西真的能做成爆款嘛”。

赵铁柱一听,这小妮子是不是有点太善良了,轻轻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你个傻丫头,你老公以后还给你买大房子呢,再给你配两个丫鬟天天伺候你,哪个不要花钱,七成你还嫌多,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只给她一成。至于丝袜嘛,那更不用说了,肯定爆款”。

说道丝袜,赵铁柱那是相当的有信心,这不是他自己猜的而是几百年后的市场需求决定的,赵铁柱慢慢回忆起之前在大学,一到夏天就是满校园的美腿丝袜。

“铁柱哥,铁柱哥,你怎么不说话了?”忽的听到方芊芊问自己,“美腿,哦不信心,当然有信心,你刚才说啥了”赵铁柱一边尴尬的回答,一边擦了擦嘴边的口水。

“我说,你说的那些顾客信息表,会员啥的真的能让顾客来我们店里吗?万一不来怎么办?”方芊芊不知道他刚才想的啥,又重复了一遍。

“嗯,这是文化属性所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文化属性?这是什么东西?”,“嗯,就是只要是人他就有需求,只要他有需求,那他就会自然而然的想用较少的钱买到最好的东西,这是人的本性”,方芊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要是按铁柱哥你这个推测,那叶姐姐要再找几个记账先生了,现在是冯大叔在记账,偶尔我也会帮忙,要不然到时候忙不过来”。

“对呀,我怎么忘了这茬儿了”赵铁柱在方芊芊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自己的小娘子考虑的还真到位,到时候每天的流水可就不是十两二十两的了,必须要用一套简单快捷的方法。“芊芊,快,拿笔和纸给我,铁柱哥教你点新的东西,你学会这个东西,能顶十个记账先生。”

赵铁柱把怀里的人儿放到床边赶紧下床走到方芊芊的化妆桌前坐下。

“给你,铁柱哥”这还是赵铁柱之前教她画画的时候磨的碳笔。赵铁柱在纸上先写了中文大写的零到九,然后在下边对应的写上0-9十个阿拉伯数字,接着画上了四个奇怪的符号。“芊芊,我先教给你最简单的,以后记数你就用下边这一排阿拉伯数字,你看这四个符号分别念加减乘除,是运算法则。先从第一个给你讲,加的意思就是把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数合成一个数,你看就是这样……,然后是减法……”。

大概用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赵铁柱把四种运算法则都用例子讲解了一遍,然后给她出了练习题。不过他惊讶的发现,这小妮子就是个数学天才,自己只讲了一遍她就会了,还能举一反三,基本上一千以内的计算她都能手到擒来。

这可把赵铁柱高兴坏了,抱着她猛亲了好几口。然后他又把制作辣条的方法给她写了下了,告诉她保存好,这可是他家以后发家致富的秘诀。

“小宝贝儿,你的好白呀”方芊芊屋里也只有一个凳子,给赵铁柱坐了,她刚才学习运算法则站的有点酸了,就蹲着看铁柱哥写,她正想说什么白呀,就看到赵铁柱扎着头儿,正往她的领口里瞅呢。本来她这件衣服是系到脖子的,可是刚才忙着给赵铁柱开门,系错了,最上边一个扣系到了第二个的扣眼儿里,导致领口比较宽松,她赶紧起身,用手护住领口“啊,臭铁柱哥,又欺负我”,然后就把赵铁柱推了出去。

听到赵铁柱回了屋,北屋里的方老头自语了一声看来他没有看错人,天下没有父母不关心儿女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赵铁柱今天别提多高兴了,找了一条借鸡生蛋的路子,还得了一个媳妇儿,主要是揩了不少油。

这才叫生活,赵铁柱回屋,把明天要做的事,大概列了一下,舒服的躺在了床上开始做美梦。

次日,赵铁柱起的比较早,他洗漱完找了个锅盖扣在肥皂上,以免被太阳晒得干巴了,品相不好。方芊芊还没起来,估计是昨晚练习太累了,这几天店里在调整她都不用上工,赵铁柱让她在家做一些辣条,准备让方老伯拿到城里去卖。

“铁柱啊,这么早就起来啦”,赵铁柱刚要出门,就看到方老头也打开了门儿。“是啊,方老伯,叶小姐的店铺过几天就要重新开张了,我去城里准备点东西”赵铁柱马上迎上来说道,“我今天正好要去城里给你们算日子,咱俩一块去吧”,赵铁柱巴不得呢,正好他还能问问方芊芊小时候的事儿,作为一个合格的丈夫,他当然要全面了解自己的媳妇。

“好啊,老伯,咱爷俩一块走,路上也有人说说话”,说完俩人就上路了。他俩不约而同的都准备去城里再吃早饭,这就是男人,不是不吃早饭,那得看有没有人给他们做。

俩人到了城里随便找了个早餐摊吃了点就分开了,毕竟都各自有事儿,虽然方老伯忙的事儿也是给他赵铁柱忙,可是不分开不行啊,他一会要去的地方也不能带着方老伯。

凤来楼---赵铁柱站在这个气派的牌楼下感慨万千。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进的地方居然是青楼,赵铁柱现在想想都有点好笑,不过他今天是有事,就迈着步子走了进去。

门口招揽生意的姐姐又换了两个,马上迎上来,“哎呦公子一看你就风度翩翩,气度不凡,来里边玩啊,妈妈小公子一位”。

虽然在青楼的一直被人看不起,但赵铁柱对这些做皮肉生意的从来不会鄙视,因为这里每一位女子背后都是一段凄惨的身世,所以他掏出了一块儿碎银子就塞给了门口的姐姐,他们是专门拉客的,有人进来玩会直接告诉里边人。

“哎呦,这是哪位公子啊,怎么早上就来玩了,怎么是你这个小子?”,老鸨子还纳闷的,早上刚开张就有人来,走近一看是之前刷碗的李逸。

这小子走之前可怜他还给了他一两银子,这才几天,就回来找乐子了,她估摸着钱肯定是花完了又是想来吃霸王餐的。“哈喽哈喽老鸨子姐姐,秀兰在不在?我找她有事儿”说着也拿了一块碎银子要塞给她。

“你小子,发财啦,见人给银子,老娘缺你这仨瓜俩枣的,赶紧收起来,秀兰在楼上,自己去吧”,老鸨子没收他的银子,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之前赵铁柱离开的时候给钱,这会碎银子也不要他的,赵铁柱隐约感觉这个老鸨子不简单,不过可能因为是两个世界的人吧,赵铁柱也没想那么多,赶紧上了楼,他还有正事儿。

‘咚咚咚’,“谁呀”,‘咚咚咚’,“谁呀,这么讨厌,敲门也不说话”。秀兰小丫头正在屋里梳洗,头上还插一只簪子,她换了好几个都觉得不好看,听到有人光敲门不说话,生气的去开。

“李逸哥,你怎么来啦,快快进来”赵铁柱笑着看着这个小丫头,才几天不见,个头又长高了。“看看铁柱哥给你带什么来了”,赵铁柱把怀里的东西掏了出来放到桌子上。“铁柱哥,这是什么,灰不拉几的,真丑”秀兰一上来就注意到了那块儿灰乎乎的东西,用手指着问道。

“这个啊,是我原先给你说过的肥皂,用来洗衣服的”赵铁柱解释道,这已经是第二个人说他的肥皂丑了。其实叶肖云在说丑的时候他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了,现在听到秀兰的评价,他更下定了决心,必须得弄的好看点。

“这个又是什么,好香啊李逸哥,能吃吗?”,光闻味道,秀兰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这个是辣条,我给你说过的,快尝尝”。一听是吃的,秀兰赶紧赶紧拿起来了一根尝了尝,接着就是一根接一根的,停不下来,秀兰都顾不上跟赵铁柱搭话,连忙竖了竖大拇指表示非常好吃。

“嘶,太好吃了,李逸哥,赶紧给我倒点水”。没有十分钟,秀兰把赵铁柱带来的辣条都塞进了肚子,一边吸溜着嘴一边让赵铁柱给他倒水,吃辣条后喝水,这是是必然流程。秀兰连着喝了三杯水,嘴里的麻辣劲才下去。

“李逸哥,太好吃了,还有没有”,“有有,等下次做出来了我还给你带”。“谢谢李逸哥,对了哥,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儿嘛?”秀兰喝的有点撑了才想起来问道。赵铁柱也不绕弯子,就直接说“秀兰,我还真有点事儿,我想让你帮我找五个人儿,我需要他们跟我出去干点活儿”。秀兰惊讶的说道“哥,那你估计找错人了,找人干活你应该去人市台啊,我这里认识的都是青楼的人”。

赵铁柱一看秀兰会错了意,马上更正,“不不,秀兰,我说的活是需要几个漂亮的,尤其是腿要长一点的女子,因为需要露腿,所以只能来找你帮忙了”。一听要露腿,秀兰眯起眼盯着赵铁柱“哥,你不会是想自己偷偷那啥吧,哦,你干嘛打我头”。

赵铁柱一看这小妮子的反应肯定是没想好事儿,轻轻弹了她额头一下,“赶紧收起你那肮脏的思想,我有正事儿,六天以后我要用,到时候我会让你去的,还有我现在改名叫赵铁柱,以后叫我铁柱哥”,秀兰一听,也不闹了,赶紧出去找人儿去了。

其实现在改名是很正常的,秀兰也没当回事儿。不一会,秀兰就领进来了五个女子,“这是铁柱哥,你们都听他的”,“众人齐声回答“是,二小姐”。赵铁柱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对秀兰的称呼,以前只知道他是花魁李凝儿的丫鬟,看来这里边的势力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赵铁柱一看进来的几位,岁数都在二十四五岁,其实这个岁数的女人才是最有魅力的,该发育的都发育了,虽然妆画的比较浓,但是模样还都不错,最重要的是个子都在一米七五左右,赵铁柱很是满意。

“是这样,我呢,需要几个人,一天时间,每人三两银子,六天后我有一批新款式的衣服要发布,所以需要各位姐姐帮我做一下模特,上身不做要求,怎么好看怎么穿,因为我的衣服是一种长袜子,需要露出来,所以你们的裙子要越短越好”。

“越短越好?,直接穿着你的袜子给你展示,姐姐我不穿裙子都行”,“对啊,不就是多露点吗,给钱还不用被臭男人欺负”“可不是吗,放心啊小兄弟,你让姐姐露哪姐姐就露哪”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几个女子你一言我一语,还说的都是污言秽语,赵铁柱连话都插不进去。

秀兰一看赶紧出来控制局面“都闭嘴,听铁柱哥说”,众人都不说话了,看来以前低估了这个小丫头了,赵铁柱接着说道“各位姐姐,是这样的,还是我刚才的要求,衣服肯定是要穿的,而且当天不能浓妆艳抹,妆画的淡一点,六天后一早我会派轿子来接”。

秀兰问道“都清楚了嘛”,几人同时回答“清楚了”,“都出去吧”。等几人一出去,秀兰又立马凑了过来,“铁柱哥,你说的那个丝袜是什么样的,我能不能穿?”,虽然赵铁柱对她还是有些疑问,不过人家没说自己也没好意思问,“我是没有意见,不过你穿给谁看,再说了,你不是还有你凝姐姐嘛,她能让你穿嘛?”。

赵铁柱一下就戳中了秀兰的要害,看秀兰耷拉着小脑袋,赵铁柱又说道“你还小,等大点了铁柱哥送你几条,我下次做点薯片给你带过来,又香又脆”。

“那你一定要给我带,还有辣条,太好吃了”,一听到吃的,秀兰又恢复了神采,“好,都给你带,我还要去买点东西,就不在你这多待了”。“六天后我会派轿子来,你跟着一块去”,秀兰一听赵铁柱要走,恋恋不舍说道“铁柱哥,你来这么一会儿就要走啊,再陪我一会儿吧,你不知道这几天都快无聊死我了”。

赵铁柱也想陪陪这个小丫头,不过他是真没时间,他还要去采购东西“乖啊,铁柱哥这回真有事儿,这样,等我六天后没事了,我陪你一天行不行”,“那你可要说话算话”,“铁柱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乖乖在这再待几天,我走了”,“好吧,铁柱哥再见”小丫头噘着嘴说道。

出了凤来楼时间已经过中午了,赵铁柱感觉浑身轻松,毕竟最重要的事解决了,他找了个地摊随便吃了点,就赶紧接着去办剩下的事儿。

赵铁柱走在大街上,他最先要做的就是去卖一个模子,因为肥皂不能一块一块的卖,不仅影响美观,而且没法定价,有了模子他就可以做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就不再是叶肖云和秀兰口中丑不拉几的东西了。

“老板,有没有方形的模具”赵铁柱又来到了他之前买火碱的王三杂货铺,“你要多大的啊小伙子”,还是王三老头接待的他。赵铁柱大概比划了一个大小,“你等着”说完老板就去翻找了,不一会儿,手里拿出来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模具,说道“这是我之前做糖用过的,就这一个,你要是不嫌弃就拿去用吧”。

赵铁柱本来还想多买几个,但是有一个也比没有强,他又要了五斤火碱,老板说模子不要钱,但是赵铁柱也不是那占便宜的人,所以在结账的时候,多给了五文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