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分成

  • 双肩驸马
  • 一个女儿奴
  • 5767字
  • 2022-05-14 13:32:15

“你们怎么又吵起来了,叶姐姐,你先来我屋里吧”,方芊芊把准备要冲过去的叶肖云拉到了屋里,这俩人儿一见面就跟针尖对麦芒似的。

“外边怎么了”方老头听到外边传来嘈乱的声音,准备出去看看,冯元祥赶紧拉住她“老哥哥,没事没事,年轻人的事儿就让年轻人去解决吧,咱们接着喝酒”,她家大小姐什么脾气她还是知道的,虽然有点小性子,但是公事私事还是分得清的。

“叶姐姐,好姐姐,昨天铁柱哥和我说了给你留纸条的事了,铁柱哥已经有办法了,你就不要跟她硬着来了,而且铁柱哥昨天做的那个东西叫肥皂,真的很好用”。其实叶肖云已经做好道歉的准备了,不过刚才俩人一呛,大小姐脾气又上来了,把她自己也气的不轻“芊芊,我知道,可是你看她那个样子”叶肖云委屈的都要哭了。

方芊芊哪里见过叶姐姐这副模样,当初被家里欺负她都没有哭,“叶姐姐,你别难过,我先去和铁柱哥好好说说,铁柱哥不是小气的人”。“好,你去吧,大不了我去给她赔礼道歉”叶肖云好在还是没有忘了自己的大事,在方芊芊屋里待了一会她多少也有点恢复了理智,噘着嘴说道。

“铁柱哥,你别生气了嘛”方芊芊一进门,就看到躺在床上的赵铁柱,随手还把门带上。赵铁柱一听是芊芊的声音,立马坐了起来,其实他根本就没睡,就等着叶肖云来呢,没想到过来的是自己的小宝贝儿“芊芊怎么是你,我才犯不着跟她生气呢,她让你来游说啦,来,给哥亲一口”赵铁柱一看方芊芊还把门关上了,把她小手一拉,拉了过来。

“哎呀,铁柱哥,我跟你说正事儿呢,你帮帮叶姐姐吧,她真的好辛苦的”方芊芊也不是第一次了,不过她可没忘自己是来干啥的,用手抵住赵铁柱要作恶的嘴,可是美人在怀,说不让亲就不让亲,那还是男人嘛,赵铁柱嘴被捂住可是手上还是没闲着,缓缓移动。“啊”虽然是第二次了,但她还是猝不及防喊了一声,不过随后她就赶紧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爹和叶姐姐还在家里,要是让她们发现自己就羞死了,

“宝贝儿,你让铁柱哥帮她也不能白帮吧,多少也得给点福利吧,要不铁柱哥哪能有动力啊”赵铁柱把嘴贴到方芊芊的耳边说悄悄话。方芊芊已经羞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她的体温已经上升了好几度,压低声音说道“铁柱哥,外边还有人,你别欺负芊芊了,芊芊受不了,等爹同意了,芊芊让你欺负个够好不好”,方芊芊虽然喜欢她,但是女子的贞洁她还没有忘。

“好,你说的,咱爹同意了就给我欺负”赵铁柱拿出作恶的手,不过另一只还是位置依旧,为了她喜欢的女人她可以忍,不过利息多少得收点。

赵铁柱也不藏着掖着,又在她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呀”方芊芊羞涩不已,猛地站了起来,跑了出去,留下一脸郁闷的赵铁柱,闻了闻手上残留的香味儿,赵铁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走了出去,答应了小娘子的事得办,我是一个守信用的人,赵铁柱自恋的想着。

叶肖云等了一会不见方芊芊回来,心想着肯定是那个臭男人不同意,那就自己去跟她道歉。刚开门,就被一个人撞到“芊芊,怎么了”,她看方芊芊一脸的羞红,忙关心的问道,方芊芊只顾着赶紧回屋,哪想这个时候叶肖云会出来,没看清,一头扎进了对方的怀里。

“没,没事叶姐姐,铁柱哥同意帮你了”说完她就跑回了屋,关上房门,搞得叶肖云一头雾水。不过看到赵铁柱走出来,她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开口道“赵公子,谢谢你能出手相助”。赵铁柱看她这个样子也不去计较“打住,我是看芊芊的面子”,摸着下巴说道“你昨天,说的话还算数吗?”,叶肖云知道她是指昨天说要是店铺好了就嫁给她的事,谁让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家呢,委屈的眼圈已经红了,咬了一下嘴唇说道“算”。

赵铁柱心里那个得意啊,不过赵铁柱是还见不得女人哭,心一软说道“好了,如果我帮了你,我也不要你嫁给我,你店里的地方给我用用,我要把我的肥皂拿到你店里去卖,当然我也不会白用,利润咱们三七开”,叶肖云的铺子虽然不是在最繁华的地段,但是在扬州城里也能排的上中上。

“七成?这个我要回去考虑一下”,“七成是我的,三成才是你的,你什么时候考虑好了可以再来找我”说罢,赵铁柱就要转身回屋。“好,成交,就按你说的你七我三”,这个铺子本来就是叶肖云说了算,说回去考虑就是想多争取一点,不过赵铁柱的态度让她无法反驳,只能答应。

赵铁柱也不再墨迹“其实我去了你铺子里两次就知道你铺子的问题了,先说第一点,你铺子里的东西太杂,有男装,有女装,而且从十几文到十两八两的都有,层次划分不明显,让人没有购买的欲望,所以最先要做的就是把店里的衣服要重新梳理,我的建议是全部换成女装,因为男装虽然利润高但是购买频率大大不如女装,这点你同意吗?”。

叶肖云本来就有全做女装的打算,因为店里男女装都有,导致一大部分的女士一看店里有男士就去了别家挑选,叶肖云点点头“这点我同意”。

“第二点,女士的衣服要多要全,我指的不是款式而是只要女人用的到的我们都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只要进了店里,她就能买到任何想要的,就不用先在咱们店里买了衣服再去别的地方买头饰,鞋袜,我们要做成一站式购物”,“一站式购物?这个我从来没听过,我们是做衣服的,做别的我们可能挣不到钱”叶肖云说道。

“我们一开始就只在衣服上挣钱,其她的东西可以多少钱进的多少钱出,我们要的是流量,只有把人吸引过来,我们才能挣钱”,赵铁柱知道叶肖云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每说完一点她就慢慢等她消化。“可以倒是可以,可是时间一久,客人感觉不到实惠照样也会去别的地方购买”叶肖云继续提问。

赵铁柱一笑,不愧家里是经商的,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所在,“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三点,怎么留住她们,这就需要营销。

我给你说三个例子:第一个就是半价甩***如我们的一件衣服的成本是一两银子,我们可以打出广告,叶家店铺五十文出售衣服,不过我们是有条件的,买够三件以后,第三件才是五百里十文,第一件我们定价三两,第二件定价一两半,这样顾客的注意焦点就会被第三件吸引,按正常利润出售,我们的衣服都是定价一两半,每件衣服利润五十文,三件就是一两五十文,而按我们促销的方式,三件衣服的利润就是二两银子,利润增加同时还能留住顾客,只要买第一件,后边两件她就肯定会在咱们店里购买。

第二个例子:信息簿,我们把每一个在店里购买衣服的顾客全部登记在册建立一个顾客信息表,身高尺码三围地址还有喜欢的款式等,这样我们在每次上新款的时候,就可以对照信息表让人去挨个通知让她们来购买,这样就能极大的提高顾客的粘性,让顾客一有买衣服的需求就能想到我们,。

第三个就是会员制度,对于常来我们店里消费的顾客我们给他打折优惠,只要在我们店里消费够了二百两我们就准许她入会员,而且买一件就给她打九折,两件八折,三件七折,买的越多我们越优惠,这样可以让常来购买的顾客感受到不一样的待遇”。

赵铁柱说完嘴里都干了,转身回屋里找点水喝,留叶肖云在那里思考,不过叶肖云不是在考虑如何提高利润,而是在想这个臭男人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他说的每一条都会把顾客牢牢留住,看似得了眼前的实惠,实则多花了钱。

“哎,你昨天纸上说的还有一条呢,推陈出新,近半年我把衣服的款式布料都做了调整,可是基本没什么效果”叶肖云又追进来问道。

“我们要做一个爆款,独一无二才能把顾客吸引过来”,叶肖云一听,这个人肯定已经有了主意,说道“什么爆款?”,“既然是爆款嘛,那我多少要收点设计费,老规矩三七开”,“不行,绝对不行,我就是不做了也不能给你七”叶肖云一听这个人又要七成,她赶紧回绝道。

那自己就真成给他打工的了,赵铁柱一笑,她已经料到了这个结果,慢悠悠说道“你让我说完行不行,这个爆款呢我只要三,毕竟我只管出设计,原料纺织售卖都是你的,够诚意吧”。

“这还差不多”叶肖云白了他一眼,不得不说,美人生气起来都是美的,自己的目的达成,赵铁柱也松了一口气,如果人家不同意自己也得帮忙,毕竟他想让自己未来的娘子和岳父过上好一点的日子,必须开始经商,并且在自己一穷二白的时候,借鸡生蛋就是最快的途径,而这个鸡就是叶肖云的铺子。“你给芊芊的那块料子我看了,就用那种料子,这是设计图,你看一下”说完赵铁柱就把桌子上的白纸翻了过来,推到叶肖云面前,设计图是他昨晚修改了几次才满意的,毕竟这也涉及到他以后的福利,所以比较慎重。

“啊,流氓,这怎么能穿,还不羞死个人了,”叶肖云赶紧捂住了眼,怒骂了一句,赵铁柱早就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郑重其事的说道“叶小姐,我是在跟你谈论生意,不掺杂任何的男女情怀,请你正面回答我,这东西能不能做”。

叶肖云也感觉有点失态,人家这是在帮助自己,还骂人家流氓,不过他设计的这个东西也太羞人了,她脸红的又往桌子上瞅了瞅,看到设计图上写着两个字‘丝袜’。

赵铁柱昨天第一次看这个半透明又透气的布料的时候是在叶肖云二楼的桌子上,那时候他只觉得熟悉,没想过设计成丝袜,后来晚上在画方芊芊的美背图的时候,他灵光一闪,世界上第一条丝袜的设计图就诞生了,边画图边想象方芊芊穿着超短裙,再搭配一条丝袜的样子,昨晚他的口水都流了一地。

叶肖云重新审视设计图,不过还是一阵脸红说道“朦胧之美才是最美,就像一位美女带着面纱,那面纱之下的面容可以让人无限猜想,可是如果摘下面纱,再美丽的女子也会看烦看腻。

我的面料呈现半透明,而且又兼顾了透气有弹性的特点,按你的方案设计成丝袜,我感觉可行”叶肖云分析的头头是道,接受了赵铁柱的设计图,并收了起来,她越看越觉得脸红。

不过赵铁柱心里想着,这才到哪,要是我给你设计几款情趣丝袜,你估计都得提着刀来砍我。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完了,至于怎么做就不用我教你了吧”赵铁柱直接说道,叶肖云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散去“你前边说的我都会去做,可是这最后一个丝袜,我大概三天可以赶制出来一批,可是这个推广我还是没想到好的办法,毕竟是女人的私密之物,不好大肆宣扬”。

赵铁柱不慌不忙的说道“这个吗,我早就帮你想好了,不过得需要点费用”,叶肖云赶紧问道,毕竟她也没有多少银子,她又不想拿家里的钱“需要多少”,“大概三十两吧”,叶肖云铺子里一直不景气,目前大概能拿出来的不到一百两了,赵铁柱这一下要去了三分之一。

“好,你什么时候用”,叶肖云此时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她把宝全押在了赵铁柱的身上。“明日一早,我去店里取,我估计你调整店铺里的货大概也得一周吧,七天之后我准备把店铺重新开张,你的料子弄出来红黄蓝绿黑多种颜色,然后做成丝袜,最重要的是黑色丝袜,一定要多准备”。

“好,我回去就抓紧赶制”叶肖云此时已经把赵铁柱当成救命稻草了,他说啥是啥。“还有,在店里准备好一排台子,大概二十公分高就行要宽两米长五米的就行,咱们开业那天我要用”赵铁柱补充道,“你要台子做什么,做展台也太矮了点吧”叶肖云不解。

“山人自有妙计,不该问的别问,快中午了,要不你在这吃点饭”傻子也能听出来,这是下逐客令了。“不说拉倒”叶肖云走出屋外,感觉今天的太阳都比平时的要暖和,冲着北屋喊了一声“冯叔,我们该走了”,东屋和北屋的门同时开了,“叶姐姐你要走啊,吃了饭再走吧”方芊芊脸上已经恢复了正常神色,听到叶肖云要走,马上出来挽留。

“是啊,叶小姐,你大老远来一趟,怎么也得吃顿饭再走”,冯元祥当然是没有说话的份,他听东家的,作为主人,只有赵铁柱没有对她进行挽留,斜靠在门框上看着她。“不了方大叔,芊芊,回去还有一堆事儿呢,今天赵公子帮了我很大忙,等来日我请客”说着还翻了赵铁柱一眼。

临走,方芊芊还给她装了一块肥皂,赵铁柱心里那个气呀,早知道就多收点设计费。

方老头喝了不少酒,送走了二人他就回屋歇着了,赵铁柱和芊芊中午随便吃了点,赵铁柱一上午有点用脑过度,他要休息一会儿,就各自回屋了。

赵铁柱一回屋倒头就睡了,熟睡中,他感觉有人在给自己捏头,缓缓睁开眼,看到了那个漂亮又熟悉的小脸蛋儿,赵铁柱温柔的拉住了她的手“芊芊,你怎么过来了”。

二人把该做的都做了,方芊芊也不那么害羞了任由他拉着,“铁柱哥,你那么有本事,连叶姐姐的佩服你,可我什么都不会,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赵铁柱一听,就知道这小妮子已经离不开自己了,起身又把她抱到了腿上。

“傻丫头,你怎么没本事,你最大的本事就是把铁柱哥的心勾走了,你放心,铁柱哥永远也不会离开你,咱们家只有你不要我的份,以后你要给铁柱哥生七八个孩子,不然就打你小屁股”,“噗嗤”方芊芊被他逗笑了,“什么七八个孩子,铁柱哥,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才不生,听隔壁大婶说,生孩子特别疼”。

方芊芊依偎在赵铁柱的怀里,“铁柱哥,你说,以后我们的孩子会长什么样子呢,像你还是像我”,女人就是这样,刚刚还说不生,现在就开始猜想孩子的长相了。“还是像你吧,你长得漂亮,要是个小男孩像我还行,要是个小女孩长得像我,长得歪瓜裂枣的,我估计都嫁不出去了”赵铁柱轻抚着怀里人的后背,他知道他这一辈子可负天下人唯独不能负她。

赵铁柱等了一会没声,转头一看,小妮子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时不时的还吧吧嘴,好像梦到了什么好吃的。赵铁柱似乎想到了什么,把芊芊横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挂着满脸笑容起身出去了。

‘好香啊’睡梦中的方芊芊闻到了一股香味,她缓缓睁开双眼,太阳公公已经回家睡觉去了,外面的天是灰蒙蒙的颜色。她闻到香味是从她爹的屋里传来的,方芊芊揉了揉双眼,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还在铁柱哥的房间,爹还在家,估摸着已经酒醒了,要是被爹发现自己睡在了铁柱哥的床上,少不了一顿责骂。

她偷偷打开门,准备先绕道院子里,然后再去北屋。“芊芊醒啦,过来吧,你铁柱哥做了点好吃的”,正当方芊芊扭手扭脚的往院子走的时候,听到了他爹的声音,无奈,只能低着头走了进去。

“快来尝尝我做的辣条,保证你没吃过”,方芊芊一进屋,就被赵铁柱拉着手做到了炕沿上,方芊芊赶紧推开,本来都想着要被骂一顿了,现在还拉手,不是火上浇油嘛,方芊芊扎着头一声不吭。

“芊芊啊,铁柱已经跟我说了你俩的事儿了,还向我提亲了,爹没什么意见,你怎么想?”方老头一开口就给了方芊芊一个炸雷,她本来想着找合适的时机再和爹说,没想到铁柱哥下午已经和爹说了,而且看爹的态度还挺满意。

“女儿,女儿全听爹的”方芊芊自是满心欢喜。一抬头,看赵铁柱正在冲着自己眨眼,“好好好,那这门亲事爹就替你做主了,等我明天去城里算个日子,早点给你俩把事办了”。

方老头都快笑出来花了,上次他都想撮合他俩,不过那时候赵铁柱顾虑太多,今天赵铁柱主动提亲,方老头更是爽快的答应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